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枕边人 作者:困倚危楼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第一章
  
  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
  齐涵应酬时喝了点酒,这时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掏出钥匙来试了几次都对不准锁孔。他爬了爬头发,打算靠在墙上休息一会儿,却听见门锁“哢嗒”一声轻响,房门应声而开,一只胳膊从里头伸出来,猛地将他拉进了屋子里。
  屋里没有开灯,只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齐涵还来不及出声,就已经被人重重压在了门板上,炽热的吻覆上来,急切地追逐他的唇。对方尝到他嘴里的酒味後,似乎变得更为兴奋,近乎粗鲁的啃咬起来,舌头强势的在他口腔中搅动。
  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对待,身体也微微热起来,双手搂住身上那人的腰,主动加深这个吻。
  一吻过後,两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压在齐涵身上的那个人稍微退开一些,月光恰好映照出他英俊的侧脸──他的五官十分深邃,一双乌黑的眼睛沈静如水,漂亮得令人心动。
  齐涵觉得自己似乎清醒了一些,又似乎醉得更加厉害了,轻轻笑道:“今天怎麽来了?不用在公司加班?”
  “这段时间比较空。”
  “听说嘉美的订单被你们公司拿下了?恭喜。”
  那人望他一眼,反问:“消息这麽灵通?”
  “没办法,为了这件事,我被顶头上司念叨了不知多少遍。”齐涵笑眯眯地松开那人的领带,道,“他恨不得我变成另一个工作狂贺铭才好。”
  贺铭对於他的评价并无异议,只是手上也动作起来,一颗一颗的解开他衬衣的纽扣。
  齐涵便仰了仰头,接著问:“你们今年的效益这麽好,明年该要造新厂房了吧?年底的红包估计也……”
  话才说到一半,就又被贺铭吻住了。
  这沈默寡言的男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此时不宜多说废话。
  齐涵识趣的闭上嘴,专心投入到两人的拥吻中。他们虽然只是互相慰藉的关系,但身体的配合度很好,没过多久就已经完全沈溺了进去,下身火热起来的部位激烈地摩擦著,粗重的喘息声一声盖过一声。
  不知是否禁欲太久的关系,贺铭今天显得特别热情,扯下齐涵的裤子後,直接让他转了个身,随手拉下拉链,就著背後的姿势缓缓顶了进去。
  “啊……”
  未经润滑的进入带来不少痛楚,但更多的却是内部被填满的快感,齐涵身体发软,几乎站立不住,不由自主的大叫起来。
  贺铭最爱的就是他这性格,人前斯文温和、彬彬有礼,在床上却是要多放荡就有多放荡。毫不遮掩的色情模样激得他欲望更炽,双手牢牢扣住齐涵的腰身,一下下的抽动起来。
  “啪嗒”、“啪嗒”、“啪嗒”!
   Y- íN 靡的撞击声不断在房间里回响。
  “啊……那里……对……快一点……”
  齐涵一手撑著门板,一手玩弄自己身下硬挺的热物,白皙的R_OU_体在贺铭的玩弄下扭动挣扎,喉咙里不时发出类似低泣的细微声响。
  “啊啊……呀……”
  被撞击到最敏感的那一处时,他忽然惊喘一声,身体剧烈颤动起来,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而贺铭也已临界爆发的边缘,他抽C-H-A的速度变得更快,将自己那根更深的顶入齐涵身体里,然後在那温热的甬道里一抖一抖的S_H_è 了出来。
  “嗯……”
  齐涵的身体又是一阵收缩,迷茫的转过头望向贺铭。
  贺铭一边吻他,一边从他体内抽了出来,但看见他股间慢慢淌出的白浊时,却又觉得口干舌燥了。
  齐涵一下就看透了他的心思,不禁笑出声来,双手搂住他的颈子,故意在他耳边吹气:“贺经理还有没有力气?要不要再来一次?”
  贺铭脸上冷冷的没什麽表情,但行动起来可不含糊,很快就把齐涵拉进房间里,再次压了上去。
  因为已经发泄过一次的关系,第二次的性事比较持久,齐涵被他折腾得够呛,最後嗓子都喊哑了,只能懒洋洋的任他摆布。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暧昧的喘息声才渐渐低了下去。
  贺铭餍足之後,搂著齐涵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後亲了亲他的眼角,起身去浴室冲澡。他略微有点洁癖,无论完事後累成什麽样子,都一定要沐浴梳洗一番。
  齐涵可没这个讲究,只是裹著被子坐起来,伸手扭亮了一旁的台灯。
  凌晨两点半。
  他是真的累过了头,反而睡不著觉了,便从抽屉里摸出香烟,敲了根烟出来点燃。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齐涵一边抽烟一边听那声音,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没过多久,贺铭就从浴室走了出来,捡起他先前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回去。
  齐涵坐在床头看著他扣扣子,笑说:“天快亮了,今晚要不要睡在这里?”
  “不必了,我要回家换衣服。”这是他自己定下的规矩,无论在外面玩到多晚,都不会在别人家过夜。
  齐涵也不勉强,只道:“是啊是啊,贺经理换一套衣服要花四个小时。”
  贺铭毫不理会他的调侃,仍是认认真真地整理身上的衬衫。
  齐涵便转了头继续抽烟,看著那白色的烟圈扩散开来,最终消失在空气中,忍不住又笑了笑,忽道:“喂,我们分手吧。”
  
  第二章
  
  贺铭正在扣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听见这句话时,手指微微僵硬了一下。
  不过齐涵并没有看见,补充道:“这种说法好像太夸张了,我们本来就只是床伴而已,平常也都是各玩各的,所以应该算是……好聚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