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一世为臣+番外 作者:楚云暮(上)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怅然若失
文案:
 
他策马金川,指剑沙场, 他生死相伴,浴血疆场,情染少年模样,无奈Y-IN错阳差误会接连,从此殊途终成陌路。   
直至浮华沉沦,执掌乾坤,指点千里江山如画,蓦然回首,韶华流连,空馀茫茫。位
极人臣,倾尽天下,换来相知相望不相亲,三尺白绫。 
和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乾隆朝第一权臣;   
永琰,身後成迷的青年帝王;   
福康安,有清一代勇冠天下的封王之帅,三人之间注定剪不断理还乱谁也走不出的一场迷局。   
一世荣辱,如繁华委尽;乾隆盛世,皆水月镜花……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和珅,福康安,永琰 ┃ 配角:弘历,福长安,苏卿怜,冯霁雯 ┃ 其它:清朝
 
 
 
    
    第一章:贫家子初入咸安宫,骄国戚再起龙阳性
    
    “爷,咱该走了。”刘全套好了马,才转过身来袖着手低声道。
    不远处的少年似乎才回过神来:“唔?唔……”才呵了口气,出口的白气几乎立即凝成了冰霜,他望了望Y-IN沉沉黑压压依然不断扯落着棉絮般雪片的天空,终于一个踏步上了那架半旧的青毡马车,刘全紧了紧已经纳了数层的破旧棉衣,翻身上马——“驾!”一道鞭影伶俐地甩过,那匹嶙峋的瘦马便长嘶一声,得得地跑开来。
    雪不断从翻飞的帘幕缝隙间灌了进来,少年却只是端坐着,直到他的眉睫之上俱是飞霜,也不见他动的一动。
    “咱出门前留下的十两银子,可是亲手交给二爷?”他这话因为冻的过了,音量并不大,还带着点抖音,刘全却听见了,忙在风雪中回头道:“大爷放心,那点梯己是大爷平日俭省下来的,太太从不知道,也就无从克扣了。再者大爷是去读书进学,并不是不得归家,二爷也是个极晓事儿的人,哪至于就注定吃亏呢?”他这一番话啪嗒啪嗒地说的极快,却是口角简断条理分明,一闻而知,是个一按消息全身皆动的伶俐人。
    少年便不再说话,默默地靠在了车壁上。
    马车颠颠簸簸地进了内城,皇城,从西华门驰进了紫禁城。
    寒风凛冽中,少年提袍下车,此时方过黎明,雪珠夹带着冰片从他的领口灌了进去,略显单薄的身板却挺的笔直——但见一片片望不尽的红墙黄瓦殿宇巍峨,道不尽的天家威严皇者风范,然而在这Y-IN沉天气下,这绵延矗立着的宫阙却显出几分森然可怖——
    原来,这就是皇城大内。他一抿嘴,就要抬步——
    “且住——”西华门的带刀侍卫将手一拦,喝道:“入宫需验堪合信件。”刘全忙呵着手赶过来,从怀中掏出一纸文书,满脸堆笑地递过去:“大人,咱家主子是咸安宫官学的学生,这是第一天来应卯的。”
    “奥……”那侍卫眼皮也不抬地收了文书,咸安宫么,那是煌煌大清的文治标榜,天子脚下的最高学府,只有满人官宦子弟中才学兼优的年轻少年才能入选,学成之后仗着这份资力和满洲老人的家世,少有不飞黄腾达的,如今的桂中堂,就是咸安宫出来的学生。可冷眼打量眼前这主儿,虽不至于寒酸潦倒,但那身不知浆过几回的早已不复鲜艳的棉袄子却怎么也不似八旗贵介子弟的身份。“正红旗纽古禄氏——善宝。”这些侍卫也都是八旗出生,见惯了大人物进进出出,哪次不是老着脸皮赔小心,于是最爱作践这些“落地了的凤凰”,慢慢地瞟了少年一眼,却只对着刘全发骂,“最近旗下人家的大爷怎的寒骖成这副模样了,乞丐似的就进了紫禁城,可怜见的连件挡风遮雪的斗篷都没见着,你这奴才做的倒好!”
    刘全浑然不生气一般,点头哈腰地笑道:“是我这奴才不周到,还烦请大人放主子进去,若是迟误了时辰,又是奴才的罪——”
    那少年听到这才转过头朝众人走来,将风帽卸下,现出一张已经冻的有些青白的脸来,一干侍卫都不禁怔了一下——风神俊朗的年轻人他们见多了,那傅公爷家的四位公子哪个不是气宇不凡英姿勃发,还有左都御使钱沣,窦光鼎,军机章京董诰、梁国治哪个不是翩翩佳公子?可眼前着这服色平常的少年,却又有所不同,眉分八字目似点漆面若芙蓉自不必说,只那双顾盼间难抑非凡容色的眼眸淡淡扫来,就足令人见之忘俗,敬之如仙,纵蓬服粗衣不足以掩其秀色。
    “列位兄台——”众人皆以为这善宝定不就此罢休,不料他过来一个满人自家兄弟相见的抱拳礼行过,微微笑道:“诸位大冷天的为皇上看家护门着实辛苦,在下也于心不忍,略备下一点薄仪,算是自家心意,兄弟们别嫌少——刘全——”他笑璨如画的模样与方才独立风雪中的冷漠决绝好似两个人一般,却忽然语风一转对为首刁难的那人道,“若在西华门耽搁了行程,咸安宫总师傅怪罪在下自不必说,兄弟是西华门值守的蓝翎侍卫,若在下没记错,应该是正蓝旗辖下,负责这禁城九门的侍卫统领恰是正蓝旗副都统鄂泰,若此事闹大,按本旗规矩处置起来,谁能讨的到好?尤其是领头肇事之人——诸位想想,可是这个理?”一番话含蜜带甜又夹枪带木奉,众侍卫心下未免先惧几分,谁都没想到这八旗破落户儿对这些个些微细节知之甚详,又都知这入咸安宫官学之人多非池中之物,加之他这样的人品模样还如此谦逊圆融,谁也不敢再造次了,互看一眼,接过刘全奉上的一吊乾隆制钱,也不敢嫌少,拱手道:“兄台客气了,请——”就让他主仆二人登车而去,末了,还为他们指路道——
    “顺着这道宫墙望北走转过一S_H_è 之地,便是武英殿,武英殿西,就是咸安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