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小姐,不凶 作者:明也(上)

更新时间:2021-02-20 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婚恋 网游 明也(上)
  文案:
  谢道微:为啥,她总觉得我对她不好呢?
  莫闲:你养成,就养成吧,为啥不能温柔一点呢?凶残,毒舌,没人情味,不解风情,你不知道这样人设不讨喜吗?
  谢道微:好,等你打脸。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闲、谢道微 ┃ 配角:莫子生,谢瑾凝,谢璋,水香,白术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姐,不凶
第1章 
  小可怜叫莫闲,为什么叫莫闲呢?
  说来话长,莫大娘新婚之夜,看到夫君长得貌似潘安,英俊潇洒,还暗自窃喜自己命好,嫁了如此英俊的郎君。
  可是莫大娘万万没想到,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脾气比谁还柔的男人,完全就是一个废材。新婚大半年都不事生产,眼看带来的嫁妆都要坐吃山空了,就劝着自家夫君下田干点农活,莫子生那比女人还长的睫毛,大而漂亮的眼,竟然有些湿,看得莫大娘都有些不舍得,这个很废材的男人唯一的好,就是听娘子话,虽然十万个不情愿,还是听话下田了。可是,被阳光一晒当场晒晕在田里。莫大娘哪里料想得到自家的夫君,竟然生得如此娇贵,武不行吧,文多少也能行点,把嫁妆那点钱都供她家的相公读书了,可是没多久,自家相公被赶回来了。
  “从未见过如此愚笨的人,本来师不择学生的,但是为了避免日后有辱师门,你还是趁早回去吧。”那个乡里小有名气的,德高望重的夫子这么说了,莫大娘唯一的希望都断了。
  本想责备自家夫君几句,可惜还未出口,自己夫君就一脸内疚的样子,眼角看起来似乎又湿了,看起来楚楚可怜的,让莫大娘责备的话卡在喉咙说不出来。文不能读诗,武不能提锄头,文不行,武也不行,唯一能行的就那张比自己还要俊俏的脸蛋了,生得好脾气,跟他说什么,永远都是行,却什么都不会,莫大娘看着,叹息,好吧,就认命吧,挑起了生计,开始为生活忙碌。
  生了个女儿出来,就怕女儿生得像她爹,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就取名叫莫闲,注定了莫闲一辈子CAO劳的命。或许是名字真有几分作用,这孩子从小就懂事,还会分担点家务,可是毕竟太小了,起不了多少作用。莫大娘一个弱女子,担当起生活重担,常年下来,积劳成疾,看来支撑不过今夜了。
  “闲儿,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爹,他什么都不会,我怕他吃苦了……”莫大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夫君,偶尔也会恨铁不成钢,但是确实真心实意的爱着那个什么都不会的男人。
  莫闲一愣,别人家交代遗言,不都是要求让大人好好照顾小孩吗?为什么,她就得倒过来,要照顾那个废材到不行的爹呢?莫闲抬头瞪了一眼莫子生,莫子生被瞪得有些羞愧的埋下头,莫闲又看了两眼娘,娘一脸恳求的样子,让莫闲不忍拒绝。
  莫闲一咬牙:“好,我会好好照顾爹!”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闲儿肯定比你爹能干……你爹交给你……我就放心了……”莫大娘说完这句话,就放心的走了。
  莫闲看着已经断气的娘,难过得哭出声,那个比自己哭得还大声而夸张的男人,她怎么看都不顺眼,娘的心怎么就生得如此偏呢?只有娘把那个废材爹当宝,要是自己的话早把废材爹给休了,免得拖累自己。好吧,从此这个废材就是自己的责任了,想到这里,莫闲感觉未来一片惨淡,就哭得更大声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特别有个不事生产的父亲的莫闲就更早当家了。
  莫闲以魔鬼般的训练模式,终于把自家的爹给训练会缝衣服了,虽然那个过程爹无数次弱弱的抗议,就像现在这样。
  “闲儿,秀儿从来不会让我干这些,你看我手都扎出血了,秀儿在的话……”莫子生的声音越变越小声,因为闲儿眼神泛着凶光,让莫子生有点怕怕的,莫子生觉得娘子死后的日子变得好难过哦,他手被针扎得好疼,肚子好饿好饿,还好想哭……
  不说还好,一说莫闲就生气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的手还嫩得跟豆腐一样,自己才八岁,手都已经粗糙到不行。以前娘就是太宠着这个废材了,以致于养得越来越废材了。
  不过只让他缝缝补补,干最轻松的活了,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自己要洗衣服,要砍菜,要提水,要煮饭,要找活干,还得小偷小摸的干点不光彩的事,才够养活这个又能吃,却无比废材的男人,自己八岁,站出来都没人相信。瘦小,干瘪,看起来哪有一分像是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男人生的。自己一天吃一顿,让这个男人吃两顿,她都还没抱怨,他倒是先给自己抱怨起来了,搞得自己虐待他似的!
  “闲儿,肚子好饿……”莫子生感觉要饿得发软了,看着莫闲的眼神可怜无比。
  “你吃过饭,还不到三个时辰,等晚上再吃。”莫闲断然拒绝,她到现在都没吃,都快饿得冒金星了。
  “秀儿在的时候,她从来都没让我饿过……”莫子生好想死去的娘子。
  “你还敢提我娘,要不是你不成器,我娘能饿死吗?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却什么都不会,你不羞,我都替你羞了,长得人模人样的,干脆去给人当小白脸去。”莫闲教训她爹跟教训儿子一般,很有小大人的气势,怒其不争,她咋会摊上这样的爹呢?
  莫子生父纲不振的羞愧的低下头了,搅动着手指,跟个娘们儿似的,莫闲对男人的好感,断送在她老爹身上。莫闲叹息,朽木不可雕也,算了,骂得太凶了,娘会生自己的气,娘在世的时候,都没对她没用的爹凶过。
  “好了,你再挺一会儿,晚上我买米回来,我现在出门砍柴。”莫闲一摆手出门了。
  长期营养不良,瘦小干瘪又黑的小女孩,长得还真是很丑,莫闲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有些叹息,日子可真艰难,肚子好饿,莫闲摘了几颗野果充饥,然后开始砍柴了,瘦小的身体,还挺有劲的。
  把砍来的柴卖掉后,买了三个馒头,也只够买三个,她爹两个,她就一个,她今天不想煮饭了,太累了,就奢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