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综]我有诗,你有酒吗?——秦七熙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秦七熙
   《[综]我有诗,你有酒吗?》作者:秦七熙
  文案:
  一篇诗,一壶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太白,算我求求你,到外面去浪吧,别再祸害自己人了!”
  被自己人扔出国门的李白只能抱着自己的酒壶,拿着国家发的钱,到隔壁去浪(去祸害别人。)
  剑仙:说实话,我最不怕出门了,跟你们gang哦,我是那种无论到哪都能交上一大堆好朋(酒)友的人~
  ——————
  然后剑仙他在整个横滨交了好朋友,顺便还捡了个中二凤梨头。
  啊……刚好和哒宰搭队组成中二二人组。
  哒宰:哎呀~小白白~一起搞事情嘛~
  中也:你是笨蛋吗?别总让混蛋太宰带歪!
  终于森老板:求你放过我港口Mafia培养的新生代吧!┴┴︵╰(‵□′)╯︵┴┴
  ——————
  半路上他莫名进入了时政,然后他收获了——一个、两个、三个……一大堆的刀刀们,还好本丸够大。刀门很善良,就是时政方面问题比较大,不过没关系,剑仙有对政武器——太宰×2?
  自从剑仙有了本丸之后,他就莫名的开始各个时空的跑了,从平行世界到阴阳师世界,再到大正时期。
  但是啊,他除了玩居然还要打敌人,赶趟的那种打法。
  ……所以中后期……
  世界意识:就是他们!夺取世界气运的穿越者们!作为正义的使者,世界意识选中的肃清者!打死他丫的!
  剑仙:……你这样让我赶场子打架,我都没时间喝酒了……
  世界意识:到底是世界和平重要,还是喝酒重要啊啊啊!
  剑仙:……
  世界意识:可恶的,你别犹豫啊!
  ———————————————————
  将进酒,杯莫停~剑仙今天仍旧在忙碌中寻找喝酒的时机。
  剑仙:此世间,唯诗,唯酒,唯才华,不可辜负~
  都散开,剑仙要开大了!
  内容标签:综漫 家教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白┃配角:文野,家教,K,阴阳师,刀子们,鬼灭众……┃其它:这篇文是主文野的
  一句话简介:一篇诗一壶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立意:文豪里面怎么能少我剑仙?
 
 
第1章 吾姓李名白,字太白
  “算我求求你,李太白!你还是尽早滚蛋,到别的国家去祸害别人吧,有你留在华国简直就是一大灾难!天灾!”
  少年一只手中拿着沓资料,另一只手正疯狂的摇晃着对面的另一个少年,一脸崩溃的模样。
  被他摇晃的少年有着一头细软柔顺的黑色短发,漆黑的猫猫眼像是揽着星光,自带微笑的嘴此时微微张开,被那少年摇的有些神情恍惚。
  他手上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酒葫芦,正努力的在晃动中保持身体平衡,防止酒壶里的酒撒出来。
  少年穿着一件唐装长袍,白色的长衣上绣着张扬艳红色的火焰纹,腰间有一条黑底金纹的腰带,腰带左边有一个用来装酒壶的小袋子,右边别着一把泛着金属光泽的折扇。
  “哎呀……别摇了少陵,头好晕啊……”少年恍惚中开口,微微颤抖的声音却难掩其中的清悦,说话的语调自带一股诗意。
  “你就说,你这周又恣意妄为了多少次?每次都是我跟在你后面给你擦屁股!我跟你讲,我受够你了!”杜甫松开了摇晃李白的手,另一只手中的那沓厚厚的资料在旁边的桌子上被敲得「嘭嘭」直响。
  他怎么就和这个人成为了朋友?要是能穿越时空的话,他恨不得跑回去阻止当年那个傻白甜的自己,绝对不要和李白做朋友,绝对不要!
  李白眨了眨眼,歪着头做思考状,“嗯……确实次数有点多呢。”
  “我每天跟在你后面帮你善后的事情都是两件起步!听清楚了吗?两件,起步!”杜甫见李白这副根本没有反省的模样,直接开启狮吼模式。
  哎呀……
  李白被吼得整个人往后扬了扬,因微醺而虚浮的脚下踉跄半步。
  少陵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工作太认真啦。他每天要被杜甫这样训诫也是至少两次呢。
  “抱歉嘛……”李白把手中的酒壶收好,双手合十对着杜甫做讨好状。
  杜甫深吸一口气,不再看面前一脸讨好笑容的李白。
  这家伙,每次认错第一名,事后绝不改。
  低下头翻了翻手中的这沓资料,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拍到李白面前。
  桌子被杜甫这一下拍的震了震,眼看就要散架,看着这幅场景的李白抖了抖可怜的小心脏。
  “介于你一直以来的表现,上面发下来的文书,让你进入带薪休假状态,且休假期间在国内不能使用异能力。”
  “嘛,不过我个人的意见是你干脆跑去其他国家浪吧,反正你的异能禁令只针对了你在国内的时候。若是到了国外,只要别把自己浪到监狱里去,我想上面的人是懒得管你的。”杜甫的怒火已经随着他对这篇敕令的分析渐渐消退,他给李白善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习惯了现在这种情况,先骂人,然后再给这个醉鬼叙述上面派下来的工作。
  若是李白留在国内,想让他不使用自己的异能?杜甫觉得这个可能性太低,李白这人嚣张惯了,做事总喜欢由着性子来,他可不想让李白的这篇敕令有效期无限延长。
  所以……希望国外的那些异能者们心理素质强一些,最重要的是能打一些,要是能碰上能制住他的人就更好了。
  哎……总而言之,还是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杜甫一直盯着李白的眼神中慢慢带上了怜悯,就是不知道这怜悯是针对李白的还是针对即将被李白「祸害」的人的了。
  “哦呀?”李白伸手拿起被拍在面前的这张纸,努力瞪着有些醉意朦胧的眼睛想要看清上面的字。
  看来自己最近是真的有些浪过头了,国内都混不下去了呢
  “不过……到国外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收起这张纸,李白对杜甫狡黠一笑。
  杜甫对他翻了个白眼,“随你意……”
  夜色朦胧中,码头上只有零星几条轮渡上亮着灯光。
  李白一手拿着他那从不离身的酒壶,一手拎着一个看起来就没装什么东西的小包,摇摇晃晃向码头走来。
  感谢国家的空间异能者制作的空间压缩工具,只要他想装,无论是他那些特殊定制的衣服,还是他每日必备的酒,甚至是其他用度物品,通通都可以装进去。若是有人去看李白的公寓的话,会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能装的东西似乎都被他装起来了,不过其实他的公寓好像里本身也没什么东西。
  啊,有酒的人生真美好……
  李白迈着晃晃悠悠的脚步,迷瞪着眼一身酒气的随意踏上一艘船。
  随便到个地方就下船好了。
  对李白而言有诗有酒的话,随便哪里都可以。
  一夜无梦的,待李白在船上一觉醒来,随意搭上的这搜船已经到岸了。收拾一番,挎好包拿好酒壶的李白就这么直接下船了。
  横滨的海在阳光的照耀下正折射着七彩的光芒。港口来来往往的人证示着这里的繁荣。
  太宰治正站在海边考虑如果跳海的话,能不能清爽的死去,不过如果跳海的话,海水的腥味很重,似乎不太符合他的自杀美学呢!
  嗯?
  太宰治侧过眼,他的身边刚好走过一个衣着带有明显华国风格的白袍少年,个头小小的,看起来好像比他要小好几岁,头顶有根呆毛正迎风左右摇摆。
  太宰治放在身侧的手动了动,有点想揪……
  在太宰治的眼中,这个少年除了一身服饰之外并没有什么令人注意的地方。但他意外的从刚刚略过的少年身上闻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酒香。
  与他一直所熟悉的酒味不太相同,闻起来醇厚绵长,却自有一种别样清新的味道。作为一个已经饮过各种酒的人,很轻易就辨别出这绝对是好酒。
  哦呀,这么小就已经开始喝酒了吗?
  暂时被打断了自杀的念头,此时太宰治也不怎么想着去跳海了,现在他有点想探究一下这个突然引起他注意的少年。
  “喂……小鬼?”太宰治暗自笑了一下,叫住了正迷迷糊糊往前走的少年。
  是的,迷迷糊糊。刚才又看了一眼他发现,这少年的模样不是没睡醒,就是酒还没醒,走路带着点摇摇晃晃,而且没有目的性。
  李白走出没几步,便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了一声小鬼,他用朦胧的双眼看了一圈。
  行了,破案了。小鬼就是叫他的。
  叫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少年的青涩。
  什么嘛,这不同样也是个小鬼嘛!
  转过身,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比自己略高一些的少年正站在自己面前。
  那人轻微弯着身,脸离得李白很近。
  被猛然放大的脸吓到了,李白上身后仰,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半步。
  带着醉意的眼睛看了一眼离得很近的少年的脸,用因为醉酒而比平时要低哑的声音问道:“干嘛?”
  太宰治眼中闪过戏谑,“你多大了?十二?十三?还是十四?”
  李白抬眼,“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太宰治伸手勾过李白的脖子,“我就想问问嘛!告诉我呗……”
  “唔……”
  李白被太宰治勾住脖子,本就虚浮的脚步跟着踉跄了一下。
  莫名其妙的人……
  “小小年纪的,你还没有成年呢,怎么能够喝酒呢?”太宰治见李白又有些迷迷糊糊的,便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两下。
  一说到酒就像是打开了李白的神秘开关一样,较之之前的迷糊状态,看起来瞬间清醒了不少。
  李白手伸到腰间,拿出了他宝贝的酒葫芦,在太宰治面前晃了晃。
  “喝吗?”本来迷茫的表情变成了笑眯眯的样子。
  太宰治被李白的神奇发展弄得愣了一下。
  到底是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要请他喝酒呢?
  没有接到回答的李白也没有失落,反而开始自说自话起来。
  “哈哈好酒!来干!来干!”对着太宰治在虚空中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之后,就自顾自的开始仰头饮酒。
  酒液顺着嘴角滑落,滴在了太宰治还环着他脖子的那只手上。
  看着李白喝酒的豪迈姿态,太宰治莫名其妙的把手收了回来,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口手背上清澈透明的酒液。
  他慢慢蹙起好看的眉,声音轻轻缓缓,“好辣……”
 
 
第2章 李白与太宰治
  李白从横滨的港口下船的时间其实已经是下午了,然后又因为各种巧合拉着其实并不认识的太宰治不放,非要他陪着喝酒,等到李白从醉酒和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他是被看似无奈的太宰治带回家的。
  太宰治没容易把摇摇晃晃,半路还莫名其妙的想要拉着其他人一起饮酒的李白带回家。
  当然,带李白回家的太宰治只是看起来很无奈而已,而实际上……
  太宰治在被李白拉着走的路上发现他手中这个酒葫芦有些不一般。
  酒葫芦只比巴掌大一点,但是李白抱着它豪饮了一路,里面的酒却没有喝完,这怎么可能?太宰治敢肯定李白这一路绝对没有假装自己在喝酒,而且他饮酒的动作就是仰头往嘴里倒,这么大一点的酒葫芦应该装不了这么多的酒啊?
  太宰治的视线在李白和他手中的酒葫芦上来回瞟,最后锁定在酒葫芦上。真是一个神奇的小葫芦呢……
  太宰治探究新奇事物的手蠢蠢欲动。
  刚一把李白往床上放,他便自然而然的闭上眼睛躺倒了,就在太宰治还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让他清醒一点然后去洗个澡还是怎么样的时候,李白却已经自主蹬掉鞋子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滚到一边睡得不省人事。
  他刚刚还宝贝得不得了的酒葫芦则是被无情的扔在了一边。
  “什么呀,你这样不就搞得我的床上全都是酒味了嘛……”太宰治略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发,随后却任由李白在他的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好奇的拿起被扔在一边的酒葫芦,仔细看了看没有被沾湿的床单。他记得之前李白并没有给酒葫芦盖盖子,但是里面的酒现在却一点也没有被洒在床上。
  好奇怪啊!
  在有些空荡荡的房间里找了半天,太宰治终于找出一个完好的空杯子,他把酒葫芦倒提着试着倒了半天却没有从里面倒出一滴酒。
  这是没有了吗?
  把酒葫芦转过来摇了摇,能够清晰的听到里面液体晃荡的声音。
  眼睛对着酒葫芦的小口看了半天,能够看到里面透明清冽的酒,伸手又在上面戳了戳,没有发现任何阻挡的东西。
  嗯?_嗯嗯嗯?!
  肿么肥事?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原理哦!手指在下巴上摸了摸,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
  太宰治又摇了摇手中小巧的酒葫芦,随后便不再纠结酒葫芦的问题。
  这个少年身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说不定还有很多,趁他睡着了就好好探究一番吧!
  太宰治把醉酒的李白从被子里挖出来翻过身,将他挎在腰间的小包取了下来,本来还想将那把别在腰间的折扇也一同取出来的,但想了想还是先翻一翻这个包包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吧。
  他太宰治翻别人的东西难道还需要别人同意吗?不,不存在的!
  轻松的拉开小包的拉链,太宰治还有些不太相信的把手放进去,在这个随便就能看到底的包里翻了翻。包里并没有多少东西,只有一张被叠起来的白纸,一些华国的钞票,再就是证件,连手机都没有!

  太宰治本来兴致高昂心情现在却有些失望,居然一个好玩的东西都没有。随后他又把视线落在包里的那点东西上,就先从最神秘的开始看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