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浪荡江湖之春满神仙谷 作者:绪慈(2)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种田文 古代架空
小春仍是蹲在地上,那般不雅的姿势在他做来却全无不妥,他十指豪气地掘入土里,东掏掏西挖挖,指缝里尽是黑泥,身上脸上都脏了,可倒是不在意。
「在给你挖包子馅呢!」小春仰头朝云倾笑了笑,又低头掘去。
小春说道:「昨天你不是赞小师兄煮的春笋鲜嫩好吃,我想来多挖些回去,让他做笋干包子给你吃。可这神仙谷里的神仙笋不好找,冒出头来的都苦了,得挖在地底下的才鲜翠,你再等等,我马上好了。」
「你……由早挖至今?」云倾心头突然又一窒,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也不是,」小春回说:「喂完药彘们以后才开始挖的,你晓得,没让牠们吃饱,牠们可闹脾气、咬人了。」
「我以为……」云倾想说:我以为你又不知跑哪去了……
小春眼睛一亮,「啊」了一声,将挖到的笋子折了下来,往怀里头塞,拍了拍那堆将衣衫撑起成小山的鲜嫩春笋,笑着说道:「走了走了,该回去了,不回去又有人要担心了。」
「谁担心你?」云倾问。
「不就是你啰?」小春朝云倾眨了眨眼,含笑说道:「才出来一下子,就跑来找人,你那么不放心我啊?」
云倾皱起眉头。「你出来许久……」
小春道:「离开你摸道是一时半刻,就算是半盏茶那么丁点时间,你也觉得久吧!」
「是。」云倾点头。
小春嘿嘿地笑了,那模样可乐的。有个人心里想着念着都是自已,这感觉怎么想怎么好。
云倾和小春慢慢往回路走,一路上小春有说有笑的,偶尔云倾会回个几句话,露个笑容。云倾就喜欢小春这些叽叽喳喳的模样,有朝气有生气,只要不是躺着任自已怎么唤也唤不醒来着,他都喜欢。
回谷后,照例云倾又帮小春洗了一回。
洗着洗着,照例也又把小春压在澡盆上来了一品。
小春总是嚷着水都溅到地上,房里太多水气,墙可是会发霉的
云倾却觉得那一点影响也没有,溅了就溅了,湿了就湿了,抱着小春和他在一起,比什么事情都来得重要。
可小春哼着哼着,却发觉云倾脸色不太对劲,他摸摸云倾的脸颊,搭上云倾的脉,有些苦恼地说:「云倾……云倾……要不要……停……一停……」
「嗯?」云倾瞥了小春一眼。「停?」
「你的内伤……不行……啊……」小春还想说什么,却让云倾一个挺身,激得浑身激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先顾好自已吧。」云倾瞇了眼,继续埋身小春体内,直至这人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他的话语来。
他何尝不知道自已身体的状况,可什么时候都能说不行,就在这翻云覆雨之际不能不行,他才不会停下来。
稍晚,好不容易才把小春洗干净,云倾却又发觉小春跑得不见人影。
神仙谷不过丁点大的地方也能找不着人,云倾真是气闷,这人简直和外头那些「猴子」一样,挺是会蹦的,蹦一下就不知哪去了。
直到用晚膳之时,小春才脚蹦了出来。
云倾端坐在饭桌前,看着小春端出一盘又一盘的珍馐美味,顿时身上戾气消失了一大半,饭厅内的气氛这也才和缓许多。
小春的脸颊有些红,上头还沾着一块黑黑的灶灰。
云倾才想开口问,小春就笑嘻嘻地说了:
「今儿个我下厨给师兄们赔罪,听说云倾难得想帮手,却因为过于生疏把谷内弄得一团乱,云倾总归也是我带回来的,我的人呢,做事自当算在我份上,师兄们从小看小春长大的,这点也多多包涵别计较了。云倾喜欢吃春笋,我去采了。这算是借花献佛,在这里给师兄们道个不是,云倾他初来乍到,对谷内的事情还不甚熟悉,师兄们大人有大家,从今以后我这师弟不在的时初,还望多多照料照料云倾。」
云倾一听见小春说那什么「不在」黛眉一皱,便拧了松不开来。
小春和师兄们正正经经地商量了云倾的事,反复来去讲了个数十遍,最后还是小三有了火气,开口说:「得了你,自家人这些客套做啥,你以为当你师兄这么多年,还当假的吗?说了让他住下来,便是什么也不会往心里去。」
其它人都点了头,阿二替师父布菜,难得笑了声:「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他这师弟,还没看过这么袒护谁,稍微一点动静,竟急成了这样。
师父笑呵呵地也点着头。「都吃吧,你师兄们不会在意这些事的。」
小春得了师父和几位师兄的话,顿时笑得比那春花还灿烂。他转头看了眼云倾,见云倾皱了眉,想起自已方才的话好似有些不对头,这才恍然大悟自已又犯了云倾的忌。
他指尖往云倾眉心戳了戳,低语道:「想什么呢,我讲的不在是说我去喂药彘、摘竹笋、采草药时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怕你觉得寂寞,让师兄们能够多陪陪你啊!」
「我……」云倾噎了声,瞥过头道:「我知道……」
小春笑了声。「来,吃这个。」
小春将一个圆呼呼还冒着热气的大白包子放进云倾碗里,灿灿笑着:「这鲜笋肉包,我特意替你做的,里头特意放了些能疗你内伤的药材。知道你最喜欢包子,面皮我可揉了许久的,而且没有药材味儿,又香又软,绝对好吃到让你舌头都咬掉。」
「小春……」听见这人忙忙碌碌了一整天,竟是只为做一顿饭给自已,云倾压抑着声音,几乎无法言语。
「嗯,怎么了?」小春笑着将头低下去,凑到云倾面前,仔细看着这个自已喜欢得不得了的人。
小春看着他的眼、他的眉,望着他的鼻、他的唇。只消这么几眼,自已便觉得当初能让娘给生下来,来到这世上而后遇见云倾,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你为我做了一桌菜,以前没人为我这么做过……」云倾眼眶越来越热,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小春说明这种感觉,他的胸口现下涨得满满的,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充斥其中,让他不知所措……让他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只要你喜欢,以后我便天天做给你吃。」小春笑着,弯弯的眉亮亮的眼,神情是极其温柔的,那温柔是只给云倾的。」
云倾突然一把捉起小春手腕站了起来,饭桌上正在用膳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云倾拉着小春便往他们的厢房处走,走得急切,弄得小春糊里胡涂的。
「又、又怎么?」小春连忙问。
?[云倾跨出饭厅,没人了之后才道:「你说不能在你师父面前亲你,可我想亲你了。」
「啥?」小春被拉着一直走,一步也不得停。
「咱们回房去。」云倾如是说。
「正在吃饭呢!」小春吃叫了一声。
「不管。」云倾在这方面是不会退让的。
他想小春的时候,小春就要在身边,他要小春的时候,小春就得和他回房。失去过一次以后,对于这个人的一切,他都不想再错过。需要的时候便要立刻拥有他,人生如此短暂,错过一次,又怎知何时才能再有下一次。
可走出饭厅一小段路,云倾想起了什么,又拖着小春匆匆忙忙赶了回去。
瞥见饭桌上那盘热腾腾冒着烟的白白大包子,云倾眼睛一亮,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容,端了就走。
他对饭厅内犯呆的众人说道:「我同小春回房吃去,你们不用等了,自个用罢!」
夹着竹笋肉丝的小三筷子掉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他们的房里,会传来什么样的动静。
「欸欸欸、云倾你走慢些。」小春嚷着。
「不行。」云倾一手端着包子、一手抓着小春,完全没得商量。
云倾与小春离去后,一时间,气氛安静莫名。
「欸……」师父面带浅笑,长长地吁了口气,欣慰地说道:「小春和云倾两个人感情真是好,到哪里都分不开,一起吃一起睡,就和小五小六一样,和亲兄弟同般亲!」
「……」弟子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云倾对小春那态度,哪单单是兄弟亲情那么简单。
师父见弟子们没动静,尴尬的沉默蔓延了好一会儿,他顿了顿,不解地转了话题再问道:「对了,咱谷里什么时候养猫了?」
「猫?」阿二开口。
师父点头。「最近我睡时都会听见小猫叫……」
就在这般说的同时,云倾和小春离去的那方突然有细碎的声响沿着外头长长的竹廊,缓缓荡了过来。
师父竖起耳朵一听,眼一亮,说道:「啊,就是这声音!你们听见了没?」
众弟子立刻运起内力竖耳倾听,可不听还好,一听就是整个不得了
阿二整张脸都黑了。
那哪是小猫叫声,分明是……
「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小三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搭住桌沿就要掀桌,小五小六连忙一个按住桌子,一个按住小三,免得他们家三师兄真把整桌菜给翻了。
「怎、怎么了?」师父被小三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好大一跳。
阿二深深吸了几口气,硬是佯装啥事也没,神情淡然地道:「没事的师父,小三这阵子晚上睡不好,脾气难免暴燥。」
「这样啊!」师父原想问三徒弟要不要服些安眠散,却听见那小猫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哀怨,也越来越凄厉。
师父转过头来想问清楚猫的事情,却见阿二猛地站起来,一张脸红过来黑过去,开口说道:
「小三、小五、小六,把桌子抬到外头去,咱们今日月下用膳,喝酒赏月去。」
三五六得令,桌子抬了就冲了出去,跑得比飞还快,遥遥远离内堂。
「嗯?」师父疑惑地笑了笑着。
阿二在这空档连人带着凳子,把师父抬了出去。
阿二死都不想让师父知道那猫叫声其实不是猫叫声,而是有人在叫春……
篇二.小春的日常生活
小春含泪控诉道:「清早即起,被云倾抓去『沐浴』;下午采竹笋回来,跟云倾一起『沐浴』;晚上就寝前,让云倾拖去『沐浴』。日复一日,每日如是,不包括美人偶尔兴起多洗几次。作者不是人,赵小爷我哪有什么日常生活可言?」
后来的后来……
在小春抵死不从兼威逼利诱下,云倾莫可奈何只得点头答应,以后从原本的见红就休,改成连做五天之后休息两天。
……这就是日后周休二日的由来。
(作者被殴飞──)
篇三.春满神仙谷
因为一盘包子引发一场惨案之后,小春被折腾得太累,云倾隔日一早也没叫醒小春,只是望着小春的睡颜好一会儿,这才心满意足地跨出厢房。
他拿了乌木令挂上身,到厨房门口塞好药材的窝窝头,代替小春喂药彘去。
走到竹林里头,拿着窝窝头扔药彘,这些黑抹抹猴子似的东西在他周围林间窜来跳去的,挟带内力的窝窝投掷皆是用嘴巴来接。
云倾的动作快狠准,丝毫不拖泥带水,药彘的动作更是精确,往往窝窝头才扔到半空中,黑影一窜,眨眼间便凭空消失。
云倾也不怕这些药彘像之前那些鸡鸭一扔就死了,所以越扔越快,越扔越有心得,可到最后……
「……」不小心玩起来了。看着那些猴子亮晶晶的眼神,感觉就好像是小春望着他似的……
「再扔一下……」云倾说。
再扔几颗,他就要回去了。和这些猴子玩起来,怎么想怎么奇怪……
神仙谷里的乌木令每个人都有一块,这些是他们师兄弟让师父捡回来时,师父给他们戴上的,乌木令最大的功用是出入谷时防止药彘咬人,而另一个作用则是小春发现的,原来乌木令还有号令江湖上第一大教乌木魔教的用途在。
不过对神仙谷里头的弟子而言,第二个用途远没第一个实用。
神仙谷里权当老妈子职位,替大家缝补衣裳的是小三,他将一块棉绳已经磨得差不多的乌木令随意放在桌子上,转身回房里去,打算拿新绳子出来重绑上。
这时阿二走了出来,他在外头见云倾拿了食物去喂药彘,心想时机刚好,趁这机会兴许能和这端王阁下将事情讲开来,匆忙间桌上的乌木令抓着往腰带上系,紧接着便在云倾身后往竹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