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暴君的朱砂痣归来了 作者:璃原风笙

更新时间:2020-07-03 标签: 甜文 重生 青梅竹马 穿越时空
文案
郑燕岚死的时候,天下人都在骂她。
史官编排她,百姓唾弃她,她的生父亲手置她于死地。
唯有一人,冒雨四寻她的踪迹,终是抱回她的尸体,悲痛欲绝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他一步步将所有害她、诬她的人都杀了个干净,最后成为史书上臭名昭著的暴君。
后来她被逼穿越回到自己死后两年,附身在一个王府小姑娘身上,
还将当时正因她的死而万念俱灰的少年踩在脚下,
小姑娘一改从前惧怕嫌恶少年的态度,一次次将那个不惜命的少年拉回来,抚平他的伤。
少年一边嫌她烦,一边又偷偷因为小姑娘像她而忍不住护着她,
小姑娘身上“她”的影子越重,少年受思念折腾得越痛苦,
就在少年用力抑压着自己,决定要离她远一点的时候,燕岚突然掉马了……
少年用力捏紧马鞭,几乎捏得手上青筋暴突,悔得肠子都青了
现在开始考虑听她的话,收起戾气,当一个有担待有责任不乱坑杀人的明君可来得及?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青梅竹马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燕岚,景枫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暴君与朱砂痣的相互救赎
立意:表达人与人在苦难中福祸相依建立的深厚感情 
 
 
  第1章
 
  最近这天色不大好,汴京南城门这儿总是密云遍布,电闪雷鸣的,雨想下又下不出,气压局促又抑闷。
  这不,城内如今到底在杀第几批人了?还能不能消停了?这一连数r.ì来,总有不知几拨血流通过那暗红铜铆钉的桐木城门底下,一直流淌蔓延到燕岚魂魄所驻的这棵千年老槐树根下,气氛抑压极了。
  燕岚虽则已作孤魂野鬼系在这老槐多年,作人时的五觉全失。但那浓郁黏稠的血,在y-in天的映托下越发暗哑发涩,光是看着都仿佛能嗅到那其中的刺烈腥气,吓得一连数r.ì周遭的鬼魂都不敢流连于此,无同伴说说话儿的燕岚便越发寂寥了。
  寂寥孤单的时候就最容易回忆些往事,燕岚想起她之所以成了一只厉鬼被牵制在老槐树下二十个年头而不得返道轮回投胎,皆怪死前抑压的一口怨气。
  她怨自己爹待一个白月光所生的、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孩儿比待她还要好,甚至为了她,刻意冷落自己和娘十多年,白白遭到外头人的冷言奚落。
  而且,她爹竟然还为了维护那女孩儿将她骗来此处,亲自灌药杀死。
  她又怎么能不怨?不恨?
  她还记得,她死的那天夜里,天下了一场磅礴大雨,她十二岁时亲自从乞丐堆里扛回来养在府里,亲自教养亲手照顾的小少年连夜冒雨摸了过来。
  他看见她萎靡在大树下的即将咽气的躯体,痛苦得眼睛都滴出了血,四肢抖索得不成样,然后他就这么浑身s-hi漉,晦涩的雨水渗入眼睛刺痛得睁不开也不在意,就这么在树下搂着她的尸身坐了七r.ì七夜,直到她r_ou_身开始微微变腐。
  燕岚掠过千年老槐浓密的枝头对天长叹一声,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少年,在失了她的庇护之后过得怎么样了。
  而就在她抬头的这当头,竟然看见城头开始高挂起一个个脑袋,虽然那些脑袋被血污了大半,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些被挂脑袋的全是上辈子欺她辱她至极的人!这其中就有将她杀害的爹、她狼心狗肺的前未婚夫和那个和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庶妹!
  “殿下,卑职已经依照您的吩咐,将当年把隆福郡主的事当成野史修撰进册的人全杀完了。”
  燕岚依稀能听见城头一个卑躬屈膝,亦战亦兢的士兵在跟一个一身银甲战袍,背影挺拔英伟的男子在说话。
  话中提及到她上辈子“隆福郡主”这个封号,她才刻意地又偷听了一点。
  “好,那些把她歪曲事实肆意辱骂的人呢?杀完了没?”这时那个披战甲只露个背影的英伟男子出声了。
  “这……这……回殿下,这可能有些难度……”士兵为难起来,这隆福郡主是个祸国殃民狐媚子这件事,自小就被父辈祖辈当成睡前故事讲给孩童听的,真要追究杀起来,岂不是得将整个大魏屠遍了?
  “你该知道,本宫从不留着废物的命!是挖个坑埋了他们还是你自个跳进去,自个选吧!”
  披甲男子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吓得那个士兵膝下一软,连连磕头高声求饶,“砰砰”地直磕在青石板砖上,直把脑袋磕破也没敢停。
  披甲男子转身过来的时候,燕岚吓了一大跳,那人虽然依然长高挺拔了许多,五官也舒张了开来,但那暗沉漆如深海般的眸子,坚毅的脸部轮廓,j.īng_致英挺的鼻梁和薄唇,只是从左边侧脸到额角多了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痕,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颜值,反倒因为这道疤而更添了几分让人畏惧的厉寒,和说不出的硬朗。
  那个就是当年她冒着被砸伤自己最爱惜的脸蛋的风险,从一堆醺臭无比的乞丐里头救回来的小少年啊!她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景枫。
  她做梦没想到的是,这连r.ì来的杀戮竟是与她相关的?
  正当她纳闷着景枫为何要那么做的时候,她便被阎王派来的使者勾了下去。
  “知道本王拉你下来所谓何事了吗?”阎王老爷倒c-h-ā着竖眉问她。
  “来下地狱的吗?”
  自打得知这段时r.ì大魏这片土地上诸多的杀戮,皆因当年被她救下的少年在她死后,抑愤悲痛无比,终是按捺不住心头的魔,为她杀遍全天下诋毁辱骂她的人,燕岚便知道自己很快会被人拉去谈话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阎王老爷,我当没当过祸国殃民的y-in鸷事,有没有行差踏错,您心里该明镜似的。”虽然燕岚知道自己不可免责,但方才被那些鬼差如此粗鲁地拽下来,她还是有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