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综英美]狐狸老祖与甜心大兵——光芒在我心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光芒在我心
   《[综英美]狐狸老祖与甜心大兵》作者:光芒在我心
  文案:
  大概是一只成精的狐狸老祖与某大胸甜心的恋爱二三事,顺便拯救世界攒功德。故事开始于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一只脏兮兮的毛团子被某个刚解冻的“老年人”捡回收留,一个是突至异世的懵懂无知,一个是时光转换的彷徨无措,一路火花带闪电,就这么开始了。
  某一天老祖终于发现新世界透露出一股诡异的熟悉感,会飞的大铁罐,会打雷闪电的大高个,傲娇善变的二公主,会吐丝的蜘蛛人,最后的氪星人,罪犯天敌黑蝙蝠,穿着长袍的巫师,控制时间的法师,百分百命案携带者大侦探,魔物,鬼魂……
  天呐,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他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甜心大兵:回去?回哪里去?带上我!
  时隔多年后有人采访大胸甜心:
  “身为道德标杆,全民偶像,你是否在一开始就向公众隐瞒了性向,有没有想过公开爱上一个男人会带来不良影响!”
  “道德标杆?我从来不知道我身上还有这个名头,我只是想有一个家,又爱上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恰好是个男人而已!我爱他,无关性别!”
  老祖三大最爱:大胸甜心金光闪闪的阳气,功德,烤鸡
  大胸甜心三大最爱:毛团子,恢复人形的狐狸老祖,还是狐狸老祖
  又名老年人恋爱手册
  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我在超英攒功德
 
  食用指南:
  1.如果人物OOC了请不要提醒我,因为我感觉不到,哈哈哈~~~
  2.这是一锅大乱炖,如果觉得炖的不好,影响食用,那大家就自己炖吧,哈哈哈!
  友情提示:
  和谐看文,不喜点叉,谢绝人身公鸡!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现代架空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狐狸老祖(景棠),大胸甜心┃配角:复联,超英等等等┃其它:姻缘邂逅,甜文,英美衍生
  一句话简介:狐狸老祖与大胸甜心的恋爱二三事
  立意:只想写一个甜甜的恋爱故事
 
 
第1章 
  老祖渡劫
  沧澜界青冥山上,黑云涌动,天雷阵阵,那一道比一道粗壮的惊雷已经连续不止的劈了一天一夜,看它那毁天灭地、吞噬一切的气势,暂时应该没有停止的迹象。
  青冥山的主峰在天雷的摧残下横亘着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周围的花草树木早已被炸的了无生机,光秃秃一片,仿佛经历了一场大火。
  原本住在青冥山的生灵只要能动的已经全部逃到外围,瑟瑟发抖的聚在一起。而那天雷的目标是一只看不出本来颜色的九尾狐狸,正依靠硕大的本体迎接令人胆寒的雷劫。
  狐狸又熬过一道惊雷,终是受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四只爪子不停的抓抠着地面企图转移痛苦,却只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爪痕。身上的皮毛早已被天雷劈的左秃一块,右秃一块,不成样子。
  勉强抬头看着空中正在快速聚拢的黑云,看这架势天道终于失了耐心,准备积攒大招,让下一道雷劫直接要了他的命。狐狸终于忍不住,抬起前爪直指黑云,口吐人言:
  “贼老天,不是说好只要挨过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就能渡过天劫,飞升上界,你这何止八十一道,一百八十道都有了。”
  狐狸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浓浓的悲愤,仿佛在哀叹天道不公,而狐狸的内心正疯狂的吐槽着:
  想他景棠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莫名其妙一觉醒来就成了青冥山上的野生狐狸崽子,连狐爸狐妈都不知道是谁。好不容易磕磕绊绊适应了狐狸崽子的生活,又花了好几年搞清楚这是一个修仙的世界,道修,魔修,妖修,凡人。也就是说他虽穿成了四脚兽,但只要好好修炼有朝一日便能重新成人,若是幸运一些修得大道,说不定便能撕裂空间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
  景棠在现代时偶尔会看一些小说打发时间,里头不乏修仙体裁,搞清楚沧澜界的情况后自然而然便将一些小说中的设定套用过来。
  其实景棠心里明白要想修成人形还有几分可能,但要想撕裂空间怕是比精卫填海还有难度。只是初到异界的景棠犹如无根的浮萍,只有给自己设定个目标才觉得仿佛有了奔头,不至于那么彷徨不安。
  若是一开始只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后来飞升便成了景棠的执念。他想试一试他究竟能到达哪一步,倘若真的能得道成仙,或许便有那万万分之一的可能。
  幸而狐狸崽子的天赋不错,等景棠彻底与身体融合,模模糊糊间便接受了一些狐狸一族的天赋传承,大概明白了身体的渊源。
  原来它是沧澜界最后一只拥有九尾天狐血脉的狐狸,从一开始就比其他妖修多出许多优势,说是天道的宠儿也不为过。就像是为了印证这个猜测一般,在景棠摸索出修炼的方法后,修炼速度堪称一日千里。
  再加上景棠的灵魂本是人类,思维方式并不是妖修那种只依靠本能修炼,他深知借助外物的重要性,最起码在渡劫的时候可以抵挡不少伤害。妖修本来就比道修艰难许多,若是再不攒点儿宝物防身,就等着被天劫劈的魂飞魄散吧。
  于是修出人形后景棠便伪装成普通修士行走于沧澜界,得了许多天材地宝不说,还将道修的炼器、阵法、炼丹甚至符篆几乎学了个遍。甚至为了打发漫长的时间还学了不少怡情养性的技能,弹琴吹箫根本不在话下。
  道修的修炼方法景棠倒是想学,可他本体是狐狸,不是一家子如何用人家的方法,景棠只能干看着眼馋,但不能练不妨碍他收集上乘的功法,看看过过眼瘾。
  没想到这无心的收集癖举动,竟让景棠受益匪浅。就好比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看得多了这见识自然长了上去,在漫长的修炼岁月里他利用妖修修炼的本能又融合自创的功法,比起一开始更是进步神速。不知不觉间完全吸收了那一丝天狐血脉,最后竟真给他修出九条尾巴,总共只花了一万年时间。
  呵呵,见鬼的一万年!
  活了一万年的景棠堪称沧澜界的老祖,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那种。期间见证了无数狐子狐孙还有小妖们的生老病死,看着它们日夜修炼勤勉不辍勉强开了灵智,但却受天道限制最终止步不前,化为一坯黄土。
  景棠越发体会到修炼的艰难,妖修的不易,更加珍视他的先天优势。或许有朝一日他飞升成功,便能给势微到几乎没有生存空间的妖修们争取一点儿气运,被人喊了几千年的老祖,总得护着自家崽子不是。
  以狐狸身份活了万年的老祖,几乎已经忘了原本在另一个世界的二十几年时光,仿佛那就是一场大梦,早已适应了妖修的本性,护短这个毛病也继承的淋漓尽致。
  终于修出第九条尾巴的狐狸·景棠·老祖在被劈了一百八十道,或许更多的天雷之后,终于明白天道这是不想让他飞升。之前的顺风顺水让老祖差一点以为可以喊天道一声爸爸,却没想到在他渡天劫时翻脸不认人,要多冷酷无情有多冷酷无情。
  枉费他万年来兢兢业业日夜修炼,哪怕遇到敌手也都是手下留情留对方一命。等闲不犯杀戒,尽力不沾染因果,怕的就是渡劫时被天道清算。
  合着搞了大半天做的都是无用功,那他这万年来的努力算个屁啊!
  早知如此还不如怎么潇洒怎么来,想杀谁就杀谁,老祖被天道气的负面情绪尽数爆发。
  眼见着头顶的黑云已经聚集完毕,天雷即将落到头上,老祖表示不能忍了,恢复成人形,只留下身后的九条尾巴。
  那是一张容貌极盛的脸,冰肌玉骨,气质高华,浑然天成无一丝瑕疵,即便身形狼狈也掩饰不住天生的绝世之姿。
  老祖一把将尾巴尽数拢在手中,另一只手对着老天比起了中指:
  “贼老天,你不让本尊好过,本尊也不能如了你的意,要劈赶紧劈,今日本尊就断了九尾拼着自爆也要跟你对抗到底,到时候这沧澜界变成人间炼狱,看你还能神气几时!”
  万年的时光足以消磨一个人的意志,若是正常的天劫老祖没能抗过去,那他就自认倒霉。可关键是天道明晃晃的不准备放过他,如此老祖只能搏一把大的,反正最后都是一死,有人陪着岂不是更好。
  老祖表示他的命都快没了,万年的希望犹如泡沫破灭的稀巴烂,他没那个圣母心慈悲旁人,要怪就怪天道不愿意给他留生机。
  老祖眼神决绝,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终是让天道有了片刻的迟疑,雷声轰鸣就是不见降落下来。一颗修炼万年的妖丹再加上九条尾巴,换取沧澜界大半生灵陪葬,这买卖不亏,老祖冷笑一声。
  果然是人善被人欺,见他态度强硬便怂了,谁让有着天狐血脉的他一旦自爆,那结果跟毁天灭地差不多。
  看着天道只顾犹疑,不见下一步动作,老祖心一狠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眼见着就要割下九条尾巴,天道终于有了反应。
  “只要你愿意护着五百年后的天命之子完成天命,本尊就留你天狐一族一线生机,你可跟随天命之子一同飞升。”
  天道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的施舍。即便此时觉得下界的蝼蚁给他出了点儿不大不小的难题,但还未真正放在心上,觉得只要抛出这个诱饵,蝼蚁为了活命便会乖乖听从他的安排。
  “天命之子?”老祖在口中玩味道。
  这个世界果然没那么简单,幸亏他不是真正傻乎乎的小狐狸。这一刻老祖只觉一切犹如拨开云雾明朗如初,正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天命之子天道才会不留余力的想要绞杀他。毕竟天命之子还未出世,他一个配角哪能先一步飞升呢。
  “呵,好一个天命之子?本尊在你命定好的命数里扮演着什么角色,让本尊好好猜猜。”
  那双深不见底的狐狸眼满满的嘲弄,语气冷的犹如冰渣子一般,属于妖修的邪肆这一刻尽显。
  “本尊或许本该是这位天命之子的踏脚石。在天命之子出世前本尊顺风顺水,出门遇宝物,凭空砸机缘,可这都不属于本尊,本尊只是一个暂时的移动宝库。等时机一到那位天命之子便会踏着本尊的尸骨,享受本尊万年来的积累,是与不是?”
  老祖才不相信他会是天命之子的助力。他十有八九就是反派boss的角色,或许还是最大的boss,只要天命之子将他打败,那这沧澜界最顶级的宝物、功法、机缘便尽数归于天命之子。
  明晃晃的打怪升级流,老祖表示套路他都懂。
  天道依旧在沉默,老祖却不管他的反应,继续戳天道的肺管子:
  “本尊猜测正是因为本尊没有遵循你预定的轨迹,所以你才会想方设法阻止本尊渡劫。”
  什么只要他愿意护着天命之子完成天命,就能飞升,恐怕届时他早就死的渣渣都不剩了。
  天道莫不是以为他蠢笨如猪?
  被揭了老底的天道这会儿用气急败坏形容最贴切不过,他没想到下界的蝼蚁竟将他的计划猜了个九成九。
  本来在天命之子出现前,这只狐狸的修炼是完全不受限制的,所以老祖的那些动作天道看在眼里但并不放在心上。站的越高,将来天命之子从他那里获取的气运也就越强,天道乐见其成。
  但没想到竟是生了变数,愣生生提早五百年渡劫。要知道在本来的轨迹里这只狐狸到死都没能修成九尾,而他的那一丝天狐血脉本来是也给天命之子准备的。
  如此天道只能选择绞杀,幸而还有五百年的时间足够他培养下一个移动宝库。天道想的好,也得看老祖愿不愿意如了他的意。
  “什么飞升,恐怕这方世界除了天命之子再无一人能享此殊荣。既如此不如现在就毁了这方世界,免得那群可怜的蠢蛋汲汲营营一心想修成大道,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一场空,哈哈哈……”
  老祖仰天大笑,如果一开始还存在威胁天道的意思,现在得知真相的老祖是真的失望了。
  什么威胁,什么活命,统统不重要,干脆就拉着大家一起陪葬吧。
  天道终于急了,语气里带了些气急败坏:
  “等等,本尊知道你一直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本尊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老祖斜睨一眼,并不相信,天道在他这里的信任度已经降到负数。
  天道咬咬牙,为了显示诚意继续道:
  “本尊虽不能将你送回原本的世界,但却可以把你送到另外一个与你本来世界相像的世界。那个世界有时间回溯和空间移动的宝物,只要你得到宝物便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天道此刻终于觉得下界的蝼蚁不好糊弄,若是让他继续留在这个世界无疑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了。此刻哪怕他拼尽全力将其绞杀,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命运之子还未降生,这一方世界的气运不足以支撑天道,不如干脆痛快的将他送出去,即便霍霍也是霍霍其他世界,只要不霍霍他就行。
  天道表示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那个小世界已经乱如狗,再多一个狐狸妖修不算什么。
  天道说的有鼻子有眼儿,老祖有点意动。要不是逼的没法子谁愿意自爆,得寸进尺试探道:
  “本尊要将青冥山作为一方小世界带走,那些愿意跟随本尊的小妖你也要放行。”
  否则他拍拍屁股走了,留下那些小妖们岂不是要被天道秋后算账。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跟着他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到了老祖这个阶段已经能感应到一丝天地法则,知道天道最后终于给他透了底,没一味的忽悠他。
  “尔等蝼蚁休要得寸进尺。”天道怒了,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送一个还不算,还要拖家带口,果然是个无耻之辈,这是欺他气运不足啊!
  天道悲愤极了,后悔没有早一点处理这个变数,让他成长到竟能威胁天道的地步。
  老祖轻笑一声,脸上突然露出了狐狸天生的魅惑。那双狐狸眼眼波流转,摄人心神,哪怕修行千年的修士,恐怕一对上也会不自主深陷其中,但说出的话却格外的欠揍。
  “就是本尊这个蝼蚁逼得伟大的天道不得不妥协。”
  “哼!”气结的天道气哼哼,不想理这个让他失了颜面的蝼蚁。反正搅事精要走了,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暂且让他得意一番。
  “本尊是不会帮你的,你想带就自凭本事。”天道很傲娇。
  老祖也没想着让天道帮忙,他还担心天道给他挖坑呢。他自有办法让青冥山成为一方小世界,只不过要花费点儿功力罢了。
  当然,老祖有自己的考量,他不知道要去的那个世界灵气如何,能不能修炼,将青冥山带走便是最后一道保障。那底下可是埋着两条他花费大精力从遥远的极海之地挖过来的灵脉,当然得带走,打死也不能便宜天道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