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韶华为君嫁+番外 作者:花日绯(二)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重生 穿越
  ☆、58|58
 
  第五十八章
  薛宸听了最新的奏报,实在有些搞不懂娄庆云的意图了,若是说他打点京兆府的人把戴氏抓进去遛遛,这还说的过去,反正随便怎么说,那都是别人家的媳妇儿,和他没关系!可是他倒好,连娄家三夫人都不放过,竟然还直接纵容了京兆府的人进府抓人,三夫人和他什么仇什么怨?让他一个大男人C-H-A手了内宅妇人之事,委实叫人想不通。
  卫国公府三夫人和仁恩伯爵府的长媳这些日子可成了这阵子京中贵圈中茶余饭后的最火热话题,人人都在笑戴氏和余氏被抓入京兆府关了个把月的事,都在说余氏蛇心吞象,说戴氏恩义全无,据那京兆府中有些门道关系的人说,戴氏和余氏还在狱中打了一架,贵夫人的形象全无,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她们被各家保释出来之后,余氏就彻底和戴氏决裂了,而两个给家族蒙羞的女人回到家里也没能逃避责罚,戴氏直接被仁恩伯世子送去了乡下,而余氏则也被三老爷亲自关入了祠堂。
  不过,在这件事中,到底还是数仁恩伯府影响更大一些,原因在于,不仅仅是戴氏给府里惹了麻烦,就是世子也给府里惹了大麻烦,据说这世子宠妾灭妻,借了承恩伯府三万两银子给外室挥霍,如今承恩伯找上了门,要他们还这笔银子,仁恩伯勃然大怒,当场就下令把世子养的狐狸精外室乱棍打死,然后将债务交给了仁恩伯府老夫人,老夫人不管家多年,直推说府里的银钱全都是戴氏在管,要戴氏拿出钱来,戴氏哭的是肝肠寸断,把仁恩伯上下都给骂了个遍,要不是她娘家人及时赶到,说不定戴氏也会被盛怒中的仁恩伯给打死,最后闹了好一阵子,戴氏实在拿不出钱来,仁恩伯府也拿她没办法,世子心爱的女人给他爹派人乱棍打死了,他有不能跟他亲爹去叫板,只好把这口气撒在了戴氏身上,铁了心要休了戴氏,戴家人哪里肯让世子休妻,便每日上门纠缠,仁恩伯府给戴家人缠的实在厌烦,世子就做主把戴氏给送去了乡下,让她做个有名无实的世子夫人去,他既没有害了戴氏的命,也没有休了戴氏这个妻,只是送去乡下,戴家人纵然还想纠缠,却也是没法了,一番权衡之后,也就这么消停下来了。
  而三夫人余氏的下场比戴氏不知道好了多少了,反正她就是一口咬定了是戴氏怂恿她,死活不承认自己是主谋,也不承认是她借着公主的势在外招摇撞骗,娄家三老爷对余氏也是有情有义的,并不是那种忘记糟糠之人,有心保她,可他是三房,妻子得罪了大房,国公爷脾气本来就不好,再加一个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世子,三老爷说什么也是不敢当面顶撞的,更何况,余氏这回做的事情,实在是给娄家抹了黑,好好一个深宅妇人,就那么给京兆府抓入了牢里关了这么多天,也是世子手黑,上下拦的水泄不通,让他没法提前施救,就连一直住在庆寿园的太夫人都得了消息,勃然大怒,实在是形势所逼,非得夹着尾巴做人不可,三老爷没法,就只好亲自动手把余氏送入了祠堂之中,一来避开一些国公和世子,二来也能帮余氏逃脱来自太夫人雷霆家法。
  这件事沸沸扬扬的闹了过去,转眼就到了年底,对于今年的薛家来说,实在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年了,薛云涛和薛云清两人全都升了官职,薛云涛从秘书监直接升去了中书省,三生六部之中,当属中书省之人最为贴近皇权,掌管一切君主意旨,发放皇帝诏书,掌管各部机要的地方,不得不说,薛云涛实在是有些官运的,秘书监虽也隶属中书省,但是终究只是旗下的一个机构,有些人在秘书监中做一辈子少监少司也不见得能如中书省半步,也是薛云涛运到好,整理的那套书籍,被国子监收入了课本录中,成为各皇子们日日研习的范本,就这样给自己打响了名声,中书省每三年录人一回,他就正好被皇上亲笔选中,自此跨入了中书省内阁机构,成了最年轻的中书侍郎,三品的官职,自此薛云涛只要不犯大错,平步青云是指日可待的。
  而薛云清也是如此,跟着薛云涛的脚步,薛云涛入了中书省,而他则是借着薛云涛的举荐,顶替他入了秘书监,成为秘书少监,从四品的官职。
  一门双杰,如何能让薛家不扬眉吐气呢。
  腊月初九的日子,薛柯主张在燕子巷中开设宴席,席开八十桌,宴请好友同僚,欢聚一堂。
  薛云涛如今是正三品的官职了,薛柯随他一同在门外迎客,朝中官员携家眷前来,纷纷来到薛柯面前寒暄,薛云涛也是喜气盈盈,谦逊有礼的与来客执礼。年方三十的他饱读诗书,自有一股读书人的书卷之气,温润有嘉,成熟大度,当真应了那句君子端方之言,而最妙的是,这样一个新鲜上任的朝廷正三品官员,前几年才刚死了老婆,又传闻薛云涛此人不好女色,这么多年来,身边拢共也没几个女人,膝下也就两女一子,唯有一个嫡女养在身边,庶子庶女皆在外地,而他本身的年龄也是正好,三十岁的男人,正值壮年,就算是要个黄花闺女来做续弦也是说得过去的。
  “卫国公驾到。”
  一声吟唱,门前所有官员的注意力全都被拉了过去,只见卫国公娄战与世子娄庆云分别骑在两匹高头大马之上,由薛家仆人牵着缰绳慢行而来,薛柯与薛云涛对视一眼,脸上喜不自胜,没想到今日之宴卫国公竟然肯赏脸上门,马车还没停好,父子俩就掀了衣摆走下台阶,亲自迎上去,娄战翻身下马,多年的行伍举动让他无论做什么都是虎虎生风,威风赫赫的,相较于他,娄庆云就文雅的多,穿着一身墨色金纹的常服,看着金尊玉贵,容貌更是出色至极,举手投足皆自带贵气,一双手白润无暇,分明不像个拿刀行刑的武官,人群中女眷们见了,一双双眼睛恨不得能长在他身上,再也拔不下来。
  薛柯与薛云涛对娄战跪拜行礼:“不知卫国公驾到,有失远迎。”
  娄战身兼数职,不仅仅是加一品的卫国公,天下兵马元帅,又娶了绥阳长公主,宗室里有驸马的碟位,生了个儿子,还没出生就已经册封好了世子。
  “两位请起,不必多礼。今日贵府有喜,咱们前来叨扰了。”
  薛柯立刻笑着回道:“国公实在客气,快快请进。”
  调转目光,看见娄庆云正随后上前,率先对他与薛云涛抱拳,话未出口,薛柯与薛云涛便又迎了上去,弯腰去拜,却被娄庆云扶住两肘,说道:
  “两位大人无需多礼,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