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妙不可言+番外 作者:艳靡

更新时间:2020-08-01 标签:
文案:
 在灰姑娘的童话里,白富美总是炮灰。
 薛妙妙就是灰姑娘童话里的受害者。
 ————
 当然,她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炮灰。
 薛妙妙最伟大的梦想就是让灰姑娘嫁给王子,然后让他们生不如死。
 ————
 最后的最后,薛妙妙发现剧本朝着脱线的方向发展了,想要掰正,好像晚了点.......
 
无良作者偏爱恶趣味,无下限,重口味,狗血,天雷,小清新都是在作者笔下打酱油!
 
 
 
 
☆、001(修改BUG)
 
  凌晨3点,喧嚣的城市安静了下来,街道两旁还在闪烁的霓虹为迷路的路人指点着方向。
  薛妙妙推开夜吧的玻璃门,走廊上的炫彩彩灯有些晃眼,原本热闹的夜吧这会儿也归于了安静,现场只有正在清场的三两个员工。
  空气里还残留着酒精和汗水的刺鼻味道,薛妙妙瞧见琉璃台的吧台前还坐着英挺的男人,微微挑了挑眉,优雅地坐到了高脚凳子上。
  正在擦拭酒杯的酒保看见薛妙妙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扬起了一抹标准的亲切微笑,问道:“美丽的小姐,请问你想要喝点什么?”
  薛妙妙微笑以道:“ 一杯螺丝钻。”
  酒保熟练的转动着手中的酒瓶,在客人面前玩着新鲜的花样。片刻过后,酒性温和,气味芬芳的螺丝钻J-I尾酒就推到了薛妙妙面前。
  薛妙妙端起J-I尾酒,一边喝着,一边说道:“在灰姑娘的童话里,是不是无论怎样优秀的白富美都是炮灰,对吗?”
  她自言自语的话,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
  薛妙妙支起头,手指夹着J-I尾酒杯在吧台上轻轻的晃动着,比夜色还朦胧醉人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坐在身旁的英挺男人,撅着粉嫩的小嘴,语气含着幽怨,还有不可察觉的撒娇:“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也抵不过灰姑娘的诱惑,对不对?”
  薛妙妙见手中的J-I尾酒全部喝进了肚子里,娇怨地说道:“我只是不明白,我到底输在哪里?”
  端着J-I尾酒的西装英挺男人没有说话,如雕刻般分明的五官亦如雕刻般冷峭而没有过多的情绪,一双静谧无波的幽沉双目似有若无的落在了薛妙妙身上。
  薛妙妙没有再像酒保要酒,只是支着头,静静的望着英挺男人,琉璃黑的双眸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波光潋滟。
  两人相对无言,良久之后,薛妙妙轻轻的叹口气,放下了钱,站起了身来。
  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高跟鞋太高的原因,薛妙妙脚下一个趔趄,手下意识的想要扶住东西来稳住身体。
  然后,她的手扶住了一样东西。
  这下,英挺男人似有若无的眼神变成了犀利的精光落在了薛妙妙的身上。
  薛妙妙尴尬万分的从男人胯间某处上收回了自己的手,小脸粉红粉红的,朦胧的双目也变得水汪汪的,又羞又恼,窘迫地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
  不等男人说话,薛妙妙拎着小皮包,逃也似的消失在了男人犀利的视线里。
  英挺男人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慢悠悠的品尝着J-I尾酒,嘴角弯了弯。
  酒保一边继续着手中的工作,一边闲话道:“哎!这年头出生好,学历好,长得好,日子照样不好过。”
  认真擦拭着酒杯的酒保自顾自的说着,并没有主意到英挺男人冷沉的目光,他继续道:“瞧见没,刚才出去的就是前几天娱乐报纸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女主角——薛家二小姐。就这样优秀而漂亮女人,刘家大少还不是照样甩了她另结新欢,哎!这年头...人心不古呀!”
  英挺男人终于出了声,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新来的?”
  酒保这才抬眼看向英挺男人,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认出来了?”
  英挺男人精锐的目光看着年轻帅气的酒保,勾起的嘴角似笑非笑。
  酒保呵呵傻笑一声,道:“这是我哥哥工作的地方,但是我哥哥早晨晨练的时候,被车子撞了腿,来不了,所以,我就是代替我哥哥来了。我们是双胞胎,很少有人能分辨出我们兄弟的。今晚,只有您发现了哦!”
  酒保可爱地眨巴了一下眼,神秘兮兮地说道:“您千万别对别人说哦!不然,我哥哥丢了工作,他会打死我的。”
  “作为一家高档酒吧的酒保,你不该随便八卦,这样是会丢工作的。”英挺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口袋你掏出黑色钱夹子,放下了钱,转身离开。
  酒保痴迷地看着离开的英挺男人,暗暗地嘀咕道:“哇,真酷,就像电影明星一样。”
  正在清场的一个服务生,凑近了酒保,低声道:“你刚才不该说那些话。”
  酒保不明就里的问道:“我只是不想让客人感到无聊。”
  服务生古怪的看了一眼酒保,奇怪地说道:“吴哥,你今天怎么了?”
  酒保被服务生弄得更加云里雾里了,挠头问道:“我刚才没有说错什么吧?”
  服务生顿时有种被雷劈了感觉,道:“吴哥,如果我在你面前说你妹妹的坏话,你会觉得如何呢?”
  
 
☆、002(修改BUG)
 
  看着酒保还是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服务生顿时提高了声音,道:“吴哥,你是不是喝酒了?你怎么能在爵爷的面前说他妹妹的八卦呢?”
  半晌,酒保反应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说刚才那个男人是薛爵爷?”
  服务生伸手摸了一下酒保的额头,摇了摇头,道:“吴哥,我看你一定是脑子烧糊涂了,你难道忘了吗?这里是爵爷的产业,爵爷经常在凌晨的时候来这里坐一会儿的。”