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反派他劝我弃恶从善[穿书] 作者:upset

更新时间:2020-07-06 标签: 甜文 欢喜冤家 萌宠 穿书
文案:
 
黏人j.īng_X大反派魔尊。
大反派被黏人j.īng_黏到直接劝她走正道。
石秋一朝穿书,自带疾病——离了反派五十米远就会心痛难忍。
反派:懂了,你这是相思病。
石秋:不,我有病,但不是相思病。
再然后,石秋病好了,离了反派可以蹦可以跳。
反派:恭喜你啊,病好了。
石秋:嘿嘿,托您的福。今后我就可以不粘着您了。
面无表情的反派回去后:药师,喂她点药,让她离了我会心痛的那种!
药师:……
石秋为了让反派少作点死:
反派挑衅书中主角——石秋对主角说:他是想给你点修炼的忠告,奈何不好开口,只得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
反派绑了书中主角的女朋友——石秋对女主角说:他是想让主角好好修炼,不要因为男女之情误了前程……
反派朝主角扔石头——石秋偷偷塞给主角一束花:他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这花是他让我给你的……
后来,修真界流传着一段爱而不得的感人故事:魔尊对万剑宗的弟子情根深种,奈何……
反派:又在败坏我的名声?
石秋:……相信我,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
反派:晚了!
石秋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时,只得感叹:流言害人!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穿书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秋冉无双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反派的爱情。
 
 
  第 1 章
 
  后山太清池,傍晚。
  石秋无聊地蹲在鹅卵石路旁看着不远处太清池里正在泡澡的美男。美男很美,俊美无双的美。即使美男在入浴前用眼神对她进行过谴责:“你是个色魔吗?”
  但是石秋还是坚固地蹲在不远处,顶着色魔的污名也要守在一旁,无它——惜命而已。
  后山对得起一个“山”字,周围树木y-in郁,山势起伏。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但凡山,终有生物,尤其是冷血动物必不可少,比如——蛇,毒蛇。
  石秋看着不远处缓缓冲她游过来的红黑相间的长条物,她全身的汗毛竖立起来,j-i皮疙瘩激得她一抖。
  “你、你别过来……”
  蛇不听,昂着头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尊上,有蛇!”石秋一个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太清池边,咕咚一下跳了进去。
  她没跳对位置,跳进去就沉了。
  冉无双看着一个人影飞奔而来,入了池后就没了顶,还在死命地在水底扑腾。
  魔尊:“……”
  石秋眼耳口鼻被水灌入,一边难受她一边想是否她这一生就因为一条蛇结束了。可是没有,她被一双大手捏着后颈,就像逮蛇那样把她拎了起来。
  新鲜空气让她大喘气,睁开眼就看见了魔尊嫌弃地目光。那眼睛真好看,凤目明澈,长睫毛扑簌。
  “你果真是色-欲熏心。”开口,虽是玉石之声,石秋也无暇顾及。
  她看着岸边的扬着身子,嘶嘶吐着信子的红黑蛇:“尊上,我是因为蛇。”她跑到冉无双的背后,双手紧紧地抓着冉无双的一条手臂,因为触感太嫩滑,她忍不住摩挲了两下。
  “给我滚上去!”冉无双忍无可忍,她竟然借蛇跳下来与他肌肤相亲!
  “可是有蛇……”石秋微微侧头朝岸边看去,蛇已经死了,横直地躺在地上。她讪笑两声,放开了魔尊触感极佳的手臂。
  “多谢尊上,尊上真是个好魔尊……”石秋还想恭维两句,却被冉无双的一声“滚”截住。
  她灰溜溜地爬上了岸,浮重力的差距差点让她跪下。
  魔尊还在泡澡,石秋看着他使劲地搓了搓被她碰过的手臂,哀叹一声,心想自己的小命着实难以保存。
  她穿着s-hi衣服,继续蹲在原来的鹅卵石小路上,风一吹,冷得发抖。
  魔尊终于结束了泡澡,在他穿衣服之前,石秋很自觉的转过了头。虽然她在魔尊心中已经是一个色魔了,可是她知道她不是。
  夜晚的魔教很安静,就连后山的鸟叫声只有几声。她一路小跑才能跟的上魔尊行走的速度,腿长就是好。她是跑步,魔尊是走路。
  不远处的背影,如玉似翡。长长的黑发在风中扬起,黑袍飘扬的格外潇洒。
  想当初,她刚穿书到这里时,在魔教大殿上对着高高在上,郎艳独绝的魔尊说:“我这辈子势必要和魔尊形影不离!”
  大殿上众人调笑,而魔尊回了一句:“哪儿冒出来的疯子?”
  大家都以为她爱的是魔尊的美貌,只有她知道这不是事实。若是魔尊是个丑男,她也会对他永生相随。不为别的,就是这个狗屁穿书,让她离开书中大反派五十米以外,她的心脏就像是有钢针在扎。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范围是五十米……那又是另一个悲惨的故事了。
  总之,她穿成了一个魔教里的小人物,还必须缠着书中结局必死的大反派。现在,她和反派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大反派死,她必死。大反派现在没死,她可能因为魔尊受不了她尾随的猥琐行为而一掌把她拍死。
  她一路想着,叹了几口气。
  隔得远,但对于耳力极好的魔尊来说,她的几声叹息里包含了对他下手未遂的懊恼、以及对他爱而不得的失意。
  石秋一路跟在魔尊后面,到了住所,她很自觉的坐在了门口。
  “你就穿着这身s-hi衣服过夜吗?”她正靠在门口,进去的魔尊拉开门,差点让她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