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祝君龄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作者:祝君龄
  文案:
  终爻毕业衣食无忧,偶然收到一款兄弟寄来的名为《穿越洪荒搞基建》的全息游戏。
  他打开游戏,选择女娲。
  [恭喜你成为女娲一相,技能解锁中:抟土造人、演化万物……]
  洪荒大地,资源丰富,遍地野兽,金仙遍地走,大罗多如狗。
  今天的任务是教人类造屋。在经历过风一吹就倒的树屋后,终爻沉思片刻,下了游戏打开某乎发帖求问:请问什么结构的房子最稳定?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万万年后,终爻看着自己的发帖记录痛心不已,从农作物的选种育种到母猪的产后护理,再到什么石头最硬适合补天,应有尽有。
  后来有人扒出了他的发帖记录,于是有人问这么多年题主究竟是干什么去了?三百六十行,他全都做遍了。
  终爻:泻药,人在洪荒,刚出紫霄宫,修炼万年,种田造房,纺织养猪,我都会了。感谢各位沙雕网友,我正在研究量子波动学说。
  ————
  洪荒
  女娲:我弟弟好奇怪,每过一段时间意识总要陷入沉睡,有天他居然还问我:天道作为游戏系统会出bug吗?bug是什么?天道出问题,这怎么可能。
  天道:……
  避雷针:
  -cp天道,拆逆禁止×
  -前期美食+种田,中期创造人类以后带领大家搞基建
  -主角平平安安,配角过程不论,【配角】结局我流he(毕竟这是残酷洪荒世界_(:з」∠)_)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种田文 洪荒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终爻(yao),天道(太初)┃配角:下本固氮预收:全世界都在保我狗命┃其它:基友南陶文章:[洪荒]天道逼我谈恋爱
  一句话简介:我用x乎建设洪荒
  立意:主角利用所学到的未来基建种田知识,帮助洪荒人类创建美好家园
  作品简评:
  终爻参加了一款游戏内测,成为未来圣人女娲以及天皇伏羲的弟弟,本以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种菜、养殖、基建三位一体的日常单机游戏,谁知却内有乾坤。游戏是假的,洪荒世界是真实存在。危机四伏的洪荒世界,不仅要面对自身修炼的困境,还要面对外来敌人的危机。为了保护兄姐,终爻最终蜕变,以基建的方式证得大道,成为圣人。证道途中,终爻的特殊也逐渐被天道注意到,引起对方关注,最终二人心意相通,成功相守。
  本文将基建与洪荒神话结合在一起,角度新颖。主角以游戏的视角看洪荒,不走打打杀杀修炼之道,却做起美食,搞起养殖,最后带领着新生的人类大搞基建,逐渐创造出适合人类生活的洪荒环境。主角的参与也逐渐改变了洪荒既定的悲惨命运,迎来一线生机。
 
 
第1章 
  终爻是在一片竹林之中醒来的。
  大片大片的竹子种植在一起,遮天蔽日一般盖在头顶。只有稀疏的阳光洒落下来,给终爻脸上留下斑驳的倒影。
  他这是进游戏中了?
  终爻摸着后颈,沿着右转的一条小路行走,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提示。
  时间已经到了2150年,科技迅速发展。终爻刚刚大学毕业,衣食无忧,不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再加上社恐的原因,所以没有出去找工作,当起了快乐的家里蹲。因为日子过得太颓废了,他兄弟看不下去,特意让机器人帮忙搬了一个游戏仓过来,说是最近天恒游戏公司出的新单机游戏,叫什么《穿入洪荒搞基建》。
  据说该游戏目前推出的游戏名额只有一百人,却因为极度还原的上古风景以及精美的游戏人物得到玩家们的追捧,终爻自己都没有想到朋友能拿到这个名额,还会把资格让给他。
  又高又瘦的青年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略微有些遗憾:“我也不想啊,当时我用你和我的身份证去参加抽奖的,结果人家抽到的是你,这东西绑定身份证的。”
  “不过这样也好,里面的人物全都是npc,你把他们当假的就完全不会感到紧张了,正好锻炼锻炼你不愿意和人交流的情况。”
  “我是懒得说……”未尽之语在对方迅速挂断的电话中心消失,终爻无奈,但是他最近正好也有些无聊,玩玩这个游戏也不算辜负朋友的好意。
  前面出现了一片澄澈的河流,迎面而来的清晰空气以及倒映着的蓝天的澄澈水面都让终爻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他小跑两步走到河边,心情因为这种原始美丽的环境越加放松。
  这就是天然的美景,不是由人工种植,空气中也没有让喉咙发紧的污染物。
  水面上倒映出他的影子,终爻这才想起来进入游戏还没有看过他角色扮演的人设究竟是谁,连忙低下头看去。
  好在这湖面够清澈,很快就露出了他的面容。
  湖面上是一个黑发青衣的俊秀少年,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眼角眉梢都藏着秀气,唇角微翘,看起来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模样。也就是终爻头发变长,穿了古装的样子罢了。
  “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终爻拍了一下脸颊,略微有些好奇。
  他刚刚进入游戏的时候明明有一个人物选项,看起来似乎都是神话传说里的人物,终爻思索半晌还是选择了女娲的能力。
  抟土造人,演化万物……
  这些都是系统显露出的女娲技能,他这个任务是要搞基建,那肯定需要原材料,怎么看女娲都是最合适的选项。
  更何况终爻对这位传说之中补天造人大地之母极为有好感,所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选项。
  不过看起来也不是真的变成女娲。
  这游戏自从进来以后也不见有人物面板,只有一个人物面板孤零零地挂在视角右方,上面一个字迹都没有。
  难不成还要自己一个人开荒才能引出任务不成。
  算了,正好先试试看女娲的技能。
  终爻也不知道怎么施展技能,只能两根指头合在一起,其余握拳,身体退后至岸边一个脚步的距离,冲着地面喊道:“兔子!”
  半晌,寂静无声,什么都没有出现。他创造了个寂寞。
  终爻不信邪,对着地面各种植物动物喊了一遍,最后顺便还加了句创造万物。
  结果什么都没有,他倒是累瘫了。两只手拄着地面,喘了几声以后,和湖面上自己的影子傻乎乎对视。
  像是两个傻子。
  空气中传来一声女人娇俏的笑声,那声音像是空谷啼莺,婉转动人,却愣生生吓了终爻一跳。
  他很确定这里什么都没有,这声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湖面荡起一片涟漪,终爻连忙后退一步,却见一只白色大鱼跃出水面,那有力的鱼尾冲着终爻一摆动,洒了终爻一脸的湖水。
  连鱼都欺负他。
  “看我等会把你抓出来炖鱼汤。”终爻跳起来开始在竹林里寻找武器。
  等他回来之时,就是这大肥鱼入锅之日。
  —
  九天之上,云雾攒动,看似寂静的空间之中,一道绿光忽然划破挡在面前的云彩,穿透虚空向前飞去。
  在它后方,正追逐一个紫衣道人。道人速度极快,不紧不慢追着那绿光,像是在诱捕鱼儿上钩的渔夫。
  似是察觉他的态度,绿光闪烁光芒越发快速,甩掉身后追逐的身影藏入虚空之中。
  紫衣道人丝毫不慌,手中打出一枚金色小鼎。小鼎一被打出,在空中变大变高,足足能装下一人左右。继而飞快冲向前方就要逃走的绿光。
  接着一金一绿两道光芒交缠在一起,在紫衣道人的目光之下,越打越远,越打越远,继而没有了踪迹。
  就像是提前演戏好,要跑路一样。
  紫衣道人当即向前追去,却早就没有了两道光芒的踪迹。
  他掐指一算,刚刚还在计算中宝物,却像是坠入混沌之中,难查踪迹。
  鸿钧微微垂眸,平时古井无波的脸上难得显露出两分惊讶:“天机被掩盖了,究竟是何人,居然有如此能力?”
  也许比他还要强大。
  他本是为了追查盘古死后遗留下的开天斧而来,本来是胜券在握的行动,刚刚甚至还打出了创世青莲莲蓬化作的乾坤鼎,可是刚才,这一斧一鼎直接逃了出去,不见一点踪迹。原本可以追寻的踪迹也像是被人故意掩盖一般。
  想到此,鸿钧心中不禁越发谨慎。
  修行果然是永无止境。
  —
  另一边,终爻正和面前的开天斧和乾坤鼎大眼对小眼。
  他刚刚正在竹林里寻找可以使用的武器,没想到天空之上忽然掉下来一把斧子和一个小鼎,而且就立在他面前一动不动了。
  倒是听朋友说过,游戏刚开始不会特意为难玩家,会根据每个人的任务不同,给他们不同的新手道具。
  没想到这个游戏这么贴心,不用他多找新手道具就出现在面前。就是从天而降的办法未免太恐怖了一点。
  “那么我现在是有斧头和锅了。”终爻喜滋滋地看着面前的新手道具,甚至上手去摸了摸。
  乾坤鼎上终爻看不到的一面,上面绘制着的日月星辰图案不爽地闪烁了数下。它可是由创世青莲莲蓬所化的乾坤鼎,现在却变成了一口锅!不可理喻。
  然而终爻看过去的时候,乾坤鼎却是乖乖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开天斧斧柄亮了一下,似在嘲笑。
  终爻一把捞起了面前的青色斧头,手指在斧刃上小心触碰了一下。
  刀刃锋利,是个不错的砍柴工具。
  终爻移动小鼎放到湖边,自己拖着斧头向最近的竹林走去。他双手握住斧柄,迅速砍向面前的竹林,只听“唰唰”两声,那看起来足足有四指宽的竹子断裂开来,应声而倒。
  “这么快!”终爻感慨。这新手武器也太给力了吧。
  开天斧僵立在终爻手中,难以置信。它伴随着盘古大神诞生,身披开天功德,却不想这小子这么没有眼光,居然拿它砍柴。
  神器蒙尘,开天斧和乾坤鼎一样,原本还带着几分低调的光华迅速消失,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斧头。
  终爻沉迷在创造游戏无法自拔,没有发现两件“新手道具”的变化。他砍了足足两根大竹子,再用斧头把竹子劈成四截,继而把它们全部砍成了十五厘米的小段。这新手道具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砍起木头来一点也不费劲,砍断的切口看起来别提多光滑。
  终爻抱着一堆竹子来到了湖边,再从里面找到留下的唯一一根一米长的竹子,削去竹子两边的部分让它露出一个三角的小尖。这样,他的第一把简单武器就做成了。
  终爻当即来到河边,两只手握着武器,直勾勾地盯着湖面。
  他在等之前那只赶往他脸上甩水的大白鱼,那么肥,作为初始任务对象肯定没问题。
  仿佛听到了他的呼唤,清澈的湖面下,一尾漂亮的白色大鱼逐渐向上游动,阳光照射下的睡眠波光粼粼,就连大鱼的背脊似乎都反射起了银色的光芒。
  终爻眼疾手快,谨记光的折射定律,向着大白鱼下方叉去。
  竹子尖利的一面插进鱼的身体,水面上晕出红色的血,终爻知道自己成功了,连忙抬起双臂,带着还轻微挣扎着的大白鱼冲出水面。
  成功得到食材!
  第二步就是搞到火了。
  说实话,终爻对这个还真的不擅长,不过他可以作弊。目前人类已经可以在游戏中连接光脑,终爻迅速在搜索引擎中找到最简单的钻木取火方法以后,开始收集起了材料。
  一块编出来的鸟巢一样的小草堆,放在竹子之上,再找一个中间开了洞的木板搭在两块石头上面,做完这一切,终爻拿出一根削好的细棍子插过小孔,继而双手握住木棍,用力揉搓起来。
  于是,等到伏羲终于找到自己一直沉睡直到刚刚醒来的弟弟时,看到的就是终爻噘着嘴冲着一块黑乎乎的小木头吹啊吹,吹得脸上都是灰尘,变成一只脏兮兮的小猴子的画面。
 
 
第2章 
  “终爻?”伏羲不敢置信呼唤着他的名字。
  “嗯?”终爻抬头,呼吸不由得一滞,眼中闪过惊艳。
  面前的青年白衣黑发,气质出尘,腰间悬挂青玉佩饰,指尖捻着黑白玉石,如同天上仙人降临,犹如空谷青松,神采风骨完全是终爻以前见的人不能比的。
  不愧是天恒游戏,随便一个npc就这么精致。
  “怎么看着兄长傻眼了?”伏羲上前两步,也不见他是如何移动的,便迅速出现在了终爻的面前。
  这就是传说里的缩地成寸?
  终爻心生向往。
  不过青年的称呼让他傻眼了:“兄长?”
  这不是个原始生活荒野生存游戏吗,系统怎么还给他自动分配兄长呢,而且看青年身上简单却不失华贵的面料,似乎和他想象中的原始生活有些不一样。
  “你傻了。”伏羲宠溺地敲了下自家傻弟弟的额头,帮他回忆,“我是你的兄长伏羲,你是我的弟弟终爻,你还有个姐姐,也就是我的妹妹女娲。”
  终爻恍然大悟。
  原来他不是成为了女娲,而是成为了女娲的弟弟。
  他奇怪道:“那姐姐呢?”
  伏羲叹了口气,牵着他来到湖面,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对着终爻的脸颊一抹,终爻脸上的灰尘便被拂去。一张脸瞬间白皙秀气,干干净净。
  终爻睁大眼睛,低下头冲着湖面去看自己的脸颊,哪知正对上一张美人娇艳的脸颊。简单的黑发白衣在她身上,却显得风姿绰约。是用堆砌的词语形容不出来的美丽。
  可是本该是自己倒影的地方出现一位美人的面容,终爻却有些被吓到,指着水面问道:“里面的人是……”
  “是女娲。”伏羲按着他坐在湖面,自己也跟着坐在湖边。水中的女娲也如芙蓉出水,浮出水面。不过她的身体是虚幻的,此时正拄着下巴,笑眯眯看着终爻。
  伏羲说道:“当初我们同时诞生,我和女娲是先天阴阳二气化形,自此便有了身体,可是你却只有神魂,无奈之下,女娲便将你藏于身体之内蕴养,好在你沉睡许久,今天终于醒来。”
  就是看着有些傻乎乎的,大概是没有经过系统指导的原因,居然连法术都不会用吗?

  伏羲想到这里,越发疼惜这个弟弟:“若是你早就有身体跟我们一起修炼,也不会连法术都不会用,做点小事,居然还要用双手去触碰那种污浊之物。”
  他不说还好,一说终爻反应过来,连忙蹦到已经灭掉了火苗前,心疼说道:“我好不容易钻出来的火,现在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