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无限装殖 作者:君楚(一)

更新时间:2020-07-22 标签: 网游
内容简介:
    网络游戏风靡了整个世界,而且更巧合的是所有的网游,都有其共通处,那么,这些是巧合吗?
    游戏真的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吗?
    还是这一切都是某种上位存在,有意泄漏给人类的?
    如果是,那么这背后,又有什么样的Y-IN谋和真相存在着?
    又或者,这只是众神游戏的一个缩影?
 
 
第一集 丛林逃亡
 
 
第0001章 死刑
  当石宣听到法官的终审判决后,整个人双腿都软了,然后全身禁不住的一阵颤抖,扑了出来大叫:“我不服!我不服!”但边上的两个警卫立刻死死的按住了他。
  石宣叫得声嘶力竭,但他明白,这是高院的终审,已经没有继续上诉的可能了。
  坐在旁听席上,石宣的母亲,直接的昏了过去。
  死刑,这就是石宣的结局。
  他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二岁,正就读于本市某重点大学。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厂职工,家庭条件虽算不上富裕,但至少也算小康之家。石宣读书很刻苦,而且颇有才气,就读的又是国家重点大学,出来后,找一份好工作并不是难事。
  原本前途一遍光明的他,在大学里认识了一个女孩,而他的命运也因此悄悄被改变了。
  这女孩叫林瑶,比他低一届,在一次大学举办的周年校庆诗词赛上认识了石宣,石宣勇夺诗词赛的冠军。被石宣才气所吸引的林瑶,便开始了主动接触石宣,为了他而特意加入了大学内的诗词会,一来二去的接触下,终于,两人成了大学里令人羡慕的一对。
  这林瑶不只人长得漂亮,而且据说家世也很不简单,穿的用的,无一不是名牌。
  有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友,石宣曾经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
  但是,在林瑶成了他正式女友而且被传开后,他的麻烦也来了。
  以林瑶的家世和漂亮的外表,这大学里追求她的爱慕者不知凡几,而这些追求者里不泛那些家世显赫的公子哥儿。
  眼见着自己没有追上手的妞儿,现在竟然落到了一个家世普通的石宣怀抱里,这些人的嫉妒可想而知。
  为此,石宣没少得到过让他离开林瑶否则将对他不利的警告。
  开始,石宣只是对此一笑。但事态发展的严重性却超乎了石宣的想象。
  石宣永远记得那一天下午,对,是星期五,独自出了学院大门想去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东西的他被一班人给堵在了路上。
  为首的是个子很高长得很精瘦叼着一根香烟的男子,年纪和石宣相若。
  石宣认得他,这人便是追求林瑶的众多爱慕者中的一个,还是林瑶的同班同学,好像家里也很有势力,也是威胁石宣离开林瑶否则就要他好看说得最凶的一个,只是当时的石宣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一直到后来,才知道这男子叫王文龙。
  石宣长得比较文文静静,还戴着几百度的近视眼镜,这一群将他堵住的人一看就是那种混混类的,根本没有将也这个大学里的高材生看在眼里。
  这为首的男子王文龙,看到了石宣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呸的一声吐掉了嘴里叼着的烟,骂了一句:“杂种,给你脸不要脸,上次就让你离开林瑶你竟然拿老子的话当耳边风?林瑶是你这种垃圾配得上的么?杂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满嘴脏话骂了出来,越说越气,就扑过来抓着石宣的衣领,然后一巴掌打在了石宣的脑门上。
  石宣脑海中嗡地一声,万万想不到他们真的会动手,戴着的眼镜顿时被这人一巴掌刮得从他的脸上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石宣本能的要反抗挣扎的时候,双手却已经被这王文龙带来的几个流氓抓紧了,接下来这王文龙像疯了一般,在他的肚子上踹了好几脚,而那几个流氓也一起动手了。
  石宣被打得倒在地上,不断的捂着脑袋,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这些人,一边拳手脚踢还一边骂骂咧咧。
  “狗杂种,你如果再敢不离开林瑶,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CAO你妈的杂种!”
  就在这挨打中,石宣的眼角余光看到了那王文龙似觉得用脚踢还不过瘾,在一边拾了一大块砖头,然后就弯下身子要来砸石宣。
  而石宣也在被打得在地上翻滚挣扎的时候无意在身边的地上摸到了一块砖头,见到这王文龙弯下身来,满腔悲愤和痛苦令他一时也昏了头,想都没有想,就吼了一声,翻手一砖头,就砸在了王文龙低下来的脑门上。
  这一下,几乎是石宣拼尽了全力砸下来的。
  石宣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斯文,身子也没有什么夸张的肌R_OU_,但其实天生力气特别大,这一下子用足力气砸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那王文龙当场脑门上鲜血喷溅,鲜红的血中,还混合着白色的脑浆,栽倒了地上。
  那几个一起来的小混混,也同时傻了眼。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石宣被警察带走了,然后被起诉。
  王文龙当场死亡,石宣这位平日学院的高材生成了杀人犯,轰动一时。
  闯下祸的石宣,被带走的时候,哭得声嘶力竭,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令他全身的肌R_OU_都在颤栗。
  一审的时候,便是以故意杀人罪且情节特别严重手段特别残忍,而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石宣的家人不服,提起上诉,现在终审判决下来了,维持原判,七日后执行。
  这一切,都缘于那王文龙的家庭背景,石宣也是在隐隐约约中听到,这王家,似有人在省里做高官,石宣杀了王家的人,死刑的下场,是必然的结果。
  判决下来后,石宣便被送上囚车,送往市郊的“第四监狱”。
  戴着手铐的石宣满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坐在车子后面的坐位上,脸上戴着近视眼镜,这些日子以来精神和R_OU_体上的折磨,已经令他这样一个才二十来岁,几乎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大学生崩溃了,原本就斯文的他,现在看起来更是憔悴得像一阵风都能吹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