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无限装殖 作者:君楚(五)

更新时间:2020-07-22 标签: 网游
第0355章 挑逗石宣
  因为南天城的佣兵团数目大量锐减,现在有不少原本踞点座落在城外的佣兵团都将其踞点移师到了城内,其中“王者”佣兵团便是其中之一。
  当日城主战中,“王者”佣兵团的二阶强者皆被九尾妖狐离离的“九尾鸣动”灭杀,经过这些天来,不知现在的“王者”佣兵团发展得怎么样了。
  石宣一路沉吟,不会儿会就在西城其中一条街道上找到了“王者”佣兵团的踞点。
  走了进去,却发觉这踞点竟然空荡荡的只有一座普通的四合小院,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建立佣兵团后,既可以建立普通的宿舍民房,也可以建立高级一点的四合小院,不过普通民房造价低,而且住的人多,所以基本上所有佣兵团都选择宿舍民房。
  这种四合小院住不了多少人,占地又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很是浪费,只是想不到这王者佣兵团踞点处,竟然就有这么一座四合小院。
  看这架式,似乎住不了多少人啊。
  石宣微感奇怪,现在天色也并不太晚,怎么这王者佣兵团踞处竟然如此冷清,几乎没有一丝人声,难道这些王者的成员今晚不在这里?
  疑惑中刚刚走近,四合小院里忽然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谁?”
  石宣听出正是白蓝这位“王者团长”的声音,禁不住松了一口气,道:“我,石宣。”
  “噫?”里面的白蓝微讶,显然对于石宣的到来感觉到了一丝惊异,很快院门从里面被推开了,穿着一套很舒适的紫色睡袍的白蓝出现在了门口,看她的样子,很显然正准备上床睡觉的。
  白蓝头发如瀑布般的倾泄在了身后,睡袍很宽松的随意披着,中间束着腰带,使她的领口处开得很低,隐约间可以从领口处看到很深的R-U沟,拥有惊心动魄的诱惑力。
  石宣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了口干舌燥,心头乱跳,不敢再看。
  白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将石宣刚才的吃惊和紧跟着的偏脸动作和神态看在了眼中,禁不住暗暗好笑,起了一丝挑逗下他让石宣尴尬出丑的恶作剧的想法。
  “深更半夜的,你来找我干什么?孤男寡女的……你是不是有很奇怪的想法……”白蓝脸上忽然露出像受惊小兔子般的柔弱神色,双手忍不住来遮挡自己那开得比较低的领口,只是被她双臂往中间微微挤压,却令那领口开得更大,双R-U遭到挤压往中间突起,R-U沟更是深深的显露出来,更加充满了强烈之极的透惑,令人忍不住想伸手进去,狠狠抓住揉搓蹂躏一番。
  如此赤裸裸的挑逗加上白蓝那性感火爆到极点的身材,这随便一个动作,就差点让石宣鼻子喷血了。看着她那挤压着而微微暴突出来的白嫩圆R_OU_,石宣脸孔微赤,总算他定力不凡,勉强压下心猿意马,想起一事,微微奇怪道:“这个踞点只有你一个人?”
  就算当日城主一战中,王者的其它二阶强者皆数陨落,那总也会有些一阶成员啊,更何况这么久了,总也会召到一些人吧。
  白蓝见石宣在自己的诱惑下不为所动,倒也禁不住有些佩服这小子的定力,比起那些自己只要随便一个媚眼就像哈巴狗一样粘着自己的男人强上了百倍。
  “城主战后,我的团中二阶强者都死了,一阶的么,也都被我赶走了,呵呵,我本就烦人多,现在一个人守着这空荡荡的踞点,也很不错啊,话说那些臭男人就跟苍蝇似的,烦也烦死了,现在多清静,多好。”说着还瞪了石宣一眼,让后者忍不住想到了她话中的苍蝇是不是也包括了自己。
  干笑一声,石宣四处看了一下,空荡荡的王者踞点,在夜色下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萧瑟感。
  王者佣兵团,只余下白蓝一个人了。虽然她说得随意,可是石宣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伤感,也许,当日城主战后,白蓝就对佣兵团心灰意冷才沦落至此吧。
  “算了不说这些了,进来坐下吧,你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无事不登三宝殿,难得主动来找我,应该有事吧。”白蓝淡笑引着石宣来到了其中的一个厅子中,替他倒了杯水。
  石宣苦笑道:“你在讥讽我吗?我来是因为我受那位马迪克所托,替你送武器来了。”说着从次元袋中取出那柄“马迪克之刃”交给了白蓝。
  白蓝接过吸纳进了体内,眼中微有讶色道:“看不出来了,你们关系很好?那你能告诉我这个马迪克到底是什么人吗?”很显然,白蓝对这个马迪克很好奇,虽然她得他相赠这柄武器,却根本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和来历。
  摇摇头,石宣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大概在很早的时候,是这个游戏的胜出者,后来遭到了放逐,现在已经恢复了自由,其它的我也不清楚了。”
  白蓝哦了一声。石宣忍不住有些好奇道:“白……白姐,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而且他还相赠武器给你?”
  白蓝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石宣,忽然又想起了当日石宣一枪将自己洞穿钉在了大地上的事,心中忍不住又涌出一些恼怒,声音转冷,淡淡道:“这说起来还得多亏你,多亏你将我逼到了绝境,我差点精神崩溃,后来便碰到了他,他指点了我一二,才让我能够重新生存下来,你说,我是不是该要很感谢你,哼哼!”连着冷笑两声。
  石宣有些尴尬,他能听出白蓝话声中的怨恨,想了想,终于忍不住了,问道:“白姐,我只想问你……当日,你……你有没有用假图骗我?”问出口了,石宣自己却禁不住捏紧了手,掌心中竟然全是汗。
  白蓝也被彻底的揭开了这道伤疤,当日种种,在这一刻,尤若重现眼前,禁不住发出一声厉笑,然后看着石宣,一字一字地道:“石宣,你听好了,我白蓝,是的,我毛病很多,又滥赌又贪财还很小气,可是,我再小气再糊涂,也不至于拿假图骗你,我难道不知道誓约的可怕吗?我很希望你死吗?而且,那种地图想仿制真的这么容易吗?呵,至少我到现在还想不出来怎么弄……”
  “只是一张残缺的地图而已,如果我舍不得,当时就不会想送给你了……呵呵,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次元袋中冒出一张假图……我真的不知道,可是……算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有些事已经发生了,永远都不可能会补救了,就想我当日,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砍美凤一刀,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很悔恨,觉得对不起她,可是石宣,对于你……我只有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