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综英美同人]直接碎还是走流程——长欢huan

更新时间:2021-01-26 标签: 青梅竹马 美食 打脸 宝宝 长欢huan
   《直接碎还是走流程》作者:长欢huan
  文案:
  阿昭变成了一把刀的付丧神。
  据说是源氏重宝的仿刀,还是被本科刀‘友切’了的断刃。
  阿昭:这波不亏,能跑能跳不会生病简直不要太好。
  没想到,变成付丧神,还要养马种地做饭,更附带每个月一次从穿越之旅,拯救世界。
  阿昭:……
  拯救世界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阿昭觉得还是可以挑战一下的,不过,敢不敢不要一上来就扒我马甲?!我是人!我再说一遍,我没开玩笑!我是人!
  “你不是人类吧?”
  “你的那把刀有什么秘密吗?”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阿昭:……
  我直接碎还是走流程呢?
 
  本文大杂烩,想到什么综什么,大概会有某话唠小叽居;某短腿大首富;天才小瑞德;某二百岁法医;某死亡小学生;某只狗子和玉……
  只是一时兴起,被迫有逻辑的话会让作者很为难,因为某天早上出了爷爷和狐球后又出了阿尼甲,开心到不能自已,所以开文狂欢(不是)
 
  内容标签:综漫 英美衍生 天之骄子 历史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昭(小乌)┃配角:刀男┃其它:综漫
  一句话简介:还是走流程吧,认真点
  立意: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第1章 阿昭
  1
  阿昭还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他错开眼前疯狂飞舞的樱花花瓣,看着面前站着的一群……发色装束奇奇怪怪的杀马特(好像是这样称呼的)的青年少年甚至还有小孩,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画风唯一还算正常的,大概就是站在队伍最前端的那个女生了,有点像是国中生。
  因为生病,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除了医生之外的人,包括父母,所以突然之间面对一群(重点)人,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破眼前的尴尬。
  于是,他微微后退了半步,把目光收回,敛下了眼眉。
  肩膀上还站着一只白色的鸽子(?)歪着头,圆鼓鼓的身体搭配上和他如出一辙的懵逼脸,简直蠢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他已经坚持了很久了,可是为什么……他又可以站起来,来到外面,头也不晕,身体也不痛——
  这到底?!
  气氛好像有点尴尬,他想。
  他总是能敏锐的感受到别人的情绪,但是他不擅长去安慰他们,正如别人不知道他的痛苦,即使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安慰他一样,世界上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样的力量,痛苦和悲伤是不相通的。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阿昭认真的思考着,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生病了,离开学校,住在医院的单人病房,后来住在自己的卧室,生命短短的二十几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发呆或者昏睡中度过的,和别人打交道的时间少的可怜,面对这样的场景,很少有情绪变化的他也只能后退低头表达自己的抗拒,过于激烈的情绪会给身体带来负担,会让他很痛苦。
  大概……先打声招呼吧?
  嗯。
  你们好?中午好?大家好?
  算了,还是快点离开吧。
  他继续后退了一步,在对面那些或打量或探究的目光里,打算逃离这个让他感到窒息的场面。
  “小乌殿,不向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在阿昭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位画风勉强算正常的少女打破了僵局,有点尴尬的说道,。
  小乌?谁?
  阿昭迷茫的思索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那位少女:“小乌……是谁?”
  问出这句话后,他发现气氛变得更奇怪了。
  「关键词触发,任务发布:任务一,请向大家介绍你自己。」
  「任务者身份确认:小乌,太刀,髭切的仿刀,长二尺七寸,沉入海底后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
  原来是这样啊……
  阿昭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太刀,他不懂刀,但是摸到这把刀刀时候,脑子里突然多了些什么,这把刀是他的本体,叫小乌,他是刀剑付丧神。
  等等……
  这个面板是什么东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死了,也不应该连种族都变了吧?!
  「任务倒计时:0:59」
  面板上的时间一秒一秒的跳着,边框开始出现浅浅的红色,总觉得不按照它说的搞,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阿昭只好把本体拿下来,平放在手心,向大家‘介绍’自己:“这是小乌。”
  他说。
  完全没有办法说自己是刀剑付丧神,太……中二了。
  自认为成熟稳重打针吃药化疗都不喊疼的大人,阿昭才不会认为自己是一把刀呢。
  对面的国中生一脸痛惜的看着阿昭,眼底的同情和可怜让阿昭有些疑惑,他是哪里说错了吗?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第一句话说出来后,后面的交流就变得顺利了起来。
  最起码,他已经打消了逃离的念头,打算搞清楚这里的状况了。
  哪里都不对好吗?!看着像是国中生的审神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弯腰把地上蹲着的狐狸抱起来:“狐之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振小乌殿是正常的,没有!一!点!点!问题的吗?”
  现在这幅样子,说没有问题,谁都不相信的好吗?!看看那和髭切八九分相像的脸上迷茫的表情,看看那双一金一银的异色瞳子里的疑惑,还有,哪家的付丧神介绍自己会拿出本体刀,一本正经的说这是xx?小乌殿的入手词是这样的吗?
  这是没问题吗?!
  除了外表,没有一个地方像啊!
  审神者摇晃着手里的狐狸,背后仿佛有一大团阴影笼罩下来。
  “啊,审神者大人,小乌殿是那座暗堕本丸里唯一一振没有暗堕的刀剑男士,时政检查过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现在这种情况,狐之助也不清楚呢!”
  阿昭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疑惑的看着那只会说话的狐狸,他刚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那只狐狸,居然说话了?!难……难道是妖怪?
  阿昭眨眨眼,警惕的往后退了退,把小乌抱进怀里。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不如让老爷爷我带领小乌殿参观一下本丸,也好了解一下情况……”
  国中生审神者身后站着的蓝色衣服头上还带着好看的金穗穗的年轻男人突然笑道,那双眼睛看过来,带着温和的笑意,阿昭好像看到了亘古明月高悬在他的眼底。
  等等!正常人眼睛里会有月亮?这怕不是又是个妖怪!
  妈妈,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有妖怪啊!
  “爷爷别闹了,你待会儿迷路了,还要大家去找你呢……”国中生审神者拒绝了这个请求,开玩笑,谁敢让本丸著名迷路老爷爷带人熟悉本丸,待会可能要去找两个人了。
  于是,审神者把目光放在了今天的近侍——可靠的粟田口大哥一期一振身上。
  因为小乌是从暗堕本丸里救出来的,即使时政确定了这振刀身上没有暗堕的气息,是一振普普通通的满练度三花太刀小乌,但是本丸里的大家还是不放心,没有远征和出阵的大家伙,都穿着出阵服带着本体在这里保护审神者,召唤小乌。
  结果完全没想到,小乌殿,什么都不记得了,记忆缺失到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比粟田口家的骨喰藤四郎还夸张。
  “一期殿,小乌就拜托你了,带他熟悉本丸,帮他安排房间,然后和大家一起去用餐,我去写报告向时政反馈这件事,至少要搞清楚他失忆的原因。”审神者拜托道。
  失忆?我没有失忆呀……阿昭迷惑的看着这个女生决定了后续的事情,一脸的不明所以。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我来带你了解一下情况,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都可以来问我。”
  水色短发的青年姿态优雅,神色温和,让阿昭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大家都散了吧,没事的去一边玩,内番的不许逃番!等会记得去吃饭,还有!不要吓着小乌殿了。”
  审神者看着眼前的一大堆刀剑男士,叮嘱道,这话已经很熟练了呢。
  “嗨!”小孩子模样的短刀率先答应。
  性格比较沉稳的成年刀剑们也点点头,该干嘛干嘛去了,自闭组的山姥切国广和大俱利伽罗一个裹着被单远远的站着,一个已经转身离开了。
  “哈哈哈,既然这样,那就拜托御前大人了。”自称老爷爷的,好看到不行的老妖怪歪头眨眼,笑声相当魔性。
  ……
  把本体刀重新挂到腰间的阿昭跟着一期一振逛完了整个本丸,终于对自己的境况有了了解,他现在是小乌,平安时期的一把老刀,本来应该在历史中消逝,但是被时政征召,签下合约,被审神者唤醒,身负保护历史的重任,听命于刚才那个国中生审神者。
  呃……
  其实他对变成刀剑付丧神没有什么抵触的,人也好付丧神也罢,他很少去思考这样的问题,短短的二十年,他其实没有体会到尘世的羁绊,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不会打架怎么办?
  据说他们刀剑男士要和时间溯行军作战,保护历史。
  他连体育课都被禁止上的假性残废,拿什么去和别人战斗?!
  一期一振一边介绍着本丸里的一切,一边观察着这位来自暗堕本丸里唯一一振没有暗堕的刀剑,据说时政的清剿部队暴力破开本丸的防御阵,整个本丸空空荡荡,除了坐在鸟居下面的小乌,其他的付丧神都没有了踪迹,连断刀断剑的残骸都没有。
  一点也不像是暗堕本丸。
  所以,这振刀被检查完全没有问题后,就当作奖励送给了自家本丸。
  很沉默,很内敛的一个人,一期一振对小乌的第一印象,大概是仿刀的缘故,和髭切长的真的很像,但是……想了想今天被审神者派去远征的源氏重宝,果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呢。
  和鸣狐的性格有点像……
  想起了自家的小叔叔,一期一振落在阿昭身上的目光变得更柔软了。
  阿昭根本没有察觉这一点,他把围着他飞来飞去的胖鸽子抱到怀里,摸了摸鸽子的脑袋,突然想起了家里阿姨熬的鸽子汤。
  “挺胖的……”他低声道了这么一句。
  一期一振疑惑:“什么?”
  “鸽子,挺胖的……”阿昭把手里的鸽子举起来,和眼睛齐平,回答了一期一振的问题。
  一期一振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小乌殿,那是你的伴生灵,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一只白乌鸦。”
  并不是什么胖鸽子,请不要用那种想吃的眼神看着它。
 
 
第2章 哥哥切
  2
  白……白乌鸦?
  阿昭、阿昭有点尴尬的松开自己的乌鸦,顺手帮乌鸦顺了顺被自己揉乱的羽毛,假装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一期一振无奈。
  “您是诞生在平安时代的刀剑,因为目贯上有乌鸦的纹饰,故而得名小乌,化身付丧神,也带着一只白乌鸦,那只白乌鸦是您的伴生灵,可不要把它认错,认成鸽子了。”作为近侍,这些资料还是他帮审神者整理出来的,历史上关于这振刀的记载很混乱,已知的也就是上面那些了。
  不过这只白乌鸦……真的很胖啊……
  皇家御物一期一振难得的崩了刀设,开始在心里默默吐槽。
  “对不起……我不知道……”阿昭低头道歉,浑身上下写满了抱歉。
  “不,不用道歉,应该我向小乌殿道歉……”天呐,这会儿反倒和退退差不多了,小乌殿……看起来情况很严重呢,小乌本身是三花太刀,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稀有度比三日月宗近还高,所以其他的小乌他没怎么见过,也不知道这振刀是什么样的性格,但是,曾经在源氏待过,后面也辗转平家,虽然最后随着平家人坠入深海,可绝对不应该是这样敏感内向,懵懵懂懂的样子。
  真是……
  一期一振笑了笑,敛下了眼底的怜惜,神色宽容而温柔,不管怎样,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想。
  阿昭一金一银的眼瞳扫了一眼那样的笑容,沉默,却也缓缓放松了下来。他在病床上停止了心跳,再次有了意识就来到了这里,即使大家没有表现出来,可他还是能感受到那点隐隐约约的防备,所以他一直紧绷着神经。
  “您想要住在哪里?这附近的房间都还没有人住,可以随便选择。”
  “都可以,就这间吧……”房间外面是檐廊,檐廊上,大片大片的阳光让阿昭心情开朗了几分,唇角微微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阳光很好。”
  “那好,我给您准备内番服,换完衣服和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
  阿昭乖乖的点点头,怀里的胖乌鸦也跟着点点小脑袋,一模一样如出一辙的乖巧仿佛会心一击,击中了一期一振那颗弟控之心。
  “咳……那你进去吧,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粟田口的部屋找我。”真是太犯规了!
  也真是太可惜了,这么乖巧的小乌殿,怎么有人忍心伤害呢?虽然不知道他遭受了什么,但是刀剑付丧神怎么说也位列八百万神明末席,能让神明暗堕为妖物,那得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那个本丸里的所有刀剑都暗堕了,唯有小乌殿没有暗堕,这是多么高尚的品格,多么纯粹的神性!
  #一期一振自我感动#
  阿昭总感觉这位大哥哥神情有点不太对,好像想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出于本能,他赶紧道谢。

  “麻烦你了,谢谢帮忙,感激不尽!”鞠躬九十度。
  道谢三连。
  一期一振:“……”
  ……
  阿昭把门拉上,确认了没有人后,把视线放到了刚才在他脑海里发出声音的面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