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韶华为君嫁+番外 作者:花日绯(一)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重生 穿越
文案:
 
    上辈子费尽心机,CAO劳一世,也没落着一句赞美!年纪轻轻就赴了黄泉,没有怨恨,只有悔恨,为何要为你委屈自己,若能再来一世,一定要变成你喜欢的样子,然后……不喜欢你!
看文指南:
 
 
1、女主上辈子嫁过人,这辈子是纯洁的。雷者自带避雷针。
 
 
2、男主的话,按照花叔的尿性,应该是纯洁的,不过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
 
 
3、女主开金手指,就是重生女的预知吧。
 
 
4、这是铁律:本文苏爽白,不要过分期待作者的智商上线。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她只是病了,还没死,夫家就迫不及待连顶替她的续弦都找好了。重来一世,她再不要活的那样狼狈,只想看好自己拥有的一切,不被人侵占,虐极品,救姐妹,收获忠犬相公,一世顺遂,霸气侧漏。
    本文是一篇彻头彻尾的爽文,女主颇有手段,大杀四方,却能保守底线。作者文字通俗流畅,故事可读性高,通过一次次的事件,将各种各样的人推上台面,人物刻画现实,值得一读。
==================
 
  ☆、薛氏
 
  寒冬腊月,天地间银装素裹,冷风肃杀。
  长安候府一派峥嵘景象,后院洒扫早早就起来将院中积雪铲至一边,各房丫鬟们有的手里拎着热水,有的捧着饭盒,奔走于来往各房的小径上,繁荣昌盛,可见一斑。
  一个穿着厚青花绒比甲的婆子疾步走在雕花回廊之上,几个转道之后,就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里,掀开了石青色万字不到头的锦绣棉帘,经过抱夏,未经通传 ,直接往老夫人所在的西次间走去。
  西次间里,一个女人坐在如意呈祥的罗汉床上,另一个坐在床前的雕花杌子上,两人凑在一起说着话。
  长安候老夫人郁氏是个五十出头的女人,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莲青色缎面吉祥纹通袖袄裙,姿容中等,看起来还算和善,一双手滋润白皙,半点都不现老态。
  此时她见了那掀帘子进来的张勇家的,这是她院里的管事媳妇,平日里替她办事,向来妥贴,又会说话,一张脸笑吟吟的,叫人看不出坏来,人缘最是不错,因此,尽管溯玉院被那位整治的铁桶一般,她也能仗着人面儿打听出事情来。
  郁氏还没说话,一旁的另一个华服女人就迎了上来,对张勇家的问道:
  “怎么样?今儿大夫去了几回?”
  问这话的是郁氏的娘家妹子,长安候府的老姨N_AIN_AI,原是嫁到外地的一处武将家里,谁知道,前几年,那武将战死沙场,这位老姨N_AIN_AI就回了京城,郁氏念及两人姐妹情分,帮她在京里又找了一家五品官的续弦太太做,这位老姨N_AIN_AI心里感激老夫人,就时常来陪伴。
  张勇家的伺候郁氏了好些年,知道这位和老夫人的关系不错,因此,她开口问了,张勇家的也就说了。
  “三回。回回咳血,怕是不行了。”
  从凌晨开始,她就被派去了溯玉院外盯着长安候夫人,如今的当家主母薛氏,薛氏今年三月里就得了病,一直不见好,最近怕就要油尽灯枯了,也是可怜见的,嫁进侯府十多年,日夜CAO劳不休,芝麻大的小事儿都要她管着,见天儿的熬着,能不病吗?虽说不是她的正经主子,可张勇家的心慈,也不免替那位觉得可惜。
  为了个好人家CAO劳也就罢了,可为了这些侯府的人CAO劳,当真是不值的。
  不过这些情绪和想法都是张勇家的内心所想,在其他人面前她可不敢表现出来,面上她依旧是敬着老夫人,替老夫人办事的忠仆。
  “才三回啊。你前几天就说她不行了,可还好端端的过了这么多天……”老姨N_AIN_AI面上似乎有些心焦。听了张勇家的回话嘀咕了几句,就转过头去看了看郁氏,说道:“看不出她还是个命硬的,好几个月前就说不行了不行了,拖到今天都没过去,这要再拖下去,玉荣侯府的嫡小姐也不知能不能等到安哥儿。”
  郁氏听了老姨N_AIN_AI的话,脸上也现出了犹豫,说道:“唉,要是实在等不到,那也是那嫡小姐和安哥儿的命,其实这事儿我也觉得有些急了,这薛氏还没过去呢,咱们就替她找好了续弦,这要给外人知道了,咱们长宁候府的颜面往哪里摆啊。”
  虽然郁氏也觉得玉荣侯府的嫡小姐是个好的,对安哥儿痴心一片,怎么都不肯变心,容貌虽不是一等一的漂亮,但胜在年轻水嫩,一双美眸叫男人见着就像是被勾了魂儿似的。
  小郁氏听了郁氏的话,当即就来劲了,正色说道:
  “姐姐,你可不能在这上面犯糊涂啊。我知道你心慈,可是那也得分时候不是,从前也是你说那薛氏蛮横跋扈,掌家的时候抠抠缩缩,这也不许,那也不让,霸着长宁候府的家财愣是成了个铁公J-I。如今老天有眼,让她得了病,这原也是她的命,平日里坏事做多了,得的报应呗。也赶巧这时候玉荣侯府的嫡小姐看中了咱们安哥儿,我打听了好些时候,那小姐可是个忠厚老实的,心眼儿实在着呢,若不是那样,也不会和安哥儿说了几句话,就实心实意的要嫁给安哥儿,连‘哪怕是做妾’的话都说出来了,玉荣侯爷气了个倒仰,想也不能让自己的嫡女给人做妾呀!就是安哥儿自己也动了心不是。多好的黄花闺女儿,安哥儿媳妇虽然也漂亮,但到底太凶悍了些,安哥儿怕她,如今又快病死了,玉荣侯府的那小姐就不一样了,知书达理,红袖添香,安哥儿是个读书人,最喜欢不过了。要不趁着这个热乎劲儿把事儿办了,将来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
  小郁氏的话让郁氏陷入了思索,从罗汉床上站起了身,低头踱了几步,然后才坐到了厅堂上首的太师椅上。小郁氏见状,又继续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