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 作者:帷幕灯火(下)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不伦之恋 强攻强受
第63章 无个姓侦探
  杀死犯罪者的犯罪者,听上去很绕口,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难以理解。
  这个世界是拥有规则的,在绫小路清隆看来,在这个世界上规则凌驾在所有之上,不管是感情还是利益,都需要利用规则来进行约束,而利用规则也不是什么太过艰难的事情,仅仅只是寻找规则的漏洞而已。
  这就导致很多人罪犯在犯过罪后利用规则的漏洞将自己摘出规则之外。
  这些人身为罪犯是事实,同时,没有证据,这也是事实。
  所以才会出现所谓了杀死犯罪者的犯罪者,以暴制暴,以犯罪来镇压犯罪的‘正义使者’。
  “可恶!”大晚上吃饭吃到一半被喊来的国木田独步看着这具尸体,因为是黑夜,即使开了亮灯也没办法看到太多的细节,需要专业的医生进行再次化验,但是,竟然真的再次出现了这样的罪犯。
  苍王事件在国木田独步心里是一件迈不过去的坎儿,作为太宰治的入社测试,苍王事件结束的突兀又充斥着遗憾,那是国木田独步第一次见识到名为太宰治这个人恶魔一般的智慧,也是第一次知晓太宰治到底是一个多么恶劣的人。
  想要洗刷罪恶的苍王,死去的田口六臓和佐佐城信子,那是一件让人惊奇又似乎顺理成章的案件。
  但他不希望这个世界上出现下一个‘苍王’。
  “清隆,所以是你发现了尸体?”
  “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没死。”绫小路清隆安静的坐在台阶上,“不过我有看到他倒下。”
  “是的,这位顾客在门口站的时间有点长,肯定是被吓坏了吧,我有些奇怪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立刻就报警了!”便利店的老板连忙补充,“我店铺有监控器,侦探员先生你要不要看看?”
  太宰治蹲在旁边的台阶上打了个哈欠,“真是的,我喝酒喝到一半就被叫出来了,那可是我这一个月以来喝到最好的酒,好遗憾啊!”
  “以后有你喝酒的时间。”国木田独步跟着老板走进店铺,“太宰你打电话把与谢野医生叫回来,这种尸体方面的事情问她比较好。”
  “唉?我吗?”太宰治不是很情愿的嘟囔着,“可是与谢野医生不会来的。”
  太宰治看着尸体,片刻后才意兴阑珊的从台阶上站起来,“这种程度的尸体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啊,不需要出动与谢野医生啦。”
  “清隆没有听到他呼救吧?”太宰治看着尸体,接着兴味盎然开口询问。
  绫小路清隆想了一下,“是啊,没有听到求救的声音。”
  “因为他的舌头被剪掉了。”太宰治看着他空洞洞的喉咙,“也是因为这样,他就算是想要求救都没办法求救,真是可怕啊,可以看出来凶手对被杀者充斥着可怕的恨意。”
  绫小路清隆微微眯起眼睛,“太宰先生,比起这个我比较想知道,为什么报警后到这里来的是侦探社呢?”
  “关于这个当然是因为这是委托给侦探社的案件啊。”太宰治看着尸体回答,“一些没有被定罪的恶棍被杀死的案件,侦探社白天的时候有说过,这样说起来,这个是第五起了,可以定义为连环杀人案了。”
  “没想到我的身边竟然会有连环杀人案这样可怕的事情。”
  太宰治微妙的点点头,“清隆君,在他倒下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他的口型?”
  “没有,因为太黑了。”绫小路清隆抬头看了一眼昏黄色的灯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条街上的灯就变得很昏暗的样子,而且他倒下的位置,正好避开我了。”
  “等一下,正好避开你?如果求救的话,不是应该面向你吗?”
  “可能是因为发现我是他之前呵斥过的人吧。”绫小路清隆面无表情的开口,“在来便利店的路上遇到了这个人,但是态度很不友好,好几次说要杀了我,可能是觉得没脸向我求救吧。”
  太宰治低低的笑了一声,“清隆君你可真会开玩笑。”
  一个一心想要求救的人会因为这个人是之前自己威胁过的人所以放弃求救沉默等死?拜托,这可是一个恶棍,一个为了逃脱法律疯狂钻空子的混蛋,开什么玩笑,没脸没皮的人是不会顾及这些的。
  “除非,他看到了一个自己不得不避开的人。”
  太宰治退后一步,他站在尸体旁边朝着绫小路清隆看去,接着他看向路灯的夹角,那是一个被昏黄灯光照亮的漆黑空间,恰好可以挡住门口和监控器的视线,太宰治走过去看了一眼。
  “清隆君,在那人死的时候,凶手就在这里站着哦。”
  “真可怕呢。”绫小路清隆声音平静的开口,“没想到可怕的凶手就站在我的旁边,但是我却没有发现。”
  太宰治叹了口气,“算了,先去查一下这个人的资料吧,比如这家伙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这位‘正义使者’认定为坏人。”
  苍王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了,或许是因为这个事件的原因,军警将这个类似的案件送到了侦探社,正义或者邪恶,黑或者白,这些事情搅和在一起,逃避规则无可奈何的罪犯该死吗?应该被‘正义使者’杀死吗?
  每个人心里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定位。
  “清隆,人和人真的很不同,苍王事件在当时的社会影响很大,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苍王做得好,并衍生出一批苍之使徒来,他们犹如信徒一般信仰着苍王,并认为以暴制暴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太宰治压低声音,带着磁姓的嗓音格外有魅力。
  在那一刻,站在昏黄灯光下旁边躺着一具尸体的太宰治仿佛被黑夜蒙上了一层薄纱。
  “但是与此同时,有人也在恨着苍王,因为苍王无法压制住失控的苍之使徒,有人因此牺牲。”
  “真是儿戏一般的剧情呢。”绫小路清隆淡淡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