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浪荡江湖之春满神仙谷 作者:绪慈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种田文 古代架空
浪荡江湖之 春满神仙谷 by 绪慈
文案:
神仙谷夜半传出神秘的猫叫声?
师父很疑惑,师兄们很害羞,但是已经对「能随心所欲对小春做的事情比在外头还少」
这事闷得不得了的云倾,关于这点事绝对不可能退让的!
只是,再这么互相「揉面团」下去,他们身上的伤何时才养得好啊……
哪里知道,那「回春功」除了能让人返老还童之外,竟还有这等奇效!?
云倾小正太,本篇堂堂登场!
篇一.云倾的日常生活
突然间从梦中惊醒,没来得及看自已身在何处,云倾便伸手往旁边摸去。
发觉旁边被褥是冷的,掀开棉被一看,是空的,当下又是一惊,急忙起身四处寻找,最后才发觉原来那人又翻到床角去了。
初春时节天候尚寒,没了被子又乏内功护体的人身子破败,双唇显得有些惨白,立刻将那人拉了回来仔细用棉被裹紧了、揽紧了,风也不透地,心里这才觉得踏实。
望一眼,窗外的天还蒙蒙地未亮,小春得了自已这个暖炉,又被包得结实,不一会儿觉得热了,便不安分地扭了起来想往外爬去。
「别动,你身子像冰似的,还想往哪去!」云倾低喝了一声。
小春微微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嘴里念了几句,似乎有些不满,额头抵着云倾的胸膛轻轻撞了两下,可见对方没松手的打算,便也容得对方去,再度闭眼入了梦乡。
小春安静了,云倾扒了扒小春的头发,将那头乱发弄得齐些。
小春又动了动,或许真是摀得太热,云倾掀开被子一角让小春透点气,小春这才舒服地哼了声,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漾了开来。
云倾发觉自已好喜欢小春的笑,这人的笑容总是百看不厌的。不过是把被子掀开一些些便收了这样的笑容,那再多一些,是不是会得到更多?
云倾将被子掀开一角,冷风灌了进来。
小春舒爽地吁了一口气,还是挂着笑。
但好一会儿渐渐冷了起来,便往云倾身上热源靠去,蜷在云倾怀里。
云倾突然觉得很满意。于是,他又将被子掀开了一大半。
小春皮肤上起了小疙瘩,抖了两下,一条腿挤进云倾双腿当中,整个人往云倾怀里靠去,贴得紧密无缝。
云倾非常非常的满意,鲜少露出的笑容如今慢慢地由嘴角眉梢缓缓荡开,绝美的笑容漾在脸上,冰般的眸里透出了温度。
可实在是太冷了,小春盖往云倾身上蹭了蹭,那膝盖一抬脚一缩,蹭着蹭着,便叫云倾清晨既起的某个部位愈发生意盎然起来。
云倾无言,望着睡得正好的人。
云倾低低叫了一声。
小春没反应,睡得正香,偶尔还发出呼噜噜的细碎声音。
云倾张口,还想再叫第二声,可在目光瞥见小春微微泛青的眼眶时,不知怎么地那声叫唤被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揉面团,累的是小春;不揉面团,自已需要忍耐。
再看小春一眼,云倾下颔往小春头顶上靠,闭起了眼,心里想着天还没亮,再让这人睡一会儿好了。
来到神仙谷才多久,这人便才只休息了多久,自已命在旦夕的那些日子里这人衣不解带,不分昼夜地看顾自已,都瘦得没半两肉了,哪可让他就这么醒来陪自已揉面团?
云倾把被子盖起来,抱着小春叫自已也跟着睡,不想其它。
其实两人这样窝着同张床盖同张被,不做什么也挺是好的。
没人吵、没人打扰,不用一旲早起来上朝,也不用和那些人算计来算计去,平凡的日子日复一日,张眼闭眼都有小春身影在侧。
一生一世所追求,也不外如是。
如今的他,已懂得什么叫做满足。
有这人在身边,便是心满意足。
四更天,外头的鸡开始叫,云倾转醒,低头发现怀里的人流了他一身口水湿答答,嘴里还喃喃念着:「美人……嘿嘿美人别跑……让赵小爷抱抱……」
皱眉,因离了外界,没近身侍卫可指挥,云倾从此一切都得自已来。
他挽起袖子烧水提水抬澡盆,入内,将自已与小春一起洗了个干净。
沐浴时小春悠悠转醒,云倾心想倒也正好,就顺便把稍早床笫间未完之事顺道一起做了。
小春完全清醒时,云倾刚好抵着入口正要进去。
两人依照惯例又是一阵推拉扭转,最后趟小春不敌白白美人,挣扎未果,在澡盆中被得手了去。
神仙谷的一日可说是由此正式展开。
屡屡如是。
「……师兄等一下会来叫用……早……唔……早膳……」小春低声说着,都快喘不过来了。
「嗯……由他叫去……」云倾往里头一来一回地撞击着,一阵又一阵酥麻的感觉萦绕在他二人身上。
「欸……」小春抽了口气,情不自禁呻吟了出来。「啊……啊……啊呦……慢些啊……又没人跟你抢……别这么快啊……我又不会跑掉……」
云倾双目含怒,似怨似嗔地瞪了小春一眼。
这美人一瞥,色如春花绽,小春修为可还不到家的,让云倾这么一瞅,心里头一酥,底下又让人一撞,顶得他整个人麻麻痒痒,当下便把持不住给泄了。
他往后一倒,靠在澡盆边喘起气来。
云倾摸摸他的脸蛋,又狠狠地亲了小春的双唇几下。
待这两人在房里磨蹭出了厢房,已是太阳初露,两人一身神清气爽……嗯……应该是说,云倾看了看小春,自已神清气爽,可小春走路却是东倒西歪地,手软脚软的模样。
云倾遂直接把人往身上揽,带往饭厅用饭。
席间神仙谷里的人还是都一样,张罗着他们两人先吃,饱餐之后便是喂鸡的去喂鸡,喂鸭的去喂鸭,喂师父的……嗯……小春的师父仍在睡着,那叫阿二的总是端了饭到房里去等人醒来。
而小春在神仙谷的份内工作则是……喂『猴子』。
便那些守在神仙谷外围防止有心人闯入谷的凶猛药彘。
云倾本来不想小春做这事,因那药彘生性凶猛,最重要的是,脏得不得了,浑身上下都是泥,就连脸上唯一能看得见的五官也只有两颗露着凶光的眼睛而已。可小春反正有乌木令在身那些药彘伤不了他,云倾也只得随小春去。
和这人在一起久了,那些他坚持的事情,自已多半也是无可奈何,屡屡随了他。
只要小春高兴便是好了的,云倾渐渐知道,不强求。
云倾望着小春的背影,目送他离开。小春小步一回首,笑嘻嘻地朝他挥手,要他回竹屋里去。
很舍不得,可还是送走了小春。
以前几次都是跟着小春去的,可上回一只药彘跑来蹭了他一下,那脏啊,差点让云倾把那药彘头给拧了。
结果因为伤势未愈,又动肝火,他吐了一口血,吓死了小春。
第二回以后,小春便不让跟了。
有点闷。云倾慢步走了回去。
鸟语花香的神仙谷,是人间净地。这儿没有恩怨纷扰、没有血腥仇杀,有的只是几只鸭几只鸟,和一群待在山谷里终年不外出的人。
回到竹屋前,小春的师兄们正忙着,小春的师父被阿二连人带躺椅扛到庭前草药圃晒太阳,斑白的头发和小春一样,睡着还会喃喃呓语说梦话也和小春一样。
往那里看了一眼,阿二猛地抬起头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锋,云倾哼一声,也没往那里走去。要不是见到师父生得和小春几分相似,他才不会多看一眼。
记得小春的交代,在谷里头要对师兄们好一些,若闲着太无聊,也可帮他们分担一些杂事。
望了小三一眼,那家伙正在药圃里拔杂草。
云倾心里头掂了掂,拔草这事简单,小春一直想着自已与他的师兄们交好,这地方到底也是要久待的,或许自已也该做些什么表示才是。
利索戴上了手套,云倾在距小三有些远的地方蹲下,往泥地里望去,那一棵一棵青青绿绿的东西,长得净是一个模样,估摸和小三手里的杂草类似,云倾没做多想,便一手一撮拔了起来。
小三在云倾蹲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见云倾拔草的动作以后,瞪大眼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无法置信。那药草……那药草只生长在悬崖峭壁险峻处,他挖回来后培植了好久,到如今都还是轻轻一碰就会枯死了的啊……
云倾发现小三正盯着他,不喜被人这么看,他回瞪了一眼。
小三含泪慢慢低下头,侧眼继续偷瞧。
云倾越拔越多,小三暗自搥心肝。
可这端王是八师弟的人啊,当初留都留了,这回又哪能对他说些什么!
待云倾把那些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小杂草拔光,泥土地秃了一大块之后,他满意地站了起来,去找别的事情做。
待云倾走远,小三红着眼眶扑进他家二师兄怀里,怕吵醒师父,小小声地哭道:「端……端王把我的百花珍珠草拔光了……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些草养活的……被他那么一弄……还不死透……」
「……」阿二拍拍他家小师弟的头。「瞧他那样,兴许只是帮你拔草来着,你可以好好同他说去。」
小五正在喂鸡喂鸭,云倾走了过去,朝小五伸手,小五愣愣地便把那盘和着米的药材递给了云倾。
云倾盯着盘里的鸡食一眼,而后抓了一大把,往鸡鸭身上丢
这动作是仿照方才小五的模样做的,只是人家小五轻手轻脚,仍的是地上,云倾却雨为要给那些东西吃,不如直接往牠们身上仍比较快。
这人忘了自已有功夫在身,那一把一把的仍,痛得公鸡母鸡公鸭母鸭还有一群小鸡小鸭嘎嘎乱叫东跑西窜,可云倾还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见牠们跑了不吃食粮,便随之跟了上去,硬是一把一把地砸,碰到几只鸡昏了过去,几只鸭倒地不起。
「灭绝人性、惨绝人寰啊……」小五看都不敢看。
「好可怜。」正在扫地的小六拿着扫帚靠到小五身边,为神仙谷的鸡鸭们掬了一把同情之泪。
怕牠们不吃,云倾不自觉地多使了点力,仍到最后的结果是神仙谷内外「尸横遍野」,云倾这时才疑惑地由外头走了回来。
稍后,他站在篱笆前沉思,先前重伤未愈,如今又无意间妄动真气,引得胸口阵阵的疼,这时他才发觉竟是自已下手重了些。
那些鸡啊鸭的又没武功,难怪会死的死昏的昏,还活着的不停跑给他追……
「原来如此……」云倾恍然大悟。
在神仙谷中极其无聊地「帮忙」做家事,从太阳由东方升起直到停在头顶上方,正午了,小春却仍是不见人影,这让云倾显得有些不耐烦。
再也等不下去,云倾立刻入房拿了乌木令出来,往外走去,找人。
神仙谷里的药彘不多,增增减减大概也不出二十只,没道理过了晌午还不回来。
云倾越想,脚下步伐便越是急促,该不会是遇上什么事了吧?都到神仙谷了,这里没外人闯得进来,他还会被什么给耽搁?
用上轻功拼了命地往外头赶去,想起前几次弄丢小春时小春遭到的意外,云倾心里又急又紧张,一颗心慌得不得了,想再快找到小春,肺腑几番提气运劲,却是叫胸口一阵气闷,血腥之气突如上涌,让他嘴里感到一股腥甜。
最后云倾在神仙谷入口处那里,见到一个人影。
那人背对着他,正蹲在地上不知做什么,屁股随着身上动作撅啊撅地,灰白色的长衫垂在泥地上蹭啊蹭,下襬弄脏了一大片。
「赵小猪!」云倾急急吼了声。
突如其来的雷般怒吼让小春吓了一大跳,但转过头来见到原来是心肝美人儿到来,下一刻小春便露出了灿灿笑容,大声地喊了回去:「云倾,云倾云倾,你来找我啊!」
「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久都没回去,都过午了!」云倾定下心神,把嘴里那口腥液咽了下去,确定小春真是没事,这才撒了方才胡思乱想的心思,放慢脚步走到小春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