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豁然+番外 作者:缘何故(中)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甜文 重生 爽文 升级流
第四十章 
  燕市到长青虽然是两隔壁, 路上却要开六个小时的车, 一路上开开停停偶尔休息, 清晨出的发,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这么一来林惊蛰倒是理解了在这里住一晚的用意。上一世高速通车后他来过长青一次,当时路程也就是燕市外环开到内环那些高架加起来的距离, 上午到达后吃个饭办点事下午还能悠哉悠哉地回去,可想而知这条高速为这座城市的发展贡献了多么可观的力量。
  彼时长青省的省会长青市已经规划成了一个相当现代化的城市,随处可见林立的高楼和生活富足的人民, 只是因为早期为了发展经济开设了太多工厂, 空气有点差而已。
  但这丝毫不影响长青飙升的房价,毕竟这里距离燕市实在是太近了。后世燕市一房难求, 入籍标准高不可攀,林惊蛰这样收入高的还好些, 公司部门里他的一些下属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为了能在燕市站稳脚跟,没有房的年轻人们简直是各出奇招, 燕市买不了,甚至退而求其次安家在临近的其他城市。林惊蛰的第一任助理的婚房就买在长青,还是长青相对比较贵的地段, 林惊蛰记得还挺清楚, 因为当时他还借给了这位助理五十万,对方非常感激,新婚后和妻子一起邀请林惊蛰到家吃过一顿饭。
  但现在,这座城市还并未修养出未来的气质,虽然是个省会, 还是临近燕市的省会,它的城市建设却连群南都不如。就连城市发展中最为重要的马路,长青这里的也是坑坑洼洼的,市政接待队伍登车后充当起了旅游团导游,有些不好意思地指着车窗外一辆轰轰作响开过去的大货车:“没办法,开发区在建设,每天都有新工厂,北松(临近一个县)的煤矿产量又高,一批批朝外拉,刚修的路就给他们压烂了。”
  他这么解释着,语气却分明很自豪,矿产资源丰富算得上是长青现在最大的一个特点,也是长青脱贫致富的关键。
  考察活动是报备过的,一次性那么多燕市的著名地产商人集体来到长青,这样的活动很受省里重视。亟待改造的长青市给予了这群客人相当高的接待规格,饭局活动当然不会少。
  车在城区里沿着主干路绕了一大圈,介绍完城市的基本状况,天色渐暗后,就缓缓驶向了长青市目前最繁华的商业区里。
  矿产之类的资源在十年前便吸引来了大批的淘金者,早前八十年代时长青就开始因为煤矿尘土飞扬了。因此这座发展得不怎么快速的城市仍有纸醉金迷的一隅,入夜起就闪烁起了与坑洼路面和低矮民房截然不同的绚烂的霓虹灯。
  长青饭店里,长青市的领导班子里负责经济的几乎全员到场,摆开了一桌多达二十人位的圆桌。
  林惊蛰下午在车上睡了一觉,精神头不错。他和肖驰一路挨坐着,到下车前,两人差不多已经把三角地的开发范围谈妥当了,这也是最让他高兴的一点。
  后世迅驰地产可是非常牛的,开发的楼盘几乎都是面向着中高端以上的受众,林惊蛰当初为买房了解过不少,和迅驰沾边的楼盘往往价格都要高一些,就像请来明星代言一样,已经有了自己的口碑和品牌效应。
  究其原因,迅驰别具一格的专业建筑线功不可没,迅驰出来的房子,周边设施先不说,质量肯定无须怀疑。当代房地产还处于起步阶段,市场杂乱无章,大部分开发商所采用的开发手段都是圈地之后找人外包,合作模式一本万利。为了抢到项目,很多建筑公司会用优厚的条件竞争,比如项目结束后再结清建筑款之类的,可以说直接将开发商所需要承受的风险和经济压力扛走了一多半,甲方只需坐等收钱。但从来与风险与优厚并重,这些外包建筑商能力如此竞争激烈,却往往质量良莠不齐,甚至可能根本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开发资质。当然,优秀的建筑公司同样存在着,但此时的林惊蛰初涉地产行业,根本没有办法从一堆鱼目里辨认出珍珠。万一挑选失败,后患绝对无穷,为了钱,这些人简直胆大包天,就连楼体里的钢筋都敢大批克扣。
  这也是后世很多“豆腐渣工程”出现的一大原因。
  三角地那幢楼少说要盖上几十层,林惊蛰可不敢拿安全开玩笑,后世那附近又是挖地铁又是建高架的,万一楼被一辆渣土车从门口开过去的动静震倒,他这个什么始于地产应该也就没有开下去的必要了。
  因此解决完心腹大患,他尤其愉悦,同肖驰的心结好像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就连吃饭时都挨坐在一起。
  祁凯一路找了不少次机会想要同他谈三角地的合作,但一直都没能成功,态度明显有些不爽了,坐在桌的另一边投来的目光不善而Y-IN郁。
  林惊蛰并不睬这人,说实话上辈子和祁凯那几次碰面给他的印象就不好,这人大约天之骄子当惯了,对谁都颐指气使的,老觉得天底下一切人都得对他言听计从,且听说在外头做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品堪忧。
  镇雄地产也随他,这段时间林惊蛰可是听邓麦说到过不少八卦,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围绕着这家公司。据说在被迅驰地产挤兑得没了脾气之前,燕市地产界几乎就是祁凯的一言堂了。和工作上几乎不谈到家庭背景的胡少峰方文浩他们不同,祁凯在外时简直恨不能把自己爷爷的名字刻在脑门上,这让诸多竞争对手连装傻都没办法,不看僧面看佛面,因此就连财大气粗的时代集团有时候也得避他锋芒。
  那会儿镇雄地产想要的地几乎没人敢抢,谁敢正面怼上他简直完蛋。现在虽不同那会了,但祁凯仍不是好对付的,林惊蛰确实不想惹他,因此也只能忽视了,总之让他将三角地这个未来前景注定不可限量的项目拱手相让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也不是甘愿吃亏的个性,惹急了大不了两败俱伤。
  入夜后长青饭店里热闹非凡,这里聚集了当下长青省金字塔最尖端的阶层。商业合作少不了吃饭应酬,同楼层的其他房间也同样正在推杯换盏,大约是负责接待工作的几个负责人的动向引发了关注,林惊蛰这一桌的饭吃到一半,包间的门便被敲响了。
  是一伙消息灵通的商人,端着酒杯来的,推开门后站在门口朝里观望,为首的中年男人挺着啤酒肚,头顶秃得油光华亮,笑眯眯地朝屋里说:“哎呀!曹市长,打扰了打扰了,我刚才听人说你在这,贸贸然就来探个究竟,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您最近工作那么忙,我好容易才撞上您一次,今天说什么都得敬您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