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偷龙记Ⅱ 作者:琰汜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青梅竹马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偷龙记Ⅱ 
-----------------------------------------
照例一些废话:
1.第二部顺着第一部往下写,章节没分好,自PIA
2.依然隔日更新,如果空闲或者写比较顺就日更
3.原本春色盗来这个系列准备出版所以偷龙记才没有放后续,但现在因为一些合约上问题而被搁置了下来,也不打算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坑久了也不自在,所以打算在坑满一年前平了。
不出版的好处就是结局可以在网上贴完,坏处就是可以不用按照商业路线走而任由自己想法写。这么说给各位大人作个 心理准备,也许结局并不想象中那么HE,但在看来这对于两人最好结局了TT|||
(到时候西红柿鸡蛋请轻点扔m(_ _)m)
4.最后再次感谢各位大人支持,小的也一直努力着希望呈现给各位大人文可以一部比一部精彩,最少程度上也要有点点进步,握拳>_<|||
以下正文
------------------------------------------
龚修文在藏书阁里住了三个月。除了打扫的人,这里几乎无人踏足。一日三餐就去御膳房解决,晚上则睡在一片墨香暗沉里。谁也不知道这深墙青瓦的宫阙殿宇里多了个不速之客,每每御书房亮上灯烛时,这个不速之客便将身影 落在墙头上,透过枝丛茂密和疏格棂花,将视线凝注在那抹依然纤瘦的身影上。
那日他在雪初那里从投宿的路人交谈中听到皇帝遇刺已经多日未上早朝的消息,一时冲动便又回到了这里。黄龙墙,琉金璧,碧瓦飞檐,一切都还如三年前的样子,唯一的不同是再也寻不回记忆里的宁玥。一身龙袍的青年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的男性气息,举手投足间雍容优雅和肃穆威仪尽显了一个帝王姿态,就连面貌都有些变化,五官更为硬朗,线条轮廓也更为分明,初遇时身上还有尚未蜕去的年少青涩,而如今,已完完全全是个成年男子的模样了。
即便如此,当龚修文看到青年端坐在高高龙椅之上,神色澹然地指点江山之时,心底那份沉寂许久的悸动用着他所无法想象的力度和速度复又潮起迭涌、卷土重来。宁玥……那是他深深喜欢着的宁玥……
宁玥遇刺的事宫内宫外传言极少,龚修文潜到宫里后,发现宁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有左手臂一直垂着也尽量不动用左手,估计遇刺事情是真而且伤应该就左手那里,但他为何把这件事压了下来,不得而知。
龚修文本来想看一眼确定他没有事就离开,结果这一眼却觉得怎么也看不够。那不为岁月所抹杀的相思,即使对方模样有了些微变化,但宁玥还是宁玥,依然还是那个心里只有江山社稷,为了国事可以废寝忘食的宁玥,还是那个肩负着沉重枷锁,被锁在高墙深宫内的宁玥……是他一直想着,一直念着的人。看青年在灯下细细阅读臣子呈上的奏折,时而蹙眉,时而低忖,时而提笔在折子上圈划批注,放下一本接着又拿起一本。
往昔往日情景一一浮现在脑中,床帷间的嘻闹,宛如情人间的耳鬓厮磨……御书房其实他很少会进去,但偶尔也会躲开刘瑞到里面缠宁玥。那段时日,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对面这个人主宰着整个江山,抱着他,好似抱着自己生命的全部,直至血淋淋的现实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大师兄,无论他做了什么,你都不要忘记了,他是当今圣上。』即使现在彼此可以放下过去的误解,原谅对方……他们两个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龚修文对自己说,既然他没事,还是趁早离开这里,再看最后一眼,就再也别回来了……
但他看了一晚又一晚,天际透出晨曦时,却又挪不动步子离开,仿佛宫墙剎那高耸入天庭,仿佛腿上瞬间被绑了千斤重物。黄龙墙,琉金璧,这充满了勾心斗角尔虞诈的迷宫,他其实也被锁在了这里,早在和宁玥相遇之初。于是他在藏书阁住了一月又一月,就仿佛当年流连宁玥的龙床一次又一次那样,看着宁玥每一眼都饱含深深地眷恋,又蕴满道不尽情长苦短。从雪初那里离开时候正是中秋,而现在已经秋叶落尽寒风乍起。藏书阁虽然僻静,但空荡荡没有人气着实冷得荒,又不好生火盆点炭炉取暖,龚修文便摸到库房偷了几床棉被出来。
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会硬下心来离开,也许明天就能想明白,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放不下。正抗着被子回藏书阁,突然瞥到一角宫绡倏忽一飘消失在楼阁拐角。龚修文定了定神,然后暗笑,估计哪对结对食太监宫女偷跑来这里幽会。龚修文摇摇头,抗着棉被进了藏书阁。那对男女似乎就在书阁后头说话,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依然有几句漏进了龚修文耳中。
「不是让你不要进宫,万一被人看见岂不要前功尽弃?」
「放心,我走的是那条暗道,不会有人看见的。」
龚修文不禁一愣,宫外人?
他便放下手里的东西,悄悄挪步到人影晃动的窗下。透过窗缝,龚修文看见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另一个男的虽然作汉人打扮,但一眼看上去便觉不像中原人,说话还带着西凉口音。
等等,西凉?!
龚修文再仔细一看,发觉那个宫女模样有点像跟在丽妃身侧那一个,而丽妃便是西凉王的皇妹,小太子的皇母……
「娘娘说了,凡事莫操之过急,思虑不周便像上次那样,好在那人最后被娘娘给处理了,否则……而且皇帝根本没有我们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宫女说道。男子点点头,随即将手里一个小纸包递给她,「陛下旨意,再要动手就让他先服下这个,无论成败都不留活口。」
宫女接过那纸包小心翼翼收好便催促那人快点离开。
他们的话龚修文听得半知半解,宫女口中娘娘应该说的是丽妃,那男子说的陛下又谁?还有密道,上次那件事以及那个被丽妃处理掉的人又是指什么?但有两个字却听得清清楚楚──皇帝。
偷龙记Ⅱ 2 元旦快乐~
作汉人装扮的西凉人和丽妃身边的宫女说完事情后便分作两路离开藏书阁,宫女径自回去丽妃那里,西凉人则小心躲避着走到皇城北面。
北面是冷宫,破落门窗,墙角杂草丛生,处处透着阴冷和晦暗,加之时常传出那些失宠妃子在冷宫伤心自缢后化作魂魄流连不去的传言,宫里的人都不愿往这里来,故而越发清冷,风吹过窗缝声音就好像鬼魅号泣。
西凉人一个闪身走进了冷宫前一座假山山洞内,再没有出来。「密道在那里?」
「是!」跪在书案前,一身黑衣的侍卫恭敬道,「奴才怕打草惊蛇故而没有进去一探究竟,先回来将此事禀告皇上。」宁玥放下手里书册,敛着眼眸想了想,然后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另外两个人,「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身着蟒袍,容仪俊伟,年纪看来和宁玥差不多男子先开口道,「冷宫闹鬼的传闻一直都有,只是近两年传得更是玄之又玄,什么白袍人影,鬼魅敲碎人脑食人脑髓声音,臣弟以为闹鬼是假,有人作怪倒是真,而且……应该就是为了不让人接近那条密道。」
宁玥点了点头,并不作声,站他一旁的另一人开了口,「皇上,这些人行事缜密,想来是上一次失败之后不会这么简单就此作罢,微臣以为十分有必要加强宫禁。」说话之人身着三品朝服,年纪略长于宁玥,举动端方,禀气庄重。
这两人一个是宁玥的皇弟宣王,另一个则是端明殿学士郑砚。宣王乃是庶出之子,其母妃只不过个小小淑仪,没什么身份地位来争宠,而宣王从小醉心武学对皇位之争无甚兴趣。宁玥一直觉得父皇不怎么宠爱后宫也许是怕自己留下子嗣过多,将来后辈再步上他的后尘……所以宁玥一直很疼爱这个弟弟,想多少可以让在九泉之下的父皇欣慰一些,但没有想到,二十年后自己还是步上了父亲的后尘,不过杀的是谭华太子的遗子。
此前宣王一直领兵固守疆域,后西凉谈和两国和亲,才搬师回朝。而郑砚则源于一起私盐案,宁玥对于这个立身耿正敢挑战权势的司马非常欣赏,便将他一路破格提升至自己身边为己所用。对于郑砚的提议,宁玥沉吟了片刻,而后他摇头,「要增加宫内侍卫,对方一定会有所警觉,朕还不想和他们把事情挑明……至少现在,还缺一个锲机。」宁玥说完,宣王和郑砚互相看看,皆都面露难色,郑砚似乎还想劝谏,但被宣王用眼神给制止了。
丽妃嫁到天朝,一年后诞下龙子,本该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两人却被宁玥告知丽妃另有所谋。宣王和郑砚一开始还不相信,但就在这个时候传来静宁公主在西凉忽然患病不治薨落的恶耗,次年,皇帝立谪长为太子,才没隔多久就是皇帝遇刺。这一系列事情看似无关,仔细想想背后似乎又有一根无形的线牵扯着。
皇帝让他们两人去查丽妃,怀疑刺客的丽妃的人,于是他们更加诧异,丽妃的儿子已经被立为太子,后宫无人能和她争权,她这么做有何好处?皇帝只说怀疑丽妃是静宁公主生前提醒,静宁公主薨逝并非突患恶疾而是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秘密才会遇害。至于什么是不该知道的秘密,皇帝也没有说。
在宣王眼里,皇兄丝毫不逊于父皇,英明威武体查民心,只是皇兄心思藏得太深,连他这个做兄弟的有时也觉得那个高坐在龙椅之上的人遥远得很陌生。郑砚继续去查那条密道,宁玥留宣王下来一起用晚膳。两人独处时少了君臣之礼,更像一对普通兄弟,一顿饭吃得安静却温馨,又陪宁玥喝了一盏茶,宣王这才离开。
侍者撤了饭桌,服侍沐浴后,刘瑞端来各宫名牌让他翻,宁玥扫了一眼,只摆了摆手然后示意他退下。见状,刘瑞欲言又止,退出殿外待身边小太监将殿门关上后,才轻轻叹了口气。当今圣上尚未立后,仅有一子,旁人都道皇帝个千古难得的明君,不流连后宫也不沉迷酒色,一心扑在国事之上为天下社稷为百姓苍生操持劳累……但刘瑞清楚,皇帝不是不爱美人,皇帝也不是没有欲望,只是皇帝的欲跟着皇帝心一起去了,而皇帝的心……早在多年前那个晚上便跟着那个一去不回的人一去不回了……
宁玥一个人坐在养心殿的龙床上,独自面对着一片令人心涩的空阔与安静。脱下龙袍,卸下在外人面前的伪装,落寞与孤单自墙角缝隙一点点透出来,将他整个笼罩起来。
『你就陪着那该死的江山千秋万代去吧!』空旷大殿里,男人赌咒如擂,捶痛了耳膜,也捶痛了心口。宁玥侧过头,视线落在墙角那盏花灯上。这么多年过去,装饰的珠玉已七零八落,绘在灯面上的画亦不复当年色鲜亮丽,就如他心里那份情,一年年褪色,但却从未从心头抹去。正要起身去拿那个花灯,门外传来了刘瑞声音,「皇上,丽妃娘娘带着小太子求见。」
偷龙记Ⅱ 3 元旦快乐~
宁玥回神略略皱了下眉,才道,「让她进来吧。」殿门微启,一抹窈窕身影抱着个两岁大孩子款款走了进来。
「臣妾参见皇上。」
「免礼。」宁玥脸上挂着淡漠如水表情,「朕正要就寝,这么晚前来有何要事?」
丽妃抱着小太子缓缓走了过去,脸上露出几分撒娇似的埋怨,「太子一直不肯睡,嘴里叫着父皇,许是有段时间没见想念皇上了。」
听到这句宁玥表情淡寡脸上露出些许笑意,伸手从丽妃手上接过孩子打算哄哄,低头看去,却发现孩子吮着自己手指,眼睛微眯,显然正要睡的模样,便明白孩子吵闹不过个借口。然后视线落到挂在孩子胸口半截玉环上,不禁出神。这个东西并非自己赏赐,玉环上雕了只獬豸,玉质普通看来并非什么价值连城之物。曾问过丽妃这是什么,丽妃告诉只一个护身符,她从小一直戴,现在将这个护身符给孩子希望能保佑他平安长大。
「皇上……皇上?」
听到丽妃唤声,宁玥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皇上累心国事,还要多注意身体。」化了精致宫妆,身着华美宫服,生在异邦容貌上稍有别于中原人的丽妃,高鼻深目,雪肤丰胸,笑起来眸眼如花,十分惑人。「不知那日刺客后来可曾抓到?」宁玥微微抬眸,「没有。你要不放心,朕多派些人去你那里守着。」
丽妃摇了摇螓首,气若幽兰,「臣妾并非担心自己安危,臣妾担心的是……皇上。」说着整个人朝宁玥身上凑了过去,一对酥胸直接贴在他胳膊上。宁玥不动声色地将孩子抱还给她,顺便拉开彼此间距离,「多谢爱妃关心,不早了,爱妃也早些回宫吧。」
「皇上……」
丽妃脸上露出些许不悦,又像暗自愠恼,但仍旧那般美艳不可方物,她抱过孩子,行过礼,姿态婀娜地退出宁玥寝殿。看着殿门关上,宁玥起身走到自己龙床边,低下身从床头暗格里摸出一个锦囊。宁玥一手提着锦囊将它倒了过来,里面东西轻落在手掌中,却是一块和太子脖子里挂的那个一模一样的玉环,都只有半截,上面雕着獬豸,若把两块拼合说不定玉上的纹路还能对起来。獬豸是西凉皇族是像征,丽妃身为西凉公主有雕刻着獬豸饰物并不奇怪,但宁玥手里这一个却是在薨殁的静宁公主咽喉里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