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盗墓笔记]戏到深处,自行入场——此号主取名废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此号主取名废
   《[盗墓笔记]戏到深处,自行入场》作者:此号主取名废
  文案:
  因为字数问题,这本实际为《盗笔戏到深处上部》
  时间线对应盗笔1-4,鲁王宫到云顶天宫,
  剩下的5-9以及沙海重启会在这本的云顶卷写完后分到下部写。想看下部的之后戳专栏可见~
 
  正文介绍:
  张言本来只是个有挂在手专心修道的道士,但是他的平淡修道生活有一天突然到头了
  明明还在打坐就突然被扔到一个盗墓笔记的世界——
  …我说我真的只是个纯路人你信吗,张言对着三叔诚恳说道
  …最后,“好吧,我就是插手下场了,有本事你拦我呀?”张言笑眯眯的对“三叔”如是说道
  注意:
  1.本文插入主角不是正直善良型,本身个性无良冷淡(真实性格更像反派)爱搞事且恶趣味浓重
  .
  2.渣作者文笔差,本文头两卷纯原著内容描写会有些多
  且主角不是一开始就对铁三角产生真实感情!!
  插入主角开始就是在纯看乐子,特别是第一卷 鲁王宫,整个处于看戏的无良状态, 
  直到后面才会忍不住插手越来越多同时感情逐渐深厚,想直接看亲亲热热好兄弟的得跳到云顶天宫卷
  开头文本烂(虽然后面好像也没太好多少)鲁王宫和海底墓前半卷对已经很熟悉原著的可能会比较寡淡。
  .
  3.本文框架是从个人推的盗笔逻辑线延伸的,且有原创的插入主角剧情,有个人推测的填坑解密剧情,欢迎讨论但请不要恶意攻击,如果小天使们感兴趣,完整原本逻辑线会在1-9全部完结后放出来,
  .
  4.十万大山卷为道长个人卷(可当成是番外),且每一大卷完毕都会有日常过渡章(卷),可自行考量阅读或略过不看。
  .
  5.本文实际四个主角,所以道士描写可能不多,而关于他的一些背景和故事我只会在文中一点点的插,但不会影响整个剧。
  .
  6.海底墓卷有道士女装剧情,介意者慎入(直接跳18章以后也行)
  .
  7.本文属于无cp!黑花瓶邪都没有的无cp!所以一切可能让你们有cp感的全部是错觉!错觉!官定胖子云彩除外
  .
  [考据党慎入]纯属因极度缺粮而无奈自己产粮,自娱自乐之作,文笔废(我尽量多练练),更新不稳定但不会坑
  .
  有加个人猜测(私设),人物性格可能ooc,不过小天使们如果觉得这方面哪里有问题可以留言跟咕讨论
  .
  穿越猪脚在穿越前就是个有挂的挂壁和隐形逗比,还有其他非攻击性问题可以留言
  请关爱作者,别太较真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三教九流 穿书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言,王月半,张起灵┃配角:吴三省,潘子等盗墓笔记众┃其它:盗墓笔记同人,无cp,穿书
  一句话简介:我们四个是可以交付生死的兄弟
  立意:自娱自乐的同人小说
 
 
第1章 
  猝不及防的穿越(修)
  这是哪里?
  原本正在静心打坐的张言猛然睁眼,目光所及处却均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饶是以他的眼睛也什么都看不清这是真身遇到邪异事件了?
  不像,张言随即就否决了上面的猜测,按感觉来说这里更像一个单纯的封闭空间。
  能让他在无知无觉中就换了位置,道馆里可没能有这样本事的人,他不由皱了皱眉。
  他摸索着拿起横放在盘腿上的佩剑,伸剑向四周探去,果然伸出去还没一点就受到了阻碍,顺着环绕一圈后,张言心里也大概有了数,是个约10尺见方的不规则封闭空间,就像是个哪里的石腔。
  在大概明白周围所处环境后,他动作没停,继续向四周敲击着,利用传回的声音判断石腔外的环境。
  这地方好像是在哪里的地下啊?敲击一会后,张言停下动作,冷静的思索起目前情况。
  “闭眼打坐前我确定道观里是没有任何异常的,在感觉空气流动异常的那一瞬间再次睁的眼,然后就是到了这里”
  “真是邪异事件?那这里又是哪里?似乎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这里石质硬度倒是一般且有不少筛孔,难怪能有空气存在,而且从敲击回声来看应该没有任何机关隔板,而且周围隐隐有水声,是附近可能存在地下河吗?但仅此还是无法分辨哪处有薄弱面……挖塌了可就不好玩了”
  实在不行倒是可以试试向斜上挖出去,只希望那水源不正好在那上面就行,不过现在倒是不急,虽然原因不明,但是这肯定是不在道观了,算是件好事?这可不算我自己主动离开啊-’
  想到这,张言懒得向他脑子里的那团气流【外挂】询问情况了,毕竟用那东西总是需要条件的。
  完全不觉得突然被换个地方会是什么大问题•反正在哪都一样•的他重新盘坐回连带着一起过来的蒲团上,继续打坐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基本都要陷入睡眠的张言突然听见斜上方石腔外隐约传来了一些跟之前不同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再度睁眼,转头向斜上方黑暗处望去,那外面似乎有大规模生物在爬行?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既然能有不同声音出现,那里应该就是处薄弱区,张言没有迟疑,瞬间出剑向那里挖去但随着他的动作,在他挖向的方位外面,某一行五人的处境却显得有些糟糕:“快走,千万不要回头看!”一个穿着蓝衣连帽衫的年轻男子在划了自己一刀用血逼退尸蟞和河岸的那只傀后,低喝道其他几人赶紧转头用力划桨想离开这里,可是好景不长,原本还在散向河岸的尸蟞群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更可怕的东西一般突然又涌了回来,入浪潮一般扑到船沿又被张起灵的血吓的散到船两端离开,虽然人在船上不会被咬,但河里的船却被挤的走不了了。
  眼见船又走不动了,无奈之下,船头那位一身威严气势一看就是长期发号施令的中年人只能对着船尾那个穿着蓝色外套,手里还滴着血,神色冷然的家伙喊到“不行,河道被虫子堵了根本走不了!那些远离的尸鳖不知为什么又涌回来了!”
  船尾的那个蓝衣男子却没回答,他紧握着刀柄,那连帽衫头套下的眼睛正死死的看向了尸傀身后的黑暗处。
  这时船中间那个本来还神情惊异发在那个正跪着的尸傀和他旁边那位放血的蓝衣小哥两边来回瞧的年轻人此时也发现了一些其他不同寻常的情况,他下意识的指向一个地方同时出声道“看!那个女鬼突然向旁边动了,她后面的角落里好像有什么动静!”
  张言刚挖穿腔洞,一股腐臭味瞬间传来,还来不及捂住口鼻就先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有女鬼?张言赶紧跳了出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地不知陈放了多久的尸骨,和一只默默跪缩着爬动,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同时不断远离自己的白衣傀,而不远处的船上还有一群浑身肌肉紧绷正死死盯着自己的人。
  什么情况?张言有点茫然,感觉自己出来的好像不是时候,但同时又隐隐感觉眼前这一幕似乎有点熟悉,可他没时间多想,看着一群认不出来的虫子在他出来时顿了几秒后,更疯狂的逃离甚至隐隐有些包围住那艘船支甚至爬上船的迹象时,赶紧将自己的剑鞘扔到船上驱散了挡在船只周围的虫子,并决定先处理了旁边这只傀再想其他,可当他刚扬起剑,准备进行物理「度化」时,那只傀就开始不停磕头,并散发出一股求饶的意念,着让他的手不由顿了一顿,与此同时,一阵久违的机械音突然在他脑海响起:检测到所在世界已变化,更新世界信息,关闭修行模式,开启历练模式:
  目前可接任务1:
  在本世界超度100只邪异鬼怪,接受即可发放任务品青铜铃铛?【精神类物品,可永久持有】,该任务完成奖励未知——是那团可能一年也不会主动冒一次泡的气流发声了,所以他莫名其妙被换地方跟这东西有关咯?但是居然又敢让他历练了,这东西是在闹什么幺蛾子,难道外挂也会有抽风的时候?
  有些好奇这里面原因的张言很干脆的略过了最后一句话在心里默道“接受”
  瞬间,张言就感觉袖袍内囊内就多了一只铃铛,他垂下了扬起的剑,晃着铃铛对着尸傀用雅言说到:“吾可渡尔离开,可愿否?”
  见尸傀赶忙点头后,他从袖袍取出铃铛轻轻摇晃起来,随着无声的铃音晃起,他同时口中唱念起了度厄经,顿时,尸傀的身影开始模糊闪烁起来,隐约见似乎还有青烟浮起。
  就在张言慢慢超度时,船上的人却依旧在打量这个突然出现,正对着尸傀不知道在念着什么的张言。
  “三叔,你知道这是什么人吗?看这人打扮行为,好像就是一个年轻道士啊,可他怎么会从积尸地里跳出来?”穿的一身孝的都快跟旁边那具白衣粽子一样了,要不是前面的动作明显是有思想的人才会做的,简直就要被他以为是又一个白衣粽子了……不过这人脑子大概也有毛病,这种地方穿这么宽大的白袍子,真的不会被别人错当见鬼然后给一木仓或者揍一顿的吗?
  见情况稍微好转,那位虽然脸上伤口还有点疼,却依旧挡不住他好奇的年轻人一边心里吐糟,一边向前面的那位中年人问到,“走之前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少说话,多看着!”训了一句后,中年人停了一下,又轻声道“现在这到底什么情况暂时说不准,但是用你的脑子想想,能在这邪门地方出现,还用一只剑鞘就驱散尸蟞的会是什么普通道士?连还是不是活人都不好说……不过就刚才看,似乎没什么恶意,再看看先”
  分界线……
  张言听着那些压低声音的对话,手上动作不停,心里却终于明了这到底是什么世界了,原来是盗墓笔记啊,这曾是他还未进那道观时看过的一本书,也是他唯一看过的一本小说,甚至有段时间一度幻想过能改变他们的结局,跟他们一起做兄弟走南闯北……
  只是后来这些念头就都消失了,甚至连情绪波动都几近于无。倒是未曾想过还有如斯际遇,也算圆了二十年前的年少梦想了,只可惜,书里的兄弟是真兄弟,书外给他这本书的人却只想要他的命……想到过去的一些事,张言心情就变得有些复杂。
  此时尸傀的超度已经接近尾声,张言于是也停下了对那些久远记忆的回想,重新平复了自己变得有些激荡的心情,那只现在几乎只剩一个白色轮廓的傀则在重新站起来向张言施了一个周礼后,便彻底化为了灰烟消散不见,只剩一具倒在地上的羽衣女尸。
  在用化尸水将尸傀散去后剩下的尸体化掉,并将铃铛收回袖子后,
  张•二十年不与人打交道的宅男•言,看着那一船的人,却突然有些为难起来,因为他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让那群人借他搭个便船,这种环境下,难道要直接过去说“你们好,我想借船坐一下?”
  正在他思考着该怎么跟那边打交道,再蹭个船出去时,就听到脸上有道疤的凶悍男人喊道“那边那位道爷,可否说说是哪条道上的?我潘子这次过后也好上门致谢”
  张言闻言趁机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下他们的样子,并与记忆里小说描述的形象进行对应,很明显,问话的这个就是潘子了,再旁边的俊秀小生和一大叔肯定就是吴邪和吴三省,而在吴邪身后躺着的那个大汉肯定就是叫大奎的那个倒霉蛋,至于最尾那个已经收回刀,但仍旧握着刀柄,绷着身体一直盯着自己的蓝色连帽衫男人,更不用猜了,肯定是张起灵。
  但不知是不是曾经对小说人物的期待感,张言莫名感觉他们有点亲切,特别是那个已经在冲着自己笑着打招呼的吴邪和那位实际挺有威胁感的张起灵,他甚至连丝毫的防备心都生不起来。
  但张言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话,只是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后,就向张起灵和潘子各丢了一只药瓶,然后折过身开始回去将自己的蒲团从来的洞里捞出来在这边人看来就是那道士冷漠的望了过来,然后向自己这边点点头,就突然丢了什么东西过来,顿时一惊,可看清只是两个小瓷瓶后又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张起灵和潘子准确接住了飞向身前的瓷瓶,张起灵冷淡的扫了眼手上的药瓶,正准备将它放地上的手却突然停住了,在重新把瓷瓶拿到眼前仔细打量了一翻上面的纹路后,他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他抬头看了看已经背过去的张言,在思索了两秒后,张起灵毫不迟疑的打开瓶塞倒出药丸咽了下去。
  “诶诶,你他娘怎么就这么咽了啊?这还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呢”一旁正盘算着等闷油瓶放下瓶子自己就捡过去好好看看的吴邪顿时有些惊了,但是在看到那闷油瓶略灰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和依旧当没听到他话的淡定样子,还是咽下了后面没说出来的话。
  又被无视有些小气愤的他干脆转头看向潘子“潘子,你那瓶子里也是小药丸吗?”潘子闻言看向还在仔细查看瓶身奇怪纹饰的三叔,同样听到这话的吴三省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打开瓶塞对着手电光看了看,然后倒出一点闻了一下“这不是药丸,不过应该是外伤用的药粉”
  说着便将瓷瓶递给潘子,顺便扫了一眼张起灵那的情况,见他服用后依旧安然无恙,并没有出现问题后“把你跟吴邪还有小哥身上的伤口都抹抹,这道士来头不小啊,居然用元青花小瓶装药粉……”就是部分地方的纹路很有些奇怪。
  潘子应了声便接过瓷瓶倒出药粉涂抹起来,不过没几秒他就有些惊讶的低呼道“三爷,这药确实很有效啊,我这伤口居然涂上去就止血了,也不疼了!”
  “这居然是元青花?”吴邪听到吴三省的话后瞪大了眼睛直想也接过来看看“他会不会压根不知道这瓶子价值……诶,挨!潘子你他娘的涂轻点!”
  吴三省看着这涂药还要闹两下的两人,刚想说什么时,突然笑着看向船侧“鄙人吴二穷,一穷二白的二穷,不知这位道长怎么称呼啊?可是过来收取剑鞘的?”
  吴邪闻言也赶忙看了过去,就看到那个头戴道冠身着白色道袍,背上现在还背着一只蒲团的神秘道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近前吴邪刚想说还有那元青花小瓶的事,却被吴三省偷偷拽了下,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闭上了想问问的嘴,只是仗着光线昏暗好好的打量了一翻这个神秘的道士,不愧是天真之名,虽然你没说出口,但是那股明晃晃的好奇和疑惑其实真的很明显啊……实际上能看清楚所有人的小动作的张言在心里默默的笑了笑,「贫道化名青言子,俗名……张言」表面淡定但还是忍不住说出俗名的张言不由望了眼正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张起灵一眼,不出意外的看见张起灵猛然抬头看了过来“居士们唤我张道长即可,贫道此前的船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走了,因此不知可否同各位借乘一段水路?”张言说着一边接过潘子递过来的剑鞘,一边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这个小说迷局里最大幕后黑手之一的吴三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