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嫁入豪门的二哈(上) 作者:银楼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玄幻 灵异
文案:
二哈是一条流浪的二哈,被其他流浪狗骂又脏又二这辈子都没人要的注孤生狗。
二哈迎风站立街头,冷冷的风吹着他脏得打结的毛,身姿孤傲,面容冷峻严肃: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我TM还就爱自由!干你们屁事!
直到有一天,他从正在街边争吵的一对疑似情侣的两男中间走过。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男的但声音像女人的人说:“锦程,我知道你喜欢男人,你娶我多好啊,咱俩门当户对,长辈们也更容易接受,你说是不是?”
另一个男的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冷笑着随手一指从旁路过的流浪脏狗,“滚蛋!娶你我还不如娶他!”
于是一生放荡不羁就爱自由的流浪狗二哈就这么被八抬大轿(大雾)抬进了夫家,成为了一只光荣嫁入豪门的狗生赢家狗。
二哈四脸懵逼:………………WTF???
  
严肃脸美貌二哈受(阿风)VS总裁攻(贺锦程)
看文注意事项:
1、这是一只能听懂人话的二哈,是的,他还听(看)得懂英语,是不是特别腻害?
2、那些不相信我二哈能嫁入豪门的请抬头看封面!我二哈美貌与才华并存!
3、本文可能有少量灵异,但不吓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风(二哈),贺锦程 ┃ 配角: ┃ 其它:银楼,1VS1,HE。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二哈是一条流浪的二哈,被其他流浪狗骂又脏又二这辈子都没人要的注孤生狗。一天,他无意中从街边争吵的两男中间走过,却被其中一个男人当街求婚……本文文风风趣幽默,是一篇以乐于助人的狗狗的视角展开的萌宠文,讲述了一段人与狗之间意外到来的温暖缘份。流浪的哈士奇意外进入豪门,进而整个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而原本姓格黑暗偏激的贺锦程也为了帮助心爱的宠物够获得更多力量,成为真正的人类,费尽心力帮他做好事积功德。
                                                                             
第1章 见义勇为狗
  明秀山坐落在明珠市的海边,整座山的山体不高,但风景秀丽,景色宜人。离山不远的海湾铺陈着细腻的白色沙滩,一条环海公路环绕在不远处,海水清澈宁静,是夏日游玩的绝佳胜地。
  然而这一片美丽的海湾,包括后面的明秀山,在早年就被英国贵族福斯特家族购买,属于私人海滩,并不允许人们私自在这里游玩。
  老福斯特在明秀山上建造了一处占地宽阔的庄园,整座华丽的庄园面向大海,背靠整个灿烂的明珠市,每年都会有许多人驾车来此环海一游,顺便猜测一番那绿荫环绕之处有着怎样的风景与财富。而在老福斯特死后,这笔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分庞大的财产,落在他唯一的外孙,混血明星贺锦程名下。
  与明秀山一山之隔的另一面山下,则是与福斯特家族的富有相反的一个普通的平民小镇。
  流浪的哈士奇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一片。
  他每天早起会先去路边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如果幸运的话,也许一整天都不用饿肚子了,但如果不那么幸运,也许一直找到晚上也没办法找到一点能吃的东西,只能十分惨地把饿肚子的难受带进梦里以及第二天。
  这天,脏呼呼的哈士奇正埋头翻找垃圾桶,忽然,他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焦急的哭喊声。
  “谁能帮帮我!我的孙子被锁在屋里了,呜呜……”
  哈士奇立在头顶的一对大耳朵动了动,顾不上再埋头翻垃圾桶,赶紧把脏呼呼的毛脑袋抬起来往喊声处看去。
  果然就见一个五六十多岁的女人正站在路边焦急地哭喊,还不断试图伸手去拉偶尔一两个过路的行人,令人诧异的是,所有路过的人对中年妇人的哭喊都无动于衷,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已经有些年纪的中年妇人脸上一阵阵绝望,却不敢就此放弃,一次又一次试图去拉那些过路的行人,可获得的仍然是一次又一次的无视。
  哈士奇却对这一切见怪不怪了,不过他也不再继续翻找垃圾桶,而是迈动四肢往那个中年妇人走去。
  他走到中年妇人面前,仰头看着她,低声叫道:“嗷呜~”
  中年女人哭喊了一会儿,已经有些绝望了,此时听到声音赶紧转过头来,但看到发出声音的只是一只狗,脸上不由涌起一阵阵深深的失望。
  她忍不住用埋怨的语气喃喃地说:“怎、怎么是一只狗呢,怎么只是一只狗呢……”
  哈士奇也不在意,他往旁边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她,再走一步,再回头看她。
  也许是动物们的思想十分单纯,导致他们的动作也十分好理解,中年女人哭着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有点明白了,赶紧走过去,颤着声音说道:“你、你能看见我?”
  “嗷嗷。”哈士奇人姓化地点了点头。
  中年女人立时一阵惊喜,她的脑子此时已经不算清明,只深深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要找人回去开门救孙子,至于为什么是找人去救孙子,而不是自己去开门……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谢谢谢谢!我、我给你带路。”中年女人欣喜地领着脏呼呼的哈士奇往前走。
  他们走得不算远,很快就走到一栋位置比较偏僻的自建房前。
  小镇太偏远,还没被市中心的规划波及,道路狭窄,自建房密集,不远处厂区的外地打工人员都喜欢到这一片租房子,比较便宜。
  中年女人明显也是这一类人,她领着哈士奇走到一楼边上的一个旧得掉漆的铁门前,意识再次变得不再清楚,嘴里喃喃说道:“孙孙,我的小孙孙还在里面呢,谁来救他。”随即着急地往前一跨,整个身体竟然跨进了实体的铁质门内!
  哈士奇并没有为这一幕感到惊慌,他眼尖地看到旁边一栋楼前几个妇人正坐着聊天,忽然冲她们大声喊了起来,“嗷~嗷呜呜呜~”
  正聊天的几个妇人顿时被这次大叫的狗吸引了注意力。
  “咦,那不是小哈吗?它在那里嚎什么呢?”其中一个妇人偏头看向哈士奇,一脸奇怪地说道。
  拜这条脏兮兮的哈士奇好管闲事的姓格所赐,小镇上许多人都认得他了,有一次还因为赶跑了小偷被小镇的派出所评为见义勇敢为狗呢!派出所的民警还组织过镇民,看看有没有谁家想养狗,可以收养它。
  小镇的镇民比较纯朴,有好些人喜欢这只看起来十分威风,又从不咬人的大狗,纷纷想收养他,但哈士奇一心只爱自由,听说这些人类想收养他,吓得当场就钻了派出所院墙的狗洞跑了,把大家逗得哭笑不得之余,也不再强迫他,只偶尔家里有剩饭什么的会喂喂它。
  “嗷呜呜~”哈士奇仰着脖子,继续冲她们嚎叫。
  另一个妇人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她看了一眼那扇门,眉心皱了起来,说道:“我记得那户就住了一个老太太带了个一岁多点的小孙子,儿子媳妇都不在身边,可别是出什么事了吧!”
  “哎,这还真是,赶紧去叫陈家的开门看看,别真是出了什么事。”两位妇人都是附近民租房的房东,她们虽然偶尔在房租和押金之类的事上会占点小便宜,真遇到人命关天的事,也是不敢怠慢的,赶紧就起身找了那栋房子的房东。
  房东很快就来了,经这些人七嘴八舌一提醒,她也觉得好像有一两天没见那房子的老太太抱着孙子出来晒太阳了,赶紧拿了钥匙出来。
  掉漆的铁门被打开,众人不用进去,就看到里面不大的客厅里倒了一个人。
  几人吓了一大跳,走进去一看,人已经凉了。
  “作孽啊!”房东从里屋里抱出一个脸红得不正常已经陷入昏迷的小孩,皱眉叹了口气。
  哈士奇没有进屋,他看着站在自己的尸体边,整个人都呆住的中年妇人,又瞥下眼。
  房东报了警,民警很快就来处理了这件事。
  上次那个提义收养哈士奇的民警小刘也在里面,哈士奇生怕他再提什么收养的事,赶紧趁看热闹的人多,从旁边溜了。
  他在不远的另一条巷子站了一会儿,中年妇人向他走了过来,此时再看,她原本混沌的双眼已经变得清明,显然是已经清楚了自己已死这件事。
  “真是谢谢你呀,你是一条好狗。”中年妇人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半蹲在大狗的身边,手撑摸了摸狗脑袋。
  “嗷~”哈士奇微微歪头看着她,不客气呀~
  “孙子送了医院,警察也已经联系了我儿子儿媳,我要走了。”中年妇人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然后哈士奇便看着她的身体一点点消失在半空中,其中有一些乳白色的光点却留了下来,落在了哈士奇脏兮兮的身体里,“谢谢你,再见。”
  “嗷嗷~”哈士奇抬起脏脏的爪子挥了挥,再见哟~
  ※
  贺锦程刚从公司出来,就被章思源缠上了。
  “锦程,你打算回贺家吗?咱们出去约会呗~”章思源自来熟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明明系上了安全带,但那根窄窄的带子分明系不住他的风骚,这一路上各种纠缠,整个人都要贴到驾驶座上的贺锦程身上了。
  一阵香风随着他的动作飘了过来,贺锦程猛地一转方向盘,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拉开车门便先下了车。
  车门砰一声被撞上,像这样就能阻隔铺了满车箱的香气。
  章思源愣愣地看着那人下了车便扬长而去,似乎连被他碰过的车都不要了。他看了那人的背影一会儿,忽然用力拉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跑下了车。
  “贺锦程,你别走嘛。”章思源小跑几步追上去,伸手就去拉他的手。
  “滚开!”贺锦程甩开他的手,回身就要打人。章思源吓得赶紧退了两步。
  哈士奇今天没有在小镇上游荡,而是瘸着前腿甩着尾巴去热闹的主城区边缘晃悠了一圈,想看看能不能遇到有可能需要他帮助的人。
  原本哈士奇也只是一只很普通的,只知道四处翻找垃圾桶找食物、偶尔还要跟其它流浪狗抢地盘的流浪狗,一次偶然的意外,他给一个已死的人完成了心愿,获得了些许来自人类灵魂的神奇能量,使得原本混沌的脑子变得清明了起来,于是之后他便本能地开始追逐这股力量,帮助更多灵魂,脑子也逐渐变得更加清明,明白了许多动物不可能想明白的事。
  他沿着马路两边的人行道慢悠悠往回走,看到有两个人类站在前面说话也没有绕道,也许是小镇的人们都比较善良好相处,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流浪的哈士奇并不那么惧怕人类,更别提那两人衣着气度一个比一个好,看着也不太像坏人,于是打算直接从他们中间走过去。
  “你他妈上天入地追着老子到底想干什么?”贺锦程这次没走了,但那阴鸷的眼神看得人头皮直发麻。
  这人原本就是个暴躁脾气的,偏章思源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狭长的双眼上下瞄了瞄他,直把贺锦程瞄得又要动手揍人,才清了清嗓子说:“贺锦程,我知道你喜欢男的,你娶我多好啊,咱俩门当户对,长辈们也更容易接受,你说是不是?”
  贺锦程顿时像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冷笑了一声,随手一指从两人中间路过的流浪脏狗,“滚!娶你我还不如娶一条狗!”
  这话纯粹是在侮辱人,章思源画着精致眼线的双眼顿时就红了。
  被称为流浪脏狗的哈士奇抬头看了看指着他的男人一眼,甩了甩尾巴默默地走了。
  贺锦程不耐烦地收回了目光,转身便要走。章思源忽然大声喊道:“好啊!只要你能让它答应嫁给你,我章思源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纠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