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后发制人+番外 作者:苇蓑君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文案
老宅男带领小宅男走向不归之路的过程……
年上(伪)养成,HE。
 
 
第1章 
  邢亮六岁的时候就非常讨厌张唯谨。
  他的厌恶完全有理由,因为他妈妈邢桂枝是个寡妇,而且长得很漂亮。当年二十出头的张唯谨时不时在他们母子俩跟前晃悠,邢亮总觉得他居心不良。
  十几年前,邢亮的母亲孤身带着儿子租了张唯谨家的一间小房子,每天推着小车到马路边上去卖点冷饮和冰粉绿豆汤之类。一个只有二十几岁还带着孩子的女人每天抛头露面挣钱糊口,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邢亮也曾见过一些流氓地痞企图对妈妈动手动脚,每当那种时候他就十分渴望自己能立马长得比张唯谨那个混蛋还要高。
  张唯谨二十二岁从财经学院毕业,靠着父亲的余荫顺理成章地进了当地税务局。他脾气温和性格开朗,慈眉善目玉树临风,又兼一脸正气,活脱脱的一个政工干部相,税务所里的大妈疼他,领导宠他,连同事都当他是开心果。
  刚开始年轻人都得下户办税,他就骑着单位的摩托走街串巷,风雨无阻从不抱怨。八九十年代的基层税务工作做起来十分琐碎艰难,但从未听过张唯谨跟哪个纳税人闹过一点不愉快起过一点龃龉,他甚至总是笑眯眯的。
  事情的缘起是某天张唯谨回家吃午饭,还没到家,远远听到一阵哭闹喧哗之声,他看见邢桂枝正死死拉住怀里的儿子,冷饮摊子边站着两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
  张唯谨虽然不爱管闲事,但是自家租客在眼皮子底下有了麻烦,又是孤儿寡母的,装作没看见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这还弄得有J-I飞狗跳的趋势,他只好小跑过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因为邢桂枝一直占道经营且没有办理执照和卫生许可证,工商的找过她几次,大概是因为办执照要花钱,还得上税,女人没这个闲钱,所以一直拖着不肯办。催的次数多了工商局的人也不干了,找着她要没收摊子,当下拉拉扯扯起来。一年级的邢小朋友中午放学来看到这光景以为妈妈又受人欺负,直接跳出来就想跟人对打,把他那寡妇娘吓得脸都白了。
  见那两个工商局的人差点气歪鼻子,张唯谨赶忙走上前去对他们连说抱歉,还说立刻就去把证件和手续补齐。见他穿着税务的制服,那两人不好发作,数落了女人几句悻悻地走了。
  那边邢桂枝早已经感激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张唯谨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和她说自己会抽空去找找工商局的老同学,看看能不能快点帮她把手续办下来,当然之后所有的费用他也随手付了,反正也没几个钱。
  为了给邢桂枝办理证件和手续,一来二去的两家人就熟络起来。当女人扬眉吐气地把全套经营手续挂在小推车的前面时,觉得开心极了,但是早熟的邢亮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老妈真是一点记性也不长,他们之所以匆匆忙忙地搬到这个地方来,不就是因为隔壁的叔叔对她动了歪脑筋吗?以前那个人也是又送东西又帮忙的,无事献殷勤,一定没什么好事。
  从那之后邢亮就没怎么给过张唯谨好脸色,不过因为他年纪小,张唯谨也从未在意,甚至还瞧着他可怜,经常送他点零食玩具,和自己小时候的书本什么的。邢亮倒也不推辞,每次都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但并不妨碍他对张唯谨暗地里使坏,比如不小心弄爆他摩托车轮胎什么的。
  起初张家两老并不是很在意儿子做好人好事,因为张唯谨一向是个好青年,直到有一天听见邻居在后面窃窃私语说张家的儿子怕是要跟那个寡妇搞在一起了,可惜得很啊,张妈妈才觉得此事危险,连忙凑上去打算问个清楚。
  一开始邻居有些尴尬,后来禁不住张妈妈的逼问索性摊开来说,原来她有一天听见邢亮冲张唯谨发火,还警告他说离他妈远一点否则对他不客气云云。
  张妈妈大惊失色,当天晚上就找儿子谈话,把张唯谨搞得哭笑不得——在他看来,这纯属不懂事的小孩子胡说八道,怎么能相信呢。他对邢桂枝的确没有任何企图,而且几乎可以说连单独相处的经历都没有,不过是随手帮过他们一次,不知道怎么就传成这样。听到老妈有意要收回房子不给邢家母子住下去,他觉得这有些过了,只得再三向母亲保证没那回事,张妈妈才将信将疑地收回了成命。
  经过这次张唯谨也觉得需要注意一些,免得有瓜田李下之嫌,于是基本上不再去主动关照那两母子,倒是过了一段安稳日子,可不久之后,邢亮就给他惹了个大麻烦。
 
 
第2章 
  为了避嫌,张唯谨原本早已打定主意不再卷入隔壁母子的事情,但是那天傍晚他下班回来路过街口的小巷子时,听见里头传来小男孩的争吵声。
  “……你妈是洗衣机!”
  “你妈是电视机!!”
  “你妈是吹风机!!!”
  “你妈……你妈是电饭煲!!!”
  小孩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剑拔弩张的气氛却跟那些童稚的对话内容大相径庭,张唯谨听了差点笑出声来。
  “哈哈哈,说不出来了吧,我妈说你妈是路边的野J-I……哎哟!!”
  随着一声惨叫,张唯谨暗叫不好,一瞥眼看见隔壁家那小子正被人围在中间,一个稍大一些的孩子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知伤到哪里没有。
  原本张唯谨对于这孩子被揍不以为意——在孩子跟前这么胡乱编派人,可见他的母亲也不是什么厚道人,但是眼见邢家那狼崽子将人打伤之后非但没有半分内疚或是害怕,反而又打算扑过去,手里似乎还扣了一块石头,张唯谨心里一惊。
  “住手!” 随着他一声低吼,孩子们暂时安静下来,见到大人来了都呆了一下,没决定逃是不逃。
  “邢亮,放学了怎么不回家?”张唯谨皱眉问。
  “邢亮昨天收了我们的钱,说今天带我们去吃一块钱两碗的冰粉!!”
  “他说话不算数!钱也不还给我们!”
  “我们要去告诉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