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异世之风流大法师 作者:天堂不寂寞(四)

更新时间:2020-07-30 标签: 武侠 玄幻
    第225章 入侵者,厉青的情伤
    
    龙一在兵营里从上午待到黄昏,还体验了一下大锅饭的滋味。由于狂龙军团士兵的训练量非常大,所以饭菜也都还不错,荤素搭配得当,饭后还有水果可以啃,龙一吃得倒是有滋有味,他本来就不是挑食的人。
    暮色渐浓,金灿灿的太阳在地平线外挣扎着,似是不愿就此沉入。龙一踏着最后一线阳光走出了兵营,心里对狂龙军团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然对其称之为狂龙帝国最精锐的军团有所保留,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一支钢铁劲旅,特别是其中的血色骑兵团,乃当之无愧的精英中的精英。
    龙一前世对骑兵有过一定的了解,但现实在却并末接触过,因为那时的骑兵早已淘汰。他下午在兵营看过血色骑兵团的对战演习,那漫天遍地的血色充斥天地之间,排山倒海的冲击如一片血海一般汹涌咆哮着袭来的时候,大地都为之颤抖,伴随着那彭彭加快的心跳,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震憾,而且是非一般的震憾,直能让人热血澎湃的震憾。
    骑兵在这个冷兵器时代绝对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它们可以轻易地撕开敌人的防御,在千军万马中来去如风。当然,两军对垒时,肯定会有对付骑兵的防御措施,比如魔法师的远程攻击等。
    龙一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不知不觉便回到了西门府。
    刚踏进大厅,龙一便发现东方婉正亲热地与一个满头华发,精神矍烁的老人聊着天。
    “宇儿,还不快过来拜见外公。”见得龙一进来。东方婉笑着开口道。
    龙一在刹那间想起了此人是谁,此人便是东方家族的当代家主东方启明,也就是西门宇的外公,当然现在变成自己地外公了。
    “宇儿见过外公。外公倒是越来越年青了。”龙一来到东方启明的面前笑着说道,没有丝毫不自然的样子。在龙一的记忆中,西门宇一向被东方启明宠到了天上,与他说起话来从来都是没大没小。
    “是吗?臭小子,嘴皮子倒是见长了。”东方启明哈哈笑着站起身,大手往龙一地肩膀上直拍,一股股强大的震力往身体里钻来。
    龙一嘿嘿笑着,傲天决的护体内力本能地将这些力量反震回去。
    东方启明拍了两下,手腕已是被龙一的反震之力震得发麻,不怒反喜。他笑着道:“好,好,本来你母亲跟我说你功力大进时我还不相信。现在由不得我不信啊,说实话,你现在的到了何种境界?”
    龙一大手虚空挥了一两下,就见几道深蓝色的斗气刷地出现,立马又无影无踪。而摆在茶几上的一颗水果却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了四份。
    东方启明愣愣地看着龙一半晌,喃喃道:“竟然是大剑师,你这臭小子才多大啊。”
    “外公。你对我的境界是否满意呢?”龙一嘿嘿笑道,大剑师嘛,算得了什么,如果告诉他自己还是几系的魔导士他会不会就此晕过去呢。
    “满意,满意,我就说嘛,我东方启明的外孙怎么可能是一个大CAO包呢?”东方启明回过神,甚是兴奋。
    龙一嘿嘿干笑两声,心里直嘀咕。你那外孙还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大CAO包,现在早已灰飞烟灭了。
    “宇儿,过两天到外公家来一趟,你表妹刚刚回来,总是念叨着你呢。”东方启明抚着下巴雪白的胡须笑着道。
    “表妹?谁啊?”龙一愣了愣,他可实在想不起哪个表妹会念哪着他。
    “可馨啊,你舅舅的女儿,小地时候你还来了一次英雄救美,那时可馨就说非你不嫁呢。”东方婉笑着道。
    “东方可馨,光明教会的圣女?她不是从小被光明教皇接走了么?我什么时候见过她啊。”龙一惊讶地问道,他的记忆中可没有这么一段故事啊。
    “那是你很小时候的一件事了,可能你忘记了,可馨是在后面才被光明教皇给接走的。”东方婉说道。
    龙一歪着脑袋努力地回想着,听东方婉这么一说似乎有那么一点影子,但却什么也抓不到。
    “想不起来就算了,等你见到了可馨说不定就会想起来了,现地可馨可是美若天仙呢,只怕你这混小子要被迷得神魂颠倒了。”东方婉笑着道。
    开玩笑,将我迷得神魂颠倒?论起美貌,自己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倾国倾城,再漂亮也顶多与她们平级而已,龙一心里如是想,表面却是微笑着不语。
    天很快黑了下来,东方启明吃过晚饭后便走了,一再吩咐龙一要去东方府上一趟。
    龙一回到自己的院子,一眼便看到厉青如一尊雕像一般挺立在院子里,正仰头望着天空发着呆。
    “蛮牛,小依,你们先回去歇着吧。”龙一对身后寸步不离地两人说道。
    “是,少爷。”两人应了一声便回了各自的房间。
    龙一飞身上了屋顶,冲厉青勾勾手指道:“厉青,上来坐一坐吧,看星星到这上面来看才叫舒服呢。”
    厉青脚底一点,翻身上了屋顶坐在了龙一的旁边。
    “有心事吗?”龙一淡淡问道。
    厉青怔了怔,答道:“是的,少爷。”
    “为情所苦?”龙一挑挑眉问道,从厉青的眼中他可以看到悲情两个字。
    厉青沉默地点了点头。
    龙一望着天空上悬挂的银月,任谁看到厉青那冷酷的表情也决不会将痴情两个字挂在他的身上。龙一用肚脐眼都可以想到是怎么回事,他道:“你不用说,让我猜一猜,应该是这样的,有一个酷酷地男人深爱着一女子,不善于表达的他只能默默地地她身边守护着,幻想着有一天女孩能够明白他的心意。但事与愿违,女孩的心中根本没有他,而且突然有一天,酷酷的男人发现自己深爱的女孩心中有了其它男人的身影,于是痛苦欲绝,从此远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