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番外 作者:别寒(上)

更新时间:2020-07-02 标签: 穿书 女强 爽文 女配
 【文案】:
  沉鹿一觉醒来穿到了一本书里,成了反派女配的姐姐。
  书里的内容她记不清了,只知道她这妹妹和女主争男人不成,偏执疯癫进了j.īng_神病院。
  最后她们都不得house。
  想到这,沉鹿低头看着n_ai声n_ai气拽着自己衣角要糖吃的女配,觉得头大的厉害。
  “呵,男人都抢不赢还敢吃糖?”
  “????”
  ——
  沉呦呦后来才知道,自己眼里什么都不行的姐姐,是一个全能大佬。
  一句话简介:淮南城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内容标签: 女强 女配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女主 ┃ 配角:巴拉巴拉能量 ┃ 其它:穿书,甜文,苏爽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沉鹿一觉醒来穿到了一本书里,成了炮灰女配的姐姐。书里的内容她记不清了,只知道她这妹妹和女主争男人不成,偏执疯癫进了j.īng_神病院。最后她们都不得house。想到这,沉鹿低头看着n_ai声n_ai气拽着自己衣角要糖吃的女配,觉得头大的厉害。沉呦呦后来才知道,自己眼里什么都不行的姐姐,是一个全能大佬。本文文风轻松诙谐,文笔流畅不失细腻,展现出了有青ch.un也有感动的穿书校园r.ì常生活。
  ==================
 
 
第一章 (修)
  r.ì光正盛,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上。
  耀眼的yá-ng光从外头照了进来,一下子将房间照的亮堂极了。
  床上的少女被这光给弄醒了。
  她抬起手下意识遮住了眼睛,而后稍微适应了点这才透过缝隙看了过去。
  “唔,怎么今天亮得这么早……”
  沉鹿刚从床上坐了起来,便觉得头疼得厉害。
  不仅是头,浑身上下都有些酸疼无力。
  这里空间本就不算大,她意识清明了之后隐约嗅到了一屋子的酒味儿。
  而她身体这个情况不像是生了病,更像是宿醉。
  沉鹿揉着太yá-ngx_u_e伸手习惯x_ing往床头边上找红色的键摁。
  平r.ì里她有什么事情都会摁紧急键叫保姆进屋,这一次她想要叫人帮她拿杯热水进来,发现怎么也摸不到键。
  “林妈,帮我倒杯热水进来。”
  唤了好几次也没人应她,沉鹿黑着脸掀开被子下了床。
  结果刚一站稳适应了屋子里的光线后抬眸一看,而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不为别的,眼前她所处的房间又窄又小又乱,墙上张贴着好些乱七八糟的海报。
  而且这里面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是她熟悉的,书架上摆放了几本书。
  剩下的全是唱片碟子,上面封面色彩浓烈的让沉鹿眼睛都要花了。
  在她还没有从这陌生的环境里缓过神来的时候,门边那块落地镜映入了她的眼帘。
  沉鹿走过去,看见了里面映照的一个烫着一头张扬红发,面容被浓浓的烟熏妆给遮掩得看不清五官的少女。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里面的人也眨了眨眼睛。
  她抬起手,里面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反复几次,沉鹿毫不犹豫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不仅疼,还真实的可怕。
  “沉鹿!太yá-ng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床给我做早饭!你要饿死我吗!”
  伴随着她扇自己巴掌的同时,禁闭的门也一下子被踢开。
  一个身高才到沉鹿腰侧的小女孩抱着一只毛绒熊气呼呼地瞪着她。
  大眼瞪小眼,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沉,沉鹿,你这是干什么?”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女孩看到沉鹿脸上的红印子后一愣,而后有些担忧地咽了咽口水。
  没了最开始的气焰。
  昨晚沉鹿也不知道去哪里跟谁去喝了酒。
  最后她是被一个两个女生送回来的,头发都染的五颜六色。
  沉呦呦记得她们,那是平r.ì里和沉鹿鬼混的狐朋狗友。
  她还是头一次见沉鹿喝醉得这么厉害,之后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给拖到床上。
  虽然她这个姐姐很不靠谱,又懒脾气又差,什么都不会做。
  但对方怎么也没让她挨饿受冻,虽不称职却也没那么糟。
  见沉鹿这般异常,她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你昨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啊……”
  沉呦呦被自残的沉鹿给弄得懵了,不安地拽住毛绒小熊的耳朵。
  沉鹿循声看向门口站着的小女孩。
  长得倒算可爱,就是说话时候没大没小的对她直呼其名。
  她走过去,烦躁地顺脚将地上的枕头踢开。
  “小妹妹你谁啊?”
  说着,她又扫了一下四周。
  “还有,这又是哪儿?”
  这下子沉呦呦直接给吓懵了。
  “这,这是你家啊,我是你妹妹啊!”
  “谁是你姐……”
  沉鹿话还没说完,抬眸又看见了镜子里的人的模样。
  “你在这等一下。”
  她沉着脸色便准备出去,结果刚走了一步想到了什么后一顿。
  “你家洗漱台在哪儿?”
  等她将浓妆艳抹清洗干净之后,沉鹿怔怔地看着镜子里陌生那张陌生的脸。
  那是一个很清冷的面相。
  五官j.īng_致小巧,唇红齿白,皮肤也好瞧不见一个毛孔。
  屋内光线正好,照进来似乎给她镀了一层金边似的,整个人看上去如ch.unr.ì花叶般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