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本王在此+番外 作者:九鹭非香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备注:
     身为魔界衔珠而生的碧苍王,沈璃的一生是璀璨而夺目的但在她千岁诞辰之际,政治联姻的魔爪劈头盖脸的挠过来九十九重天上的帝君一纸天书颁下着碧苍王与帝君第三十三孙拂容君定亲拂容君早年便因花心而闻名天外她堂堂魔界一霸,一杆银枪平四海战八荒,岂能嫁给那种花心CAO包!这婚必须逃!沈璃不想,这一跑还真碰上了那个不属于三界五行的男子那男子,当真……奇葩PS:美丽动人清纯可爱上知天文下下晓地理的九爷温馨提示:女主略粗糙,男主略奇葩,入坑有风险,看文需谨慎。另:祝天下盗文人尿频尿急尿不禁==================
 
☆、第一章
 
  楔子
  
  雷声沉闷,乌云之上气氛更为沉重。
  
  “魔君有令,着碧苍王速与我等回宫!”
  
  被金色发带高束起来的长发随风而舞,衣袂翻飞间,被唤为碧苍王的女子缓缓道:“本王不回。”她的束身黑袍上绣着张扬的牡丹,一如她的声色,有着女子少有的英气和魄力,“谁的令也没用。”
  
  “如此,王上休怪我等得罪。”为首的灰衣男子手一挥,两道人影自他身后蹿出,呈三角之势将沈璃围在其中。
  
  “敢拦本王,有胆色。”沈璃眸光一凛,一柄银色长枪在掌心一转,枪刃划出银色弧度,杀气自周身澎湃而出,震荡衣角:“尽管来战!”
  
  为首的男子与另一人互望一眼,显得有几分忌惮,而立在沈璃右后方出的人却倏地拔剑出鞘,携着凌厉的攻势而去,“墨方休要冲动!”为首之人一声大喝,但哪还唤得住。沈璃眉一挑,手中银枪没半分犹豫的迎上前去,只听“叮咚”一声,兵器相接的脆响挟带着激荡而出的法力撼动四方。
  
  余下两人一咬牙,唯有提刀跟上对沈璃形成围攻之势。
  
  此三人任何一位都是能在魔界数得上名号的人,但与沈璃对敌仍觉吃力,可到底是双拳不敌四手,沈璃又无法下狠手杀了他们,以至于她法力虽强过三人,但在合围之中难免落了下风,不一会儿便露出破绽,墨方毫不留情的执剑刺去,竟是向着她心脏的方向!
  
  一人大喝:“墨方!不可伤王上性命!”
  
  墨方不理,剑尖破开衣袍扎入血R_OU_,劲力大得径直将她的身体推出三人合围的阵势之间,沈璃大怒:“你小子出息!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兵!下得了狠手!”墨方不言,只是身子微微一偏在背后两人都看不见的角度,主动将颈项往沈璃的枪刃上一送,鲜血在空中飘散,S-HI腻的血水之间,沈璃瞪大眼不敢置信的问他:“作甚?想吓死本王!”
  
  “王上。”墨方声音低沉,“墨方仅能助你至此。保重。”言罢,他用尽全力推了沈璃一把。偏离了心脏的刀刃拔出,鲜血喷涌之际,她的身体急速坠下云端。而伤重的墨方却被另外两人接住,他不知与他们说了什么,三人身影一闪,消失了踪影。
  
  电闪雷鸣之中,沈璃明了,原来墨方是在帮她。或许他知道,在此时此刻她是宁死也不愿回魔界地宫。
  
  好小子!真不愧是她带过的兵,够义气!
  
  第一章
  
  黑云忽如其来欲摧城,云中雷霆滚滚,城镇中人们皆避不出户,唯有城西一处普通民宅的主人推开后院的门,院中修竹与藤架被大风拉出簌簌声响,他的发丝与衣摆如同飘落的竹叶一样随风而飞舞。
  
  “天气……变得糟糕了啊。”唇角一丝弧度扬起,他仰望天空,但见黑云之处有一点银光慢慢坠下消失在城外山野之间,“有变数。”
  
  第二日,行云身着青衣白裳走过热闹集市,嘈杂的声音中仿似有另一种声音在召唤着他,让他不由自主的脚步一顿。“卖J-I咯,肥J-I啊!”摊贩招呼的声音在耳中格外响亮,他脚跟一转往那方走去。
  
  J-I篓之中,十数只J-I挤在里面,其中有一只无毛的J-I看起来格外醒目。只是它精神看起来极其不好,垂头低目一副快死了的模样。行云目不转睛的盯了它许久,然后笑道:“我要这只。”
  
  摊贩应了一声:“哎,这只J-I太丑,要的话我就给你算便宜点……”
  
  “不用。”行云摸出钱放在摊贩手中,“它值这个价,卖便宜了它会不高兴。”
  
  J-I还会生气?摊贩挠头目送他走远,转头摊开手掌一看,愣了许久,忽然大喊道:“哎!公子你给的这些钱不够买那只R_OU_J-I啊……哎!那位公子!哎!喂!哎呀!小混蛋你给老子站住!你钱给少了!”
  
  而行云已早不见了人影。
  
  世界混沌一片,迷迷糊糊之中沈璃看见满脸胡茬的粗壮大汉向自己走来,他毫不客气的将她拎住,J-IAN恶的一笑。
  
  “狗胆包天的家伙!放开本王!”皮肤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她拼命的挣扎,用尽全力的想要逃跑,可太过虚弱的她还是被人从背后紧紧的扭住胳膊,绑住双腿,然后……
  
  拔光了浑身的羽毛。
  
  混账东西!有胆解开绳索与她一战,她定要戳瞎这没见识的凡人一双狗眼!
  
  恶梦惊醒,沈璃粗粗的喘着气,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在青CAO地上慢慢抬起头,左右一打量,这好似是哪户人家的后院,有用石子砌出来的小池塘,有刚发了嫩芽的葡萄藤,藤下还有一把竹制摇椅,上面懒懒的躺了一个男子,不是满身横R_OU_的猎人,也不是一脸猥琐的J-I贩,而是一个青衣白裳的白净男子,他闭着眼,任由透过葡萄藤的阳光斑驳的落他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