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黛色霜青(师徒)+番外 作者:则尔(上)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女强
 文案:两相缱绻时,他坏笑连连:一日为徒,世世为夫。
  百年锁妖塔,她心如死灰:可以放手,绝不遗忘。
  究竟是十世纠葛,来生一诺,又或者两两相忘,一梦南柯?
  贪嗔喜恶怒,悲欢哀怨妒,
  情,是这世间最难参悟的道……
 
 
第1章  夜哭林
  一轮新月刚上梢头,如墨的夜色就将日间的光明消匿在了漆黑的背景里,几许迷离的月色,穿
  过幽暗的树林,将静谧的光辉淡淡倾泻而下。
  大唇相依约是因为地下水干涸而枯死的树,形成了一片茂密的林子。那些枯死的树形状极其怪
  异,如同垂死挣扎的人伸出瘦弱且痉挛的爪,无声地呐喊着。四周极静,没有一丝风,甚至连夜鸟
  的鸣叫也没有。
  青玄在这如同迷宫一般的胡杨树林中缓缓穿行着。
  他虽然个子颇高,可是却穿着不太合身的布衣衫裤,尤其是背上背着的那把巨大的青铜剑,便
  更显得那正在发育的身体异常单薄。只不过,他颈项之上那一张面皮实在堪称是世间少有的容颜,
  五官清朗俊秀,轮廓深刻,令人一见难忘。
  夜路难行,他已经被困在这个林子里足足几个时辰了。自从意识到自己在这枯树林里不断兜着
  圈子之后,他便有些焦躁不安,可是,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想要抄捷径,如今被困在这里,纯属自找
  。
  微微叹口气,他正打算坐下稍事歇息再继续寻找出路,却不觉眼前一亮——
  前面不远处的枯树后,不知何时钻出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正低着头慢吞吞地走着。她背上
  背了硕大的背筐,背筐里有个正在熟睡的小男孩。
  青玄顿时喜上眉梢,迎上前去,双手抱拳,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请问,这位大婶,你可
  知道出这林子的路该要怎么走么?”
  那妇人乍一遇上从林子里窜出来的青玄,一时似乎很有些吃惊,好半天合不拢嘴。待得她慢慢
  放下背上背着的大背筐后,这才甚为疑惑地将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好几遍:“你是哪家的
  小哥,夜深人静的,你是怎么进到这林子里来的?”
  青玄被她瞧得有些发竦,不太自然地用手背蹭了蹭额角:“我叫青玄,赶着去西昆仑,先前在
  前头的茶寮打听有没有捷径可寻,茶寮里那个卖茶水的大叔告诉我,说穿过这林子就可以抄捷径到
  下一个市集去。谁知,这林子里枯树参差,不易辨别方向,我一进来,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哦,是这样呀。”妇人低下头看着背筐里那个睡得很熟的小男孩,光线Y-IN暗的林子里,看不
  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她异常沙哑得声音:“昆仑山呀,这一路去可还远着呢,却不知你巴巴
  地急着去那地方做什么营生?”
  青玄略微低下头,似乎是想借着这个动作掩饰尴尬:“我师父受了些内伤,我听说西昆仑玉珠
  峰山巅上能找到灵芝仙CAO,乃是修道之人用以补血养气的珍品,便寻思着去找找,希望能有所斩获
  。”
  虽然一番义正言辞将自己比拟得如同二十四孝弟子,可是,他却难免有点心虚。他这趟偷溜下
  山,的确是想去昆仑山寻找灵芝仙CAO,但是,那背后的不为人知——
  如此丢脸,还是不提也罢!
  “你真是孝心可嘉,难得,难得。”妇人不觉笑着频频点头,那笑容里除了赞许的意味,似乎
  还带着其他一些不知名的成分。“只不过,传说西昆仑山下的谷地是地狱之门,有进无出,西昆仑
  之上便是玉清圣境,住在那里的非神即仙,灵芝CAO应该是真的有,不过,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去
  采的。”话说到最后,她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青玄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么个小细节,只是兀自抬起头:“没关系的,只要能够到得了昆仑山
  ,我总能觅到个办法上去的。 不过,说来也让您见笑了,别说是昆仑山,我现在竟然连走出这林子
  也不能,实在是汗颜呀。”
  “一时之困罢了。”妇人呵呵干笑了两声,额角显出了几条怪异的皱纹,像是干瘪的老树皮一
  般:“我看你也的确称得上有几分勇气,怪不得敢进这片林子来抄捷径。”
  听她这么说,青玄微皱的眉间隐隐有着疑惑:“这片林子有什么奇怪之处吗?”
  “照我说呀,那个指点你抄近路的卖茶人一定是没安好心。”妇人伸手敛了敛鬓角垂下的几缕
  发丝,举止投足间竟是刻意带着几分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冷,就连说话的语调,也不似方才那般苍老
  沙哑了:“你不知道么?这片林子,是这一带有名的夜哭林呢!”
  “夜哭林?!”
  这个诡异可怖的称谓一入耳,别说是青玄,就连那似乎已经睡熟了的小男孩也冷不防地打了个
  哆嗦。
  妇人的脚步不动声色地围着青玄打转,Y-IN恻恻地笑着为他解谜答惑:“听人说,这片林子里住
  着会生吞活人的妖魔,那些误入林子的人被他生吞以后,变成孤魂野鬼,魂魄还被他扼禁,不能顺
  利地去地府投胎转世,所以,每到月亮被乌云遮蔽的夜晚,那些无法投胎转世的孤魂野鬼就会开始
  哭泣,所以,这才给这林子命名为夜哭林!”
  她正说得唾沫横飞,像是应景一般,原本挂在梢头的月亮就开始被墨色的云朵渐渐吞噬,失去
  了光亮,树林里一时之间便暗了下来。周遭突然发出风吹CAO叶的窸窸窣窣声,乍听之下,还真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