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捡个田螺回家炖 作者:吃鱼么狐狸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玄幻 灵异
文案:
李文钰捡了一只千年大田螺,真是厉害了我的哥,谁家有乱扔田螺的坏习惯啊。
从此李文钰开启漫漫炖肉计,每天想的都是,这个大田螺的肉一定很鲜美,
嗯,一定是这样的。
然而,
大田螺大变活人成了男人。/(ㄒoㄒ)/~~
童年故事都是骗人的,田螺不会干家务。/(ㄒoㄒ)/~~
他不吃大田螺,不代表大田螺不吃他。/(ㄒoㄒ)/~~
#书生,你想我是螺旋的还是直筒呢#
#你在说什么人家听不懂~#
说真的,他李文钰搞对象,是认真的!明明都是男人,别互相伤害好不好!
弱不禁风小书生vs坏心肠子田螺攻
再大力:
某日,文钰闲庭,见怀夙执笔,文钰观之: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后入夜,怀夙脱裤躺之,文钰曰:汝此为何?
怀夙答曰:吾备矣,君请大力。
看文指南:
1、防火防盗防断袖~
2、写文我是认真的~
3、文中随机落入各路CP~
4、文文的滋味,我轻轻尝一口,甜甜的很温柔哦~
5、初涉BL,若有雷区,小天使们请虎摸~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文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无知的人类╮(╯▽╰)╭
  桃源镇上,李文钰正躲在自家的小屋里奋笔疾书:西门庆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一只箸来。却也是姻缘凑着,那只箸儿刚落在金莲裙下.......于是西门庆不由分说,将潘金莲抱到王婆床炕上,脱衣解带,共枕同欢。
  但见: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李文钰正写得起劲,屋外有人喊,“李秀才,下地咯。”
  .李文钰搁下笔,心中想着,今天写的文,卖到毕生书画店里头,估计又是畅销,啧啧啧,一大把的银子哟。
  这是李文钰穿越来的第二年,他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能遇上穿越梗。
  这老李家,爹娘早逝,只剩下奶奶与原主相依为命。
  可惜,天不遂人愿,不久前,连奶奶也嗝屁了。只剩下原主一个穷酸的书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整日只会念几句破诗,连个县考都没有过。可怜那奶奶,一大把年纪了还拿着绣帕刺绣赚点小钱钱。连死了都在念叨,我可怜的孙儿,可怎么办呐!
  其实李文钰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种重活他也干不了,刚来桃源镇的时候,两眼饿的发昏,只能半夜偷偷去地里偷地瓜吃。吃了几天的地瓜,人都快拉虚脱了。
  好在后来他去了一趟镇上,谋生了用写小黄段子给书店写文的法子,结果真被他赚了不少银子。这银子得以叫他在镇上买回了两头耕牛。这可不得了,他一下子成了村里头最富有的人,人人都跑来和他租牛。
  这租金也是五花八门,有钱的给点儿银两,没钱的以物换物,送点儿肉之类的,再不济的就出个力,将他早死的爹留下的几亩薄田给开垦了。
  最最令人好笑的是,自打他有了牛,还有人给他说亲的。
  “有中意的姑娘没有?”
  “张婶家的小迎春喜欢么?可会绣缎面了。”
  “迎春哪有我家巧巧好,我家巧巧还懂几个字呢,能同李秀才一起,一起什么来着,那话叫啥,哦哦哦,就是吟诗作对啦。”
  “.......”
  李文钰眼角一瞥,正巧望见王元外家的马车打门前经过,那是王家的小姐要回镇上去了。
  他暗了眼眸,不喜欢小迎春,也不喜欢巧巧,他有中意的人,就是王家小姐王嫣然。
  李文钰尤记得那日去毕生书画店,正同老板说好价格,要交画时,只见一位女子,笑吟吟地进了铺子,身着粉色短襦长裙,肤似白雪,一双眼眸如山涧清泉。
  女子抬手指了指那一排放着的石,衣袖往下落,露出一段粉嫩皓腕,“掌柜的,有什么石,可用来做印章的?”那声音似伶仃清泉,蓦然滴落在李文钰的心头,荡开了一层涟漪。
  “有有有,新到的青田冻,给王小姐留着呢。”掌柜笑眯眯地。
  两人说话间,李文钰呆呆地将手中的文稿落在地上,风一吹,都散了。王家小姐看到了,盈盈下蹲帮他拾起地上的纸张,身旁的小丫鬟也跟着蹲下。
  那丫鬟跟着王嫣然,也识得几个字,瞟了那手稿一眼,脸都红了,懊恼地同王嫣然耳语,“小姐,这人是个登徒浪子,莫要同他说话,也莫帮他捡这纸张了。”
  这话传入李文钰耳朵里,令人尴尬,那些字虽是字,组合起来确实是那样不堪入目。李文钰着急地将那地上的稿子草草捡起。
  王嫣然却是抿嘴一丝淡笑,指了指那丫鬟的脑袋,“休得无理。”复而将手纸交给李文钰,搁下一句丝丝软软地话,“公子收好了,别费了一片心血。”起身时,落下一阵淡淡的清香,随着掌柜的上了楼上的雅间。
  那丫鬟还在说,“小姐,那人明明就不好,人家又没说错。”
  王嫣然边走边道,“你未看清所有,怎能轻易下定论。好了,今日是来看石头的,走吧。”
  .......
  可,王员外家的,哪里是他这样能高攀的?
  李文钰赶着牛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周遭的空气像是停滞了一般,十分燥热,似乎是要下一场大雨。漆黑夜幕并无半粒星子,转眼间豆大的雨点滴里搭拉落下来,砸在树叶上,落起巨大的响声。
  正值夏夜,田间本是虫鸣声声,今夜一点声响也无,只有那隆隆的雷声与雨滴的声音。山峦恍若巨兽,山路旁的老树似沉默的鬼魅。李文钰皱着加快了脚步。行至半路,他没看清路,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一下子摔倒在路上。
  他揉了揉膝盖口,借着月色抬眼瞧,竟然看到路中央正横摆着一枚硕大的田螺!且是一枚通体白色的大田螺。他可真是两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大那么漂亮的田螺啊。
  李文钰也没顾上脚疼,费力地从泥水里爬了起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天空落下一道光。李文钰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那雷光竟与先前的不大一样,隐隐带了一丝猩红,有些妖异。
  李文钰当即不作它想,伸手抱起那田螺,挡在自己面前,可别说,这田螺真的沉。他花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将那田螺挪到他前面。
  紧接着,他听到一声断裂的声音,噢,这雷真厉害。
  他爬起身,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身子,低头看到那枚大田螺,果真裂开了一道痕迹。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在他灵敏地那大田螺挡了挡。
  此时,那天边的雷电小了声儿,雨水也跟着变小了。
  李文钰伸出手,摸了摸那枚大田螺,鬼使神差地敲了敲那裂开的痕迹,于是乎,那原本开裂的地方,又深了一点痕迹。
  大田螺伸出一对触角,眯着眼瞧了一眼李文钰,那人的头发又长又黑,任凭天上的雨水落在脸上。他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衬得他的脸更加秀气俊俏。怀夙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见一滴水从鼻滴落到唇,像是春润桃花。
  他“唔”了一声,淡淡道,“无知的人类。”
  李文钰抬眸,缥缈雨丝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声儿。他伸出手,碰了碰田螺,一面将它抬到牛背上,一面拉着牛绳。蓦然间,他听见有人有气无力地喊,“饿.......”
  李文钰瞧着四周寂静的路,后背有些凉飕飕的,他赶紧将牛儿一拉,赶着牛就回家。
  走了一小段路,李文钰又猛地一回头。/(ㄒoㄒ)/~~搞什么啊,连吓得连方向都走反了。
  李家院中一片寂静,李文钰回到了家中,哼哧哼哧将大田螺扔进了水缸里,自己则脱下了湿漉漉的衣服,也没着急换上其他衣衫,裸·露着白皙的上半身,伸手在案几前点亮了烛火,又开始写段子。
  盈盈烛火中,水缸中传来“咕咚,咕咚”的声音,仔细看,还能看到大田螺伸出了长长的触角正聚精会神地望着某处白皙的地方。
  “咕咚,咕咚。”
  唔,好饿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哀怨的田螺
  李文钰昨晚上一晚上没睡好,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听到“饿啊饿”的声音。
  可当他起来察看的时候,家里又没有什么东西。他寻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往前走,发现就在水缸那块地方。
  可,那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大田螺啊。
  于是,李文钰花了小半个时辰,同田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半晌,终于他忍不住了,爬到床上倒头就睡。
  而那大田螺在水缸里,转了转自己的触角又道,“唔,好饿啊.......”
  因着这几声饿,李文钰在梦里也砸吧砸吧嘴,心里甜蜜地想,“啊红烧田螺,清蒸田螺,紫苏炒田螺!”
  这厢田螺也深情地望着他,“唔,红烧书生,清蒸书生,韭菜炒书生!”
  .......
  隔天一大早,李文钰同往常一样,跟着村里的几个人下了地。
  他上锁时,隐约听见水缸里“咕噜咕噜”的水声,走到水缸前,看到水里的大田螺正伸出了一对触角,右边的触角向右内弯曲着。李文钰觉得蛮有意思的,伸出手摸了摸。咦,触角居然是硬邦邦的。
  李文钰想,啧啧,其实养个田螺当宠物也蛮有意思啊。
  李文钰揉着他的大触角说,“哎,大田螺,跟我一起下地去好不好?”
  大田螺连触角都懒得抬一下,愚蠢的凡人,谁是你的大田螺。
  “噗”一声,李文钰就将它丢进了背篓,不说话就当默认了呗。
  哎——大田螺伸了伸触角!
  “妈的智障。”
  于是李文钰背着小竹篓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许是今日的运气不错,待李文钰走过一处田地的时候,他眼睛可亮了,还叫他捡了一粒碎银子!
  “大田螺,你看,银子!”
  大田螺待在背篓里,看都不看一眼,穷鬼!老子家里头全是这个!
  哎,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点功力,化成人形,田螺哀怨地想。
  李文钰下了田,就将田螺扔在了地上。大田螺伸出了触角,见李文钰正可劲地在地里插秧,脸上全是汗,可他手下的秧苗插的歪歪斜斜的,好几株都靠在一起,这秧苗长到后面哪里能照到太阳。再看看隔壁田里的,一个上午就忙完了,每个秧苗尺寸间距都刚刚好,绿油油的一片,可爱极了。
  田螺面无表情,这没用的书生。
  它正瞧着呢,居然有人敲了敲它白色的壳,那个智障!
  “文钰,这田螺好大个啊,通体还是白色的,真好看。”
  李文钰正愁着什么时候能将这一块田给种完,就瞧见牛大力走了过来。牛大力常年干农活,一张脸晒得黝黑黝黑的。
  李文钰整个眼睛都亮了,心道救星来啦,“大牛哥!”
  牛大力看了眼地,又看了眼李文钰,脸上噙着笑意,“要我帮忙么?”
  李文钰笑得含蓄,“那是,再好不过拉。”
  牛大力说着,麻利脱掉了外衫,卷起裤脚就下地帮忙。
  李文钰喜孜孜作谢,“大牛哥,谢谢你,没有你,我可能到晚上都种不完这一块地了。”
  阳光下,牛大力灿烂一笑,八块腹肌璀璨生光,“谢啥呀,都是邻里邻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