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妇女之友——卖狗皮膏药

更新时间:2021-02-22 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妇女之友》作者:卖狗皮膏药
 
  文案:西海三龙女爱慕地府十殿王已然成疯魔状态,恨不得将他成仙前后祖宗十八代的事情全部挖出来。
  花费大量金银珠宝,偷了她爹珍藏千年的瑶山美酒就差把自己嫁妆都贴出去了终于从喝醉的司命口中得知,这位号称三界妇女之友的殿王成仙之前确实有位伴侣。
  传闻她貌美如花,身材姣好,温柔善良比那天上的绿画仙子还要惹人青睐。只不过这位仙子最后狠心抛下殿王,走的时候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便消失于天地之间任由伽罗翻遍三界也没找到半丝踪迹。
  可三龙女瞄着伽罗身旁的人一阵肉痛,说好的当初“抛家弃子”呢?
  现在赖在伽罗身旁的那个男人是个什么玩意,虽说他长得确实貌美如花,性格看起来也确实温和无害,身材看起来好像也不错………慢着,当初说好的是个仙子怎么转眼变成男人。
  现如今都传言西海三龙女拿出自己的嫁妆本钱在线急求:“如何让男人不吃回头草(回头草和男人滚过床单的那种)?”
  “怎样快速干掉情敌(一剑能劈天道的那种)?”
  “让男人爱上我的一百种方式?”
  ……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伽罗,郗玉 ┃ 配角:阿宁 ┃ 其它:甜,甜,甜到你心里
 
 
第一章 
  夜色阴沉,九重天外忽然爆发一阵巨响,惹的南天门值班的那条狗不停狂吠。
  天帝看着猝不及防闯进来的天官连忙遮住□□人怒喝道:“蠢货,怎么不通报就闯进来!”
  天官面露惊恐心里却不以为然:“不就是露华宫的仙婢,有什么好遮的。”
  虽然对时不时背着王母偷腥的天帝鄙夷但还是没忘记自己目的:“禀陛下,九重天外的圣人历劫失败了!”
  “这算什么大事?他不是每隔百年就会引的天劫劈他么?”天帝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似乎对圣人这种行为不甚理解。
  天官神色异常半天才吐出几个字:“这次圣人被劈魂飞魄散……”
  这一句话说的十分艰难,好像连天官也不相信,那居于九重天外的圣人怎么会被天雷劈死!
  “……………”
  圣人自从前年仙魔大战胜利后便一直隐居于九重天外,毫不客气说,就如一柄保护伞罩着九重天,要不然,那些凶悍勇猛的魔族怎么会甘心呆在九幽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一直不敢进攻天界!
  而现如今?
  圣人魂飞魄散?这是要让魔族知道…………
  想到这,天帝便不由额头冒汗,被吓的一个惊悚!
  “马上叫众仙到大殿集中,朕要亲自去看看。”
  这时候天帝也管不上什么仙婢了,衣服都没穿到整齐就往外跑。
  九重天外,众仙看着衣衫不整的天帝,又闻着隐隐约约的甜香都不约而同的望向王母,在看到后者冷下的脸后,都感觉王母头上面莫名的冒着点绿光。
  “怎么回事?圣人真的历劫失败了?”天帝看着面前的屏障,心里骂着圣人为什么非要在九重天外施法,害得他们根本进不去。
  “破军呢?让破军上去看看!”
  众仙看着说话不腰疼的天帝,又用悲悯的眼光望了望站在一旁的破军。
  只见破军面色凝重,飞身而且一剑劈开面前的屏障,用尽全力的一剑不过才劈开一点小口子。
  顺时从里面漏出的天雷劈向破军,即便破军反应迅速地躲开,还免不了手臂被劈焦。
  众仙还来不及惊叹雷劫之猛,就被从裂开口子里看到的景象惊呆。
  一方小世界,雷劫漫布,一道一道如手臂粗的天雷状若如雨的劈下来,地面上不断发出巨响。
  “这是天劫吗?这分明是座雷池吧?”北斗七君之一的贪狼扶起被劈伤的破军,看着漫天雷光呆呆道。
  一般仙人渡劫不过几道,若是升为上仙也不过四十九道。像圣人这样的雷池真是活少见,怪不得要在九重天外加道屏障,如若不然非得把他们这堆老骨头给劈焦。
  天帝看着面前的雷池皱眉:“司命呢?看看圣人可还在册子上。”
  被突然点名的司命面色苍白的喊出来颤声道:“圣人他根本不在三界之内,我的册子上根本没有他啊!”
  天帝:“……………”
  “啊啊啊,天雷劈过来了。”
  “操他娘的,这鬼天劫直接劈焦了我的腿。”
  “我的素婵衣也被劈坏了。”
  “卧槽,这天雷又劈过来了。”
  不知是谁开头喊了一声,原本还整齐站着的仙人立马如惊群之马,四处乱跑。
  不断从裂缝处钻出来的天雷顿时将九重天劈的乌烟瘴气,连那南天门也没逃过此劫,上面乌金的牌匾也被劈开,碎成俩半直接砸晕了地上那只狗。
  而此时,就在众仙慌乱不已的时候,九重天外突然飞出一道微弱的青光直奔人间而去。
  而此时,地狱十殿王处,一只翠鸟化为妙龄少女跪在一男子面前。
  “奴婢参见伽罗王。”
  只见那男子肩上伏着一头乌黑色的小蛇,一袭黑衣衬着他面色苍白,正低着头给花浇水:“起来吧!”
  “谢伽罗王,我家主子很是感谢伽罗王给的香料,特意派我来感谢并送上谢礼。”
  伽罗王转过头,露出一张颇为秀气的面容看着少女手上的金铃铛皱眉:“这是什么?”
  “是主子的一缕心魄。”
  伏在肩上的小蛇听到之后立马睁开金色的眼睛,竖立的细瞳毫不掩饰对那金铃铛的渴望。
  那可是仙人的心魄,吃了之后怕是又能增长不少功力。
  “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不仅是那少女一愣,就连那小蛇也呆滞了一会,随即张开细芯不停朝男子扇动:“你疯啦!你不需要还可以给我吃啊,你这败家子。”
  “不要再让我重复第二遍。”那男子说完轻轻瞄了眼小蛇,小蛇立马就又伏在他肩上,不敢动半分。
  那少女被扑面而来的威压逼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点点头将金铃铛塞回袖中道:“谢过伽罗王。”
  那男子懒懒抬起头,狭长的眼尾上翘弯出一股风流似笑非笑:“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若是她下次再欺骗我,用些下三滥的手段爬床,可休怪我不客气。”
  “还有,吞噬仙人心魄乃是魔族之人干的事情,你家主子倒懂得不少?”那男人回想起向她索药时的女子,面色苍白分明便是受了重创的模样,瞧那金铃泛着紫光,伽罗眉心微皱突然出手捏咒使那金铃凭空而起,一簇幽幽焰火烧的那金铃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是个女子的!
  果然有古怪!仙人魂魄哪有那么轻易就送与他人的?
  那小蛇看着火焰出扭曲的女人的脸庞大怒:“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金铃里下咒!”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奴婢不知道啊!奴婢不知道,只是个传话的啊!”那只翠鸟匍匐在地上颤抖着身子惊恐求饶道。
  “魔族的蛊咒,听说只要女人下在男人身上就会让男人死心塌地对吧?”伽罗瞥了眼旁边的小蛇笑呵呵问道。
  那小蛇似乎极其不屑:“不过是下三滥的玩意,哼!毒蛊族人早在百年前便因此蛊几乎被灭族,没想到现如今还能看到?”
  “而且还是九重天上的仙子拿来的?”那小蛇头一扬,金色的竖瞳看向那只翠鸟,忽然一吐舌头,“啧啧,如此鲜嫩的翠鸟倒是好久不见,主子不如把她赏赐给我,我包她什么都说出来!”
  “殿王饶命啊,殿王饶命,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啊!”那只翠鸟似乎极其惧怕小蛇,连忙跪爬到伽罗面前,梨花带雨哭诉道。
  那男人见她伏在地上不停颤抖的身子,温温和和笑着强行掰着翠鸟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你家主子喜欢我?”
  翠鸟先是摇头后而又在伽罗的压迫下点头讨好道:“殿王美名,三界之内有哪个仙子不喜欢殿王呢!”
  “我记得你家主子是露华仙子宫里的丫鬟吧?怎么?爬了天帝的床又要来勾引我?”伽罗面容秀丽,整天脸上挂着一抹和煦友好的笑容,看起来倒像个好人,此时温温柔柔朝那翠鸟笑,可那翠鸟却觉一阵寒气涌上心尖,凉彻心扉。
  “殿……殿王,奴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伽罗见她表情惊吓的扭曲,一副吓破胆的模样,顿时嫌弃地松开手:“这就吓着了?没意思!将我的话好好带给你家主子!让她睁开眼看看算计的是什么人!滚吧!”
  “是,是,我回去便和主子回明伽罗王大人的意思。”那少女身子一阵颤抖,见自己劫后余生,便立马化为翠鸟从这地底飞出。
  “主子既然一开始就想放过她,又为何要吓唬她?恶趣味?”那小蛇翘着尾巴显然对伽罗放跑猎物不满。
  “要是换其他仙君知道她这样子,早就一巴掌拍死她了,还能容她回去?”
  “主子,你不会又犯病了,虽说她是个女子,可她不过是个普通翠鸟,又不是王母的青鸟,你心疼个什么劲啊!”
  “主子,我劝你能不能将你那烂桃花收一收,再这样下去,出了这地府都要被姑娘追着打了!”
  就在小蛇还要继续唠叨下去的时候,伽罗极其熟练的朝小蛇嘴里塞了朵花:“姑奶奶可闭嘴吧!再念下去,我头都要炸了!”
  “不过是个小婢女,我和她纠结个什么劲,三界内像她这样对我心怀不轨的多的去了,难道我要一一找她算账?倒是露华最近真是忙昏了头,身边的人出了事也不清楚!”伽罗看着开的艳丽的花轻声念叨着。
  此时,天上传来一阵颤动,不断闪着雷光,伴随着阵阵雷鸣传到地底。
  伽罗王站在原地看着天空轻轻念叨着:“天上这是怎么了?阿宁去看看!”
  被花塞住嘴没法说话的小蛇恨恨看了伽罗一眼,化为一道乌光冲天而去。
 
 
第二章 
  人间七月一,中元节这一天,相传阎王会打开地狱的大门 ,让终年受苦难被禁锢在地狱中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游荡,享受人间血食。
  这天阳间的人要对死去的亲人进行祭拜,烧纸钱元宝,纸衣蜡烛,放河灯,有钱人家会给亲人办场法师以祈求祖宗的保佑。
  入了夜之后,街道上便没了人,偌大的城池寂静一片,只有路边的野狗时不时吠叫几声。
  从城门外忽然飘忽进来俩个人,在模糊不清的夜色中看不清他们的面色,只能勉强看出一白一黑两道影子。
  一晃眼便见他们飘忽而至,那白衣人带着一面笑脸面具,身材高瘦,手上拿着一副手铐,转头望了眼刚才狂叫不止的野狗:“这畜生倒是胆大?”
  旁边黑衣的男子带着顶高帽,上面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只见他面色晦暗,好看的眉眼一皱:“必安,别闹。”说着,袖子一挥,那野狗刚才僵直的身子立马放松下来,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谢必安看了眼范无救嘴里咒骂了几声,便挥袖变出一面旗帜,漆黑的锦面上画着神秘复杂的咒语,竖起来的一刹间,风声渐变,似有万鬼哭泣低吟。
  中元节这天,世人只会为记得的逝人摆上食物,烧元宝纸钱,那些被遗忘的,生前没有亲人的鬼魂只能眼巴巴看着其余人享受血食,享受后代子孙为他们准备的一切。
  看得多了难免会心生怨念,怨恨世人遗忘了他们,嫉妒那些尽情享受的鬼魂,所以在中元节这一天,很多鬼魂都因怨念过深而化为厉鬼谋害世人。
  阎王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就派了黑白无常在这一天午夜出来巡逻。
  白无常手里的旗子是十殿王所造,是专门收服恶鬼的招魂旗,一般寻常小鬼都能被吸入旗内炼化。
  “年年如此,这些鬼魂莫不是疯了?非要在今天解禁化为恶灵,不是正往刀口上撞,蠢货。”白无常看着被吸过来的一只恶灵,嘴里骂骂咧咧道。
  黑无常脸上笼罩着一层黑雾看不清神色,只见他手中变化出一条锁链,在地上发出清脆阴冷的声音,在暗夜中格外令人心惊。
  夜色朦胧,半弯的月牙也被逐渐掩盖,城里的气氛也越发诡异,白无常敛起眼尾盯着那招魂旗不动。黑无常也拽紧手中的锁链,只见阴风一过,一团浓雾袭来,黑无常将锁链朝空中一甩便听见一声闷响。
  “你胆子倒大,竟然主动往招魂旗上撞!”
  那团黑雾跌落在地上,不断盘旋像一只巨蟒吞吐着恶毒的细芯。
  白无常见这恶鬼这副模样挥手将旗子一甩,旋出一股飓风朝那黑雾涌去:“不自量力,还不快进来。”
  那黑雾极具灵性,巧妙躲开攻击后竟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朝白无常掠去。
  还未接近他便被锁链甩到地上,那链子像是有神智紧紧的捆绑着那团黑雾,让他不能挣扎半分。
  白无常摸了摸自己面具,冰凉刺骨,冷眼看着那团黑雾:“不过一天时间便厉害成这样,若是放任你下去那还得了。”说着便拿着旗子往那团黑雾处走去。
  “小心。”黑无常紧了紧手上的铁链,朝白无常嘱咐道。
  “哼,不过是只厉鬼罢了,能掀起多大风浪。”
  那团黑雾似乎也感觉危险靠近,爆发出一阵哀鸣:“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错!”
  白无常掀起眼皮仔细打量着黑雾中间的那团人影冷声道:“怨念太多放纵自己化为厉鬼,仅凭这一条便可让你魂飞魄散。”
  “那骗我背叛我杀我的人难道就能逍遥法外了吗?”那人影跪伏在地上,嘶声力竭的吼叫着。
  “你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能染指阳间之事,至于活人生前所犯的错,死后自然由阎王判断!”白无常示意旁边的范无救:“去看看他的生前!”

  黑无常扬眉走到黑雾面前,手指在它身上划出奇怪的咒纹,只见从那黑雾中有一抹亮点飞入黑无常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