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大理皇帝恋爱记 作者:魅宠小巫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种田文 古代架空
《大理皇帝恋爱记》BY:魅宠小巫
第1章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一切都弥漫着祥和的气息,特别是平时就热闹非凡的大理城,此刻更是欢乐一片。
至于皇宫,就更不用提,四处张灯结彩,宫女太监忙得满头大汗。
"唉,这是什么世道啊,大家都累的要死要活,那个异想天开的主子却不见踪影了,唉......"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裴非,愁眉苦脸的在皇宫的各个角落搜寻,他现在觉得全天下最最倒霉的人就非自己可数了。
哼,什么嘛,这么重要的日子啊,主子不见踪影要他这个御前侍卫长怎么向龙将军交待啊!
裴非一想起龙将军那张冷冰冰的俊脸,就只想哭爹喊娘......
"大人,东暖阁也没有!"侍卫们依次来报,"芙蓉庭也没有!"
"饭桶!再去找!"裴非的火气更大了,真是的!那个调皮蛋待的地方他从来就没才对过。
"报......"又一名侍卫,裴非瞪大了眼":找着了吗?"
"报......"
"讲!"
"报......"
"快说!"
"报......"
感情这是个大喘气的家伙......
"再不说我坎了你!"裴非心中哀怨,怎么自己手下都是饭桶啊。
"小的想先喝口水。"
裴非白眼一翻,强忍怒气,看侍卫喝水,一碗,两碗,三碗......
"喂!你有完没完啊!"裴非大吼":皇上呢?"
"没找着。"
裴非坚决认为自己应该买块豆腐撞死。
御膳房
"嗯,不错不错,这道‘西子捧心'真是大合朕意。"
一堆喷香四溢的精美菜肴整齐的摆放在御膳房,一个身着锦衣的侍卫正在满意的点头称赞,他不是别人,正是裴大侍卫长苦苦寻找的当今圣上,段君然。
段君然今年年方十六,在位七年,由于大理段氏家族的稳固地位,以及功绩卓越的父皇,让他小小年纪就稳坐龙椅,以至于他一身毛病,什么见色忘友,见钱眼开,狂妄自大,超级自恋......
最令满朝文武头疼的是,他的恶作剧是一个又一个,搞的整个皇宫的人都怨声载道。
在治理国家方面,段君然坚信"无为而治"和"小国寡民"......
他的观点就是如果全体人民都和他一样脱线,那国家自会强盛......(完全是做梦!)
此时,沉迷于观赏各个佳肴的段君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把无比巨大的汤勺正无声无息的上升到自己的头顶上。
"嗯,这道‘天外飞仙'也不错......"
只听"哐当"一声,汤勺正好打在皇上的头顶!
"哇!"段君然大叫,一回头俊秀的眉毛更是扭成一团。
"你干嘛啊你,跟你打个招呼用这么激动吗?"那始作俑者满不在乎的说,他就是宫廷第一肥胖症患者御厨张铁勺。
此刻,他老人家正挥舞着大铁勺和大铁铲,用他那圆滚滚的肚子激 情的表演目前最流行的辣妹舞......
段君然有气无力的说":喂,拜托你不要意欲杀人了,好不好?我敢保证,你再跳下去,大理没有一头母猪会不喜欢你!"
张铁勺不情愿的停了下来,还嘟哝着,一场多么伟大的非物质文化艺术表演啊!"喂!你这臭小子!身为皇上身边的太监,动不动就玩忽职守,要是全皇宫的太监都像你一样偷吃,那皇上还吃什么啊?"
段君然一挥手":那就让太监都当侍卫吧!"
张铁勺更生气,"你穿什么侍卫装啊,你以为太监和侍卫都一样是不是?我告诉你,他们是有本质区别的!"
段君然一个字都没听到耳朵里,他眼睛里只有好吃的和不好吃的......
"你知不知道?咱们最厉害的御前侍卫长,裴非大人正急着呢,皇上又不见了。"
张铁勺还在那啰嗦,段君然心里直乐,呵呵,我在这里,又穿着侍卫装,他们上哪儿去找我啊。
"喂!你别流口水了!这些菜都是给皇上准备的!今天有天朝的使臣,那排场......"张铁勺慌忙挡住段君然,不让他偷吃。
段君然两眼发光,一字一顿的问:"这些菜都是给皇上准备的?"
"废话!难道是给你准备的!"张铁勺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还给了段君然一个白眼,可段君然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最动人的媚眼......
我说,段君然你的视力有问题......
"好哇!"段君然大喜,一想到这些好吃的全是自己的了,他就兴奋,冲张铁勺做个鬼脸,喊到:"我得回去了啊,你那个舞还是别练了,比猪八戒他二姨跳的还难看!"
在张铁勺的大勺大铲一起砸下之前,段君然已经一溜烟的跑掉了。
"皇上到底跑哪去了呢?"裴非正寻思着,冷不丁听到头上有稀稀簌簌的声音,还来不及抬头,只听一声巨响,轰!我们英勇善战威风凛凛一表人才的殿前护卫大将军就被一个重物压趴在了地上!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下树梢来!"
这一声又娇又脆,如白雪簌簌,黄莺婉转般动听的嫩声,让还被压在下面的裴非差点吐血身亡,唔,唔,努力努力的呼吸......
"唉,怎么一直都练不好啊,前天坐了一个二品的,昨天坐了老太傅,今天坐的是谁啊?"那让任何人听过后都为之陶醉的美声说出的却是吓死人内容。
"咳,咳......皇......皇......"
"我知道啦~平身吧,是朕的错。"
"呃......"
"哎呀,我都饶你无礼了,爱卿就不用过于自责了。"
"可是......皇......"
"还可是什么!你怎么和太傅一样啰嗦啊。"
"皇上......"
"说!"
"您能不能先从微臣背上下来?"
好不容易把气弄顺,裴非一脸狼狈的整理着衣服。
而一向调皮捣蛋而面不改色的皇上此刻却规规矩矩的低着头在一旁站着,一幅检讨认错的样子。
等裴非终于弄好了,那怯生生的娇弱声音丝丝入扣"裴非~~~"
坏菜!
裴非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单膝跪下,行最庄严的大礼,三跪九叩,口中念念有词":皇上!青天白日,我朝吉祥,微臣忠心耿耿,日月可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微臣家上有老下有小,共八十一口,没了微臣就要风餐露宿,沦落街头,沿街乞讨,惨绝人寰,您就饶了小的吧!"汗涔涔的下来,不住的擦,擦擦擦......
"裴非~~~我、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啊~~~我不是故意的。"
"皇上饶命!"
"那你可千万千万千万不许告诉靖蓝!"
"遵命!"
万花齐绽,万点火光的会英园里处处飘荡着酒香和脂粉香气,群臣都穿着得体,恭恭敬敬,喜气洋洋的等待皇帝的到来。
今天可是迎接天朝使臣的日子,当然要拿出些大理的面子出来。
而在会英园的大殿后面,宣隆殿里一片阴森肃杀的气氛,冷得简直让人快僵了。裴非更是大气不敢喘,吓得像一只冻鱼。
阴暗的大殿正中靠右,摆了一张铁黎木的椅子,那椅子上坐着的人在帷幔落下的阴影里,散发着一股逼人的压迫力。
他,就是这冷冷空气的中心,天朝最有权势的大将军龙靖蓝,又担任辅政王,可谓是权倾天下,不可一世。
刨除这些,龙靖蓝本人的武功和才气就足以让人五体投地,更别提他那俊邪鬼魅的容颜和玉树临风的身材,在民间传说着,只要见过龙靖蓝的男人都会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见过他的女人都会爱上他。
而此时此刻,龙靖蓝的心情很不好,他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那在死静的大殿中更让垂手站在一边的心腹们听的胆战心惊,这表示他们的主子动怒了。
"靖蓝,我、我、我今天是不对啦,不应该跑到御膳房去偷吃啦~"
那娇娇嫩嫩的声音有些不稳的辩解着,段君然顺便用双瞳剪水般的妙目溜了一眼那阴影中人的脸色,吐吐舌头,继续撒娇"可人家真的好饿耶,你罚人家背书,好残忍哦~"
哼,龙靖蓝一声讽刺般的轻笑,那迷人又危险的声音":是么,那怎么前天我的户部御史头上肿了一个大包,昨天老太傅又开始咳嗽了,今天......裴将军!"
"卑职在、在、在!"
嗯?靖蓝一个泠洌的眼神就让裴非全招了,不敢看小皇帝那凄惨的表情,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们都给我出去!"
啪!靖蓝的茶碗打落,所有的人都以超光速飞出了宣隆殿,唉,皇上啊,您自求多福吧!
"过来。"
很长的寂静过后,龙靖蓝终于低沉沉的发话了,等那瘦弱娇小的影子迟迟疑疑挪过来后,终于按捺不住,着急的问":有没有哪里伤到?"
看那张勾人心神的小脸一左一右的摇摇,靖蓝心中悬了半天的大石终于放下,随即板出一幅生气的样子,"胡闹!身为大理的皇帝,竟然在学什么五禽戏!"
"没有......"
那小家伙还竟敢抵赖?
"哼,那在御膳房都吃够了吗?今天的晚膳就免了。"
"不要啊,靖蓝,我饿的很啊!我......我......是在学五禽戏啦......"
龙靖蓝的眉毛一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呢,它也不是真正的五禽戏,确切的说,它的全名叫‘来无影'"。段君然得意洋洋的在龙靖蓝面前吹牛。
"它的意思就是,只要练好这个,想去哪里就可以很轻松的去,不会被别人发现!"
龙靖蓝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低低的问他":哦?那么你想去哪儿?"
段君然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是去御膳房偷吃的......"
"什么!"龙靖蓝这回真的是被他给气死了,唬着脸,问他":我有饿着你么?你堂堂一介天子,就到了要去偷东西的地步吗?"
"可是你总是说背了书才可以吃饭嘛,今天背孔子,明天背孟子,现在又背黑子,真的好麻烦~"段君然嘟着嘴,不满的抗议。
"你先等等,我什么时候让你背‘黑子'了?"
"你有啊,你跟我说,这个黑子是个很善良的人,不过老太傅说,其实他是个花心大萝卜!"
"什么!"一向波澜不惊的龙靖蓝将军现在什么优雅的姿态也维持不住了,老太傅也真是的,怎么能教皇上这个呢......
不对啊,御用的教材里怎么会有什么"黑子"啊?
龙靖蓝越想越不对劲儿,他恢复平静,问段君然":皇上,你给我背背这‘黑子'吧!"
"啊?我记不住啊,不过呢,我知道他的主要思想就是‘兼爱'和‘非攻'"
"所谓‘兼爱',就是爱甲也要爱乙,爱丙也要爱丁,你说这难道不是花心大萝卜吗?"
不等龙靖蓝说话,段君然继续自言自语:"还有‘非攻',就是说感情上不要主动出击,最好等别人来追求自己。"
段君然滔滔不绝的说完之后,还十分可爱的眨眨眼睛。
龙靖蓝心里狠狠的想:什么黑子!根本就是墨子!还有兼爱非攻,这么伟大的思想都被解释成什么了!
龙靖蓝严厉的说":现在就去宴会吧,别想着吃了,你再敢练什么破功,我就把御厨都变成狱厨!"
段君然心想:唉,我还是得练功,看来以后就得去天牢找张铁勺了,伤脑筋啊......
第2章
一脸郁闷的段君然坐在花团紧簇的软塌上,两侧是文武百官,还有皇亲国戚,天朝的使臣坐在离段君然最近的左手,以表示大理对天朝的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