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综影视同人)我的边牧小男友+番外 作者:青梅愿

更新时间:2020-07-06 标签: 强强 穿书 因缘邂逅 姐弟恋
文案:
 
郑理,个高颜好家富,聪明能干,三观正,会整人,活泼有趣。姚澜,颜好聪慧,爽利干练,成熟理智。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穿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姐姐遇到一个弟弟相遇相知相恋的故事。这个小故事有点甜,但不腻,有点搞笑,有点爽,不怎么虐,男主女主智商都在线,不作、不矫情。
郑理来自任言恺饰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中的郑理一角。
姚澜来自俞飞鸿饰演的《小丈夫》中的姚澜一角。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穿书 姐弟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澜,郑理 ┃ 配角:陆子曰,凌熙,唐澄,莫格利,郑伟珏 ┃ 其它:我的莫格利男孩,小丈夫
一句话简介:两个聪慧的人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
立意:生活中的总裁怎样谈恋爱
 
 
  新世界初次相见
 
  1.初见
  姚澜今年33岁,中长发,鹅蛋脸,大眼睛,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细腻,身形苗条,成熟理智,聪慧干练,是个爽利的美人儿。
  今天是姚澜大喜的r.ì子,将要和未婚夫田坤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婚礼现场是在北京一个比较有名的教堂,布置的很是唯美,8月的天气热情似火。但身穿洁白婚纱,美得像个下凡的仙子的姚澜,凝视着婚礼后台穿衣镜中的自己,心却凉到了冰点,因为她早上从田坤的口袋里摸到一个用过的避孕套包装袋。姚澜和田坤是相亲认识的,试着处了一年多,都觉得对方比较适合过r.ì子,于是便定下了结婚的r.ì期。虽然姚澜也没觉得自己有多爱田坤,但多少也是有感情的,而且田坤这一年表现也挺好,所以才要举办这么隆重的婚礼。猛然冒出来这档子事,姚澜无法接受,也不可能接受,很是愤怒。
  姚澜想说服自己相信田坤,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说服自己,最终姚澜忍无可忍,在婚礼现场当着众人的拿出包装袋,问田坤这是怎么回事。田坤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田坤的前女友更是在这时出现在婚礼现场、姚澜面前,挑衅地看着姚澜。姚澜瞬间被气红了眼睛,忍着眼泪甩了田坤一巴掌,愤而离去。谁爱怎么看就怎么看,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这婚老娘不结了!
  姚澜y-in沉着脸、憋着一口气在熙熙攘攘的大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太yá-ng很晒,身上很热,心里很乱,为这场夭折的婚姻,也为这30多年因为有个恋爱脑的妈妈而不断添加Hard模式的人生。很多行人停下匆忙的脚步,驻足去看大马路上那抹美丽的白色身影,猜测是哪个男人那么混蛋,竟然把这么漂亮的新娘子给气跑了。姚澜无视他人窥探的目光,继续往前走,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正当姚澜心酸不已时,眼前突然一片白茫茫,四周熙熙攘攘的声音瞬间消失,空间像是变了形,各种叠叠撞撞,令人头晕目眩,身体也像失去了重力,天旋地转,姚澜眩晕得只好闭上了眼睛,内心很是紧张恐惧,也顾不上伤心难过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晕眩的感觉渐渐减弱,姚澜感觉周围好像不再穿梭变幻了,脚下也有了踏实感,也不再又热又晒,反倒挺凉爽,这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婚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白衬衫和黑色长裤,周围的环境也不再是大马路,而是一个会议室,好像还是高层建筑的一个会议室,然后姚澜听到头顶一个磁x_ing的男低音说道:“以前姚澜代表你们公司来跟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也不见得你们赚不了钱,对吧?”
  姚澜抬起头,看到一个西装革履、高瘦帅气的男人,这个男人挺高,少说也得有188,也挺年轻,二十四五的样子,一头黑褐色微卷中发,五官深邃、j.īng_致立体,眉目如画,长得很是出挑,姚澜见过很多帅哥,但像眼前这位这么亮眼的,还是第一见。见那个男人正盯着自己,姚澜的心跳漏了半拍,脑中瞬间涌入大量的记忆,有关一个女人的记忆:这个女人叫白艺凌,出生在一个平凡但幸福的家庭,从小品学兼优,生活顺遂,大学毕业即就业,并嫁给大学同学兼初恋男友的池旭,然后为了帮助池旭创业,辞去原本挺不错的工作。这是一个很贤惠的女人,工作上是贤助理,生活上是贤内助,里里外外把池旭伺候得跟大爷一样。白艺凌的r.ì子忙碌且幸福,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孩子,前几年因为工作忙没有要,后来想要了但一直未能怀孕,白艺凌去熟人推荐的医院看了很多次,但什么都没查出来,药也吃了很多,依然未能怀孕。鉴于白艺凌从未怀过孕,于是便得到了一个“原发x_ing不孕”的诊断证明。然后池旭便开始疯狂的加班、出差,再然后,池旭跟白艺凌提离婚,白艺凌这才知道池旭出轨了,且小三已经身怀六甲,白艺凌觉得天都塌了,愤而离开池旭的公司,跳槽来到沃夫,成为了郑理的助理。然后就是池旭到沃夫签合同,顺带逼白艺凌签离婚协议。这个池旭可真是个渣渣啊,自己出轨也就算了,还转移婚内财产,并想让白艺凌净身出户。这个白艺凌也真是软弱,被渣男这么欺负,连句硬气的话都不会讲,只会哭,看得姚澜心烦,恨不得上前帮她教训教训渣男。然后,姚澜回过神来,对面那个高高黑黑的可不就是池旭,面前这个高高帅帅的就是郑理,那自己是谁,自己好像成了白艺凌,不,自己就是成了白艺凌!
  姚澜很想冲老天爷大吼一声:老天爷,你神经病啊,这么玩我,刚失了婚,现在又给我安排个丈夫出轨,我刨你家祖坟了么???!!!
  但这么多画面和念头,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姚澜回过神来,看着郑理,循着白艺凌的记忆,回答道:“如果中间没有人吃回扣的话,还是有得赚的。”
  姚澜注意到池旭和郑理都皱了下眉头,看着自己,以为他们发现了自己的异常,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可不知怎地二人似暂停又重启一样,按着刚才的节奏继续谈生意去了。池旭没有如愿多拿点钱,恨恨地瞪了姚澜一眼,不甘心地走了,似乎并未发现他老婆已经被换了。
  姚澜暗暗吁了一口气,并不知冥冥之中有什么神秘力量悄悄把她替换了白艺凌,对于她的名字、她的长相,连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池旭都没有生疑,仿佛这个世界白艺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直存在的就是她姚澜。
  姚澜想先去查查当前的处境,她想做回曾经的自己,虽然那里刚有场失败的婚礼,有个恋爱脑的妈妈,而工作的便利店又总是值夜班,但那里至少是熟悉的,是安全的。在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未知的,让人心生不安。可谨慎起见,姚澜还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点,她不想被别人看出自己的异常,也不敢让别人看出自己的异常,怕自己被当成神经病处理。有什么事情等下走出这个会议室再说。于是姚澜很诚恳地给郑理道歉:“对不起,小郑总,我不应该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当中,以后不会再有第二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