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浪荡江湖之春满神仙谷 作者:绪慈(4)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种田文 古代架空
这赵小春从来未曾对他主动搂抱过,今日这般失常更是罕见。不一会儿,更在他怀里钻来钻去,像虫子似地,竟静不下来。
「呵。」小春笑了声。
隔日,窝在厢房里许久不曾出现的两人露面时,正在大树下和师弟下棋喝茶的小三嘴里一口水喷了。
小春和云倾两个人……不、两个小娃娃,个头还不到他的腰,两个小孩子就这样手牵着手走了出来,穿着一模一样的月牙色衫子,踏着一模一样的月白色小靴,要不是认出了这二人熟悉的轮廓,小三还以为哪家的娃娃走失了,跑到他们神仙谷来了。
见小三发愣,小五小六目光随师兄去,见着后也「呀──」地叫了声。
师父坐在躺椅上睡得正香,阿二拿着把大扇子替师父挡阳,见况提了几句,说道是云倾为救他旧疾复发,师父传了他回春功,这些天在房里休息。这才让几个师兄弟明白了。
「难怪好些天没见着你们,还以为小春又忍不住溜出谷去,顺道带上端王了呢!」小三瞪着大眼睛说。
「欸,还叫什么端王,叫云倾。」小春笑嘻嘻地说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呃……云倾……」小三说了声。
小五小六也高高兴兴喊了声:「云倾弟媳妇儿──」
云倾顿了一下,「嗯」了声,算是应了。
小春得了云倾这声应,可乐了,笑得嘴都快裂,怎么也合不拢。
「云倾下棋不,过来玩玩,帮帮师兄。」小五朝云倾喊着。
这几个师兄弟一听见云倾是为救二师兄而出事,心里也有些急,只想瞧瞧云倾有没有事,于是多看了这人几眼。后来瞧小春笑得那副模样,便想云倾若有事小春是会哭的,哪还笑得出来,这才放下了心。
至此,稍早那还存有一丝丝芥蒂也随之烟消云散,再也没了。
小春拉着云倾往树下走去,低头看着棋盘,而后揪揪云倾。
「到谁了?」小春问。
「我们。」小五小六说。
棋上黑白子厮杀,但明显五六的白子落于下风,眼看几乎要全军覆灭了。小春朝云说:「你会下棋吗?帮帮五师兄六师兄吧!」
云倾望了一会儿棋局,皱眉想了片刻,拾起一枚白子,一落,便落在全局关键之所,破了黑子的包围。
「怎还有这样的!」小三可嚷了。
「就有这样的!」小五小六朝小三得意地喊了回去。
他二人将石椅子让给云倾,起身时还不忘用衣衫下襬擦擦,想必是记得云倾的习惯,云倾顿了一会儿,始终还是坐了上去,算是接受了五六的好意。
只是石椅子过高了,云倾一坐,双脚便悬空,那模样叫小五小六心揪了一下。没了端王架势的云倾,看起来不过是个四五岁的漂亮娃娃,可就叫人目光放不下,忍不住一直看着一直望着,心里直喜欢起来。
小春边看边笑,偶尔还暗自得意「嘿嘿」两声。
师兄们喜欢归喜欢,可就没办法向他这般搂着小美人,亲亲小美人啦!
小春椅在云倾身旁,看着他的白子势如破竹挽回形势攻陷黑子,神仙谷里棋艺最好的小三被打得哇哇叫,就算二人手连手也从未赢过小三的五六则拍手叫好。
小春望了眼正在替师父遮阳搧风的二师兄,阿二微微点了头,小春收回视线,整个人像没了骨头似地赖在云倾身上。
云倾则一手揽他一手落子,嘴边隐约有着笑意。
春了,落索的枯枝都发了新芽,让寒冬离了神仙,虽还有点萧瑟凉意,那沁骨冷凉却不会停留太久。
仰头,绿叶缝隙中看得见碧蓝如洗的晴空,辽阔深远,万里无云。
谷里养的鸭子偶尔叫个两声,母鸡带着小鸡子一路咕咕卿卿地拾着碎米过去,小黄狗跑到云倾脚边嗅了嗅,盘据蹲下,云倾一僵,白子落错了地方。
小春见况大笑。
云倾脸色一黑。「笑什么,你帮我还是帮他。」
「当然是帮你啊,小心肝──」师父睡着看不见,小春大胆地搂着云倾,朝他粉嫩嫩的脸颊啃了一口,全是口水,却惹得云倾笑了。
小三噎了一口,也随着下错了地方。
后来的几天,师父突然对阿二说:「最近好像没听见小猫叫声了,那猫不知是怎么了……」说罢,似乎还想出去找找,就怕猫是不慎给外头的药彘吃了。
阿二咳了声,想起昨日小春声泪俱下对他说的话:
「我同云倾说既然咱们都小成这样……那里……咳……也小了……为了养伤就休息个把月别揉面团了吧,他却说不成。我又说,可晚上传出的动静太大,师父都听见了,可后来……呜呜呜呜呜……后来,云倾竟然拿布把我嘴巴塞了,不许我拿下来,又用绳子把我给绑了,说是这样就不怕有声音了……二师兄您说,这么没日没夜地来,我们两个人的伤何年何月才会好全啊?!」
阿二顿了顿,叹了口气对师父说:「猫在云倾那儿,兴许是他想了法子,所以晚上不叫了,给师父一个好眠。」
师父听罢,笑吟吟地道:「我就知道云倾那孩子上心。」
阿二心里思量,兴许该叫小三另外替小春和云倾盖间房,离主屋远一些。
两情相悦那事本就不会少,只要不打扰到师父,其实师兄弟们也无所谓。
而且小春这般又被塞又被绑的,看了也着实可怜。
若有了新房,那,也就随他们去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