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综]某巨婴的团宠之路 作者:矢目(上)

更新时间:2021-02-23 标签: 逆袭 虐恋 美人受
  文案
  全国大闻其名、以一人之力颠覆社会秩序的联盟首领死柄木弔,在掉入时间裂缝后卷土重来!变成了一个……奶娃娃?!
  No.1英雄欧尔麦特一个百米冲刺把人抱回家,决心让他改邪归正,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等到死柄木长到十八岁的时候,欧尔麦特表示:我太难了。
  百年地下帝王住我隔壁,对他虎视眈眈;横滨突击队小野狗,对他紧追不舍;还有家里那个温柔管家,居然是只羊皮豺狼!
  #欧尔麦特,今天你家孩子早恋了吗?#
  #欧尔麦特闪亮的笑容逐渐僵硬:没有……吧?#
  ps:
  1.有糖有刀,弔哥身软体娇。
  2.受控+万人迷+无限修罗场。
  3.小孩子才做选择,弔哥选择全部不要。
  4.求求你千万别走心!求求你了!
  内容标签: 综漫 花季雨季 少年漫 我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弔 ┃ 配角:土豆老师,雾妈,咔酱、轰总、芥芥、双黑 ┃ 其它:我英、矢目、综漫
第1章 欧叔根本不会养小孩
  【志村转弧线-起点】
  志村转弧睁开眼睛,全身尽是精疲力尽的酸软。
  背靠坚硬的墙壁,手心向上摊在粗糙的地板上。
  “没事了。”昏暗的巷子中有个高大的男人向自己走来,紧实的衣服下是有力的臂膀。
  是英雄吗?
  ————————
  “Smash!”穿着便服的欧尔麦特今日也活跃在犯罪现场,一手提着超市便利袋一手重击罪犯,“不行不行不行,时间来不及了……DetroitSmash啊!”手臂的肌肉又暴涨几分,如同炮弹的这一拳砸出去某个可怜蛋穿透了整栋大楼。
  把他逼出绝招的不是因为灾害范围有多广泛,也不是因为对手多么强劲,而是因为……带子里的冰棒快融了。
  “糟糕,果然应该在行动前把东西先给他的。”他向来自信开朗的笑容此时居然有了一点紧张,对着某个方向然后飞射过去。
  “欧尔麦特今天也很帅气!”“不愧是‘和平的象征’!”危机解除后,市民们从建筑物给欧尔麦特送上声援。
  两公里外,欧尔麦特降落的地方刮起一阵小风波,吹起一个男孩的白色刘海,“太慢了。”男孩合上手机盖。
  “哈哈哈偷窃的罪犯解决后看到邻街发生**,然后不远处又传来求救声,今天的罪犯也很多呢,抱歉,转弧。”欧尔麦特大笑着摸摸头。
  “这次是十分钟三起吗?”被称为转弧的白瘦少年拿过便利袋,窸窸窣窣地在袋子里翻了起来,水珠浸湿了他拇指上的绷带。
  欧尔麦特像是等待检查作业的小孩子一样紧张,少年把所有冰棒都捏了一遍判下评语:“嘁,都融了啊。”
  “再买一份!”欧尔麦特马上中气十足地说。
  回家路上并肩而行,欧尔麦特偷偷打量旁边吃着冰棒的少年,白白瘦瘦,眼神干干净净,跟上辈子疯狂的样子大不相同,欧尔麦特心里又浮现出志村师父溢满笑容的身影,他扩大了笑意。
  老师,我会好好抚育您的血脉,不会让他再步歧途。
  在原来的世界,老师的孙子,老师唯一的血脉被人利用培养成肆意妄为的反派,举国上下都大闻其名——死柄木弔。
  掉入时间裂缝后,欧尔麦特第一时间找到了那个坐在巷子里的小孩,还好,还来得及。
  “听好了,你的名字叫志村转弧。”
  欧尔麦特把那个记忆丧失,口不能言的志村转弧捡回家,成为他的监护人。
  欧叔自言要给他温暖和爱,而在志村转弧的印象中,跟着欧尔麦特就是个高危职业,第一英雄陪在身边带来的安心感什么的,他从来、完全感受不到。
  你见过走路走着走着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吗?
  你体验过大楼被打爆而自己就站在楼脚所带来的威胁感吗?
  你经历过终于可以去逛个超市十分钟后**在自己耳边滴滴滴的声音吗?
  跟欧尔麦特相遇能算是好的转折点?他咬着冰棒棍陷入了沉思。
  刚被抚养那会,欧尔麦特是他心里的英雄。
  因为记忆丧失忘记了怎么说话,突然有一天早上,“欧…欧尔麻特?”发音不怎么准。
  “转弧……你说话了?你会说话了?!”欧尔麦特听到志村转弧开口说话开心得不得了,把他放到肩膀上,“嘿,给转弧买几套衣服吧。”
  漂亮宽阔的大型超市,一排排崭新的童装,志村转弧特意挑了有“ALL MIGHT”标志的套装美滋滋地拿进去换。
  刚走进更衣室里,外面传来是一声巨大声响,尖叫声呼喊声此起彼伏,“欧…欧尔麦特?”
  “没事了,欧尔麦特去支援了。”导购小姐在外面温柔地说,语气里尽是放心。
  是啊,不管什么时候欧尔麦特都是让人安心的存在。
  耳边一道轻微的窸窣声响起,冰凉的什么东西贴在志村转弧脖子上,“小鬼,你跟欧尔麦特很熟吗?他能拜托他放过我吗?”陌生的声音压低了在自己耳边说。
  不小的更衣室里,地上的黑色影子完全盖过他的并且还有多余。
  我第一次去买新衣服,就被人挟持当了人质,你威胁我可以,不要踩有欧尔麦特标志的新衣服。——记第一次与欧尔麦特逛超市。
  志村转弧在店员的大声惊呼中被挟持,欧尔麦特那极具特色的金色刘海很快就出现,罪犯试图拿他去交涉,架在脖子上的细细地蹭过脖子,带来尖锐的痛感。
  “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