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关关雎鸠/恋着好喜欢 作者:折火一夏

更新时间:2020-07-07 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高干
 文案: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世上总有个人,让你舍不得,放不下,食髓知味,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物物相克,环环相扣,仿若天注定。
旨在文中圆一个狗血恶俗y-in暗又温暖的梦。
 
  第 一 章
  宋小西在给江承莫打电话之前,特地看了一下手机屏保上的时间。二月十四r.ì,晚十一点十一分。
  多么诡异的时间组合。
  电话那头接得低沉,有轻微鼻音,声线中还带着几分沙哑,混在宋小西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中,虽然听起来依旧是好耐x_ing好风度,但宋小西仍然可以肯定此刻他正在揉着眉心接电话。
  宋小西五分心虚四分试探一分愧疚:“您睡觉呢?”
  两秒钟后,可敬但不可亲的江大人终于“唔”了一声,声音因为还残留一点倦意,因而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答非所问:“又跟你爸吵架了?”
  这人说话从来不会给她留点儿余地。宋小西提起一口气,又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咽下去,挤了挤被风冻得通红的鼻子,在这边对着手机无声地说了某个单字。不过她可没勇气被他听到,这人管她管得比天都要宽。
  她不说话,江承莫就直接处理成默认。停了停,说:“你在外面?”
  宋小西继续不说话,江承莫就继续处理成默认。继续停了停,继续说:“这么晚宋伯父也让你出来乱跑?”
  宋小西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哼”,声音一下子冷了好几个调:“明明是他先离开的宅子。”
  “那你现在在哪儿?”
  “……”宋小西的气势一下子又全灭了下去,声音跟蚊子一样哼哼出来,“双泉路。”
  “声音太小,再说一遍。”
  “……双泉路。”
  宋小西现在都能猜到他此刻的动作。必定是先闭闭眼,然后是面无表情,接着就是缓缓开口,满载着扑面而来的低气压,她甚至连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都在心里算好了,肯定是下面这一句:“宋西小姐,这么晚一个人还能溜达了五条长街,你挺有j.īng_力的啊。”
  “宋西小姐,这么晚一个人还能溜达了五条长街,你挺有j.īng_力的啊。”
  宋小西抬头望了望头顶上乌黑乌黑的天。看吧,她就知道会这样。
  江承莫只要把她名字中间的那个“小”字省去,就没什么好事发生。宋小西终于醒悟过来今晚找江承莫也是极其不明智的。他对她一向比对其他人都唠叨,也比其他人对她都唠叨。如果不是今天这r.ì子太特殊,她的一干闺蜜好友个个都泡在温柔乡中醉梦今朝,而她的钱包又因为方才离开得匆忙而落在了宋宅里,她才不会闲着无聊来找他。
  江承莫吁出一口气,开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条街路口应该有家肯德基。你去那里待一会儿,我去接你。”
  “那个什么,”宋小西没什么诚意地,“我今晚打扰到你的良辰美景了没?要是有美人在侧,你就不用管我了,真的。”
  江承莫“嗤”了一声,明显是对她这套说辞司空见惯,选择直接跳过:“我一刻钟后到,饿了就现在那儿吃点东西。”
  “你不一直都不待见那儿的东西么?”
  “我现在也照样不待见。”江承莫的耐x_ing本就不怎么好,此刻大概都快给她磨得流光了,话越来越简略,连主语都省了,“马上就到。去那里等着,不要乱跑。”尾音还没落,电话已挂断。
  北方冬天的夜晚格外的寒,宋小西刚刚离家太匆忙,连围巾手套都忘记戴,但因为怀着满腔愤慨,竟然也没怎么觉得冷。此刻挂了电话,才恍然发觉自己的手都快冻僵了,而刺骨的北风正一直一直往她的脖子里窜。
  宋小西马后炮一样地忏悔,在这种情况下把江承莫从被窝里拖出来,还真是不怎么厚道。
  不过,也不知他是还没睡醒还是脑壳坏掉了,竟然说要十五分钟赶过来。宋小西一边坐在温暖如ch.un的肯德基里,一边喝着刚才用从口袋里意外摸出的几块零钱买来的n_ai茶,一边算了算从江承莫常住的城南区的公寓到城西的距离,以及路上红绿灯的数量,以及他那人不求快但求稳的x_ing格,怎么都不觉得他能在十五分钟以内赶到这里。
  宋小西歪着身子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用手机上网看新闻灌水,时间打发得倒也快,在掩去一个呵欠后,一抬眼就感觉有y-in影压了下来。
  果然是江承莫在她面前落了座。沉着嘴角抱着双臂,又穿一身黑色风衣,宋小西被他那双好看却没好气的眼睛盯着,恍惚间觉得,他若是此时再在鼻梁上架一副墨镜,那股傲慢的姿态,还有那股冷冽的气势,整个就是黑客帝国现世。
  江承莫最不喜欢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打扰,宋小西不幸撞到枪口上,如今只好冲他笑得眉眼弯弯,摇头摆尾地装无辜可怜,企图蒙混过关。她把手里的热饮在他眼前晃了晃,努力扯动嘴角和眼角,做出笑容可掬的模样:“外面很冷吧?喝不喝?”
  宋小西再次经事实验证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是很正确的,江承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果然稍稍融化半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薄薄的唇就动了动,吐出几个字:“你碰过,才不喝。”
  宋小西立刻变得横眉怒目张牙舞爪,n_ai茶往桌子上一搁,却还没等说话就看到江承莫凉凉的一眼飘了过来,于是她又迅速安静了下来,只是在僵硬地梗着脖子咬吸管。
  江承莫站起来,眉眼清晰生动,手c-h-ā在衣兜内,立领深色大衣在灯光下愈发衬得人挺拔清俊,轻点桌子开口:“走人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上班。”
  宋小西扭过脑袋跟他对峙:“我还没喝完!”
  江承莫:“那你接着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