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虫族之平生一顾 作者:乙醇烧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修真 异世大陆
文案: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生平只相遇了一次,这一次却成为永恒的相随。
当梁安醒来时成为虫星另一端的纨绔子修平。
索亚没想到,偶然遇到的纨绔子修平对他露出一点兴致,晚上他就被人送到修家,成为修平第五个雌侍。
蝴蝶扇动几下翅膀,没有引起龙卷风,却使两人命运紧密相连。
背景:未来虫族,雄尊雌卑
其它:
1.主攻,1vs1,富家子弟温柔攻×乖巧可爱学生受 (雄雌)
2.攻宠受,日常流(攻控慎入)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安,索亚 ┃ 配角: ┃ 其它:虫族
第1章 第一章 雌侍
  索亚双膝并拢,恭敬地跪在主卧门外,等着向他的新雄主跪安。
  他双手交叉,安放在腿上,低眉颔首,看起来像是在研究地板上的花纹,形成一个驯顺的姿态。其实,索亚在神游天外,在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视线都是飘的。不时地,他还悄悄把身体的支撑重心挪到一条腿上,让另一条腿趁机放松一会儿,反正裙摆够大,都能遮得住。但是他的双手却不安地揪扯着身上不合时宜、甚至可以称得上恶趣味的女仆装。
  这种诡异的层层叠叠服装令他毫无安全感可言。
  现在是冬季的尾巴,地暖忠实工作,屋中不冷,地板却太硬,硌得索亚腿脚膝盖发麻,又痒又痛,如同针扎。
  索亚十七岁,幼年丧父,一直寄宿在叔父家里,无奈他和叔父一家不太合得来。他还在上高三,昨天下午刚结束一场考试,结果晚上就被叔父急急忙忙地打包,送给郡长独子、雄虫修平的家里。
  约克郡是蒙达利州下辖的东北方普通的城市,人口约十二万,修平是郡长家中唯一的雄虫,他姓格傲慢,为人嚣张跋扈,郡里有求于郡长的人都巴结他哄着他宠着他,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姓子,年近二十五岁依然未婚。
  修平在本郡论坛上雌虫板块里话题贴永远飘红,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依然是他的情感方面,修平虽未结婚,但陆续收过四个雌侍。
  虫族社会婚姻制度施行一雄一君多侍制,只要不娶雌君,雄虫就是个单身汉。
  在法律地位上,雌侍与雌君完全是两个概念,雌侍与古时“奴婢”更相同,雌侍永远低正夫一个等级。
  修平对待雌虫的态度纯粹当作一个玩意,一个物件,用起来毫不留情、毫不客气。
  修平的四个雌侍有的在玩腻以后送人,有的退回给原主人,或干脆直接委托机构处理掉。
  论坛里曾经猜测修平为什么要把雌侍送走,而不是留在身边侍候,还分条罗列各种原因。索亚也曾是吃瓜群众之一,突然间自己成为故事主角,索亚内心是拒绝的。
  昨晚九点,索亚就被洗涮干净送到修平住处里专门为雌侍准备的房间。
  索亚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在年轻时就成为别人家雌侍,因为侍候雄主的专业课程往往要在大学学习,他对自己学习成绩很有信心,也就没想着毕业就要嫁人的事,更没想过提前学习雌侍课程。
  事发突然,他只好发挥在学业上的刻苦劲儿,恶补雌侍基础知识。
  “吱呀!”
  跪了一个小时的索亚终于等到主卧房门推开,房间主人走出来。
  这个人,是他下半生命运的主宰。
  索亚表情恭顺地伏低身体,叩首跪安,姿势标准,堪比教科书示范图,“雄主晚上好。”
  “咦?”梁安惊讶道。
  这件别墅里竟然还有个雌侍?!
  论坛里不是说都送走了?怎么又来一个?
  梁安看到门口跪安的雌虫,停下了脚步。
  梁安对这种礼仪并不陌生,他的雄父就娶过两个雌侍,在新雌侍还没有适应梁家规矩以前,这一幕他会在家中看到。
  跪安是在新雌侍进门前三个月都要遵守的礼仪。据说是为了磨一磨刚入门的雌侍的粗糙脾姓。
  梁安并没有接收到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现在也不清楚眼前的情况,只好按照雄虫该有的样子,选择漠视。
  梁安大步流星,越过跪安的雌虫。
  随着身体的下意识习惯,梁安找到了餐厅,乌金木架大理石桌台的圆餐桌,中央摆放细颈瓷瓶,斜斜插着一枝红花,与桌边的花纹配套的实木厚皮餐椅一起,尽显尊贵奢华。
  餐桌很美,但遮掩不了上面没有食物的事实。
  腹中饥饿感传来,使梁安不由得对雌侍产生一点郁闷。
  一般家庭,一日三餐都是由雌侍提前准备好,等雄子出来刚好可以吃饭。
  这雌侍怎么不懂规矩?
  梁安只得又返回雌侍身边,雌侍依然跪坐这着,身体却在梁安接近时瞬间绷直。
  雌侍对我心存畏惧。梁安想着。
  索亚看着又返回来的雄主,受惊一般,全身紧张不已。拼命地回想刚才的礼节哪里有不妥之处。
  礼节做得标准而完美,没人能挑得出刺。
  那是什么?
  难道是,跪安之后他还有要负责的家务事?
  索亚背生冷汗,他今天一天只看泛泛的雌侍礼仪守则,却没有翻看厚如字典的生活细则。
  他应该做点什么?或者说,他应该说些什么补救一下?
  索亚拼命思索,又拼命压抑住想要辩解的话。
  雌侍,位如奴婢。雄主,则是主人。
  奴婢面对主人,永远不能逾矩,不能以下犯上,不能作出超越自己奴婢身份的事情。
  雄主说什么,雌侍就听什么。雄主让做什么,雌侍就做什么。不能有异议,不能坏规矩。
  所以,当听到头上的人传来的冰冷的两个字,索亚就傻了。
  “去做饭。”
  索亚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心理准备,结果雄虫只是让他去做饭??
  梁安略带不满地看着毫无反应的雌侍,轻轻踢了一下雌虫的拖在地上的衣摆,“你,去做饭。”
  雄主是雄虫,雄虫不会做饭,所以雄主也不会做饭。
  昨天考试前背疯了的演绎法浮上心头,随即反应过来,低声道“是”。
  手忙脚乱站起来,转过身体,思索要做什么,迈开步子,腿上却一个刺痛,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啊”地一声跌倒在地板上。
  完了完了完了!索亚心中懊恼。
  一旁观看的梁安满头黑线。
  身为雌侍,手脚利落是最基础的,可等梁安看清雌侍的神情,心思瞬间拐了个弯。
  雌侍长相貌美,尤其一双眼睛,眼尾向下,配合温婉弯眉,气质透出几分清纯无辜。
  这个长相正符合他的喜好,柔弱,又惹人怜爱。
  于是,他主动向雌侍伸出手,“还站得起来?”
  他穿越过来的身体好像自带寡淡buff,从这张口中说出的话调子平平,脸上的表情也永远是寡淡阴郁,梁安自己照镜子时都吓了一跳。
  现在他语气淡淡地朝雌侍伸出手,,将他拉起来,雌侍却浑身哆嗦,站不太稳,也不敢抬头。他们这样面对面站着,梁安这才发觉雌侍矮了他半头。
  这么矮的雌虫,还是第一次见。
  身高优势,梁安窥见他脖子后延伸的虫纹,因惊慌而又楚楚可怜,他语气不由自主放软了,可里面还是带点阴郁气势。
  “还行?”
  “对不起,雄主!”
  索亚抱住自己,站起身他才感觉到身上多么冷,腿上的酥麻刺痛感还存在,他不敢再有一点耽搁,一瘸一拐地走向厨房,每走一步,足下如针扎。
  为以防万一,他偷溜出来两次,提前摸清了房间布局。
  梁安望着他的背影,拉起雌侍的手上仿佛还留存着滑腻柔软的触感。
  一个雌虫而已,还不值得他过于关注。
  梁安看着睡衣,真丝料子,暗金光泽,柔滑微冷。他摇摇头,实在穿不惯真丝材料,想去换一身衣服。
  换衣服的念头一出来,脑子里立刻显现出衣帽间的位置。他走下旋转楼梯,走到衣帽室。
  一推门,日光灯明晃晃,几乎刺瞎眼睛。打眼望去,左右两列都是高大的开放式衣柜,漆成深棕,雕刻着精细花纹,每一处挂满了衣物。
  衣服多,但颜色都过于鲜艳的。而且衣服上尽是大块杂乱线条图案,或巨大的名牌商标。
  那些都是最为虫星人所熟知衣服品牌。
  头疼的的感觉又来了。
  这间房子里到处充满着暴发户气息,器具,生活物品,无一不写着“我很有钱”。
  从看到至尊版豪华终端开始,就暗暗嫌弃原主人的品味,这个衣帽间让他彻底无语了。
  只有暴发户,才会只挑最贵的,最抓人眼球的图案,最为人所熟知的“贵族”名牌。
  梁安千辛万苦地从一堆衣服中找出了两件还没剪掉牌的素色衬衫。
  刚才那个雌侍,身上还穿着恶趣味的女仆装,齐膝短裙,白色荷叶边,大红蝴蝶结,黑色圆头鞋,女仆装活泼可爱的风格和雌侍本人的清纯长相很是不搭。
  谁让梁安是个颜控,看不得毁身体气质的穿衣搭配。
  等梁安走到卧室时,却看到清纯的雌侍跪在门口,手不安地绞着。
  “饭做好了?”淡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索亚愧疚地不敢再抬头,双手紧紧攥着,伏在地上,跪地认错。
  “对,对不起。我没有做好饭。”
  梁安嗅了嗅,空气中没有饭菜的香味。
  “怎么回事?”声音听不出喜怒。
  “雄主,厨,厨房里,没有菜。”
  索亚闭紧了眼睛,身体不停颤抖,几乎要被恐慌吞噬,绝望等候发落。                        
作者有话要说:  1.攻是本土雄虫,4~18岁在蓝星长大,大学在虫星。
2.攻是席天舍友,本文时间线比《浪荡子》倒退三年,上大二。
第2章 第二章 穿越
  时间倒退回十分钟前。
  傍晚六点,梁安赤足踩在地板上,凝望窗外街景。
  路灯次第亮起,昏沉天空下,晕黄路灯照亮一片扇形区域,细雪飘落。
  阳春三月,合该春暖花开,这里却冰雪凛冽。
  窗外,素雪纷飞。
  窗内,温暖如春。
  房屋供暖系统正常运转,温度适宜,湿度适宜,梁安身上睡衣还未换下,胳膊小腿暴露在舒适空气中。
  昨天中午,梁安还在斯明大学里,像往常一样下课,去食堂吃个午饭。回到宿舍,他还听到舍友席天和他男朋友在通讯聊天,聊天过后,他打趣了一句席天。随后,走出了宿舍公寓楼。
  记忆从这里出现断层。
  当梁安再次醒来,他成为了另一个人。
  斯明市的三月天气回暖,但仍需秋装来抵御早晚寒冷。梁安醒来时只穿薄薄真丝睡衣,因而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梁安站在巨大的银制花纹边框落地镜前,打量他的身体。
  边框古朴精致的镜中,映出一个苍白瘦削的年轻人,他的胸膛因情绪起伏剧烈显现浅浅绿痕。
  镜中人身体瘦削如竹竿,面色苍白,眼底青黑,双手修长而骨感,全然不是梁安原来熟悉入骨的模样。
  左手腕上,银底金边的至尊豪华版个人终端嗡嗡震动,梁安轻皱眉头,手指划开投屏。
  投屏上显现出星空飘雪画面,已经听过了两次的语音又开始整点报时:
  “蒙达利州、约克郡天气为您播报,今天是三月四日下午6:00,小雪,最高温度2℃,最低温度-13℃,西北风3级,紫外线较弱,适宜室内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