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番外 作者:风里百合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婚恋
文案
林子晗说:“聂向寒、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可以来议论和批评我,唯有你最没有资格。”
站在她的楼宇下面,看着五楼亮起的明晃晃的灯,他的心里却感到突如其来的冷意。冷的如同五年前的夜里,他对着他说:“我不允许你去找那个男人,你若离去,就别回来,因为我不会等你。”
可是五年后、他竟然不敢幻想那样的场景。
他终于明白,他的感情已经无人可以救赎。
原来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内容标签: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子晗 ┃ 配角:言子墨 ┃ 其它:相爱别离
 
 
 
 
  ☆、重逢
 
  
  林子晗没有想过会这样子遇见聂向寒。
  彼时,她正在酒店的前台做每日例行的问询,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经理,CAO心是免不了的,这仅仅只是日程。
  面前的员工和自己一样,标准的制服、标准的站姿、清一色的微笑,当然还有一流的服务。员工们个个昂首挺胸,接受她的问询。
  她知道,在他们眼里,自己是个严格的上司。可是不要求严格怎么行,干的就是伺候人的行当。
  这时还是大清早,酒店的旋转门里就进来一位客人。林子晗明显的感到手下的员工、尤其是女员工不约而同的侧目,说真的,她有些温怒。
  何方神圣!
  顺着侧目,她和刚进门来的男人目光碰个正着,她忽然觉得如遭电击。
  聂向寒:她至死都不会忘记的男人,那是她心底一直想着、念着的那个人,也是这麽多年她不曾涉足爱情的真正原因。
  看到她的刹那,聂向寒的身形明显的一顿,肢体有着明显的僵硬。但仅仅一瞬,他便从容的从林子晗的身边掠过,仿佛她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
  林子晗分明听到自己的心七零八落的声音。
  五年的时间、不长、但足以让所有故事的结局落下帷幕。
  大厅里开始人来人往。她伫立在那里,觉得自己的脚步沉重的一步也迈不开。只听见聂向寒对着前台说:我提前预定了房间的。。。。。。
  声音依旧磁性、依旧性感。只是不再对她说而已。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手下的员工无不担忧的问她:“林经理,你怎么啦?你的脸色好差?”
  “没事,突然觉得不舒服而已。”回过神的她回答,然后机械的迈步。
  离开、上楼。
  她甚至来不及注意一双犀利而冷峻的眸子盯了她很久。
  下班的时候,她渐渐地从惊慌中缓过来。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Y-IN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她一直很喜欢这句话。不过她不想要等到来生,今生的愿念就像做一棵树,因为来生有太多的未知。从五年前聂向寒莫名其妙的离开她后,她就知道,今生再没有哪个人让她来依靠。
  而她只想做一生开一次花的斑竹。
  坐在出租车上,王菲的《流年》从车子的音响里幽幽的放出来: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结出纠缠的曲线。。。。。。。。
  王菲那天籁般的声线空灵的穿透了她的心,她的泪便绵绵缠缠、涓涓而下。
  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却如同他走得那样悄悄、回来时依然这样悄悄。
  依旧没有只言片语。
  原来,物换星移、沧海桑田里早已经物是人非。
  好在,她不孤单。
  下了车,还没来得及稳住自己的情绪,手机响起。
  接听。那稚嫩的甜到心里的声音响起。
  “妈妈、你怎么还不下班班呢?我想你了!”
  她瞬间檫干眼泪。
  “宝贝,我会买好吃的,今天乖不乖。”她问,鼻子依旧酸的要命。
  “我很乖,舅舅去接我,还带我玩了、妈妈快快回家。”
  她这才想起来,言子墨也是今天回来。
  挂了电话,她在回家的巷子里弄里一家买酥饼的店里买了儿子爱吃的酥饼,急急的上楼。
  林夏天已经抢着给妈妈开门。门一打开,如往常一样直扑上来。林子晗上前搂住自己的小宝贝。
  四岁的林夏天完全一副小大人的摸样,她从妈妈的怀里挣脱开,急急地从鞋柜里取拖鞋出来。
  “妈妈换鞋,脚脚松松。”稚嫩的儿音,却是懂事的。
  “谢谢宝贝。”她再一次的抱住。
  林夏天的眉眼像极了某个人。她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一丝的晃神。
  “今天怎么这麽晚?”言子墨上前问,递上一杯热茶。
  “加班、今天的客人比较多。”她有些疲惫的回答。小夏天还腻在林子晗的怀里,小小的身子好动的扭来扭曲。
  “夏天、去睡觉,妈妈累了。”言子墨对着外甥喊。
  “哦”小小的声音充满了不情愿,可是还是乖乖的从妈妈的身上下来,上前拉住舅舅伸过来的手。
  林子晗坐在沙发上,静静地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是傻了。
  这是言子墨回到客厅看到的情况。
  “怎么啦?很累?”言子墨揽着她。
  “没事,只是累了,别担心。”她顿了一下,“这次呆多久?”
  “你能不能每次都这么问,有没有一点创意?”言子墨斜睨她,“你就那么不待见我?撵我?”
  “你明明知道不是。”她叹口气。忽然反抱住子墨:“小墨,姐姐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