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西楚]霸王无独——放鸽子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放鸽子

 

当前被收藏数:27220 营养液数:35939 文章积分:355,666,304
  《[西楚]霸王无独》作者:放鸽子
  文案:
  当吕布被曹操缢杀在白门楼后,
  阴差阳错穿越到秦末,
  又
  在机缘巧合下,
  投到了西楚霸王项羽的帐中,助他征南闯北,争霸天下,逐鹿中原。
  ——吕布悲伤地发现,自己
  虽死得窝窝囊囊、稀里糊涂,可跟这人相比起来,居然他娘的还能算是个明白人。
  注:
  *日更中,不请假的话就是
  每晚19:00更
  *CP:项(宁玉碎绝不瓦全)羽攻x吕(好死不如赖活)布受,不反攻
  *此文非考据,基于晋江星际晋
  江星球的平行历史而生
  *新封面是羽哥
  内容标签:强强天之骄子穿越时空历史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布,
  项羽┃配角:《混在三国当武将》预收求收藏┃其它:秦末汉初众人
  一句话简介:项羽x吕布
  立意:学无止境
  作者简评:
  被大耳刘一句话害死的吕布阴错阳差,穿越至晋江星球同样狼烟四起的秦末时期,秉着“宰不了本人就宰
  你祖宗”的执着信念,毅然投入项羽麾下。却不想这武艺绝强的西楚霸王,竟是个不折不扣的西楚憨王,频出昏招,竟害
  得一心报仇雪恨的吕布屡屡受阻。为早日如愿,吕布不得不动起自己那‘灵光’的脑袋瓜子,佐以上辈子的血泪教训,竭
  力阻这憨王踩坑。不知不觉中,成了众人眼中深不可测、堪称智勇双全的奇士……本文让两个性格、武艺与结局具都相似
  的“莽夫”联手,横冲直撞打天下,竟产生了奇妙的效应。行文流畅,节奏紧促,妙趣横生,令人读之忍俊不禁,也弥补
  了项羽以梦幻开局、却落得乌江自刎的遗憾结局。
 
 
第1章 
  大方赫亮,富丽堂皇的秦宫中,不论是昔日尊贵的嬴子婴,
  还是宫婢侍从,都是心中惶惶,并无着落。
  哪怕殿门虚掩,嬴子婴也能清晰嗅到一股极为浓郁的,混杂着腥臭与灰烬
  的气息。
  自他那日开城,率军屈从于那刘季以来,这股难闻的气味便不曾真正散去。可想而知,那嘴称秋毫无犯的刘
  季,并未少对宫中秦臣进行清理。
  隐约听着远处传来宫侍痛苦的啼哭声,子婴不由闭上眼,揉了揉紧锁的眉心,无奈
  充耳不闻。
  ——他眼下是自身难保,哪里顾得上别人呢。
  从投降那日起,他被人表面客客气气地引入华阳宫中暂
  住、实则软禁起来后,原秦的宫婢侍从也被征走。
  唯一被留下,还肯为他冒死打探些许汉军那头的消息的,就只有这
  位忠心耿耿的李姓内侍了。
  子婴于是清楚,尽管他那日降得干脆,叫刘季肯口头允诺任命他作那傀儡相国,但汉军中
  仍不乏要将他杀死的喊声。
  也因此,他的处境始终困窘,尴尬地不上不下,却也不知何时能等来最终宣判。
  子婴
  深深地叹了口气。
  在这时刻苟且偷生,无疑万分煎熬,但……他终归是不甘心就此死去的。
  见尊贵的主子如此痛
  苦,李姓内侍亦是心中难受。
  “还请公子稍安勿躁,臣下这便出门去,看能否探得几分进展。”
  面对他的主动请
  缨,子婴疲惫地点了点头,低声叮嘱道:“务必小心行事。”
  “喏。”
  内侍谨慎应下,轻车熟路地溜了出去。
  他一走,殿内倏然重归沉寂,子婴的面色也越发黯淡了。
  别看殿外看守他这前秦王子的卫兵并不算多——大多集中
  到刘季身边去了,但宫门外的驻守却极为森严。
  他哪怕能趁着空隙,逃出此殿,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得出宫外的
  重重守军的。而一旦被捉,便是必死无疑。
  一是必死结局,一是或有一线生机,子婴自会选择后者。
  等待的时间
  显得极为漫长,子婴浑身一动不动,除却胸口细微起伏,就如一樽冰冷雕像。
  不知过了多久,殿门外忽传来一阵喧哗
  ,接着是纷乱脚步渐渐远去的声响。
  ——怎么回事?
  子婴不禁一诧,潜意识地感到有诈,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就在他犹豫着、不知是亲自出殿门探看、还是在殿内继续等待时,殿门被人猛力推开。
  竟有一道身着轻甲、昂藏
  非凡的身影阔步而入,在随着骤然开启的殿门所撞入刺目日光的映衬下,更显威风凛凛、气势惊人。
  此人目标明确,
  大步流星地走到殿中发愣的子婴面前,微低了线条利落的下颌,惜字如金询道:“秦王?”
  他近到跟前时,僵在座上
  的子婴怔怔地抬起头来,终于看清了来人相貌。
  这人面部轮廓极深刻,肤色略偏白皙,剑眉斜飞入鬓,乌眸深邃,鼻
  梁高挺,薄唇紧抿,哪怕身着粗陋薄甲,也难掩肩阔腰窄的健躯。
  此时他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自己,眉眼间分明显得年
  岁极轻,一身凛凛气势却强烈到近乎扑面而来,居然震得子婴半晌说不出话。
  对方被盯着看也泰然自若,只等了片刻
  后不耐烦了,冷冷地重问一次:“足下可是秦王?”
  ——既肯唤自己为秦王,而非直呼名姓,显然不是汉军那边的人
  。
  回神后的子婴心念电转间有了如此猜测,顿觉绝处逢生。
  不难猜想,方才那些守卫传来的骚动、八成是出自此
  人手笔。
  如此英武不凡的壮士,肯孤身深入这遍布汉军的秦宫中来,又唤他为王 ……只能是先王深谋远虑,为血脉所
  留的保命符!
  终于被生路眷顾,子婴双目发亮,鼓起精神,傲然起身回道:“正是——”
  话刚起头,子婴却做梦
  也不会想到,下一刻迎来的不是忠心下属的跪礼,而是一道带着极快破空声的雪亮剑光。
  哪怕腰间所配的只是刚从门
  口卫兵那‘取’来的小破剑,由天生巨力、又具精湛剑法的吕布使来,对付一个毫无戒心、武力粗浅的前秦王,简直易如
  反掌。
  吕布经过精心谋算,又是一番仔细谈听,瞅准了缝隙混入秦宫,就是要冲着子婴来的。
  为防止惊动子婴所
  住华阳殿前的守兵,打草惊蛇,暴露了他的目的,他还故意先在刘邦用于临时储放部分由始皇帝宝库搜刮来的珍宝的平阳
  宫那放了把火,果真就顺利引走了距其最近的华阳宫的卫兵。
  被留下的那区区两名守卫,连他一击都吃不住,自然不
  可能防得住他的长驱直入了。
  ——毕竟在汉军看来,这仅在位四十六天的前秦王是生是死,也只是他们刘邦将军一句
  话的事,宫中遍布汉军,只需防着前秦军的余孽惹事,哪里会有人闲着无事去行刺一无足轻重之人呢?自然不可能分出重
  兵保护。
  吕布顺利钻了这空子,就一眼看到了殿中的华服男子。
  哪怕殿中就这么个符合前秦王身份装扮的人在,
  出于谨慎考虑,吕布还是决定亲口问清楚身份再动手。
  子婴此话一出,他是彻底确认此人的确为前秦王了,于是再不
  犹豫,眼也不眨地挥出腰间短剑,便将还带着一脸欣喜的子婴的脑袋,给干脆利落地削了下来。
  “滋——”
  几乎
  是剑刃削断血肉骨骼、鲜血迸出的那一瞬,吕布即眼疾手快地揪住了子婴头上的发饰,右腿朝前一蹬,身体往后左侧退了
  两步,便从从容容地把失去头颅、激迸出血柱的身躯给踹了开来,没让身上衣裳被溅坏一星半点。
  可怜子婴为苟活而
  煎熬多时、却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悄无声息地毙命在了这本该在数百年后才出现的大煞星手里。
  然而在之前那
  十数年的沙场驰骋中杀敌无数的吕布,又哪会在意一个死不瞑目的子婴的心情?
  ——这作为他的投名状,该够分量了
  罢?
  他将还淌着血的子婴的脑袋顺手掂了掂,顺手扯了边上的桌布一裹,又半蹲着在子婴身上翻找了下,找着个姑且
  能证明其身份的小金令牌。
  这么一来,哪怕到时候对方认不得其相貌,靠这金牌,也足够证明脑袋主人的身份了。
  顺利达成目标,吕布遂不再逗留,潇洒地沿着潜入的来路,从这在他眼里简直是疏漏百出的秦宫撤走了。
  他走了近
  一刻钟后,灭了那来历不明的火的汉兵们才姗姗归来。
  他们先是见着两具同袍尸身,吓得一身冷汗,赶紧一边派人通
  知将军,一边匆匆查看殿内。
  殿门一开,他们彻底傻了眼。
  原想着或许前秦王是被内应救出,却不料对方身躯仍
  在,唯独,少了颗头颅……
  秦宫之中被闹得人仰马翻,作为始作俑者的吕布却已悠然地换上了提前偷来的一身汉卒衣
  服。
  他这身形高大,面孔也与身边人大有不同,是以并未指望能混入军中,却是反其道而行,大摇大摆地敲开了一户
  惶惧闭门的普通百姓家,‘强征’了一匹布和一身衣裳。
  他寻了一巷道,把血液干涸的投名状给包得严严实实,再往
  肩上一甩。
  哪会有人想到,那看似寻常的鼓囊包袱,竟是一颗还热乎着的人脑袋?
  吕布耐心观察一阵,最后趁骚
  乱刚刚传出而导致的守备疏漏,偷偷顺了匹马,才混入商队,顺着稀疏人潮,朝城门走去。
  此时都城是进城管得严,
  出城则因刘邦为彰显仁义之师,管得颇松,他敛了一身锋芒气势、畏畏缩缩地混入商队,倒也没多引来瞩目,顺当地出了
  城。
  他不走大路,转闯山路、小道,目标亦很明确——此时被刘邦军拒之函谷关外的项羽军。
  吕布虽为一势之主
  过,过了一阵称得上奢靡的好日子,但风餐露宿的军旅生活却过得更多。打猎取食、觅水汲壶,他只不过是重温旧梦,绝
  不生疏。
  窜了几日后,眼看着再有一日功夫,便可迂回出关……
  吕布斜躺在一树桩子边,翘着二郎腿,啃着剩下
  的一条烤兔腿,望着天上明亮星子,眼前浮现的,却是白门楼下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幕幕场景。
  先是侯成、宋宪和魏续
  反叛,累陈宫受缚……再是他见大势已去,叫部下将他的首级斩下交予曹操换取活路,部下却是忠心耿耿不愿听从,于是
  他下城投降……
  吕布将最后两口兔肉咽下,紧咬牙关。
  他向来是个能屈能伸的,既以头颅赠手下不成,再被当畜
  牲捆绑至曹操跟前,他也就抱存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心思。
  谁知他主动请缨为曹将,眼看曹操已然动心,却被
  那他过去还相待不薄的大耳刘贼给横差一眼,故意害死……
  他娘的!!!
  吕布双眼冒火,无意识地将光秃秃的兔
  腿骨咬得咯吱咯吱响。
  原本这世间成王败寇,他是技不如人,兵败死在曹操手里,他对其着实也无甚怨恨。
  偏偏
  断了他舍下脸面、求得的最后一条生路的人,竟是他深瞧不起的大耳刘!!!
  他怀着对大耳刘的无限怨恨而死,却不
  知这贼老天究竟是为戏弄于他,还是怜英雄壮志未酬,把他来了个返老还‘童’不说,还丢到这三百多年前的破地儿。
  咋不知少倒退些,只退个几年,好叫他先下手为强,把当年落在他手里的大耳刘给活烹了?!
  吕布将兔腿骨泄愤般
  地用力一丢,油腻腻的手往身上衣裳随意擦了擦。
  他只要想着自己好不容易练出的一身腱子肉和指头间的那些好用老
  茧不翼而飞,全成了刚及冠时的‘孱弱’状态……
  “娘希匹的。”
  吕布愤愤地嘟囔了句,身边没有可以撒气的玩
  意儿,只好压下满身戾气,只往包裹里的人头上用力一拍。
  罢了,具体缘由,他既捉摸不透,也懒得琢磨了。
  既
  然被这重活一回的大好事儿砸中,功名利禄他曾有过,也无心追求。
  最大执念,莫过于亲手斩杀仇人——既大耳刘还
  要几百年才出来,那这份刘家的孙债,就索性由他祖宗十八代往上数着,轮着哪代哪代还。
  没了刘邦这罪魁祸首,还
  能有大耳刘那不知哪代玄孙么?
  可惜刘邦身边守备森严,他不好轻举妄动。
  吕布不甘心地想:否则他方才就直接
  将那仇人的根给绝了,哪里还需去项羽帐下送投名状,走那既麻烦又迂回的路线!
 
 
第2章 
  刘邦虽远不及项羽强势,但

  作为一个混混出身的,如今绝对比卖草席的十几代倒霉玄孙刘备要光鲜得多:占了先入关的便宜,按偏心肝肺的楚王心之
  约可为关中王不说,手底下还有扎扎实实的十万兵马,身边更有一帮忠心耿耿的能臣弟兄帮衬。
  吕布是想报仇,可不
  是想寻死的。
  他倒也曾想过不如假意拜入汉营,争功绩混到刘邦身边,再伺机而动。
  但他好不容易重活一世,难
  道就为斩下仇人首级那一瞬间的快活,他得憋屈隐忍地为血仇的祖宗给浴血征战、出生入死个好几年?
  开甚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