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书后我有了五亿家产 作者:草木疏/临江书

更新时间:2020-07-03 标签: 娱乐圈 穿书 甜文 爽文
  文案:
  三线女星阮茵茵穿到了一本狗血文里,得到五亿家产的同时还多个早出晚归x_ing情冷漠的老公。
  莫得感情的阮茵茵立即决定和这个便宜老公商议离婚。
  没想到婚还没离成,某综艺却直播突袭女星阮茵茵的家,曝光了阮茵茵竟住在价值五亿的豪华别墅区。
  更没想到的是,一个俊朗沉稳、身姿挺括的男人穿着睡衣一脸惺忪从卧室走了出来。
  直播弹幕里网友纷纷猜测,阮茵茵被某金主包养了。
  阮茵茵面对镜头一脸镇定心却发虚:我家佣人
  佣·陆止砚·人:...??
  没想到网友神通广大扒出了这个男人其实是光亚集团总裁。
  离婚不成反被曝光的阮茵茵迅速在微博上晒出写着自己名字的豪宅房产证,并澄清:邻居串门,本人单身。
  *
  早就对阮茵茵作天作地习以为常的陆止砚不为所动,二话不说和阮茵茵领了离婚证,并坐等她真香打脸。
  没想到离婚之后阮茵茵事业越发红火,桃花也四处盛开。
  当红流量小生:想和茵茵一起参加恋爱综艺,茵茵可以答应吗?
  新晋实力影帝:我这里有个电影...茵茵要不要一起拍?
  国际巨星歌手:我为茵茵写了一首歌,专属茵茵的情歌。
  陆止砚看着躺在抽屉里的离婚证,陷入了深思。
  深夜,阮茵茵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老婆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QAQ
  一句话简介:有了五亿家产老公算什么QAQ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茵茵,陆止砚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炽热盛暑,天上挂着的太yá-ng仿佛巨大的火球,空气里严密地连一丝微风没有,地面发烫到仿佛冒着白烟,连蝉都热得躲了起来不再鸣叫,路人行人稀疏。
  这样炎热的环境下,横店剧组里一场古装仙侠剧正在拍摄中。
  “茵茵姐,等会吊威亚的打戏你一定要小心,”助理在旁边帮阮茵茵整理着戏服且小心嘱咐,“别老是搞得自己一身伤。”
  阮茵茵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示意助理不要担心,“没事,小场面。”
  阮茵茵是娱乐圈一个三线的小明星,现在在拍摄一档古装仙侠剧,在剧中饰演的是一个极无存在感的女三的角色,戏中有着大量的武打戏份,十分辛苦,现在又是夏季,炎热无比,古装戏服装厚重,拍戏的时候又热又累。
  然而还没有多少镜头,这些武打戏份大多数都是沦为别人的背景板,真正露脸的戏份寥寥可数。
  明明混水摸鱼可以过去的戏份,阮茵茵却全部亲历亲为、认真对待,一个动作都不马虎,所以难免会有些磕碰受伤,可把阮茵茵的助理心疼坏了。
  下一场要拍的是她和女一号的对手打戏,今天这场戏是阮茵茵被女主打败,跌落悬崖,动作难度极高还需要吊威亚来完成,虽然剧组有防护措施,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危险x_ing,所以助理不想让阮茵茵太拼命。
  毕竟这场戏,女主都不亲自上场拍摄。
  彼时女一号正悠悠然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乘凉,享受着助理带来的冰果汁,吹着小风扇,模样悠然惬意。
  “茵茵姐,”看着阮茵茵被晒得通红的脸,助理有些委屈,“你长的又好看演技还那么好为什么就是不火呢,要给演技烂死的人当配角,还要忍受这种辛苦。”
  “以后别说这种傻话了,这里人多嘴杂,”阮茵茵捂住助理的嘴,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仙女微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咱们是小仙女,不生气。”
  “茵茵姐,你要是红了就好了。”助理喃喃感叹。
  阮茵茵笑了笑没有在意,有钱赚就好了,至于红不红的,她倒不是特别在乎。
  吊上了威亚,阮茵茵手执一柄长剑,回忆刚才动作指导教她的东西。
  “阮茵茵,”导演拿着喇叭冲着吊在空中的她喊,“这场戏比较辛苦,等会争取一遍过,你记住等会动作幅度尽量大些,注意挡一下女一替身的脸。”
  阮茵茵冲着导演点头,“好。”
  女一号用的是替身,自然不能露脸被观众发现,某些镜头只能模糊处理,后期再修一修。
  “第八镜,第一场,打板。”导演冲场务喊。
  阮茵茵脑海里复习着刚才的武打动作,和替身一一过招。阮茵茵聪明又勤奋,每一个要领都吃的透透的,做出来的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每一个身形做的都恰到好处。
  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导演忍不住赞叹,刚才的每一个镜头都非常完美,现在只差最后一个急速降落的镜头就完成了。他喜欢这样一遍过的演员,省时不费力。
  镜头里,阮茵茵吊着威亚缓缓下落,下一秒却发生了让所有人意外的事情——
  吊着阮茵茵的威亚突然断掉了。
  阮茵茵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威亚断了,她下降的速度因为不受控而开始逐渐加快,阮茵茵双眼紧闭头脑发懵,心里忍不住地开始忏悔,流下两行悔不当初的清泪:刚才说自己是仙女,这么快仙女就要回家了。
  跌落到地上时,阮茵茵模模糊糊地听到周围嘈杂的声音,尖叫声,惊呼声,打电话的声音...感受到头部传来一阵难忍的剧痛,阮茵茵闭上了双眼,陷入了黑暗之中。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阮茵茵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她不仅没有死,现在还安然无恙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躺着,房间内的装饰j.īng_致、奢华无比。
  阮茵茵心里暗骂一声禽兽,难道是公司趁着自己昏迷,把自己送上了哪个金主的床?
  不至于吧?哪个丧心病狂的金主连老弱病残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