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我粉上了对家大神[电竞]——泽达

更新时间:2021-02-22 标签: 修真 异世大陆
   《我粉上了对家大神[电竞]》作者:泽达
 
  文案:作为SG战队死忠粉,程凛却只能签约对家战队。
  据业内人士称,程凛的加入妥妥拔高了CAL战队的逼格和嘲讽值——
  有颜能打神补刀。
  在进入CAL战队以前,作为言旭黑粉,程凛认为CAL战队队长言旭是个无耻不要脸的臭流氓。然后他发现自己错了。
  言旭分明特别无耻、特别不要脸、特别流氓。
  具体表现为——
  言旭:“啥,我枪法准不准?问你们凛神啊,他每晚都有体验。”
  “你说凛神是对家的粉?他本命是我了解一下。”
  “凛神,来来,练枪,私教。”
  程凛:“呵。”
  可关键是对着这个老流氓,程凛居然黑转粉了!粉着粉着,还粉转男友了!
  程凛:前偶像对不住我爬墙了_(:з」∠)_
  明骚老流氓攻X补刀直球受,1V1HE。
  注:1.现代架空,游戏为PUBG(即绝地求生、俗称吃鸡)。从来没玩过游戏也不会影响看文,放心~
  2.游戏赛事存在部分私设
 
  内容标签: 强强 游戏网游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凛,言旭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作为SG战队的死忠粉,程凛却只能签约对家战队,据业内人士称,程凛的加入妥妥拔高了CAL战队的逼格和嘲讽。在进入CAL战队以前,作为言旭的黑粉,程凛认为战队队长言旭是个无耻不要脸的臭流氓,然后他发现自己错了,在相处过程中,程凛发现自己居然黑转路了,转着转着,就成男友了!本文为电竞题材文,文风诙谐幽默,两位主角一个骚话连篇一个补刀手快,且看老流氓和天赋新人能为大家带来怎样欢脱有趣的故事。
 
 
第一章 
  地点:网吧
  活动:践行宴
  欢送主角:程凛
  方式:玩“吃鸡”
  键盘鼠标哒哒作响,游戏战况很激烈。
  “不是,”程凛在游戏枪林弹雨突突突的背景音中发问,“怎么就‘践行’了,你们是准备送我去哪儿?”
  阿甲冒头打了两枪,一枪不中反被人打成血皮,赶紧缩回来,边打药边嚷嚷:“你都签约CAL了,这不就是抛下我们远走高飞了吗!”
  阿乙跟他缩在一块,连声附和:“对对对。”
  程凛给手里的狙换弹,开倍镜瞄人:“那你们还跟我三排?”
  两人异口同声:“那是你抛弃我们,我们对你绝对是不离不弃嘛!”
  ……倒打一耙,厚颜无耻,程凛服气。
  阿乙在石头后猫了阵,呆不住了,想扛枪往外冲锋,程凛诚恳道:“别,看看你的装备,穷成这样出去送快递人家都看不上,活着不好吗?”
  扎心了。阿乙喉头一哽,奈何程凛说的是实话,他只好灰溜溜继续躲着。
  程凛是他们中负责指挥的,不管平时阿甲阿乙怎么跟他贫,游戏如何玩那是程凛说了算,他们也乐意听,原因简单:跟着大佬有鸡吃。
  程凛眯了眯眼,架枪开镜,砰砰两枪出去,右上角立刻刷出实时信息:
  【Lin使用Kar98K击倒了lurenA】
  【Lin使用Kar98K击杀了lurenA】
  阿甲中枪倒地:“要死要死,救命!”
  “封烟!”程凛喊道,同时锁好位置:“阿乙救人,我架枪保护,注意手·榴弹。”
  阿乙:“ojbk!”
  他赶紧扔了烟·雾弹,抓紧时间救人。
  前面打得这么激烈,不劝架实在没法走,程凛吸了口气,慢慢沉下心和眼神,游戏画面锁在他瞳孔里,映照的光说不出的凛然。
  “砰!”
  子弹出膛,程凛聚精会神,鼠标锁着目标走,耳畔枪响不断,瞬间,右上角击杀刷屏被他一人承包。
  连下四杀!
  阿甲阿乙欢呼:“爸爸!”
  程凛:“没你俩这么贫的儿子!”
  三人对视,在网吧包间里大笑出声。
  程凛和甲兄乙兄是死党,三人也是同一款游戏的爱好者:PUBG,俗称“吃鸡”,是款射击类沙盒游戏。时下很火,玩法简单来说是在一张地图内对枪躲圈。又那么巧,他们三都是SG战队的粉丝。
  就在昨天,程凛正式签约CAL战队,成为了职业选手。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嘴儿:CAL和SG,是对家。
  电子竞技没有第二,上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成王败寇太正常。大家打来打去,除了某些私下里小动作闹出的恩怨,也没谁真把谁当永恒的仇家,那CAL和SG这两支,怎么就成对家了呢?
  要说两个战队,队员之间没什么,就是两家粉丝不共戴天,碰到一块儿那必定掐得风生水起,势必磕个你死我活,见面互喷是问候,不喷不好意思说蒸煮。两队是粉丝盖戳,“被”成了对家。
  他们的爱恨情仇始于CAL的第一个全球总冠军,在SG的粉丝眼里,非常寸的冠军。
  五年前,SG两连冠在手,就等着创造三连冠的神话,这种时候任何其他队伍夺冠SG的粉丝必然不能接受,而CAL就这么寸,揽了这个锅,横空出世,拍拍屁股把冠军打包收走了。
  最后一局结束前SG战队原本领先,粉丝们等着激动人心的冠军时刻,呐喊都在喉头了,只等着结束时尽情咆哮,却迎面泼来一盆冰渣,让他们瞬间哑火,集体懵逼!
  输了,SG输了最后一局,也输掉了冠军。
  SG众粉丝:!?
  发生了什么事!啥玩意儿!?
  这谁能接受啊!
  当时的比赛场馆足足安静了两秒,随后爆发出掀翻天际的喧嚣,有SG粉丝的惨叫,也有为新王者爆发的欢呼。
  终结SG追逐三连冠之路俨然成了CAL战绩里最闪的一片外壳。在无数人欢呼的时候SG的粉丝们懵逼的懵逼,哭嚎的哭嚎,当天场馆里就有几个SG的粉直接哭晕,竖着进来,横着被抬出去。
  而众多懵逼的SG粉丝脸庞中,赫然有程凛的份儿。
  十五岁的程凛刚粉上SG战队队长铁狼,兴冲冲买了比赛门票,打着飞的出国来到现场加油助威,就等着他获得最终胜利。结果最后一场比赛,他眼睁睁看着铁狼被CAL的言旭爆头,扫地出局。
  游戏中的枪声可真清脆啊,还带着踩点的节奏感,把他一颗心狙得拔凉拔凉。程凛当时心脏随着枪声坠地,砸得生疼。
  最后一把游戏CAL成功吃鸡,总积分反超原榜首SG,以微弱的分差优势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拿下了属于他们的冠军。
  SG前几场占着第一的位置,最后被绝地翻盘,你说气不气。
  SG的粉丝对于CAL无疑有怨,赛后免不了有人去微博论坛底下酸,而CAL也迅速拥有了大批粉丝,其中以言旭的人气最高,他凭借着脸跟技术拥有了一批忠粉。嘿呀新粉丝们能坐着看SG的粉丝喷吗?当然不能。CAL的粉丝撸起袖子就掐了回去。
  人气最高也意味着随时站在风口浪尖,掐架中SG的铁狼和CAL的言旭两个名字被提到的次数最多,出镜率高,围绕他俩展开的话题也最丰富。
  那一年的掐架,规模之大、语言之丰富可谓让人叹为观止。而程凛,隔着人山人海,单方面与言旭结下了大梁子。
  那年程凛十五,言旭十八。
  要是有人告诉五年前的程凛,你以后会成为CAL的队员,程凛肯定会回以关爱智障的眼神。
  世事难料啊……如今,二十岁的程凛已经签下了合同,正式加入CAL一队,而CAL战队现任队长,就是他黑了五年的言旭。
  阿乙被人阴了,嚎啕:“我靠有人!啊……我死了。”
  程凛换了近战枪:“等着,给你报仇。”
  阿乙解放了双手更闲不住嘴,他边看着程凛操作边说:“我还是想不通。你不就是想玩玩吗,何必非得去CAL?SG也邀请你了吧,虽然是二队,但那也是跟男神在一个俱乐部啊,你就不心动?”
  不心动?当然心动。
  但是……程凛抬枪,扣动扳机,稳稳压枪,在清脆的枪声中将对方爆头,屏幕上瞬间刷出“WINNER!”“CHICKEN DINNER!”的字眼,成功吃鸡!
  程凛看着屏幕,笑了,胜利的滋味令人全身舒畅。
  心动,但是,他想拿冠军。
  “我从来没说过我只是想玩玩,”程凛说,“我做职业选手,只是为了冠军。”
  声音不大,分量够重。
  SG朝他抛出的橄榄枝是二队合同,二队,国际比赛的门儿都摸不到,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如果程凛才十七八岁,那他还能去二队等等,可他已经二十了,在电子竞技这个行业中没有时间给他蹉跎。
  程凛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想上场,他要比赛,他要冠军。SG给不了,他就去别的地方拿,只要是能达成目标,哪怕是加入对家战队又何妨。
  他曾作为铁狼的粉丝,为他人的胜利呐喊助威,但心里始终有声音在叫嚣着不够,什么地方不够?当初他也不明白,说来还是因为铁狼的一句话,才让他恍然大悟。
  铁狼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你问我夺冠是什么感受……高兴,激动,我跟你说不明白,反正,是冠军才懂的感受。”
  铁狼表达能力有限,但程凛醍醐灌顶,骤然醒来:是了,他要的是这个,冠军!夺冠的滋味,只有捧起荣誉的人才能得到,旁人不能明白,粉丝不能明白。他真正想要的不是永远作为观众在台下摇旗,而是自己上阵,亲手创造荣耀,他的热血该为自己沸腾!
  阿甲阿乙对视,他们都看到了程凛眼里的认真。既然好兄弟已经下了决心,他们也不是看不开的人。
  两人大手一挥:“不管怎样你是我们好哥们儿,该挺你绝不含糊。我们宣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最喜欢的职业选手了!”
  “支持的战队还是SG,这么多年啊,你也理解的吧?”
  当然理解,毕竟程凛也粉了铁狼这么多年,至今仍割舍不下。“那我跟你们反着来了,我最喜欢的选手还是铁狼,”程凛说,“最支持的战队……将是CAL。”
  他想拿冠军,那就是CAL夺冠,没毛病。
  他们三钢铁般的友情,哪怕程凛掉头去了对家战队,好兄弟还是好兄弟。
  兄弟间说开了,阿甲阿乙开始替程凛操心起来,阿乙扳手指数给他听:“你成了CAL队员,即将跟言旭同住一屋檐,朝夕相处,吃喝拉撒睡,每天大概有十来个小时都要对着那张脸。”
  阿甲继续:“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想相见必须见。”
  两人抱紧胳膊抖三抖:“噫——!”
  想想就很可怕!
  忍常人所不能忍,敬咱们程哥是条汉子!
  他俩生怕程凛不够胃疼,真是好哥们儿,纯的。
  程凛也颇为糟心:“我正在努力黑转路。”为此他最近看了很多言吹写的彩虹屁,他忍着一身鸡皮疙瘩硬是看完,至于消化了多少,他本人也没个准数。
  程凛还真在愁他接下来该如何与言旭相处……黑到深处成习惯,什么程度呢?听到“言旭”两个字脑子里自然就有条件反射词汇,里面就挑不出一句好的。
  言旭没有优点吗?肯定有,但程凛黑他五年,整整五年啊,程凛承认他的优点,但不感冒,毫无波动。你有优点跟我不喜欢你冲突吗?不冲突,没毛病。
  阿甲:“我觉得悬啊,不管怎么说你是深入敌营,以你那张补刀嘴,没准哪天就把所有人都扎穿了。”
  程凛为自己正名:“我向来说的都是实话。”
  阿乙:“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形插刀,更为致命啊。”更何况程凛的实话插刀,向来一扎一准。
  阿甲啧啧两声:“程凛你就是外貌太具欺骗性,看着人畜无害,实际白切黑。”
  有吗?程凛毫无自觉,不予承认。
  言旭啊……船到桥头自然直吧。程凛想象不出自己对言旭有好感会是什么模样,但黑转路努力努力应该没问题,吧?
 
 
第二章 
  滨江一座五层高的小楼楼顶外,CAL的标志张扬的悬挂着,内有灯管,到了晚上灯一亮,即便在夜里也非常醒目。
  滨江多层洋房,这里就是CAL的训练基地。
  程凛推着他的行李箱,正式迈进CAL的大门。
  两口行李箱加个包,东西不少。基地入门的大堂设计有点像酒店,一二楼打通形成个通天厅,大门对着二楼的位置是截走廊,围着雕花栏杆,站在走廊上能把一楼大厅尽收眼底。
  签约时程凛已经来过一次,但房间啊训练室在哪儿他还不知道,当时正碰上战队放了两天假,除了经理程凛也没和其他人打过照面。给经理打了电话,程凛站在大厅里守着行李,等经理来领人。
  六月的天气格外热乎,程凛一身浅色搭配非常清爽,大长腿往那儿一戳,说是T台走秀模特也有人信。路过的人或好奇或惊艳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程凛偶尔跟人对上眼神,还会礼貌笑笑,能把人笑得脸红。
  CAL工作人员颜值还挺高的,就这么一会儿程凛已经看到几个非常漂亮的人了。说起来经理黄姐也是个大美女,程凛心说难怪外面戏称CAL看脸招人。
  已经有部分晃荡过去的工作人员在小声讨论这个新来的帅哥了。经理正在开会,让程凛再稍等几分钟,他也不急,摸出一副白线的耳机戴上,听两首歌打发时间。
  他低头找歌时,某人直直走到他面前站住了。
  “你就是新入队的?”
  程凛抬眼,礼貌地摘下了耳机,点点头,很是客气:“你好。”
  来人扫了他两眼,嗤笑一声:“CAL真要看脸招人了?花瓶太多也不知道训练室放不放的下。”
  他语气里满是轻蔑讽刺,程凛却心平气权当他夸自己:花瓶花瓶,起码占了好看一个优点。面对来者的不善,程凛表情不变,然后他真心实意发问:“我知道你,老刘。所以你在这里做什么?”

  说者有没有心不知道,反正听者是被程凛这一句话就点炸了,瞬间火冒三丈!
  来人程凛认识,刚从CAL转会出去的老刘,也就是CAL前队员。正是因为他的离开让CAL一队空出个位置,程凛才有机会上。老刘跟CAL不是和平分手,他脾气爆,这回居然还真对自己队友动手了,踩着了红线,幸而没有造成伤害,因此只被罚了款并且禁赛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