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穿越)——风享云知道

更新时间:2021-02-14 标签: 重生 穿越时空 穿越 随身空间 风享云知道

 

当前被收藏数:20145 营养液数:18704 文章积分:572,286,080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作者:风享云知道
  文案:
  苏云清看着眼前纯白房间的中央,那里有一面巨大的黑色屏幕。
  上面浮现着三行字:
  “异世载入中……”
  “人设载入中……”
  “惊喜拆包中……。”
  他刚得知,自己将要去执行一项任务。
  但是没有所谓的任务内容,也没有任何任务提示。
  无论怎么询问,这个屏幕就和死了机一样,仿佛下一秒就要蓝屏。
  过了好一会,黑色屏幕上显示出了一行提示小字:“人设将载入潜意识,防止任务者在执行过程中,出现各种理由的失误。”
  苏云清仔细阅读了一遍,不太明白既然都能强制潜意识了,还有他什么事?
  一分钟后,黑色屏幕上显示出三行大字:
  “异世1载入完成。”
  “私生子人设载入完成。”
  “即将清除所有记忆。”
  苏云清:“……”
  惊喜就是让他失忆开局吗???
  ———————————
  1v1,结局he,主受
  内容标签:强强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人设不能崩
  立意:做自己人生中的主角!
 
作品简评:
苏云清被抓到一处白色的房间中,强制按照墙壁上屏幕显示的要求,从潜意识里设置好了人设,再被投放到各个不同的异世之中做真实扮演。这其中隐藏着的邪恶陷阱是一旦扮演成功,他的灵魂便会被收割掉!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毒计,却是在主角即便失去记忆,依旧三观正直,内心光明的言行举止中,被一一破解,最终彻底失败。
这是一篇节奏明快的文,作者通过不同的人设,将读者引入新颖神奇的异世之中,讲述了在心灵被黑暗侵袭的时候,只要保持正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便能化险为夷,做回自己。全文剧情紧凑,行文幽默,设定生动有趣,气氛轻松诙谐,不失为一篇值得品读的佳作。
 
 
第1章 
  一道皮鞭抽打在背脊上,划出凌厉血痕。
  苏云清硬挨了十几下,等脑子因为疼痛而清醒,反应过来起身时候,已是有些摇摇欲坠。
  他没有光着身体习惯,于是先拿起旁边脱下白色衬衣随手披上,再抬眼看向一旁年长男子。
  那人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皮鞭,眼角不住地抽动,似乎气到有些发抖,“你可知道这次采髓重要性,哪怕你是个没有尊严私生子,那也是从我肚皮里爬出来,我们程家就没有忘恩负义之辈,小少爷需要骨髓救命,你怎么能不去?!”
  他说完后,又扬起鞭子狠狠地抽下,想将那件完好白衬衫撕裂开来。
  既然用脑子记不住教训,就用身体来记住!
  苏云清眉梢一扬,站得笔直,纹丝不动,却是抬手直接抓住了那条鞭子。
  私生子,是在说他吗?
  苏云清眯了眯眼,他正在努力地回想自己身世。
  是,他是一名私生子。
  生他出来,便是眼前这名年长男子。
  在这个世界上居民,都拥有自己化形,以种群来划分,归属于各自家族。
  而孕育后代,是每一位健康居民都具备能力,有些地区家庭甚至流行一人生一个。
  他父亲是苏秦,一名战功赫赫上将,而对方伴侣同样是一名出色将领,现任程家掌权人程子枫。
  在程子枫刚刚怀上第三个崽时候,苏秦接到军情,紧急出征。
  三个月后大胜归来,却重伤在身,几乎濒死,不得不住院,进行全封闭治疗。
  就是在那时,同属程家程子仪乘虚而入,凭借自己身为主治医生身份便利和特权,悄悄给苏秦下了极为猛烈药物。
  在用试管采集得逞后,他运用医学手段,竟是做了个试管婴儿出来!
  一直到苏云清出生时候,这事才被瞒不住程子仪给暴露出来,婚生子和私生子同年同月同日生,相当于在苏家和程家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有基因检测结果作为证据,苏云清就是板上钉钉私生子,这个身份将伴随他一身。
  苏家正经少爷名为苏宁曦,出生就患有寒症,体格虚弱,差点没救回来。
  这种先天寒症是程家罕见遗传病之一,没想到会发生在精贵三少爷身上,只有在成年时候输入适配骨髓,才能够得到彻底治疗。
  苏云清恰好从出生例行体检起,就被查出了和苏家小少爷骨髓适配。
  这也是为何他身为一名卑贱私生子,还能够被允许入住本家,并且得到养育和教导缘故。
  而程子仪满怀期盼等着入门,既然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他心想程子枫就算是咬碎了牙,也得含着血自个吞下去。
  但没想到是,当事人苏秦醒来之后,竟并没有要负责意思。
  他30340原话是:如果碍于心中道德感而从于犯人,那是对犯罪姑息和轻饶。
  抚养费他可以给,但是其他就别想了。
  对此程子仪几乎要发疯,他万万没想到,还有如此不要脸说法,那可是实打实血脉,不是从什么垃圾桶里捡来!
  可更让人惊讶是,那样骄傲得不可一世,并且有着严重洁癖程子枫,竟是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件意外。
  并且允许苏云清入住本家,和其他三个孩子一样,拥有正常生活水平和教育资源。
  只是有一点,他需要在苏家小少爷成年时候,捐献适量骨髓,就当做这十八年培育报酬了。
  但是对于程子仪,程子枫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不仅不让他踏入主家半步,甚至把人给驱逐出了程家,苏秦更是完全没有给过他半点眼色。
  于是程子仪只能在同城里边租了一间小房子,周末才能和回来看他苏云清团聚两天。
  此时,苏云清想到了今天自己没有去捐献骨髓原因。
  年满十八,到了该抉择去哪里上大学了,一系列大学考核,也在这段时间内陆续展开。
  他之前已经连续三天捐献了骨髓……
  本来只需要一管就可以抑制寒症病情,三管就足以让寒症痊愈,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程子仪和医生都要求他多捐献几次。
  就这样一连三天,每天三管,足足九管。
  苏云清觉得已经够了,可其他人显然不这么认为。
  今天他没有去医院,而是参加了军事大学最后一项体能考核。
  虽然连续失髓有点体虚,但总算是以全优成绩通过了第一军事大学录取测试。
  以前努力学习和锻炼,到底是没有白费……
  苏云清捋清了思绪,听见这名年长男子不断吼着“给我放手”,这才松开了抓住鞭子手。
  而后,果不其然看着对方因为惯性用力,往后倒去,脑袋磕到了一处桌子角,听声音就觉得疼。
  “你、你……”程子仪龇着牙,忍痛站了起来,“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身份,你只是一个私生子……”
  “我没说我不是。”苏云清内心深处,对此毫无疑义。
  眼前他从未想过反抗程子仪,毕竟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可谓是黑点一个。
  有罪就认。
  有债就还。
  但是年满十八,人都有自己路要走,苏云清突然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
  程子仪薄怒道,“给我跪好!”
  苏云清很是好奇,“怎么跪?”
  程子仪从旁边踢来一个凹凸不平,有棱有角木板,摆在面前,呵斥道,“跪上去。”
  这是平时用来按摩脚底穴位用器材,他看了看那块板,微微颔首,“不错。”
  “给我跪……啊!”程子仪发出了一声惨叫。
  苏云清鬼魅般迅速绕到了他身后,干脆利落地抬脚踹向对方膝盖。
  他见年长男子疼得发不出声跪下了之后,随手系上衬衣扣子,临走前表扬了一句:“跪姿挺标准。”
 
 
第2章 
  苏云清一边在私人通讯器上操作银行账号,一边在心中盘点了下这些年来开销。
  哪怕上是公立学校,在义务教育政策下,耗费很小,但平日里还有衣食住行,七七八八算起来,也是一笔不小数目了。
  不过他这也有存下一些钱,每年优秀学生奖学金十分丰厚,全加起来足以抵消掉。
  苏云清不禁感慨,幸好奖学金都是被苏家要求固定存进去了一个户头,等他成年后才能取出,不然此时应该已经被程子仪给花光了。
  他输入成年后证明,把那笔钱取了出来,打车去往苏家别墅。
  银白色大门缓缓地打开,这栋低调而奢华建筑,在夕阳下泛着令人舒适色泽。
  今天,苏家晚宴显得郑重了许多。
  因为苏宁曦明日起,就要进行骨髓治疗了,为了调理好身体,他甚至休学了一年,所以要明年才会报考大学。
  虽然现任首席医官判断,这次手术成功几率非常高,但谁也不敢打包票说百分之一百,风险总是无处不在。
  毕竟就连打个针,都有可能出现恐针,然后引发心脏病案例。
  苏秦和程子枫两人见过了大风大浪,还算平静,但是他两位哥哥,就坐不住了。
  向来冷静沉稳大哥苏尧在打第三个电话,如同事儿妈一般,“宁医生,您好,之前说准备事项我再复述一遍,您看还有没有遗漏之处……”
  一直腹黑狡猾二哥苏泽,一本正经教育弟弟,“千万要听医生话,不能闹小性子!”
  苏宁曦动作优雅捂着嘴巴笑了下,“我什么时候使过小性子了?”
  苏泽想了想,也是,他这个小弟向来都是懂事听话。
  “那要保护好自己,不能让其他人占便宜了,肯定有不少家伙在医院外边蹲等着,本着庆祝借口,对你虎视眈眈。”
  此时,苏尧恰好挂掉通讯器,出声附和道,“特别是第一军事学院那些臭小子,他们都排着队预约,想等明年招新时候,给你搬行李!”
  苏泽一挑眼角,“这是在做梦!”
  苏尧冷哼一声,“还是教育得不够,可惜我们都毕业了,不然……”
  苏宁曦无奈看向上首座位,“父亲,母父,你们也不管管,看他们说,越来越过分了。”
  苏秦敲了敲桌子,“明天你们陪宁曦一起去医院,就不用担心了。”
  苏宁曦忍不住跺了跺脚,又好气又好笑“噗呲”了一声,无奈说道,“快开饭吧,我都要饿死了。”
  “有备无患总是好。”程子枫也同意明天这个出行阵仗。
  他让人去厨房将饭菜端上来,并动作随意抬眼看了下大门处。
  苏尧回头和管家道,“黎叔,麻烦您去看看苏云清来了没,不会又被新来守卫拦在外边了吧?”
  在这个家里,私生子不能排在少爷行列里,所以他们向来都直呼姓名。
  之前有一次,一名新来守卫不承认私生子可以走大门,并且为三少爷抱不平,当场闹了好一阵。
  “我去吧,要是真被拦着,黎叔也说不太动那些血气方刚小伙子。”苏泽站起身来,有些吊儿郎当拉开椅子,不忘吐槽道,“现在年轻护卫,忠诚是忠诚,但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
  “别责怪李哥了,他也是为了我才那样激动,没想到会得罪了苏云清。”苏宁曦非常讲义气辩解道。
  程子枫打开那锅亲自煲汤,语气淡然道,“得罪苏云清谈不上……”
  苏宁曦向来比较怕严肃母父,于是私底下朝二哥吐了吐粉嫩小舌头,也是哦,苏云清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用得罪两字太抬举他了。
  确是自己用词不当。
  程子枫将一碗盛满了鲜嫩骨肉和白色块茎热汤放在三子面前,淡淡说道,“本就是李护卫错误,他没有遵守前辈交接下来规章制度,硬要说得罪,那也是得罪了苏家。”
  这么多年来,都允许苏云清进来主屋了,那些该有异议人,早十八年干嘛去了?
  还不是看苏云清成年了,拿个愣头青来试探他态度,想看看是不是之后取了骨髓就不认人了么。
  苏宁曦喉咙一哽,眼前汤顿时没那么香了。
  他有些委屈看向二哥,小声嘟哝道,“母父又开始说教了。”
  苏泽笑了笑,道,“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在,如果不是黎叔难得发了次火,恐怕记者都要被吸引过来了。”
  这种明显会有争议报道,可没有谁愿意去当主角,被众人当成下饭谈资。
  苏宁曦没有继续说话,因为苏尧进门了,他身后跟着,正是刚才被讨论苏云清。
  那名苏家私生子,程家大耻辱,很多人心里拔不掉一根刺。
  并且这根刺长得还很好,不像是会自行枯萎样子。
  苏云清不是第一次进来这屋子了,也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家庭聚餐。
  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沉默寡言,尽量缩小存在感,恨不得自己变得透明。
  但是今天,注定要出一把“风头”。
  苏泽坐回了座位上,端起他那碗汤斯文喝着,一些软骨会被直接咬碎吞掉,不浪费一点。
  苏秦和苏尧也是,程子枫厨艺,在私交圈子里可是远近闻名,只不过他在战场上英姿,更让人印象深刻罢了。
  苏宁曦看了眼苏云清面前汤碗,里面盛着满满一碗汤,纯粹清汤,没有看到一块肉。

  他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喝起汤来也是有滋有味了。
 
 
第3章 
  苏云清几口喝完那一碗热汤,也没等这顿饭吃完,便把之前准备好钱币转了过去。
  他有一个来自苏家公用账号,只不过以往都是从那边接收转账,这还是第一次反过来还钱。
  稍微有点小紧张和小心虚。
  “叮”一声后,苏秦没有和苏云清预料中那样,低头去看通讯器。
  反而是在一旁优雅喝汤程子枫在听见声音后,先是稍稍皱了皱眉,而后点开了手腕上随身携带微型通讯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