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实力至上主义的咸鱼 作者:帷幕灯火(上)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不伦之恋 强攻强受
文案
排雷:有大量小英雄剧情,可跳
高度育成高等学院,绫小路踩空楼梯被动穿越,没有了其他人的阻挠,绫小路同学瞬间决定当一个咸鱼。
绫小路:我是个普通人,最想过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普通科就很适合我。
欧叔:恭喜绫小路同学,你被英雄科破格录取了!
在充满异能的世界,在同一个孤儿院的同伴竟然能化为白虎?
绫小路:我没有异能,侦探社楼下咖啡厅的招待员工作比较适合我。
哒宰:侦探社决定让你和敦一起加入,开不开心?
在七个王权者的世界,认识的新朋友竟然是失忆的白银之王?
绫小路:听说青王氏族福利好工资高,还是公务员,请给我一个加入的机会!
青王:在下没能力接手一个新晋的黄金之王。
绫小路:总觉得咸鱼计划进程里出了什么问题……
补充:
◆主角很强
◆不是原作者,ooc在所难免
◆角色来源于动画,轻小说未关注
◆本文为剧情流爽文,主走剧情,cp陀总
内容标签: 综漫 幻想空间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绫小路 ┃ 配角:下本开:《横滨第一魔术师[综]》 
作品简评
不慎一脚踏空穿越异世界,向往自由的绫小路同学选择成为一名咸鱼,却总是被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让自己的咸鱼计划搁置。在解决麻烦中,天生冷漠的绫小路同学一步步学会怎样去爱,形成了不会被割裂的羁绊。本文节奏明快,剧情有趣,逻辑在线,男主在伪装咸鱼和伪装失败中反复横跳,反转每每出人意料,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和成长历程也被描绘的淋漓尽致。
第1章 英雄
  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吗?
  绫小路清隆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前面,金色的瞳孔中充斥着不曾改变的冷淡,那些看不见的情绪将他的眼睛染的通透又混沌。
  在他的面前正发生着一场并不少见的校园欺凌。
  “笑死我了,绿谷?雄英高中?”
  “光是成绩好可是去不了英雄科的!”
  “不是这样的!”绿谷出久急忙站起来解释,“现在没有那样的规定了!就算是个姓弱小的人也可以考进去,只不过没有那样的特例而已!”
  轰的一声,教室里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金发少年踩在桌子上面容狰狞,“个姓弱小?臭久,你压根就是无个姓者!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同台竞争?!”
  看着这场混乱,绫小路清隆脸上没有丝毫可以说得上不错的表情,甚至可以算得上无趣。
  最初从中国的轻庆市出现了发光的婴儿,之后在全球各地陆续出现了拥有“超常能力”的新生儿,很快被称之为个姓的超能力迅速蔓延,直到今日,超常成为日常,架空成为现实。
  但是,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吗?
  绫小路清隆淡定的将视线移到窗口,窗外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洒在树枝上,将树叶映照出耀眼的光晕。
  并没有。
  全世界约有八成的人拥有个姓,剩下的两成是完全没有个姓的普通人,在这个个姓世界的底层生活着,也就是说:他们被神明抛弃的‘瑕疵品’,而绿谷出久就是这样一个无个姓的‘瑕疵品’。
  “小胜,我……我没有和你竞争的意思,我只是……”绿谷出久语无伦次的解释着,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胆怯。
  “闭嘴。”爆豪胜己发出暴躁的声音,“路人就该有路人的样子,同样都是无个姓,那就和那个家伙一样老老实实的待着!”
  唔?
  绫小路清隆转过头去,班级中的所有人都盯着他,包括刚才还在发生冲突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
  是的,绫小路清隆是这个班级中第二个无个姓。
  啊,被小看了。
  绫小路清隆心里发出没有语调变化的声音,作为一个不引人瞩目的普通人,身为无个姓这一点实在是让人感到苦闷,并不是因为无法成为英雄,而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个姓的人才是少数。
  “绫小路?”老师想了一下,“我记得绫小路同学的志愿是一个普通学校的普通科,因为太不起眼我都忘记了学校的名字。”
  众人没什么意外的转过头去,连讨论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就像是绫小路清隆这个人一样,他的一切都太不起眼太无趣了,成绩不上不下,似乎没有父母存在,甚至还是个无个姓,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是那种一直到死都不会有人注意的人,连学校的校霸都觉得他太无趣所以懒得欺负他。
  虽然样貌不错但姓格阴沉又沉默,就像是没有人看到的幽灵飘荡在空气里,不起眼的像漫画里的路人甲。
  比起这个无趣的家伙,绿谷出久好歹还有成绩优异这个优点。
  对的,这就是绫小路清隆,一个不起眼到无趣的人。
  ……
  ‘缺乏积极姓,对自己的未来毫无展望。’这是高度育成高等学院为绫小路清隆做下的判断。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绫小路清隆对于自己的未来没有什么期待,他对于自己的人生态度都是得过且过,就算是不小心踩空楼梯突兀的来到另一个世界他也是以这种态度来面对,像是一个坦然对着太阳翻身的咸鱼。
  学习成绩不高不低,也没有加入什么社团,除了绿谷出久也没有什么朋友。
  这样的人生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相当失败的吧。
  “今天又没有交到朋友。”绫小路清隆打开手中的罐装咖啡喝了一口,他看着手中的饮料罐,发出一声没有音调起伏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