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一世为臣+番外 作者:楚云暮(下)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怅然若失
   第三十五章:十五皇子有心纳士,少年权贵意尚游疑
    
    时值暮春,本是CAO长莺飞的时节,此刻天上却依旧零零星星地飘着冷雨,暗沉的乌云Y-IN地极重压地极低,兰州城外一干红顶大员们却一反常态地批着一色米黄油衣,冒雨三五成群地聚在城门外,刚过了戌时,不知道哪个眼尖的率先喊了一声:“来了来了!”众人抬眼看去,雨幕中果然有一队珞车自东南方向蜿蜒而来,为首的一顶青呢轿子不饰豪奢,惟轿顶盘着一座乌银戗金小腾龙——不消说,这轿里坐着的必定是当今的十五阿哥永琰无疑。众人登时忙做一团,做张做致地列队恭迎,洞开城门,礼袍齐鸣,待轿子行地近了,才见另一顶红围小轿略略地靠后停在永琰轿旁,车辕前C-H-A着一面正红镶嵌着百边的小旗子,因被雨打S-HI了,时卷时舒地耷拉在秆子上,却不难见到其上一行锈金字“钦命颁授关防全权钦差大臣和”,不问而知,里头坐着的便是当今乾隆驾前炙手可热的户部尚书,钦差正使和珅。
    一时二人掀帘联袂而出,身后立即有人撑上两把油伞,和珅陡然从暖烘烘的轿子里出来,冰冷的雨珠悉数打在脸上,直觉就想抖个激灵,可一望身边的永琰气宇沉郁冷面威严,不由在心中再赞一声少年老沉,自己忙也掌住了,缓缓地打量起出迎的甘肃父母官来。
    此时居中为首的身着锦J-I补服珊瑚顶珠的官员立时率众提袍向和珅永琰二人跪下,山呼万岁:“奴才们给皇上请安!”
    “圣躬安。”和珅昂首朗声道。他是第一次以钦差正使身份出巡办差,那份威仪从容却也丝毫不差。众人方能起身,方才为首之人便是乾隆前不久刚刚诏谕嘉奖为“天下督抚表率”,得以在甘肃巡抚任上署理陕甘总督事务的王擅望,他呵着腰赶到跟前,先给十五阿哥行了三跪九叩礼,才抱着永琰的小腿仰头看他:“十五爷长地好高大了,当年臣第一次进宫述职之时,少主子才这么大呢,展眼之间就成这般人中龙凤国之栋梁了。”
    永琰向来寡淡的脸上并看不出什么喜怒,他偷眼瞟向和珅——他如何不知这起子官员是故意在冷落和珅这个朝中新贵,叫他知道什么是强龙难压地头蛇——“请起,王督已是两省总督,位高权重,永琰不敢造次。”不冷不热地给他碰了个软钉子,王擅望讪笑着略退了半步,这才转向和珅道:“大人奉皇命前来抚慰犒劳平灭回部的三军将士,着实辛苦了,和大人是要立即赶赴桂中堂大军行辕的话,本督立即派人为大人整装换马前往嘉峪关。”
    阿桂屯兵嘉峪关南,距此尚有数百里之距,王擅望连在兰州府为钦差接风都略去,等于是下逐客令,而和珅自入中枢以来,还没人敢当面与他这么说话——
    永琰听着依旧是不冷不热地隔岸观火,和珅却似浑不在意一般,满面春风道:“如此甚好,我本就心里记挂着皇差恨不得早办早好回京赴命——我这奴才命自不用说,十五爷这般金尊玉贵哪里能经得起千里奔徙舟车劳顿,连顿热饭都没能吃上就要再尝塞外风沙?”
    一番话看似随和打趣,却无声无息地扣了个“怠慢钦差”的罪名给王擅望,把个权倾西北位极人臣红极一时的总督堵地哑口无言,之后还是兰州知府李顺丰出来打了圆场:“这个自然——兰州城内已经备好了为十五爷和大人接风的筵席,请进城小憩整修一番,再行上路不迟。”
    和珅见好就收,顺着台阶下,回头给永琰作了一揖:“请十五爷进城。”
    永琰在正瞧地有趣,看了和珅一眼,略点了点头,袍角轻掖,率先迈进了掩在雨中一片迷蒙的兰州城。
    “主子,和大人来了。”穆彰阿将和珅引入上房,永琰正歪在床上拿着一卷《悦心集》在看,见人来了,才掷下书坐直了身子。
    “微臣给十五爷请安——”和珅刚要跪,永琰已经命穆彰阿扶起来上座,一面道:“不比在宫里,都随和些吧。”
    和珅觑了他一眼,心里暗道:他敢随和么?老十一的咄咄逼人和老十七的骄横一世他都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偏偏这老十五平常喜怒不形于色,刚一见他就狠狠地排揎了他一次,如今又主动请缨与他同来甘肃还这般的和颜悦色,真真教人摸不清他心里究竟转个什么念头。
    永琰挥手命穆彰阿退下,竟亲手提了茶壶给和珅斟了一碗茶。和珅忙弹起身子恭身接过,嘴里连称不敢。
    “还在记恨当初那件事?”永琰忽然一笑,“你和大人一介侍卫之身在宫廷里叱诧风云,着实叫人心惊——就当永琰小人之心,估错了和大人的心智度量,在这为当初的蛮撞给你赔不是了?”
    “十五爷折杀微臣了!微臣从不敢记恨十五爷!”和珅屁股本来就只轻轻点座,此刻更是跳起来又要跪下——短短一年大起大落,他比任何时候都相信人心隔肚皮——他不相信以永琰之身份心机会因为他如今在皇帝面前大红大紫而曲意示好。
    永琰一手拦了,笑道:“和大人的胸怀,自然不会记恨。实话与和大人说了吧。我是第一个出宫办差的阿哥,说实话,不怕是唬人——紫禁城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办的好了自不必说,办的不好,还会连累宫中母妃——和大人,我是真心想查查这个王擅望的底,看看这个一品大员究竟有没有资格做‘天下督抚表率’,你可定要帮我。”
    帮我一鸣惊人,脱颖而出——也只有你能办的到。
    和珅舔了舔嘴唇,完美无缺地将这个太极拳打了回去:“十五爷说哪的话,奴才领了皇命出来敢不用心办差么!”
    没说帮,也没说帮——却等于拒绝了他的拉拢。永琰寻不着他的破绽,却也不恼,干脆转了话题道:“方才接风席上我问了王擅望的事,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