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程先生的奇幻漂流+番外 作者:林燮南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东方玄幻
文案:
妙龄青年为何甘居人下?身高差距10米为何如胶似漆?异族情侣到底该何去何从?也许时间,会给你答案。
程维:停停停!导演,你这剧本是不是给错了?说好的大长腿呢?
林导:没错啊,奕卿腿长6米啊。
程维:可他是男的啊!!
奕卿:导演,那场船戏我想到了好几种表现方法,我们要不要都试试?
林导:【挑眉一笑】当然可以啊~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因缘邂逅 异世大陆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维,奕修 ┃ 配角:阿夺,奕修,边彦 ┃ 其它:异世界,人宠情未了
第1章 野猫不如家猫香
  北京的天,已经许久没见过太阳了。
  很奇怪,为什么大人们总是教小孩叫太阳为太阳公公,叫月亮是月亮姐姐呢?换个名字,比如太阳大妈、月亮哥哥,听起来都不赖。
  程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感觉一阵阵凉风吹来,他伸手拉上衣服的拉链,使劲缩着脖子,让衣领遮住自己的半边脸,这样才觉得稍微暖和些。
  现在的工作越来越难找了,不是人家嫌你以前没做过这个,就是嫌你没学历没能力。一上来就问这问那,不用老子怎么知道老子不是干这行的一把好手?!
  程维从一家小餐馆走出来,心里不忿的想着。
  活了二十多年,书没念过几天,大概能把字认全。程维从自己能洗养父的臭袜子开始,就可以说是在社会上打拼了。他发过传单,贴过小广告,刷过盘子,当然,在闲暇时间还出门扒过活。不得不说,他这双手也算是阅包无数,他能在触到皮包的皮料时就能知道这包值多少钱,是不是真货,看一个人的穿着就能猜到这个人会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虽然日子过得辛苦,但他也不觉得是上天亏欠他什么,毕竟他也不知道大家都是怎么生活的,自己也有吃有穿,和他们没什么不同。
  从记事起,他就一直在养父的笑骂声中度过,今天偷来了街上小孩的玩具,被夸奖,明天两手空空地回到家,就会挨一顿打骂。养父在一次偷人家东西时被打断了腿,从那之后,走路就不利索了,养活两个人的担子相当于落在了才10岁的程维身上。
  小时候,养父也没有故意隐瞒他的身世,直接告诉他,他是被人扔在他门口的。当时以为他有什么残疾才被遗弃,后来把他抱进屋,看他也没啥毛病,于是就养做儿子了。那时养父已经快五十岁了还没娶到老婆,想着这辈子也没啥希望,于是就真的白捡了个儿子养大成人。
  其实程维还挺感激他的,要不是那时他把自己捡回去,没准真的会饿死在外面。
  走着走着,眼看着天渐渐阴了起来,这是得手的好机会。
  他脚步一转,朝最近的地铁站走去,站在墙边低头装作在玩手机。
  一个穿着西装的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那个人步履匆忙,表情极不耐烦,却不肯放下手中的手机。程维若无其事地跟了上去,听上去那个人好像在和他的父母通话。
  “妈,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在这边打工不容易,现在又急需用钱,你就去和她说她肯定不会拒绝你,她儿子的车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他,把他手机号给我,我要去见客户!”
  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你们怎么就这么顽固呢?我又不会骗你们,这真的是工作需要……我当然在工作啊,不是被人骗!要不是实在找不到人,我才不会闲得没事给你们打电话!哎行了行了,别唠叨了!”
  挂掉电话后,嘴里还在嘀咕:“妈的,求你们点事就和要了命似的……”男人自言自语地说着,接着把手机装进挎包里,突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险些滑倒。
  回过头,刚要开骂,见对方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长得还挺好看,像小明星似的,那句难听的妈妈的问候也就没说出口。
  随后,那小伙子还颇为关心地询问自己有没有受伤,他忙说没关系。最后,两人友好道别。
  程维看着手中的钱包,回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和他父母的对话,越想越气,恨不得把他胖揍一顿。真是有父母的人体会不到没爹疼没妈爱的痛!
  他认为自己是个有原则的人,起码有职业道德,只偷不顺眼的人。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做人的底线是有的,爱国主义教育广告可是没少看。这种人嘛,不尊老爱幼,还有炫富心理,一定要小小惩罚一下滴!
  程维走在路上,义愤填膺地想着自己又为祖国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的时候,天上突然掉起了雨点,把他好不容易压出卷的头发给捋直了。于是赶紧躲到一处临街的屋檐下,才突然想起来雨伞放在餐馆忘记带走了。
  接着,雨越下越大,没有半分要停的样子。懒得去路上淋着雨拦车,程维翻看着手机里面的联系人,想着有没有人能载自己一程,打完电话后等着猴子来接他。
  这时,突然听到一声猫叫,他抬头向四周看,却并没有看到猫的影子。
  这么大的雨,猫肯定都回家了。
  可过了一会,又有猫叫声传来,这回总不能是幻听了吧?他往两座楼中间的小路看去,果真有一个纸箱在那放着,里面不会有没断奶的小猫吧?他想走过去看看究竟,可是鬼使神差的,他转念一想,自己以前养过猫,可喂了几天就不知道跑去哪了,万一哪天它回来发现自己又养了只新猫,岂不是很难过?与其给这只小猫希望却又不收养它,还不如就让它听天由命去算了。
  就这样,他做了可能是他觉得这一生最亏心的事。
  ……
  有人说,宇宙的尽头还存在着一个类似太阳系的一个星系,那里同样有炽热的发光体,有围着他不停公转的星球,还有像人类一样幸福生活着的未知生物,不过是不是真的有待考证。就比如,人死后回来到阴曹地府,可能会因为前世修的福泽深厚,可以在地府谋个一官半职,若是孽根深重,则会下十八层地狱,受尽炼狱酷刑。
  从古至今,人类对未知世界的幻想从未停歇。
  在名为恒亚大陆的土地上,一片小地域正经历着50年来最惨烈的一次战斗,原因是一个下级指挥官的伴侣是敌国安插在斑族的女干细,所以,此时城墙内外肆虐的熊熊火焰好像在狞笑着告诉斑族,他们最富饶最美丽的莱当域,即将会成他人的囊中之物。
  在敌国的军队大肆在各个小镇里烧杀的时候,一抹银色从空中闪过,那身影直逼敌国军队的总指挥而去。
  眼尖的斑族士兵一下子认出来,大声喊道:“是奕卿将军!他活过来了!我们有救了!”
  敌国的士兵听到后具是惊慌,明明将军已经确认奕卿这次被那位卧底暗杀了,怎么会出现在战场上。
  片刻过后,敌军指挥完全失控,失去控制的鸣兽被捅穿咽喉,放倒在地,已经进城的士兵察觉不对,慌忙后撤,被此时杀回来的斑族军队消灭殆尽。
  奕卿此时脑中依旧不清醒,想必是那女干细一时良心发现,把食物中的□□换成了迷药,这才让他在最后时刻终于被唤醒。
  此役虽胜,却伤亡惨重。
  ……
  回到家后,程维去洗了个热水澡,洗着洗着,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刚才的猫叫声,如果他是这只猫的话,肯定会恨死自己。越想越觉得内心受到谴责,想着要不要洗完澡再回去看看。
  就在洗完澡要穿衣服时,突然感觉到有人在他的耳后吹了一口凉气,吓得往前跳了一步。
  怎么回事?
  还未等他想明白,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
  “你后悔吗?”程维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像是电影里反派的特效,透着股阴森。
  “……谁在说话?”
  关掉水后,听到浴室里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水声格外清晰。
  那声音像是委屈,又像是愤怒,说道:“为什么不来救我……”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程维小心地一步一步向门口退去,偷偷转动门把手,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
  没有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那声音安静了一会,突然大声道:“你们都只知道抛弃我,愚蠢又自私……人类,就应永世为奴!”
  紧接着,程维只觉两眼发黑,他转过身想开门逃走,可惜无济于事。耳边全是“永世为奴”四个字,他下意识地想到,这声音也许就是刚才那只箱子里的猫?可惜他没有告诉这猫,自己是想回去找它的……
  不知过了多久,程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在漆黑的烟雾中飘浮,此刻他反而静下心来,眼前不断像电影一样播放着他从小到大做过的事,打群架、偷路人的钱、用树叶子给老板泡茶……没一件好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一只妖怪猫弄死了倒也不算不公平,他现在只是好奇,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是什么样子的?
  背上一阵疼,程维眼前突然变亮了许多,晃得他睁不开眼。随后感觉到身体像是从高处落在了什么地方,摔得发蒙。揉着屁股和后背,程维站起来,眯起眼睛环视四周。
  这是个什么地方……有山、有水、有树,是野外?说好的阴曹地府和孟婆汤呢?难道直接到了转世投胎这个步骤了?
  程维走到溪边,看到水里映出来的竟然还是自己这张脸。
  这不科学啊,按理说按他这样的经历应该会发生些什么奇怪的事吧?电视剧里可不是这么演的……不过现在能肯定的是那位猫大仙显灵,让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重活一遍,他保证肯定爱护小动物的!不管了,现在身上光溜溜的,得先找个什么东西挡一下也好。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除了现在像升天一般的感觉……等等,升天的感觉?
  程维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双巨大的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像提猫一样提了起来。他赶紧回头,见到的一幕让他想把眼珠子挖出来再重新装一遍。
  抓着他的“巨人”开口,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
  “好了,别生气啦,你看我抓到了什么?”巨人说着把程维举到另一个“巨人”面前。
  他看着那双金黄色如铜镜般的大眼睛,那大眼睛也看着他……
  “看他多可爱!你整天待在屋子里多闷啊,让这小东西给你解解闷。”
  程维的大脑此刻还没有启动,只是浑身发抖地看着眼前的“巨人”,黄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被人两手箍着的自己。
  谁能告诉他,他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讨论怎么吃了自己,先打死再串起来架在火上烤?吃人肉可是犯法的……而且我一点也不好吃!
  奕卿此刻正心烦,不想理会他。
  刚从陛下那里受完训,现在看到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这是他打得最憋屈的一仗,都怪自己大意,没有早看出那个下等指挥的伴侣有不良目的。
  “哈,你看这小东西被你吓得直发抖呢!”那人把程维往奕卿身上一放,在这么一倒手之间吓得魂飞魄散时,那个人看着惊魂未定的程维笑了笑,又抬头说道:“你也别多想,毕竟不是你的错啊,要不是那个外族,这场仗我们肯定赢的!”
  阿夺伸手摸摸程维的头,说道:“小东西,从今以后这个人就是你的主人了!”
  看着这个人的笑脸,程维虽然感觉他再这么摸下去自己可能会谢顶。可是也一动都不敢动,更不敢逃跑,怕这两个“巨人”一生气干脆直接生吃了他,不过现在他能感觉的出来,这种气氛……应该不是在讨论吃人的事。
  稍稍松了口气后,他有些发蒙,难道自己做了个梦?
  他偷偷拧了一下自己,很疼。不过这疼的感觉真的不是自己梦到的吗?!
  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山、水、树,都没什么不同,但从一开始他就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树都特么有几百米高了吧这明显就是不正常好吗?而自己遇到的这两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里的土著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