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多么神奇的娃+番外 by:柴鸡蛋(五)

更新时间:2019-04-21 标签: 柴鸡蛋 多么神奇的娃
第265章 陷入危机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打开了图纸,腾黎的眼睛仅仅那么一扫,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惊喜,绝对是惊喜!
    腾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一份多么完美的建筑方案设计,竟然出自一个普通人之手。看来余崇阳的话说得没错,民间处处卧虎藏龙,这是有人不喜欢张扬罢了。
    爱不释手地将这後图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感叹作者精妙绝伦的设计才华的同时,也禁不住感慨自己的好运。没想到都已经走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竟然又一次化险为夷。
    腾黎靠在办公椅上,似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笑容中带着几分倦意。
    这些日子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一环接着一环,到处都是险境,最后却又能平安地度过。
    休息了一会儿,腾黎打算去找余崇阳,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不行,我不能这么傻!
    我把这份图纸交给余崇阳,这份图纸就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方案一才是我的,这一份是寄给余崇阳的。
    腾黎猛地惊醒,徐鹰一旦拿到方案一,一定会大肆宣扬,到时候丁苑集团面临危机,而余崇阳再拿出另一个方案解除危机,所有的功绩都成了他的了。
    腾黎跌坐到沙发上,脑袋高速地运转着。
    如何把局面倒转过来,让余崇阳来担负这个罪名,自己变成救世主呢?
    答案只有一个。
    将这张图纸藏起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要拿出来。
    而手头的这个方案,是时候交到徐鹰的手里了。
    腾黎的唇边勾起一个势在必行的笑容。
    ……
    凌晨一点多回到家里,余崇阳照例去开玄关处的灯,结果发现沙发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陆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头抽着烟,由于光线暗的缘故,余崇阳看不清他的表情。
    缓缓地走到他的身边,发现茶几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头。
    『在这里坐了多久了?』余崇阳开口问。
    陆羽淡淡回道,『没多久,三四个小时了吧。』
    余崇阳把自己的手搭在陆羽的肩膀上,一脸关切地问道,『什么烦心事么?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你分担解忧。』
    沉默了半晌之后,陆羽静静说道:『遇人不淑。』
    『遇人不淑?』余崇阳表示没理解陆羽的意思。
    陆羽继续说了一句,『没遇到一个好主子。』
    余崇阳听到这话,恨不得立刻拍巴掌叫好,说得太赞了,其实余崇阳早就想说了,陆羽跟了徐鹰,简直就是糟蹋了一个大好青年。
    陆羽站起身,『我去洗澡了,你早点儿睡。』
    『那个……』余崇阳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想洗个澡,不如一起吧。』
    陆羽真想上去扇余崇阳两巴掌,你都快地位不保了,还有闲心想这些有的没的……不过转念一想,我着什么急呢?他自己都没放在以上,我干嘛替他cao心?
    『你答应了?』余崇阳还在锲而不舍地问着。
    陆羽斜了余崇阳一眼,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什么时候你能变得聪明一点儿,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余崇阳的眼睛猛地一亮,一把将陆羽揽到自己身边,『你指的聪明是什么意思?』
    『放心,与咱俩无关,别在我身上耽误时间,多想想自己的事。』
    陆羽走进了浴室,换做余崇阳坐到沙发上去抽烟。
    拿着衣服走进浴室前,陆羽看了余崇阳一眼,心里轻叹了口气,咱俩之间还是横着一堵墙,跨不过去的话,谁也别想靠近一步。
    ……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辛苦了几个月的劳动成果,怎么一下跑到别人那里去了?』
    『余总裁,我想您应该给我们一个完美的解释。』
    『对方已经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新项目的设计方案。』
    『项目开工的时间不能再拖延了,最后拖垮的是投资者的信心。』
    『余崇阳,下午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解决方案。』
    『……』
    这两天,丁苑集团被新项目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本来一切都在正常的运作之中,飞鹰集团突然公布一份设计方案,宣布新项目开工,造成丁苑集团这边的设计团队集体暴动。他们是专门为此项目受聘而来的,之前就听说总裁对他们的方案产生质疑,正集体商量着要修改,谁想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腾黎敲开了余崇阳的门。
    『现在怎么办?』腾黎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所有的设计师都要和我们解除合同,方案莫名其妙被盗走,他们以为是我们故意为之。』
    『事实上呢?』余崇阳看着腾黎。
    腾黎笑得轻描淡写,『事实上?你问我事实上?方案已经进入审批过程,现在扣押在你的手里,至于为什么无缘无故飞出去,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么?』
    余崇阳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焦急的程度自然不用多说。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寻找解决方案,而不是追究责任,追究责任的事情放在后面,解决问题是摆在眼前最再棘手的一件事情。』
    腾黎咄咄逼人,『我觉得不追查出问题的根源所在,我们找不到合理的解决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