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爱你就要欺负你 作者:魅宠小巫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布衣生活 豪门世家 江湖恩怨
【书名】爱你就要欺负你
【作者】魅宠小巫
【简介】因为那个清纯少年的回眸一笑,杨煦仪永生难忘,苦苦寻找之后,却发现自己的梦中情人竟是皇上身边的史官,变得唯利是图且为人冷漠,居然把皇宫上下敲诈的苦不堪言?
不甘心的杨煦仪决定要把以前的他给找回来……
搞什么,整天一副讨厌他,还无比关心他的样子,这个御医真是奇奇怪怪,不知不觉之中却不想再报复他,岂有此理!亏本买卖他才不要做!
风筝节,两个人相遇的日子,爱情,不期而至了吗?
《大理皇帝恋爱记》目前已经做了广播剧,出了预告,地址:
制作:华彩之章广播剧社团,社团论坛:
希望大家给予他们支持,谢谢你们!
第一章
缘起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飞鸟在爱意中筑巢,碧绿的灌木丛中结出一颗一颗的草莓,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樱红柳绿,软絮飘香,本来属于这个季节,只有梦幻和梦幻一般的悠然。
也许这是一场错误,偏偏,错误的开始,竟是这样的美丽与心动。
那是杨煦仪十三岁的事了,有一天师父让他去药铺送药,他还记得那天的风很柔软,处处都有莺啼花香,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少年手里抱着包药草,默默的走在大理城充满诗意的街道上。
“风筝节!风筝节!马上就到风筝节了!快来买风筝啦!”
小贩一声一声的叫卖着,杨煦仪一向只想着药草的脑袋也微微转了转弯,要到风筝节了么?在绿草如因的野外,又会有很多风筝了吧?依稀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放风筝的时候,是很多年以前了,那时母亲还活着,他仰起头,就可以看她温柔而恬静的笑容……
杨煦仪正有些出神,忽然听见前面传来一句很悦耳的声音“:小妹妹,风筝是用思念做成的鸟儿,专门给你想念的人送信的信使。”
有一个稚嫩的童声奶声奶气的问“:那么,我给在天上的娘亲写封信,她能收到吗?”
“能的,她一定会很开心的。”那个温柔而悦耳的声音说到。
“真的吗?太好了,大哥哥,你帮我写好不好?”
再听不下去对话的内容,杨煦仪感到胸中的心跳的好不厉害,嗵嗵的像擂鼓,他快走几步,挤到前面,看见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蓝衣少年正提笔帮一个女童写着什么,而他的周围,还围着几个小孩子,他们的眼神都那么虔诚,那么纯真,一如多少年前的自己。
杨煦仪就静静的等到所有的小孩子都走了,上前质问那少年“:风筝怎么可能给死去的人带信呢?”
那个蓝衣少年抬起头来,好白净的一张面孔,好水灵的一双眼睛,杨煦仪有些呆楞。
那少年很柔和的笑着说“:只要有真诚的心意,你思念的人一定可以感觉的到的。”
“胡说!”杨煦仪不信,冲他嚷着“: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有感觉!你这分明就是招摇撞骗!”
那少年并没有生气,还是很随和的说“:信不信是你的事,但你思念的人,一定知道会你在想他的。”
说完,那少年就开始收摊,杨煦仪就一直看着他,直到他要走了,忽然觉得很不想让他离开一样,迟疑的,希冀的,小心的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么?”
少年留给他的是一个明丽的回眸,那一瞬间,杨煦仪似乎看到了梨花的盛开。
“会的,他们都知道的。”
“你思念的人,一定也在思念着你……”
“只要心意是真诚的就可以了……”
杨煦仪楞楞的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街道,眨眨眼,已经没有那个飘逸的身影,而他如春光一样温柔的话语却一直萦绕在耳畔,冰冷了许久的心,忽然感觉到阳光的温暖和明媚,原来自己没有被抛弃,母亲,您一直都在看着我么?
那种突然拾回的幸福感觉,就像看到那个飘然离去的少年露出清纯无邪笑容的一瞬间……
第二章
大理城 皇宫 皇帝的寝宫
“啊啊啊啊啊~~~~~~~~~~~”
一阵高亢的尖叫声响透了整个宫廷,侍女太监全都惊慌失措的向内殿跑,为首的两个宫女是桃子梨子,此而人乃皇上段君然的贴身侍女,一向处世不惊,此时却也变了脸色。
推开宫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如同仙子一般美丽的少年,水嫩的肌肤,明媚的眼瞳,还有一张引人犯罪的绝色脸蛋,不过此时进入皇上寝宫的人完全没有心情去看这个少年有多么多么的迷人,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嘴角不断渗出的红色血液给吸走了。
“皇上!”桃子梨子两个冲上去,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桃子急的呜咽着“:皇上啊,您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会吐血呢?”
“皇上!您千万不要吓奴婢们啊!”梨子也喊起来“: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传太医!皇上吐血了!”
没错,这位美丽非凡的少年就是大理皇帝段君然,今年年方十四,他小小年纪就稳坐江山,得益于大理有一位文武双全的辅政王龙靖蓝,而被呵护在温室中长大的段君然不但是不学无术,而且天天捣蛋,弄得宫里所有的人都苦不堪言,可此时,一直生龙活虎的小皇帝奄奄一息的倒在床榻上,嘴边还流着触目惊心的血迹,在这屋子里的人全都哭了起来……
段君然心里很得意:朕的魅力好大哦~他们都为朕哭哦~太有成就感了!
寝宫里乱成一锅粥,辅政王龙靖蓝还在上书房审折子,御前侍卫长裴非匆匆忙忙的跑进来。
“将军!将军!”
龙靖蓝眼皮抬了抬,漫不经心的说“:裴非,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毛毛躁躁的,没听说过越到紧急关头越要冷静吗?只有静,心中才能有千军万马……”
“可是大大的不好!大大的不好了!”裴非上气接不住下气。
“我说裴非啊,你怎么跟那东洋的倭人一样,说什么都是‘大大的’,这个毛病不好,要改。”
“将军!真是是天大的事啊!”
“唉,你这性子,只能靠磨的,多做些修身养性的事吧!”龙靖蓝头也不抬,显然是对这个大惊小怪的下属习以为常。
裴非楞了楞,忽然不急了,行个礼说“:将军,卑职这就拿个鸟笼子去遛鸟。”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你到底是什么事?”龙靖蓝还是静静的,不过眉毛扬了起来。
“皇上吐血了……”
“什么!什么!天哪!天哪!裴非!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不通报就要拿鸟笼子遛鸟?!好大的胆子!”不出所料,那个把小皇帝段君然当成心头肉的龙靖蓝第一时间发飙。
裴非刚想冷笑着说,我刚才又不是没说,就听见龙靖蓝怒吼的声音“:裴非!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拿鸟笼子遛狗!”
裴非头上的汗珠,一颗,两颗……他石化的很久之后,转身问旁边的老太傅“:太傅大人,那个,咳,请问怎么能让狗心甘情愿的到鸟笼子去?”
……
龙靖蓝的心都快吓停了,看到侍女端出来的小痰盂里面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他的手脚冰凉冰凉的,一叠声的传太医,无奈传了十个太医,十个都说是没救了,气的龙靖蓝差点把他们全斩了。
“将军,还有一个老太医没请呢。”一个小太监好心的提醒脸色越来越阴沉的龙靖蓝。
“还有一个?怎么回事?”
“那个太医久病卧床……”
“还不把他给我拉来!你们都是饭桶啊!”
杨煦仪面无表情的走进皇上的寝宫,看着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人就知道没好事,自己的师父由于喜欢逗蛐蛐,就天天告假在家里躲着,今天这趟苦差居然要他来顶替了。
“怎么是你来了?那个老太医呢?”龙靖蓝一脸铁青的喝到。
出人意料的是,那个走进来的青年还是面无表情,一点都没有被吓倒,反而是平静说“:我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完全可以替他老人家出面,况且,将军何必在乎是谁来瞧病,只要治好不就成了。”
龙靖蓝眼睛一瞪“:你说你能治好?”
杨煦仪微微点头,屋中的人全都感到惊讶,这个青年人如此年轻,说话竟这般有气势。
龙靖蓝沉吟的一下,冷冷的说“:好,你去治,治不好我就要你和你师父全族的命来偿!”
杨煦仪拿着药箱走到屏风后面,看到那个床上的少年,心中微微一震,不过马上恢复平静。
这少年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艳丽不可方物,可他心中已有了一个人,那个人没有这等美貌,这等灵性,却给人说不出的素雅淡然……
“将军,我看病的时候,希望能和病人独处。”杨煦仪不卑不亢的说出这句话,龙靖蓝倒是没为难,领着一票人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杨煦仪和皇上两个人,杨煦仪看了看烧着熏香的炉子,微微一笑说到“:皇上,这里没别人了,您还不起来么?”
床上的人没动静,只是眼皮毫不明显的动了动。
杨煦仪心想:这小皇帝还真调皮。然后坏心眼起来了,拿了些痒粉,往段君然身上一弹,下一秒段君然就抖的跟个虾米一样。
“哈哈哈!”被痒粉刺激,段君然开始狂笑不止。
杨煦仪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旁边看着,明显是不准备停止。
“哈!哈!你、你这是、哈!快、快给朕、解了……”小皇帝笑的喘不上来气,结结巴巴的求他。
杨煦仪眼珠子转了转说“:解了可以,不过你的保证,封我当御医,让我师父退休,还不得怪我无礼。”
“哎呀呀!你、你这个人、咋咋咋这么啰嗦……”那小皇帝一笑起来,真的是可爱至极。
杨煦仪向香炉里加了些东西,一会儿,段君然不痒了,楞楞的坐在龙床上看着他。
“喂!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装的?”小皇帝的眼睛很亮,看人的时候完全没有防备心。
“你吐的东西虽然是红色的,却没有血腥味,我猜是新酿的葡萄酒。”杨煦仪边说边开始收拾药箱。
“嗯,看不出来你蛮聪明的,放心,朕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不过……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是装的啊!尤其是靖蓝!他会罚我的!”段君然露出小狗一样可爱的表情。
杨煦仪的脸就像从来没有表情一样,他机械的说“:我对别人的事没兴趣,不过你不能再装下去了。”
段君然连连点头,不过好奇的问“:喂!你叫什么啊?你这人真的好特别!”
杨煦仪看了看他,忽然有些邪恶糊弄他“:你不是要封我当御医么,我自然就叫御医了,对了,你说我特别是什么意思?”心想,这看上去很白痴的小皇帝,难道是深藏不露的?竟能看透我么?
段君然明显是有些晕,不过还是一脸笑容的回答“:哦!我在想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妙药啊?好厉害的,脸上一个皱纹都没有哇!你今年一定一百多岁了吧?哈哈!”
杨煦仪的头上出现了三根黑线,老天爷,我很真诚承认我错了,我不应该把深藏不露这个这么智慧的词用在这个白痴的身上……
杨煦仪果然被封了御医,段君然的病也痊愈了,痊愈后的段君然显然又陷入的思考之中“:他叫御医?可朕有十一个御医,难道他们都叫御医甲,御医丙?不,不,这个我记不住,还是用十二生肖排,御医牛,御医兔,哦!我知道了!第十一个!他原来叫御医狗啊……”
治好了皇上,大大的功劳一件,名不见经传的杨煦仪居然真的在皇宫中担任了御医之首的职位,一来他这个人很少与人交往,二来对于小皇帝段君然的胡作非为都视而不见,时不时还帮他糊弄众人一把,导致段君然对他非常信任,干脆就把太医院委托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