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日暖蓝田玉生烟 作者:巫羽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青梅竹马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文案:
伪-历史背景文,故事发生在古代书院。这样貌似说等于没说,一直觉得文案等于剧透,而剧透了就少去许多乐趣。文案完(被揍)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沨谢芷孟然文佩 ┃ 配角: ┃ 其它:古代书院
==================
☆、(修订)日暖蓝田玉生烟 第一章(上)
  
  击梆声咚咚作响,谢芷翻身把被子往身下压,怀里抱着木枕,喃语:“吵什么吵。”书童正月卧在别席,警觉起身,过来摇晃谢芷的胳膊:“公子,快起来,梆声在响,有要事。”谢芷像赶苍蝇一样摆手,嘟囔:“天还没亮呢。”正月抓住被子往外扯,谢芷失去被子,顿觉寒冷,睡意也逐走几分,从床上坐起,双眼惺忪,一头乱发,抱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他抱怨归抱怨,由着正月帮他穿衣穿鞋,又坐在梳台前,让正月给他梳发扎髻,再用冷水洗过脸,哆嗦一声,迈出房间,此时天蒙蒙亮,东面初绽朝霞。 
  斋房中住户大多已起床赶往讲学堂,谢芷尾随队伍出斋房,路过藏书楼时,一只手搭在谢芷肩上,说道:“小芷,可晓得出什么事了吗?”谢芷回头一看,正是孟然,“谁晓得,说不准是祭堂被火燎,山长叫我们去救火呢。”孟然佯怒,道貌俨然,“怎么说话,怎能诅咒祭堂,先贤与你无怨无仇。”又一本正经,“倒是你们东斋房这回真要被火燎了。”谢芷不解请教,“怎么说?”孟然笑道:“小芷啊,你还是搬来西斋房和我一起住吧,这回可是来了好几位如狼似虎的家伙,要不你以为天还没亮叫我们去聚集做什么。”孟然亲昵揽住谢芷的肩,笑得甚是暧昧,一旁的正月无奈摇头,就见谢芷击向孟然一肘子,唾道:“枉你是圣人之后,终日不正经。”和正月快步赶上队伍,孟然在身后抱腹哎呦,说道:“我说笑呢,下这么重手。” 
  学子陆续抵达讲学堂下,此时天已亮,抬头见山中空旷,秋日枯叶,又兼凉风拂袖,倍觉寒意。依次进入学堂,落座时,孟然已在身边,打着哈欠。山长进来,身后鱼贯而入的是一位夫子,三位陌生少年。果然如孟然所说,来了新学子,看三人穿着,非富则贵。第一位学子姓文名佩,面如冠玉,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山长介绍说此人出自吴地名门,父兄皆是一时的名流。第二位,容貌虽说不上出众,但一身傲气冲天,予人倔傲难以亲近之感,姓丁名靖,父亲官历南京尚书,亦是名门之后。孟然在座上轻笑:“我等开纸铺卖饼的,真不知道到这书院里凑什么热闹。”谢芷担心他的话被夫子听到,推了推孟然。第三位,姓李名沨,出身官宦世家,幼时有神童之名,文章做得极好,就是连当今的赵翰林亦十分赏识他。谢芷从没见过“神童”,不禁多看此人两眼,看第一眼时,只觉阴郁非常,看第二眼时,惊诧于此人五官如刀削英挺,身姿亦是竹节劲拔,又觉第一眼看得不真切,忍不住上下打量,蓦地与此人对眼,那凌厉星眼仿若一道利刃,吓得谢芷再不敢对他乱瞅。 
  “怎么一下来仨,东斋房只剩两间空房,哪还有地方给第三人住。”谢芷托腮喃语。孟然低声回:“不必怕把你赶出来,三人中定有一人是与山长或夫子住一起。”谢芷不高兴说:“东斋房住那么多人,凭什么赶我,我也有资格住,我才不去西斋。”孟然不悦回:“活该你被人欺负,我再不帮你了。”谢芷哀求状:“好燃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爹好面子你也知道。”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再没留意那仨位新学子,突然听到夫子一声喝令:“勿喧哗!”谢芷立即闭嘴,此时夫子已在给三位新学子安排坐次,要说这坐次,并不以身份安排,相对随意,李沨被安排在谢芷邻座,就在谢芷身后,而其余两人则成了同桌,坐在右侧。 
  山长离开,夫子开始授课,下课之时,又说本月小考将在明日,夫子刚走,谢芷双手挠案哀号,将脸贴在木案上。孟然说:“不如小芷晚上到我房里过夜,我教你。”谢芷立即回:“不用,你想都别想。”孟然做出泫然欲泣的模样,低头收拾笔纸。身后李沨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作色敛袖,腾然起身,站在一侧的两位书童飞也似奔过来,十分殷勤,就连那砚台都争着捧在怀里,也不嫌会染上墨迹。孟然调侃:“官宦家出的奴仆就是不同,小青你学着点。”缓缓走过来,帮着收拾的小青应道:“是,公子。”正月正拿谢芷的毛笔在笔洗里清洗,听到孟然的话,抬了下头。谢芷说:“正月,我才不要你变成这样,那多没意思。”正月笑回:“公子又孩子气了。” 
  两主两仆出讲学堂,远远见桥上文佩与丁靖在一起交谈,似是旧相似,李沨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则连头都没抬一下。 
  “看来三人并不都是旧相识。”谢芷声音刚落,就有人插话,“谬也谬也,文李二人可都是吴门才子,岂会不相识。”说这话的乃是住东斋房的罗大进,此人四肢短小,样貌猥琐,极好打探人隐私。谢芷平素厌恶他,并不答腔,快步上桥。孟然跟上,追问:“他近日还敢来骚扰你吗?”谢芷说:“我与他房间相邻,就是当不认识他,他也要凑上来东瞧西看,烦不胜烦。”孟然挖挖耳朵,不以为然说:“早就叫你搬出来了。”谢芷默然无语。 
  
  午时无课,东斋房乱做一团,三位新学子入住,跟随仆从众多,行李也多,箱子一口又一口往里搬。谢芷手搭在门框上,看着这伙人忙进忙出,他知道东斋房只剩两间空房,又怎能住下这三位大爷。谢芷站门外旁观,纯属好奇,虽认不得谁是谁的家仆,但等箱子都搬进去后,就见文佩与李沨进了丙房,而丁靖则在戊房。谢芷吃惊不已,东斋房向来一房仅住一位学子,为的是让学子有个清净读书处——西斋房就没这待遇了,一房要住两位学子。正月端来饭菜,见谢芷傻站在门口,喊道:“公子看什么看呆了,吃饭啦。” 
  两人进屋,谢芷边用餐边自言:“好生怪异,怎么就两人住一间了?”正月笑答:“哪有什么怪异,公子隔壁不还有间倒塌的房间,说是要把那房间修葺一番,不就多出一间房了。”谢芷回:“要是那文佩住我隔壁,我自然乐意,若是那李沨住我隔壁,那我还不如搬去和孟然一起住西斋呢。”正月摇头,“只是一面之缘,公子怎么就生出了好恶来。”谢芷若有所思,突然脸一垮,哀哀道:“又得执拜见礼了,我都穷得快当裤子。” 
  把筷子撇下,蹭蹭跑去翻衣笥,从里边翻出一两碎银,递给正月,有气无力说:“正月,你去买三封茶。”正月接过,欲言又止,转身离开。 
  再坐回桌,饭菜也没心思吃,想着不如写封信给大姐,让她支援一下,大姐夫倒是极好的一个人,不过自己脸上挂不住。要是写信回家去跟爹要银子,也能要来,不过家里生意一日不如一日,还是不要再增添爹的烦恼。 
  “花费许多,却连个月考都垫底,我就不该来读书,还不如回家当个掌柜。” 
  嘴里念叨,人已坐在书案前,拿起书本,摇头晃脑念将起来。 
  正月提着三封茶返回,谢芷还在诵书,正月悄悄把茶放下,将碗筷收拾离开。 
  谢芷用心在房中读书,并不晓得外头的情况,文佩与李沨入住的房间,不断有学子结伴进入,热闹非常。这都是执拜礼的,大凡书院新来学子,大伙都会去串门拜见,以结情谊。 
  入夜,谢芷看书看得眼花,到院中走动,见文佩与李沨的房间灯火通明,人影晃动,才想起他还未执礼品去拜见。回房吩咐正月,主仆收拾一番,正月提拜匣,两人一先一后前往。 
  此时早先去拜见的学子,都已离开,谢芷进去,竟只有自己与文佩、李沨三人。见谢芷进来,文佩起身迎上,李沨坐在书案前,只是瞥了谢芷一眼,把手拱了两下。 
  “坐坐。”文佩平易近人,又是请坐又是叫人上茶,谢芷坐下,歉意道:“小弟想着明日要小考,光顾读书,竟到这时候,才想起要来拜见文兄,真是失礼。”文佩笑回:“谢兄勿自责,说来是小弟的不是,一时未能去拜访谢兄,还请见谅。”谢芷回:“可不能这么说。”两人真是一见如故,你来我往,不觉一炷香时间已过。谢芷起身话别,正月递上那两封茶,谢芷说:“两封龙井,薄礼不成敬意,还望文兄、李兄笑纳。”拿眼去瞅李沨,却见他仍坐在案旁,压根没起身致谢的意思。“谢兄多礼了。”文佩笑纳,又唤书童捧上礼匣,赠予谢芷,道是湖笔二支,不成敬意。谢芷想盛情难却,让正月收下。回身,要与李沨辞别,李沨已转过身来,大袖一挥,冷冷道:“我并不饮龙井,放我这也无用,拿回去自个饮用。”谢芷立即无地自容,双耳涨红,好会才挤出两句:“虽非好茶,亦是一点心意,哪有,哪有。。。。。。”哪有你这样不知道礼仪,当众折人面子的人。“子川并非是这等意思,谢兄别往心里去。”文佩尴尬赔笑,将谢芷送出院子,才折返回去。 
  要赠李沨的那封茶,并没取回,遇到这种情况,谢芷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觉得颜面丢尽,他只怕是东斋房中最穷的一员,送的亦是低廉之物,惹来这般的羞辱。 
  “他那案上一堆好礼,自然看不上我这穷鬼的东西,可好歹也是个读圣贤书的人,哪有这样削人脸皮的。” 
  趴在床上,说得眼角泛红,觉委屈,又恨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发火,把送他的那封茶拿回来,那可是花银子买的,留那里被人鄙夷。 
  “公子,别往心里去,李公子想来对谁都那样,极是轻慢。” 
  正月坐在床边安慰谢芷,他适才也见到李沨的傲慢,书院里不乏眼高于顶,傲慢无礼的人,只是鲜少像李沨这么直接,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感想。 
  “还跟他邻座,以后想想都烦。”谢芷想到身后坐着这么个人物,日后要被轻嗤取笑,心里就不痛快。 
  正月沉默,他先前在这两位公子房中,已留意文公子与李公子的行李各据一角,而李公子所据的书案一侧,隔挡屏风,那该是李公子的卧处,但布置得十分简单,大小箱子叠放在一起,物品没有拆开。只怕到时隔壁房间修葺好,搬来住的正是李公子,那可就头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修订)日暖蓝田玉生烟 第一章(中)
  书院的生活,颇为枯燥,一日分为四段:晨、早、午、晚。从床上起来,尚未吃上早饭,就得去讲学堂里诵书,直到伙房做好早饭,再停歇去用餐。用完餐后,又得回讲学堂,听夫子授课。午时有午休,然午后亦有课,晚上亦有课。一日下来,学子回到宿处,大多倦得倒头便睡,也仅有少数人,还有精力,敢犯院规外出下山玩乐。 
  谢芷初来书院,只觉跟蹲牢房似的,日子长了,才渐渐习惯。 
  清早被正月从床上拽起,谢芷像往常那样到讲学堂,此时讲学堂里稀零几人,来早了。谢芷落座,捧书诵读,没读几句,便心猿意马,把脖子扭来扭去,四处张望。他肚子咕咕叫,哪有心情诵书。看向门口,正见孟然一手拿书,一手拿着酥饼,两眼不落地,两脚却仿佛长眼睛,悠哉走向自己的座位。 
  “饿死了,分我一个饼。”谢芷朝孟然伸手,孟然竟从袖子里揣出一个酥饼,饼渣直掉,放在谢芷手心。谢芷见怪不怪,拿过就吃,嘴角沾上芝麻也不自知,抬头问孟然:“燃之,你昨夜有执拜礼去东斋吗?”孟然拍拍手,抖抖袖子,漫不经心说:“我让小青执拜匣过去,怎么了?”谢芷探出舌头,舔舔嘴角,意犹未尽,“李沨收你拜礼吗?”孟然压低声音回:“我送他的是一封龙井,清风茶坊里卖的大路货,他看都没看就收下。小芷,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谢芷眼中火焰燃烧,愤愤不平说:“我送他的也是龙井,虽非上品,但也绝不是大路茶,他居然嫌弃不收,还叫我拿回去自己喝,我跟他有仇吗?这般针对我?”孟然沉思状,食指无名指摸着下巴,显然他觉得这事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