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挑肥拣瘦+番外 作者:随侯珠(下)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天作之和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40第四十章
 
  秦予乔颤着声音问完的时候,眼眶里的眼泪就忍不住哗哗地冒了出来,然后陆希睿原本还是挂着笑容的脸慢慢地僵住了,如果不是秦予乔问他话后的反应太奇怪,希睿肯定以为他的予乔姐姐在他开玩笑。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予乔姐姐在他面前哭,陆希睿第一个反应是予乔姐姐怎么哭了,第二反应是他的予乔姐姐好像并没有跟他开玩笑。
  “睿睿……如果予乔姐姐就是那只……脑袋浸了水的……白猫妈妈呢?”
  如果予乔姐姐就是那只白猫妈妈?
  如果予乔姐姐就是妈妈?
  予乔姐姐是妈妈?
  他的妈妈原来是予乔姐姐啊!
  ……
  其实陆希睿连锁思考反应能力一直很好,有时候大人说的假设问题就是对孩子的一个试探,所以他听懂了予乔姐姐的话,但是他有点不知道接受了……
  大人面对令人震惊过头的问题,会装傻,会逃避,会巧妙地掩饰自己的情绪和神色,但是小孩子不会啊。他们心里常年住着一只小狮子,平时这只小狮子都是安静地沉睡着,但是遇上让他们生气、难受、悲伤……的事情时,小狮子就会醒来了。
  所以即使希睿现在很想努力地掩饰和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根本拉不住身体里面的那只小狮子。
  此时他身体里的这只小狮子受伤了,小狮子心中有好多不明白的问题,有压抑的怨念,还有快要爆发出来的伤心和愤怒,他甚至很想大声咆哮宣泄出自己的情绪。
  只是陆希睿还是忍住了,因为予乔姐姐是那么好的人,她也喜欢睿睿啊,她怎么会像他心中那个“讨厌的妈妈”一样……不要他呢?
  “予乔姐姐……你……别逗我了……”陆希睿伸过手想替他的予乔姐姐擦拭眼泪,只是小手伸到半空便停住了,他看着秦予乔满眼泪花,然后他也开始上下牙齿打架,说话不利索了。
  陆希睿说秦予乔跟他开玩笑,但是他是相信了秦予乔的话,因为相信,他双眼噙起了眼泪,嘴巴开始哆嗦,全身忍不住颤抖,小肩膀耸了起来,然后一抖一抖,小胸膛一起一伏,他极力不让自己发声大哭。
  这个孩子像是被吓住了,其实更多是委屈和难受。
  秦予乔眼泪婆娑地看着希睿,很想将他抱在自己怀里,紧紧地抱在怀里,但是下一秒,希睿已经从她腿上下来,咬着嘴巴立在她的前面。
  秦予乔知道希睿已经相信了她的话,这个孩子聪明又敏感,有些话并不需要她多说。
  “睿睿……”秦予乔乞求地看着希睿,她在乞求希睿的原谅,但是她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说声对不起,说什么呢?妈妈不是故意忘了你,虽然不是故意的,她还是忘了她的儿子,是她让希睿7年没有享受到一点儿母爱,让睿睿抗拒妈妈这个词。
  “周围的小猫猫都有妈妈,只有小黑猫没有,小黑猫很伤心,也很生气,它不知道自己妈妈为什么要狠心不要自己,但是即使这样,它还是会想自己的妈妈,它想知道自己妈妈长什么样子,它想听妈妈的声音,它想跟其他小猫猫一样可以吃到妈妈做的鱼,所以它要去找妈妈……但是白猫妈妈呢,它应该是世界上最差劲糟糕的妈妈了,它不知道世界上有一只没有妈妈的小黑猫正在想她,在找她,但是她却把小黑猫忘记了……小黑猫那么可爱,那么懂事又聪明,白猫妈妈怎么舍得忘记小黑猫呢……”说到这,秦予乔已经完全失控了,捂住自己脸嘤嘤地哭了起来,她很想哭个痛快,但是她不敢哭太久,因为她要看希睿的脸,记住他脸上的神色,哪怕他的眼里面有对她的厌恶。
  听秦予乔说着小黑猫的故事,希睿也在哭,小鼻子一抽一抽,一张小脸挂满了晶莹的泪花,豆大的泪滴在吊灯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睿睿,予乔姐姐现在问你……你觉得小黑猫找到他的妈妈后,小黑猫会原谅白猫妈妈吗?那只世界上最差劲糟糕的白猫妈妈……”秦予乔已经泣不成声,然后她感觉自己的肩膀多了一只手。
  陆景曜目光沉沉地看着秦予乔,轻扯了下嘴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点:“乔乔,别这样,睿睿怎么会跟你生气呢……”其实睿睿最应该气的人是他。
  秦予乔伸手捂着自己的嘴,怕自己受不住就放声大哭起来,然后她听到希睿发出轻微的抽噎之声,希睿的小脸已经白花花一片,上面全面是乱淌的鼻涕眼泪,然后他伸手用衣袖擦了擦,只是依旧没有让自己停下来抽泣,而且哭声越来越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像一个委屈坏了的孩子。
  陆景曜此时也是极度纠结,安慰不了秦予乔,只能从儿子下手,蹲□子将手放在希睿的肩膀:“睿睿,予乔姐姐就是你的妈妈,亲生妈妈……你不喜欢吗?”
  陆希睿微微别过头,继续伸手擦不停夺眶而出的眼泪,但是怎么擦也擦不完,小肩膀依旧一抖一抖,怎么也停不下来。
  陆景曜转身从茶几抽了一把纸巾过来,给希睿拭擦起来眼泪和鼻涕:“睿睿,你看到没,你的予乔姐姐……妈妈看起来多伤心难过,她真的不是故意忘记你的,所以你上去让她别哭了好不好,如果她再哭,眼睛就要哭肿了,然后变成了丑妈妈,睿睿就不喜欢她了……”陆景曜说完,掰开希睿握拳的右手,放了一沓纸巾在他手里。
  “去给你妈妈擦擦眼泪吧。”
  希睿依旧杵着不动,陆景曜又推了他一下:“难道希睿现在真的已经不想要妈妈了?”
  希睿刚擦干净的脸又开始挂满了眼泪,然后他移了下脚步,把手上的纸递给秦予乔,只是小嘴张了张,还是说不出话。
  秦予乔只觉得胸口有个地方心疼到发抖,全身血液一**往上涌,然后在心脏这里反复激荡,她没有接过希睿递给她的纸巾,而是一把将希睿抱在自己的怀里,将头埋在希睿的肩头,咬着下唇“呜呜”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