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溺死温柔乡[西幻]+番外 作者:江上烟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修真 异世大陆
  文案:
  诛神之战落幕,战神威尔特回到老家,和一位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绝色美人结了婚,大美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做的一手好菜,街坊邻居都赞叹战神和美人的绝配。
  直到有一天,战神死敌之一的残留部族找上门来,欲趁战神不在屠杀报复,谁料,穿着围裙的美人脸色一沉……
  炮灰蜥蜴人惊恐万分:“您……您、您是!!!”
  战无不胜多金多钻只想安稳退休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龙骑士攻x表面温柔体贴楚楚可怜实则?的恶魔美人受
  威尔特:我不凶神恶煞,我是在表达喜欢他的意思,解决完这件事后可以正式退休。
  伊维多:他在试探我,他在威胁我,他差点杀了我!
  街坊邻居:赞美战神,赞美美人,我们是cp粉!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威尔特,伊维多 ┃ 配角:西迪,塔塔里镇众 ┃ 其它: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奇幻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51814字
第1章 第 1 章
  塔塔里镇是艾维亚帝国西北方的边陲小镇,终年严寒,民风朴实,经济落后却自给自足,小镇的居民总是特别恋家,年轻时外出闯荡,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塔塔里镇成家,因此街坊邻居都分外熟悉。塔塔里镇的特产是塔塔里果,一种古时候常用的染色原料,镇名也由来于此,但近年来由于新原料的热销已经无人问津,镇长大会的时候甚至有人提出,该给塔塔里镇重新改个名字——
  不知是谁高喊:“威尔特镇!纪念从我们塔塔里镇诞生的英雄,战神威尔特!”
  底下发出剧烈的欢呼,票选结果49:2,碾压式通过了这个决定。
  镇长捋着皱巴巴的山羊胡,脸色阴晴不定,喘声说:“威尔特肯定是要在首都供职的!看不上我们塔塔里镇,看不上!”
  然而,票选结束的第三天,却传来了战神威尔特即将归乡的消息。
  最先收到消息的是塔塔里日报社,他们好吃好喝供养的一只疾风鸽不负众望把消息传到,报社加班加点印刷战神威尔特的生平事迹。塔塔里广播站也随之接到了消息,不顾原本的播报安排,广播站仅有的三名成员轮班工作,日夜不休地反复播报战神威尔特的丰功伟业。
  相比之下,等首都方面的红头文件下达,艾维亚帝国最德高望重的诺娜公爵影像亲自降临到镇长办公室,口述战神威尔特归乡的指令并巡察了基层工作后,塔塔里镇镇长才正式得知此事,和他的内务秘书两人大小瞪小眼,重重叹了口气。
  战神威尔特在艾维亚帝国的人气有多高?不得而知,但自从他的长矛戳穿魔龙菲奥里布满鳞片的脊骨,在首都,怕是已经能比肩诺娜公爵了。更何况是威尔特的家乡,这个偏远小镇,年长的居民纷纷骄傲地回忆与威尔特共事的经历:那时他还是个半大孩子,沉默而孤傲,只有我独具慧眼,与他交好……年幼的人类孩子更是从小听闻战神的威名,从塔塔里镇出来的第一个女王骑士到名震天下的英雄战神,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
  战神归乡并不是简单的回家一趟,而全部要走有组织、有纪律的帝国流程,光是随行人员安排就有一本《基础魔法咏唱》那么厚。传送法阵是肯定不能走的,而从帝国首都到塔塔里镇有二十多个城市,一百七十多个村镇,几乎每到一处就有欢迎和围观的群众,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市长大人们殷切的招待更使行程一拖再拖,足足三个月,塔塔里镇居民才盼到了战神大人的影子。
  艾维亚历四八八年六月,天气晴好,温度适中,是这个西北小镇最舒适的季节。还未整改的狭窄小道被先行而来的帝国士兵团团围住,清除道路两旁的旧菜叶子,喝走浑水摸鱼的吟游诗人,天空盘旋的黑鹰令意欲趁乱行动的盗贼一览无余。身着白银盔甲的士兵们长矛伫立,身姿笔挺,神情肃穆,犹如一杆杆标旗插在路两旁,他们身侧是滋滋跃动星芒的防御法阵,围观的塔塔里镇居民则拥挤在这之后,踮着脚尖眺望远方的入口。
  若隐若现的敲鼓声从尽头处传来,不久,他们看见了飘在最前的艾维亚帝国旗帜,紧接着的三面旗帜分别是威尔特供职的近卫骑士团、驯龙佣兵队和诛神联盟。艾维亚帝国仅有十二只、最昂贵的坐骑之一的双角兽——传闻中神使的坐骑独角兽与人马的后代——拉着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徐徐接近。
  战神的即将到来引起了围观群众的小声惊呼,细微骚动中被抱在怀里的年幼孩子朝他母亲撇嘴:“妈妈,战神大人一点也不像您说得那样节俭,我才不学他。”
  抱着孩子的中年女姓愧红了脸,像落雨天收衣服般急急把孩子收进怀里:“……不要胡说!要学的!”
  这阵骚动并未引起众人的注意,因为载驾着战神的马车已驶进塔塔里镇,那些好奇又崇拜的镇民一个劲伸吭脖子,恨不得也钻进马车里一睹战神尊容。
  双角兽载着的马车每缓慢驶过一段,路旁伫立的帝国士兵便单膝下跪,垂首以示尊敬,后面围观的镇民也纷纷效仿。马车缓缓停止在塔塔里镇神殿前,等着接待的镇长见到全镇居民整齐划一的动作,脸上的赘肉难堪地抖动好久,才不情不愿地被内务秘书拉着弯下膝盖。
  “——谨以塔塔里神殿的光辉,颂贺您的归来!愿您今后在塔塔里镇的生活,永远幸福、安康!”
  塔塔里广播站播报了整整三个月的贺词,今日终于有机会说出口,虔诚的镇民们衷心祝福着。
  但与此同时,没有人看见,在镇内最高的建筑——塔塔里广播站的大喇叭上,忽然间黑雾缭绕。无视了看穿一切伪装的鹰眼,黑雾中透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紧俏的高跟靴搭在大喇叭顶的细尖尖上,不着分毫力气,仿佛只是为了展示跟尖有多细,腰上的部分依旧萦绕在黑雾中。
  就在震天的祝福声止歇后,那辆装饰无比华丽的马车终于打开了门,那一刻,在场的人都不敢眨一下眼,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前倾,纷纷屏住呼吸。空前死寂中,马车难以察觉地颤动了一下,所有人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下一秒,华贵的马车中蹦出了一团淡紫色的甲胄,全身覆满坚硬鳞片,犹如穿山甲蜷缩着,待即将落地的瞬间舒展开来,露出巨大的翅膀和长尾巴。
  淡紫色的甲团晃晃脑袋,挥动肉翅,仰着天空发出兴奋的长嚎:“唧———————!!!”
  这声嘹亮的叫喊化作有形的气波,直接把最前面的塔塔里镇镇长掀翻在神殿柱子上,道路两边的防御法阵吸收了大部分冲击,急促地响起警报声,法阵后面的镇民们也都被气波震得五官扭曲,睁不开眼,却还是从缝隙中窥见了声音的来源,景仰的心情更加攀升至了顶峰,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在回响:这是战神大人的、战神大人的——
  “西迪,安静点。”
  ——龙!
  金碧辉煌的马车中,伸出了一只手捏住“穿山甲”的两支翅膀,把还处于兴奋状态飞舞不停的甲团扔到后方,自己则慢悠悠地走下马车的台阶,摸了摸双角兽锋锐的尖角以示安抚,朝这回程一行的领路人——也是近卫骑士团新上任的副团长,格瑞姆——点头示意:“终于到塔塔里了,这一路上辛苦。”
  格瑞姆连忙摇头:“荣幸之至,威尔特大人。”
  而威尔特在环视一圈后,手抚上胸膛,朝塔塔里神殿的方向深深鞠躬:“祝福我收下了,愿塔塔里神殿的光辉同样照耀你们。”他抬起头,阔步上前拉起撞在柱子上的镇长,在看清了他的样貌后似乎震愕了两秒:“好久不见了,巴顿。”
  巴顿镇长头发灰白白,山羊胡皱巴巴,低着头喘了好久才从眼冒金星中恢复过来,小声说:“你还是那么年轻,威尔特,不,我是说……欢迎战神——”
  “好了!”威尔特打断他,拍拍他的肩膀:“巴顿,别假惺惺添那些礼节了,只管拿出小时候对我的态度就行。”
  他转过身,那条猎杀魔龙菲奥里时同样穿戴的灰色斗篷猎猎作响,威尔特站在塔塔里神殿的台阶上高声道:“故乡,我回来了!”
  在一阵无法喘息的沉默后,塔塔里镇爆发出长久的、惊人的、空前响亮的欢呼!
  全镇震耳欲聋的呐喊似乎让站在塔塔里广播站大喇叭上窥视的“黑雾”不适,细尖的高跟靴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而在他移动的刹那,伫立在神殿前的威尔特的视线,似乎不经意间往这边一瞥。
  那一秒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是瞬间,他迅疾地转过身——速度之快让身上缠绕的黑雾都来不及反应,因此露出了纤细的腰身——塔塔里镇清澈的天空中,凭空撕开一条裂缝,紧接着,“黑雾”像奔逃出猎捕的羚羊,匆忙钻入裂缝中消失不见。
  威尔特收回视线,他看上去依旧是孔武有力的年轻人,利索黑短发,深紫色瞳孔,沉默时是孤傲的英俊男子,偶尔一笑更令少女沉沦,与塔塔里镇居民记忆中的青年模样别无二致。之前他虽语气和善,神色却依旧威严,然而此时却不由露出了一丝细微的笑意。
  “对了,”威尔特说,在场的人都停下了欢呼,竖起耳朵聆听。“我将要结婚了,而我的妻子——这么称呼也许不大合适——也是一位人族男姓,我回乡,主要是希望塔塔里神殿的光辉祝福我们。”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你点进来(づ ̄ 3 ̄)づ
  没什么冒险元素的低魔西幻文,开头就是满级大号,龙骑士x恶魔美人,有掉马有反转,大概还能蹭个先婚后爱的时髦tag
  如果喜欢可以收藏评论一下,谢谢~
第2章 第 2 章
  之前提过,塔塔里镇居民总是特别恋家,年轻时外出闯荡,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塔塔里镇成家,其实还主要是因为塔塔里镇居民有个不成文的习惯:结婚时要到塔塔里神殿接受神之祝福。
  这和其他地方的风俗很不一样,至少在大城市,神殿早就被替换成教堂,新婚夫妻也是接受教皇祝福。唯有像塔塔里镇这样偏远闭塞的小村镇,才保持着上古流传下来的习惯——供奉神和信仰神的存在。
  但威尔特相信,很快那些大城市会重新建起神殿,甚至还要来塔塔里镇考察各个神祇的雕像样貌。原因无他,引起诛神之战战火的源头——那个四处作乱的恶魔曼斯正是由秩序神使堕落而来。战后的总结大会上诺娜公爵还强调了“这次战役也许并不是件坏事,是神由于被遗忘给予我们的惩罚和警醒”等等重要结论。
  这些事已经不需要威尔特烦恼了,他现在最大的烦恼是给他的新娘挑选合适的婚服。虽然面前的款式和布料都是格瑞姆从帝国首都运来的最新货,但威尔特觉得没一件配得上他的伊维多。
  怎么配得上呢?威尔特想。从他进入魔龙菲奥里藏满珍宝的洞穴,在黑暗的最深处救出伊维多的那一刻起,威尔特就在考虑他婚服的款式了。这不怪他想太多,最终决战前的夜里,诛神联盟的将军们围起来夜话,谈得全是不着调的花花新闻,一会张罗着给联盟的单身汉说亲,一会叫喊着救出被菲奥里掳走的精灵公主后去提亲,只有最后才勉强收回正题:女人这一生最美丽的时刻是出嫁,而男人则是在战场上。
  不论威尔特对这个结论赞同与否,当他第一眼看到在黑暗中苍白虚弱、又楚楚可怜的伊维多抬起水汪汪的、如蓝宝石般深邃的双眼,那种埋藏在血脉深处对心爱之物的占有欲就飞速觉醒了。他甚至没第一时间分辨出伊维多的姓别——还以为是被魔龙掳走的精灵公主——脑袋里只剩下了对昨夜篝火夜话的赞同,然后构想“她”的婚服款式。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了也是白想,伊维多根本穿不上,他是一位容貌惊人出众的男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