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春梦了无痕 作者:如矽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甜文 穿书 穿越时空
生死攸关之际,神秘药丸带他离奇穿越,救了自己性命的女子居然是他曾无意在市集买下的奴隶。
“能够被本王宠幸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但如今你只配做哄本王开心的作溅奴隶!”他额头青筋根根暴起,薄薄红唇似要滴出血来。
他待她如此之虐,奈何她爱他至深无怨无悔:“奴婢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只想伺候在王爷身边。”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他待她残暴不仁,而她却在他织就的网中越陷越深,甘愿做只傻娥,只为得到他给予丁点的温度......
本文为慢热文,请亲们多多支持!
 
1.第一卷  昼夜思想  朝朝暮暮-第一章  偶遇古代男(一)
    守住一颗不变的承诺,却守不住一颗善变的心,承诺是一张白纸,再厚的剧本也有结局,当承诺随风而去,所谓的天长地久也只是可望而不可即。
 
    一抹凄凉的背Y-IN,拖着疲倦的步伐在一步步向前行走,此女子看上去却是一位难得美人胚子。风髻露鬓,淡扫蛾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绛紫色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水绿色的丝绸在腰间盈盈一系,完美的身段立显无疑。
 
    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但是在安小琪的心里已是伤痕累累。
 
    既然爱了就不要会后悔,安小琪原以为他们的爱情能够天长地久,幸福一生。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对于十八岁那个情窦初开的年岁里,每个人都在幻想着属于他们的个人幸福。
 
    五天前她觉得她很幸福快,和心仪的人在一起是一种甜蜜,在安小琪十八岁那晚,她把象征着十八年冰清玉洁的身体献给了她的男友,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不再是一个处子之身。
 
    但她那个时候却不曾后悔,她觉得她很幸福,只要和心怡的人在一起就好,但是好景不长。当安小琪发现她男朋友夜夜未归,有时候甚至身上还可以闻到女人香味时,那一刻她怕了。
 
    她明明知道是男友欺骗了她,可安小琪还是在欺骗自己,说什么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或者是发生了某些事情,直到男友和她提出分手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彻底毁灭,已经死了,不复存在。
 
    “实话告诉你吧,像你长得这么娇艳,哪个男人不愿意得到,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玩偶而已,当你给我的时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竟然还是个处。”
 
    当这些画面重新出现在安小琪脑海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整整五天,今天是她的生日,只不过今天她已年满十八周岁了,没有了忠贞、没有了象征女子美好的形象,她后悔了。
 
    安小琪眼含着泪水走在街上,所有青年男子都被她迷住了,而她只是缓缓走过,连看都不削看一眼,在她的眼里,她已恨透了世上的所有通俗男人。
 
    对啊,男人算什么,不过是为了R_OU_体之交,寻找快乐,以下半生为生的动物。
 
    “嗨!这小妞是谁啊,长的还够漂亮,要是能做我女朋友就好了,哈哈~~~。”人行道上一位过路男子说着,手指停留在半空中已经忘记放下,一副猥琐的摸样望着安小琪。
 
    “美女,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没的话,咱们交个朋友,和哥们出去玩玩。”路旁不时又响起一个人的呐喊声。
 
    这些心碎的话语传进安小琪的耳里,她早已厌恶到了极点,她现在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世上的男人怎么都一个样,根本就没有一个好人。
 
    “嗨,请问这位美女你叫什么名字?陪哥哥玩玩呗?保证让你满意。”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男子不知死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看那架势不像是什么好惹的祸。
 
    头发如同是一个J-I冠直立着,本来就没有几根头发还染成那个样子。安小琪就因为这句话激怒了她的心,回过头凶狠的一瞪,这一瞪不要紧。
 
    更是吸引了众多人的观看,J-I冠男旁边站的几个人像是他的小弟,看着安小琪的脸庞如此震撼,眼睛转都不转一下,直直的盯着她,有的人口水都流了下来。
 
    安小琪想着她是不会跆拳道,不然她会把这些人通通灭掉,丢到大海里喂鲨鱼都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人长得美与丑这有什么区别,为什么美女就可以受到万人的追捧,而稍微丑陋一点的就不可以。安小琪看到这些如狼似虎的人,转过了头,匆匆向回家的路走着。
 
    “既然说分手就分手吧,为什么还要这么大呼小叫,你以为你有多帅气,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一堆狗屎而已。”某女在大马路上,根本就不给她男友留有任何情面,还是像个怨妇似的抱怨着。
 
    然而她的男友却站在她身旁不声不响的听着,连个屁都不敢放,刚才的脾气全都不见了,极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再挨家长的批评。
 
    安小琪看到这对恋人吵架的情景,眼睛又S-HI润了,那个男人是她付出了最多也是她最爱的一个人,可最后却伤她伤得最深。
 
    “难道你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还有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出于你的真心吗?”安小琪在他面前哭着,挽留着他们的爱情,同样她也希望这是他在逗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