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无限装殖 作者:君楚(六)(104)

更新时间:2020-07-22 标签: 网游
  石宣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热血沸腾,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和那些上古英雄们同在的时代,虽然根据这招司所提的应龙来看,现在应该已经处在了上古的末期时代了,但是必尽,这是上古时代,是一个和传说中的上古诸神们呼吸在同一遍天地之间的传说时代。
  方黛玉听招司说到这里,有些好奇地道:“既然如此,连那位传说中来头这么大的应龙都赏识森遇,而且它也将要蜕化成为了真正龙王,为何后来又突然遭遇到了这样的变故?”
  石宣点点头,应龙召见森遇,其实已经表明了应龙赏识森遇的态度,后来谁敢动森遇?这其不表示了不卖应龙的面子?
  招司脸上露出凄然苦笑,继道:“森遇得应龙大人召见,得到了应龙大人的传授经验,这才再作突破,终于达到了将要再次蜕化,就成真龙之王。记得当时的森遇头上的头角,都已经长出四叉,离真龙之王,只差最后一步了,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发生了变故。”
  “当时,森遇已经将要突破真正成就真龙之王,我一直守在一边,可是就在最后关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很可怕,胸膛处浮现着一个金色的图案,就是这种图案。”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划了出来。
  石宣听到招司说胸膛上的金色图案时,心头就已经隐隐生出诡异的感觉,再看招司所划的,果然就是那个♂符号。
  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胸膛处浮现金色的♂符号?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会是谁?
  石宣喉咙有些发干,不自觉的手心中全是汗,缓缓一翻手,掌心中,显出一个挂饰,赫然就是刚刚从那名装殖者遗留下来的金色♂饰物。
  招司看到了这饰物,禁不住叫了起来:“不错,就是这样的,就是这个,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神态有些疯狂。
  石宣沉声道:“这个就是刚刚那名装殖者死后遗留下来的。”
  招司缓缓点头,突然凄然道:“我知道,他是出自‘大威德宫’的人,当然带着这种金♂符。”
  “大威德宫?这又是什么东西?”石宣愕然,边上的方黛玉却轻噫了一声,有些惊异。
  “怎么了,你知道?”石宣转过脸去。
  方黛玉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不,只是无意得从某个人口中得知我们这次需要解开的最大谜底陨落之墓,似乎也和什么大威德有关,不过也不知道这两者所指是不是同一回事。”
  招司迷茫道:“什么最大谜底?陨落之墓又是什么?”
  石宣忙道:“没什么,你继续说,那突然出现的胸膛前浮现着金色♂图案的神秘人,然后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招司突然神色一变,道:“我想起来了,当时这神秘手中的还提着一柄武器,对,是一柄枪,不过这枪似乎很普通,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注意到,刚刚看到了你的武器,我才想了起来,双方似乎很像……让我想想,那武器的样子……”招司慢慢描述了出来,石宣惊觉她所描述的赫然是黄金龙枪的前身,稀有武器赤龙枪的样子。
  “这神秘人很可怕,简直就像鬼神一样的,‘他’一言不发,就斩下了森遇刚刚蜕化成为了龙王的脑袋,对,当时他将手中的枪涂满了森遇的龙血,难道说……就是在那时候,森遇的残魂依附到了那枪上?可是,这到底是他自愿的,还是被逼迫的?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个神秘人只是为了显示他的强大,所以用森遇的鲜血洗炼着他的武器……可是,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奇怪,你……”招司突然抬头看着石宣,眼中终于产生了一丝怀疑的神色,盯着石宣。
 
 
第0541章 大威德宫
  石宣明白她在怀疑什么,叹息苦笑道:“别这么盯着我看了,其实我现在比你的迷惑更甚,这件事……的确很奇怪,也许你我,都是在某个计算之内……实在是太可怕了!”
  石宣缓缓自语,他想到的比这招司更多,如果这神秘人砍掉森遇的脑袋,只是为了炼制一件稀有武器,那么,为什么这件武器,偏偏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落到了自己的手中本也不奇怪,可以说是一个巧合,但如果将这神秘人胸膛前浮现♂符号与石宣自己了拥有♂符号的事结合起来后,情况就变得诡异起来了。
  如果将这事前前后后全都串联成了一线,就会越发让人产生某些怀疑,只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
  巧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到底这背后是不是有某只手在CAO控着这一切?如果真的有,目的呢?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成就自己?
  还有自己会选择上古副本,偏偏又会遇到这招司,会遇到森遇,甚至还会遇到一个装殖者,而且还带着一个金色的♂饰品,难道这一切又都是巧合?太多巧合碰到了一起,就让石宣感觉这一切都用巧合去解释,实在是太牵强了。
  招司似乎也发觉到了莫些难以解释的巧合,禁不住有些怀疑起了石宣,眼见着石宣苦笑的无奈神色,若有所悟,咬了咬牙,道:“我相信你,森遇不在了,我已经生无可恋了……我只是希望在死前能为他做点什么,不论你是不是骗我的……我都已经别无选择了。”凄然一笑。
  石宣暗暗喟然,想了想,道:“这神秘人砍了森遇的脑袋,甚至用龙血炼枪,实力既然如此深不可测,我也万万不可能是他对手,如何能够帮助你?”
  招司道:“这神秘人镇封了森遇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一直到后来才渐渐又有消息传出,据说这神秘人是来至于另一个世界,伤了森遇是他在这个世界中唯一的一次出现,我至今也想不明白,这神秘人为什么要伤森遇……彼此无怨无仇,甚至是一个来至未知世界中的人……我真的想不明白。”不断摇着头,痛苦的道:“现在回想,难道这人就只是为了要祭炼那柄武器?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是森遇,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