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综] (中) 作者:路人小透明

更新时间:2021-02-24 标签: 边缘恋歌 高干 铁汉柔情
第70章 
  倒灌的海水带来了层层回荡的巨响, 这个声势, 直到很久以后才稍作平息。
  太奇怪了。
  这下不需要齐木楠雄再说,埃利克也能总结出越来越明显的疑点。
  他们现在是在海底没错吧。
  遗址意外地不止是露在平面被海水和时间侵蚀的那一部分,在表面之下,还隐藏着不可窥探其规模, 根本就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
  这可能吗?
  如此庞大的久远遗迹,完整地埋没在海底之下,如果真有可能,那就更像是人为的。
  而且,埃利克记性没有那么差。
  他和齐木楠雄进来的时候, 罩在遗址外围的结界是被一拳打碎, 四分五裂了的。
  那个举动并非鲁莽, 而是他故意的试探。
  果不其然, 在两人靠暴力强行突破正门(并且把金撞飞)之时, 理应如洪荒猛兽吞没过来的海水毫无动静。
  直等到现在。
  兴许是触发了什么机关, 最是简单粗暴的清理才在半途轰然降下。
  虽然说, 这点程度的机关也就能对付对付普通人, 放在此时的埃利克等人面前,也就是需要稍微多浪费一点时间。
  完全看得出来,那个不为人知的设计者对于挑这个道试图逃脱或是闯入的外来者, 仿佛带着极为烦躁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不客气了。
  已经不是单纯讨厌的程度了,而是更深的“厌恶”。
  传递出来的来自千年前的讯息,仿佛能够汇集成某个人警告的声音:
  这里是【】永远安息之地, 不允许再被侵扰。如果真要胆大包天地擅闯进来,那就做好去死的准备吧。
  强盗,劫匪,恶徒,无论是什么贪婪之人胆敢冒犯。
  即使【】不会再在此处停留,这些丑角也必须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中间大概还是夹带着某些含糊不清,偏偏隐去了关键词的字节。
  所以,问题就来了。
  “这些把心理活动都包括进来了的东西,为什么我会知道?”
  从自身情感出发,埃利克拒绝接受某个最接近事实的可能性。
  开玩笑呢,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么无聊,随便一跑就能跑到和“他”有关系的地方,怎么可能那么巧?
  “啊,果然是一条路呢,可以往这里面走哦。来吧来吧,我们走吧!”
  金毫不受环境影响的欢快声音响起来,也算是恰到好处。
  那小子果然是个能在什么都没有的遗迹内存活一个半月,还可以活蹦乱跳的粗神经。
  被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害得爬了一个月的心血一朝还原,也完全没关系,金已经非常熟稔地进入了结伴同行的模式,将埃利克两人当做了自己的同伴。
  在埃利克神色不定,齐木楠雄不知在想什么一直不说话的期间内,黑发少年精神十足,飞快地在暗道中一阵摸索,最终做出了可以前进的决定。
  “喂小鬼,我有说要跟着你一起行动么?”
  埃利克回神,然后不高兴地提出质疑。
  小鬼先前的发言让他不爽,现在这自来熟极了的态度让他更加不爽,放在平时,现在他已经掉头就走了。
  “哎?是我的直觉出错了?”然而,小鬼居然还露出了相当诧异的表情:“大哥哥你们应该都只是看上去不友善,实际上相当不擅长拒绝别人,也不会把陷入困境的小孩子丢下不管的类型,难道不是吗?”
  ——简直一语即中。
  金的直觉堪比野兽,这才多久,某两人的本性就被他一眼看穿。
  埃利克本来还是应该恼怒的。
  可是,在那之前,他忽然发现了存在于金那一句话中的一个极小细节,不由得扬眉:“你叫我什么?大哥哥?”
  金:“是啊。”
  相当豪爽干脆地回答了。
  埃利克:“……”
  从小鬼头巾下的明亮眼睛里,看不到半分勉强。
  这足以说明,金的确依靠了作弊器般的直觉,超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笨蛋,径直看穿了埃利克隐藏在矮小躯壳之中的本质。
  并且,还发自内心地觉得,叫一个外表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少年”没有问题。
  “……”
  不知怎么回事。
  百般限制的躯壳之中,世界最强的男人心头,某个实际并不重要、但却意义非凡的位置受到了隐隐触动。
  要说有多震撼,还不至于。
  可这个感觉,竟然——
  慰!贴!极!了!
  “……真是没想到。你小子,有一双值得夸奖的慧眼啊!”
  金(单纯无比):“咦?我被夸了吗?哈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谢谢哦!”
  就是这样。
  当齐木楠雄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看过来时,情形已于几分钟前大相径庭。
  “嗯,不错,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之前的失言我就不和你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不再追究了!”
  ——来自态度大变,忽然看金多了几分顺眼的埃利克。
  “哇,真的吗,那太好啦。”
  ——来自实际上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还是顺势应了下来的金。
  埃利克:“这么瞧着,你小子似乎还挺不错的——唔,再努力一把,说不定还能被我收做新的小弟。”
  金:“嗯嗯?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啊。大哥哥是有实力做我大哥的人,所以我觉得没问题。”
  “唔,虽然你勉强算是有这个潜力,但我的小弟可是没那么好做的。”
  “好的,我会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